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经济频道 发表于  2019-08-23 09:06:05 2990字 ( 2/111)

麦草方格里的中国治沙奇迹

人民网沙坡头8月23日电(张玫)茫茫的腾格里沙漠历来是迁客骚人的话题。他们以“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等抒发颠沛流离的伤感,以“一扫清大漠,包虎戢金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等诗句寄托守卫边疆之志。然而美丽的腾格里沙漠不止有诗词里描绘的迷人景色,还有风吹沙石的艰难挑战。大漠孤烟的景色只因风沙能埋没一切。包括铁路。
然而如今,当你乘坐包兰铁路上的列车穿越腾格里沙漠,两岸壁立,一水中流,一条宽宽的绿色林带随沙丘连绵起伏,树林外高低错落的是一片片麦草方格沙障,各种灌木和草本植物顽强地生长,新的麦草方格向着沙漠深处延伸,诉说着中国西北治沙的智慧和历史。

沙坡头沙漠风景 (张玫/摄)
治沙,从包兰铁路开始
治沙,是从包兰铁路开始的。
1958年8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前夕,中国首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全线通车。
包兰铁路是我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在中卫境内六次穿越沙漠。那时的包兰铁路沿途沙丘裸露,植被覆盖率极低,干沙层厚达10厘米至15厘米。曾有国外专家预言:包兰铁路“存活”不了30年就会被沙漠淹没。
然而,如今在腾格里高达百米的流动沙丘上,这条沙漠铁路已畅通无阻61载。站在沙坡头沙丘上北眺,包兰铁路过往的列车,恍若一条耀眼的星河,闪烁在天际。

包兰铁路上的列车正在平稳运行 (张玫/摄)
治沙奇迹,由“不起眼”的麦草方格创造
“麦草方格的出现是个偶然。”沙坡头中卫工务段高级工程师郜永贵告诉人民网记者,在固沙治沙初期,因自然环境异常恶劣,植物固沙行不通,林场尝试过卵石铺面、沥青拌沙、草席铺面等固沙方式,但一场大风过后,都被掩埋殆尽。“治沙这个难题是个世界级难题。”郜永贵说。
一天,职工们正在休息,随手捡起了驼队洒落下的一捆麦草,便用铁锹把这团麦草深深插进沙子里。大风过后,其他种下的草本植物悉数被黄沙吞噬,唯独这捆麦草坚强地挺立在沙丘之上。“这一发现,让职工们喜出望外。”今年已经75岁的固沙林场第二代场长张克智回忆。这偶然的“一锨草”开创了治沙历史。
在一次平铺式沙障试验中,固沙团队选用麦草和稻草做材料平铺在沙上,但风一吹,麦草就吹跑了。在一次工作闲暇时,林场职工在沙漠中偶然扎了“人定胜天”“中卫固沙林场”几个字,之后竟意外发现几个字当中,方块形的字没有被沙子埋没。
“寸草遮丈风”,经过艰苦的探索、试验,治沙人以当地丰富的麦秸为材料,终于创造出了“麦草方格”固沙法,终于挡住了流沙进攻的脚步。
从此,蜚声世界的“麦草方格”固沙方法被广泛应用在了固沙事业上。

