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20-02-03 09:00:33 1734字 ( 0/15)

曲线——曲折中现出一种特别的魅力


作者:翁秀美

敦煌莫高窟第205窟的一对伎乐天
有多少美丽的曲线,岁月中因风雨、侵蚀、风化、坍塌而缺失而低折,却能随遇而安,穿越千载,曲折中现出一种特别的魅力,动人心魂。
坐久了,起身,望窗外:高楼大厦,密集着,棱角分明。周围花木笼荫,滚滚的绿、簇簇的红,小叶榕枝条舒展,大王椰窈窕如玉瓶,树顶叶子纷披而下,曲线美极!天上白云飘,地上青草摇,环绕着直线条的建筑,温婉柔和、安然优雅。
不由深深敬服造物主的伟大神奇,充满美感的各种曲线,层层叠叠,千回百转,转就百态千姿,怎不叫人欣喜愉悦?
建筑理论家约翰·波特曼说,“无论你观看海洋的波涛,起伏的山岳,或天上云彩朵朵,那里都没有生硬的笔直的线条……人们的才智与直线有关系,但感情却与大自然的曲线形式相维系。”是的,相比直线,我们更喜欢曲线的宛转多姿,面面有情。是谁的妙笔勾勒,水,那么柔的一波又一波;山,那么美的一转又一转。一片叶、一朵花、一弯月、一抹霞,那线条流转得恰到好处,妩媚动人,组成大自然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美妙诗画之境。
古典园林,又是诗情画意的自然。水池如带、云墙徘徊,山石环抱、石磴迂回。台阁楼榭,厅堂轩馆,隐于绿树,掩于修竹,曲线轻盈优美,《诗经·小雅》里有“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翚斯飞”之句,以鸟的飞势形容飞檐的飞动之美。看园林之亭,亭亭玉立,可记得醉翁之文?可记得曲水流觞?又有小径、曲栏、回廊,随形而弯,依势而曲,行于其间,左右皆景,景随步移。林黛玉择了潇湘馆,只因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
曲线之姿,呈“疏影横斜水清浅”之俊逸清秀,具“江流宛转绕芳甸”之宁静柔美,是曹植笔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洛神的美妙身形,是王勃眼中“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的滕王阁的雄伟壮丽。时光辗转中,作了千古经典,弥漫郁郁芳香。
曲线之态,在诗里起承转合,在文中起伏跌宕。苏轼作文,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其《自评文》写道,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
墨行于纸,是笔一低头的温柔,是心于一瞬间的情感礴发。书法的线条与形状,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偃仰顾盼,阴阳起伏,如树木之枝叶扶疏,而彼此相让。如流水之沦漪杂见,而先后相承。”是一条生命之流,一曲音乐,一回舞蹈。舞蹈则别具婉曲情态,敦煌莫高窟第205窟的一对伎乐天,侧身扬手,披巾而舞,舞带低垂,娴静而典雅的舞姿,徐缓婉转,连绵不断,有一种“慢态不能穷”的美妙意境。吴冠中画作中是无数线的缠绵、曲折、活跃,千变万化,以这些有限元素的错综组合来抒写无限情怀。他在《高桥》里说,高山峡谷间,画家们眼里的索桥是一道线,一道富有弹性的线!山岩、树丛及急流的多种多样的线的衬托,桥才获得具独特生命力的线的效果。另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画面中的线,上下起伏,点点牛羊,时隐时现。线上刮着风,线是活的,织着远远近近的广袤与苍茫。
曲线的美,美不胜收。我们欣赏梯田盘踞大山那柔中带刚的坚韧,惊叹黑夜中闪电霎那间的迷人身影,驻足树干上柔弱青藤一圈圈向上攀爬的生命力量,而云霞之上、夕阳之下,呈人字形凌空而过的雁阵更令人留连。曲曲山回转,峰峰水抱流,武夷山九曲溪,上下皆景、曲曲如画;蜿蜒曲行于峻岭之上的长城,绵延万里、苍苍莽莽、气势磅礴,望之敬意顿生。
有多少美丽的曲线,或雄浑,或婉约,岁月中因风雨、侵蚀、风化、坍塌而缺失而低折,却能随遇而安,穿越千载,曲折中现出一种特别的魅力,动人心魂。人亦如自然万物,未知阴晴雨雪,难料他日将来,曲折坎坷在所难免,但或也因此,人生的曲线漂亮多姿,生命的弧度更为丰盈厚实。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20/0203/c41426-31567633.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