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法治频道 发表于  2020-02-14 11:01:40 2349字 ( 0/31)

他把生命留在了疫情防控一线

“2月11日早上7:02,得知消息,我马上出门,准备到医院送王辉最后一程,到停车处,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件毛裤出来。”接到王辉去世的消息,天津市蓟州区东赵各庄镇党委副书记李志强的精神有些恍惚。
王辉,蓟州区司法局东赵各庄司法所所长,2月11日,因心肌梗塞倒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再也没能起来,年仅53岁。
“有王所长在,我们心里踏实”
同样伤感的,是2月10日下午与王辉一起在一线督导、值守的东赵各庄镇武装部部长李小雷。那天,他与王辉在新河口村卡口值守。
整整一下午,他们不敢有一丝松懈。虽然临时休息点近在咫尺,李小雷也多次劝王辉去歇歇脚,王辉却不肯:“我还是在这儿吧,万一有情况发生呢,咱们几个能互相有个照应。”
“有王所长在,我们心里踏实。”李小雷说。
难过的,还有东赵各庄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梁爱平。
9日,镇里统筹安排她与王辉一组,于10日在镇政府门口值守,负责上班及来访人员的登记与体温测量。因梁爱平的私家车出现故障,10日早上7:30,王辉还专程接了她。
10日早上,到镇政府吃完早点后,王辉与梁爱平就忙开了,一个负责登记,一个负责测温。
中午,镇里通知,当天下午他们中要有一个人跟组去新河口村卡口督导、值守。
“在卡口督导、值守是个体力活,还是我去吧。”王辉主动说。
临近下班时,梁爱平得到通知,11日上午继续去卡口督导、值守。得知此消息,从岗位上回到家中的王辉第一时间与梁爱平联系:我去卡口那儿吧,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你继续在镇政府大门口值守。
二人相约,11日早上还是7:30见面。
11日早上6:58,梁爱平的手机上显示了王辉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是王辉爱人李淑红的声音:你王哥没了,不能去接你了。
“接到电话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在沙发上呆坐了好长时间,无法相信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哥就这么走了。”梁爱平眼圈发红。
“我不挑你刺,别人更没那个闲情逸致”
王辉去世的消息对张志刚打击很大。
2018年1月,张志刚到东赵各庄司法所上班,与王辉成为了同事。
纠错,成为他们工作上互动的关键词。
“可以这么说,关于案件卷宗的制作与装订,没有一次不被王所长挑出毛病的。”说话间,张志刚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一天,张志刚把一份自认为做得很好的卷宗拿给王辉,让他挑毛病。王辉看完后,让张志刚再仔细检查一遍。
有问题,却查不出来,这让张志刚很头疼。
原来,他在装订时,没有按卷宗装订的要求,用钉书钉把一份两页纸的询问笔录钉在一起。
“小事情反映的是大问题,如果我们把这份卷宗呈递给相关办案部门,一看我们这样操作,他们对咱们的看法,可不是针对哪个人,而是整个蓟州区司法行政系统。”震撼张志刚的是王辉的后半句话,“我不挑你刺,别人更没那个闲情逸致。”
专业,是评价王辉的另一个关键词。
“爱钻研,爱思考。”因为工作上的互动,东赵各庄镇公共安全办公室主任许志坚经常与王辉讨论业务问题,“他解释的问题既好懂,又具有很强的操作性,他的努力,使大多数群众纠纷得以有效化解,他为全镇的稳定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这背后,是他多年基层工作的经验积累,更是他坚持学习的结果。
“之前没有网络、没有电脑的时候,只要有新法出台,他准会第一时间把书买上,迅速消化吸收,并运用在实践中。”许志坚回忆道。
执行力强,是李志强对王辉的评价。
“法治宣讲、矛盾调处、突发事件处置,只要是王辉领受了任务,他会保质保量完成好。他办事,我们放心!”李志强说。
“这是法定程序,没有变通”
1月26日,正月初二,社区服刑人员刘华到了解矫的日子,需要办理相关手续。
王辉的爱人李淑红有点担心地问:“疫情当前,能不能推迟办理?”
“这是法定程序,没有变通,必须按时办理解矫手续。”王辉回答。
不仅如此,王辉对社区服刑人员的管理比平时更加严格,对安置帮教人员的服务更加细致。
王辉的理由是,大事当前,这些人员的思想容易开小差,也有可能会做一些法律不允许的事。
“一旦他们越了界而被收监,悔恨的不仅是他们,我也会因此而懊恼。”王辉说,这个时候必要的提醒与管理措施要跟进,既是严管,也是厚爱。
王辉与同事的做法得到了安置帮教对象、社区服刑人员的理解,他们也积极行动,默默地奉献自己的爱心。
李袁辉,捐赠消毒液5桶,喷壶1个;张甜,捐赠消毒液2吨;樊有云,捐赠打印机耗材若干,现金1000元;光明,捐赠口罩两万个……王辉的工作日记上记着这些人的点滴爱心,他们做事并没有对外说,受赠方却悄悄告诉了王辉。
“大事之下的行为,体现了他们的人品与社会担当,这是他们能改好的积极信号,值得鼓励。”王辉曾念叨。
“你们一时糊涂犯下了错,但不能错上加错再干错事了,为子孙后代积点德,你们的孩子们会感激你们一辈子。”这句话,深深地刻在光明的心里,“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这也为王辉在东赵各庄司法所任职期间“社区服刑人员、安置帮教对象重新犯罪率为零”作了最好注解。(记者 张驰)

阅读全文:http://legal.people.com.cn/GB/n1/2020/0214/c42510-3158689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