包兰线铁路两旁的麦草方格 (张玫/摄)
治沙,要有愚公之志
中华民族有一种美好品质叫“愚公精神”。治沙,也同样适用。
草方格固沙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完的事情。“用铁锹把干草深扎到沙粒中,组成一个个1米乘1米的正方形十字网格。再把网格中央的沙子分别推到干草周围,对麦草方格进行加固。在干草附近撒上草籽,等下了雨慢慢地就会长出更多沙生植物了。”郜永贵说。
如此广袤的腾格里沙漠上,想要治好沙,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沙漠条件异常艰苦,尤其在夏天,这里的温度足足能达到四五十度。林场工人一格一格地扎,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建成了包兰铁路两侧壮丽的草方格沙障。
经过几代铁路治沙人20多年的努力,包兰铁路已基本摆脱了流沙的威胁,流沙上道的情况改善了很多。从此,包兰铁路不再害怕被风沙所淹没。
如今铁路两侧大片的人草方格里长满了沙生植物。“这一治沙成果在当时引起了全世界治沙界的普遍关注”郜永贵说。
治沙,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
治沙人,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在49岁的郜永贵的讲述中,治沙工作只是一个开始。
从1958年开始,固沙林场每年都要组织大量的职工和农民群众进行大规模固沙施工。除此之外,1967年他们开始兴修水利,在半流动沙丘地带开发水浇地,还建起了试验性质的果园,进行沙漠的开发和利用研究,为宁夏乃至我国三北干旱沙漠地区引水治沙树立了成功的样板。
到了70年代初期,固沙林场又启动了引黄提水治沙工程,把黄河水引上了100多米高的流动沙岭;用机械和人力削平了上万座沙丘;把樟子松、国槐、红柳、沙棘等种上了沙丘……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在腾格里沙漠前沿建起了一个由固沙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组成的“五带一体”治沙防护体系,取得了铁路治沙的标志性成果,彻底实现了“沙退人进”的伟大壮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随着治沙成果而来的是看得到、摸得见、实实在在的社会和生态效益。治沙后的沙坡头风景区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中国人的治沙“魔方”——1米×1米的“麦草方格”也让人类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流沙面前,1977年的联合国全球沙漠化会议上,中国代表被请上讲坛介绍“麦草方格”固沙法,目前这种方法还在世界各地被广泛推广和应用。
“沙结皮”固沙途径书写中国治沙智慧新篇章
1994年,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伊丽莎白·多德斯韦尔向中卫固沙林场颁发“全球环境保护500佳”荣誉证书。2011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铁道代表团来到沙坡头,对沙漠铁路的建设、养护等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高度赞扬了中国铁路在治沙护路和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取得的成就。
中国的治沙“智慧”没有骄傲停止进步。固沙林场的技术人员又发现了足以可以改写固沙历史的一个现象:麦草腐化后,能够形成沙结皮。他们在对沙结皮的形成进行深入研究、反复试验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利用黏土压沙(绿洲耕作土)制作人工沙结皮”的新技术,充分利用黏土遇水后快速产生结皮的特点,把固沙技术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成为继“麦草方格”之后的固沙新途径。
如今,在包兰铁路709公里到716公里区段,技术人员制作出7万多平方米的沙结皮。经过雨水滋润,这片沙结皮上已经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植被。

包兰线轨道全景 (兰州铁路局供图)
数字无言,彰显巨变。60多年来,中卫固沙林场职工扎设半隐蔽式格状草50万公亩,培育沙生植物1亿多株,在腾格里沙漠植树造林253.5万多亩,建设林区面积56612.4亩。在沙层厚度达86—100米的铁路线路两侧,建起了长16公里、宽800米的治沙“五带一体”防护体系。
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铁路治沙人就像“麦草方格”一样,艰难而又顽强地向沙漠纵深挺进,缔造了了一方又一方“绿色传奇”。沙坡头,一个不毛之地造就了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成为人类在肆虐的沙害面前展示力量和智慧的精神高地,也成为了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好范例。

阅读全文:http://finance.people.com.cn/GB/n1/2019/0823/c1004-31312679.html

sdjnjzwjw 发表于  2019-08-24 10:38:54 39字 ( 0/5)

这几年北方的沙尘暴明显地减少了,证明了治沙工程的成效,治沙人辛苦了,感谢你们!

人民网沙坡头8月23日电(张玫)茫茫的腾格里沙漠历来是迁客骚人的话题。他们以“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等抒发颠沛流离的伤感,以“一扫清大漠,包虎戢金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等诗句寄托守卫边疆之志。然而美丽的腾格里沙漠不止有诗词里描绘的迷人景色,还有风吹沙石的艰难挑战。大漠孤烟的景色只因风沙能埋没一切。包括铁路。
然而如今,当你乘坐包兰铁路上的列车穿越腾格里沙漠,两岸壁立,一水中流,一条宽宽的绿色林带随沙丘连绵起伏,树林外高低错落的是一片片麦草方格沙障,各种灌木和草本植物顽强地生长,新的麦草方格向着沙漠深处延伸,诉说着中国西北治沙的智慧和历史。

