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20-01-03 09:29:57 2579字 ( 0/11)

八成艺考生重回高中教室 只剩下两成冲刺八大美院

现在正是艺考生们最紧张的日子,省美术联考成绩已经放榜,接下来,他们将迎来竞争更直接和激烈的各校校考。

因为艺考新政的落实,这届艺考生们的求学之路有了很大的变化,随之培训艺考生的画室也出现了新状态。

2019年12月11日,教育部官网公布了一份文件《严格规范做好2020年普通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工作》,规定2020年艺术类专业考试中,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其他高校不再组织美术学类、设计学类省级统考所涵盖专业的校考,使用省级统考成绩。

其实,这一点在2018年年底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中已经提到,不仅如此,其他艺术类专业校考原则上在学校所在地组织,确有必要在异地设立考点的,须经考点所在地省级招生机构同意,且校外考点数量最多不得超过5个。同时,提高文化课录取分数线。

这是艺考新政中最受关注的内容。

省美术联考成绩刚放榜,更激烈的校考即将到来

在艺考新政的刺激下,杭州的“画室村”变化很明显

八成艺考生重回高中教室

只剩下两成冲刺八大美院

因着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存在,杭州通往富阳320国道边,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中村、银湖两处“画室村”。一如宋庄之于北京,小洲村之于广州,新都之于成都……

每年7月之后,大大小小的画室便陆续开张,艺考生们陆陆续续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第二年3月全国各校校考结束后,画室又陆续闭门休整,考生们各回各家。一切就像候鸟般准时、有序、有目标,南来北往。

相比往年这会儿画室里黑压压一片学生的场景,现在的画室村有些清冷。

画室村 省联考后,大部分学生回家了

大仓库式的画室里起码空出了一大半的位置,许多教室甚至空无一人,只剩墙上仍贴着的励志标语默默地注视着地面上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颜料筒、画架、折叠椅……那些离开的学生占据了画室近80%的人数,他们参加完省联考后便回归了普通高中生活,为接下来的文化课学考选考做准备;而留下的20%的学生,则基本是奔着全国八大美院而去,或者目标是东华大学、江南大学等为数不多仍保留有校考的学校。

2019年12月16日省联考之前,博美美术学校有800多名学生,那时候的专业课多以大课为主,主要为省联考做准备,训练静物、写生、速写、头像素描等几个大方向。省联考后还剩下140多名学生,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于是便按照报考专业分为了设计、写生等4个营,营名叫作“美术高考冲刺营”,颇有现实色彩。

孪生画室算得上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几个画室之一,在全国设立了11个分校区。这段时间,立志冲击八大美院的学生基本都集中在了杭州的孪生画室三美校区,为最后的校考做准备。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走进三美校区的时候,大教室里黑压压上百人正在听老师讲解一幅学生作品。这是每天都会有的场景,老师会拿出当天画得好的作品,或是历届校考的优秀作品进行细致到发丝的讲解分析,对这群差不多是艺考生金字塔顶端的孩子来说,这种讲解十分有用及必要,可以非常有效地接收到各学校的考试要点。

艺考新政,对学生和家庭来说是大利好,极大地减轻了学业和经济上的负担。按照以往,如果要坚持到校考之后,大约需花费5万元,而现在大部分的学生在联考后就可以离开,差不多可以省下近一半的费用。而对于画室来说,则是迫使大家走上了精品路线。

“小而美。”博美美术学校校长林晨旭这么总结2019年以来杭州画室的培训思路。画室将逐步地不再是批发式、突击班。最优质的师资和力量都会转移到那20%的校考生身上,这才是画室的生存之道。而对于艺术这个行业来说,美术高等院校培养的也不是画匠,而是画家、画师。

文化课

比重提高,成绩好的学生增多

如今文化课对于艺考生而言,分量越来越重,并不是如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总分考个200来分就可以了,业内预计,文化课在总分中的比重在2020年会达到一半。

所以,艺考生中的文化课高分考生越来越多,甚至很多来自杭二中这样的省重点高中,他们大多奔着清华、央美、国美等专业院校而来。杭州思创画室的林听老师感触很深,刚办画室时,因成绩不好走艺考道路的学生能占到一半以上,这些年这一比例逐渐下降,直至2019年,这样的学生只占到30%左右。

那么专业课需要这么多的时间去训练,文化课又怎么办呢?“只能再挤时间学呗。”一位女生说。像她这样的文化课不错的考生,已经不需要再和别的同学一起上文化课,每晚她会自觉地预留出3个小时在寝室里默默刷题。

随之改变的还有驻扎在画室村里的文化课补习公司,这是画室村生态链上十分独特及非常有意思的一环。王克阳干的就是文化补习的活,他不断地向各画室派出手下的文史哲数理化英各科老师,为有需求的艺考生上文化大课。但是眼下现阶段,他输出更多的是小课,在他的“胖胖老师冲刺营”所在的小楼各小教室里,就能完成授课任务,因为剩下的学生不多了。

也正是因为艺考新政的刺激,考生们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孪生画室教学总校长徐鑫告诉记者,现在画室的老师除了教专业课,还得兼任心理老师的工作。到画室学习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一待几个月,其间几乎不回家。其实从2019年7月开始到2020年初的校考,这半年的时间,许多画室仅仅会每月给一天假期。这对正从少年走向青年阶段的考生来说,是学业之外的另一种考验——心理上的考验。学业的压力,离家太久没有亲人慰藉的压力,都是需要跨过去的坎。这个时候,老师的心理疏导便犹为重要。记者 郭闻 通讯员 刘俏言/文 林云龙/摄

阅读全文:http://sc.people.com.cn/GB/n2/2020/0103/c345167-33686192.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