沙坡头沙漠风景 (张玫/摄)
治沙,从包兰铁路开始
治沙,是从包兰铁路开始的。
1958年8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前夕,中国首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全线通车。
包兰铁路是我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在中卫境内六次穿越沙漠。那时的包兰铁路沿途沙丘裸露,植被覆盖率极低,干沙层厚达10厘米至15厘米。曾有国外专家预言:包兰铁路“存活”不了30年就会被沙漠淹没。
然而,如今在腾格里高达百米的流动沙丘上,这条沙漠铁路已畅通无阻61载。站在沙坡头沙丘上北眺,包兰铁路过往的列车,恍若一条耀眼的星河,闪烁在天际。

包兰铁路上的列车正在平稳运行 (张玫/摄)
治沙奇迹,由“不起眼”的麦草方格创造
“麦草方格的出现是个偶然。”沙坡头中卫工务段高级工程师郜永贵告诉人民网记者,在固沙治沙初期,因自然环境异常恶劣,植物固沙行不通,林场尝试过卵石铺面、沥青拌沙、草席铺面等固沙方式,但一场大风过后,都被掩埋殆尽。“治沙这个难题是个世界级难题。”郜永贵说。
一天,职工们正在休息,随手捡起了驼队洒落下的一捆麦草,便用铁锹把这团麦草深深插进沙子里。大风过后,其他种下的草本植物悉数被黄沙吞噬,唯独这捆麦草坚强地挺立在沙丘之上。“这一发现,让职工们喜出望外。”今年已经75岁的固沙林场第二代场长张克智回忆。这偶然的“一锨草”开创了治沙历史。
在一次平铺式沙障试验中,固沙团队选用麦草和稻草做材料平铺在沙上,但风一吹,麦草就吹跑了。在一次工作闲暇时,林场职工在沙漠中偶然扎了“人定胜天”“中卫固沙林场”几个字,之后竟意外发现几个字当中,方块形的字没有被沙子埋没。
“寸草遮丈风”,经过艰苦的探索、试验,治沙人以当地丰富的麦秸为材料,终于创造出了“麦草方格”固沙法,终于挡住了流沙进攻的脚步。
从此,蜚声世界的“麦草方格”固沙方法被广泛应用在了固沙事业上。

包兰线铁路两旁的麦草方格 (张玫/摄)
治沙,要有愚公之志
中华民族有一种美好品质叫“愚公精神”。治沙,也同样适用。
草方格固沙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完的事情。“用铁锹把干草深扎到沙粒中,组成一个个1米乘1米的正方形十字网格。再把网格中央的沙子分别推到干草周围,对麦草方格进行加固。在干草附近撒上草籽,等下了雨慢慢地就会长出更多沙生植物了。”郜永贵说。
如此广袤的腾格里沙漠上,想要治好沙,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沙漠条件异常艰苦,尤其在夏天,这里的温度足足能达到四五十度。林场工人一格一格地扎,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建成了包兰铁路两侧壮丽的草方格沙障。
经过几代铁路治沙人20多年的努力,包兰铁路已基本摆脱了流沙的威胁,流沙上道的情况改善了很多。从此,包兰铁路不再害怕被风沙所淹没。
如今铁路两侧大片的人草方格里长满了沙生植物。“这一治沙成果在当时引起了全世界治沙界的普遍关注”郜永贵说。
治沙,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
治沙人,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在49岁的郜永贵的讲述中,治沙工作只是一个开始。
从1958年开始,固沙林场每年都要组织大量的职工和农民群众进行大规模固沙施工。除此之外,1967年他们开始兴修水利,在半流动沙丘地带开发水浇地,还建起了试验性质的果园,进行沙漠的开发和利用研究,为宁夏乃至我国三北干旱沙漠地区引水治沙树立了成功的样板。
到了70年代初期,固沙林场又启动了引黄提水治沙工程,把黄河水引上了100多米高的流动沙岭;用机械和人力削平了上万座沙丘;把樟子松、国槐、红柳、沙棘等种上了沙丘……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在腾格里沙漠前沿建起了一个由固沙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组成的“五带一体”治沙防护体系,取得了铁路治沙的标志性成果,彻底实现了“沙退人进”的伟大壮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随着治沙成果而来的是看得到、摸得见、实实在在的社会和生态效益。治沙后的沙坡头风景区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中国人的治沙“魔方”——1米×1米的“麦草方格”也让人类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流沙面前,1977年的联合国全球沙漠化会议上,中国代表被请上讲坛介绍“麦草方格”固沙法,目前这种方法还在世界各地被广泛推广和应用。
“沙结皮”固沙途径书写中国治沙智慧新篇章
1994年,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伊丽莎白·多德斯韦尔向中卫固沙林场颁发“全球环境保护500佳”荣誉证书。2011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铁道代表团来到沙坡头,对沙漠铁路的建设、养护等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高度赞扬了中国铁路在治沙护路和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取得的成就。
中国的治沙“智慧”没有骄傲停止进步。固沙林场的技术人员又发现了足以可以改写固沙历史的一个现象:麦草腐化后,能够形成沙结皮。他们在对沙结皮的形成进行深入研究、反复试验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利用黏土压沙(绿洲耕作土)制作人工沙结皮”的新技术,充分利用黏土遇水后快速产生结皮的特点,把固沙技术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成为继“麦草方格”之后的固沙新途径。
如今,在包兰铁路709公里到716公里区段,技术人员制作出7万多平方米的沙结皮。经过雨水滋润,这片沙结皮上已经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植被。

包兰线轨道全景 (兰州铁路局供图)
数字无言,彰显巨变。60多年来,中卫固沙林场职工扎设半隐蔽式格状草50万公亩,培育沙生植物1亿多株,在腾格里沙漠植树造林253.5万多亩,建设林区面积56612.4亩。在沙层厚度达86—100米的铁路线路两侧,建起了长16公里、宽800米的治沙“五带一体”防护体系。
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铁路治沙人就像“麦草方格”一样,艰难而又顽强地向沙漠纵深挺进,缔造了了一方又一方“绿色传奇”。沙坡头,一个不毛之地造就了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成为人类在肆虐的沙害面前展示力量和智慧的精神高地,也成为了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好范例。

阅读全文:http://finance.people.com.cn/GB/n1/2019/0823/c1004-31312679.html

我和我爱的祖国 发表于  2019-08-24 09:04:45 28字 ( 0/3)

中国人打退沙漠世界领先全球第一!赞美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

人民网沙坡头8月23日电(张玫)茫茫的腾格里沙漠历来是迁客骚人的话题。他们以“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等抒发颠沛流离的伤感,以“一扫清大漠,包虎戢金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等诗句寄托守卫边疆之志。然而美丽的腾格里沙漠不止有诗词里描绘的迷人景色,还有风吹沙石的艰难挑战。大漠孤烟的景色只因风沙能埋没一切。包括铁路。
然而如今,当你乘坐包兰铁路上的列车穿越腾格里沙漠,两岸壁立,一水中流,一条宽宽的绿色林带随沙丘连绵起伏,树林外高低错落的是一片片麦草方格沙障,各种灌木和草本植物顽强地生长,新的麦草方格向着沙漠深处延伸,诉说着中国西北治沙的智慧和历史。

沙坡头沙漠风景 (张玫/摄)
治沙,从包兰铁路开始
治沙,是从包兰铁路开始的。
1958年8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前夕,中国首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全线通车。
包兰铁路是我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在中卫境内六次穿越沙漠。那时的包兰铁路沿途沙丘裸露,植被覆盖率极低,干沙层厚达10厘米至15厘米。曾有国外专家预言:包兰铁路“存活”不了30年就会被沙漠淹没。
然而,如今在腾格里高达百米的流动沙丘上,这条沙漠铁路已畅通无阻61载。站在沙坡头沙丘上北眺,包兰铁路过往的列车,恍若一条耀眼的星河,闪烁在天际。

包兰铁路上的列车正在平稳运行 (张玫/摄)
治沙奇迹,由“不起眼”的麦草方格创造
“麦草方格的出现是个偶然。”沙坡头中卫工务段高级工程师郜永贵告诉人民网记者,在固沙治沙初期,因自然环境异常恶劣,植物固沙行不通,林场尝试过卵石铺面、沥青拌沙、草席铺面等固沙方式,但一场大风过后,都被掩埋殆尽。“治沙这个难题是个世界级难题。”郜永贵说。
一天,职工们正在休息,随手捡起了驼队洒落下的一捆麦草,便用铁锹把这团麦草深深插进沙子里。大风过后,其他种下的草本植物悉数被黄沙吞噬,唯独这捆麦草坚强地挺立在沙丘之上。“这一发现,让职工们喜出望外。”今年已经75岁的固沙林场第二代场长张克智回忆。这偶然的“一锨草”开创了治沙历史。
在一次平铺式沙障试验中,固沙团队选用麦草和稻草做材料平铺在沙上,但风一吹,麦草就吹跑了。在一次工作闲暇时,林场职工在沙漠中偶然扎了“人定胜天”“中卫固沙林场”几个字,之后竟意外发现几个字当中,方块形的字没有被沙子埋没。
“寸草遮丈风”,经过艰苦的探索、试验,治沙人以当地丰富的麦秸为材料,终于创造出了“麦草方格”固沙法,终于挡住了流沙进攻的脚步。
从此,蜚声世界的“麦草方格”固沙方法被广泛应用在了固沙事业上。

包兰线铁路两旁的麦草方格 (张玫/摄)
治沙,要有愚公之志
中华民族有一种美好品质叫“愚公精神”。治沙,也同样适用。
草方格固沙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完的事情。“用铁锹把干草深扎到沙粒中,组成一个个1米乘1米的正方形十字网格。再把网格中央的沙子分别推到干草周围,对麦草方格进行加固。在干草附近撒上草籽,等下了雨慢慢地就会长出更多沙生植物了。”郜永贵说。
如此广袤的腾格里沙漠上,想要治好沙,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沙漠条件异常艰苦,尤其在夏天,这里的温度足足能达到四五十度。林场工人一格一格地扎,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建成了包兰铁路两侧壮丽的草方格沙障。
经过几代铁路治沙人20多年的努力,包兰铁路已基本摆脱了流沙的威胁,流沙上道的情况改善了很多。从此,包兰铁路不再害怕被风沙所淹没。
如今铁路两侧大片的人草方格里长满了沙生植物。“这一治沙成果在当时引起了全世界治沙界的普遍关注”郜永贵说。
治沙,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
治沙人,守护的不仅是一条铁路。在49岁的郜永贵的讲述中,治沙工作只是一个开始。
从1958年开始,固沙林场每年都要组织大量的职工和农民群众进行大规模固沙施工。除此之外,1967年他们开始兴修水利,在半流动沙丘地带开发水浇地,还建起了试验性质的果园,进行沙漠的开发和利用研究,为宁夏乃至我国三北干旱沙漠地区引水治沙树立了成功的样板。
到了70年代初期,固沙林场又启动了引黄提水治沙工程,把黄河水引上了100多米高的流动沙岭;用机械和人力削平了上万座沙丘;把樟子松、国槐、红柳、沙棘等种上了沙丘……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在腾格里沙漠前沿建起了一个由固沙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组成的“五带一体”治沙防护体系,取得了铁路治沙的标志性成果,彻底实现了“沙退人进”的伟大壮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随着治沙成果而来的是看得到、摸得见、实实在在的社会和生态效益。治沙后的沙坡头风景区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中国人的治沙“魔方”——1米×1米的“麦草方格”也让人类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流沙面前,1977年的联合国全球沙漠化会议上,中国代表被请上讲坛介绍“麦草方格”固沙法,目前这种方法还在世界各地被广泛推广和应用。
“沙结皮”固沙途径书写中国治沙智慧新篇章
1994年,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伊丽莎白·多德斯韦尔向中卫固沙林场颁发“全球环境保护500佳”荣誉证书。2011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铁道代表团来到沙坡头,对沙漠铁路的建设、养护等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高度赞扬了中国铁路在治沙护路和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取得的成就。
中国的治沙“智慧”没有骄傲停止进步。固沙林场的技术人员又发现了足以可以改写固沙历史的一个现象:麦草腐化后,能够形成沙结皮。他们在对沙结皮的形成进行深入研究、反复试验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利用黏土压沙(绿洲耕作土)制作人工沙结皮”的新技术,充分利用黏土遇水后快速产生结皮的特点,把固沙技术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成为继“麦草方格”之后的固沙新途径。
如今,在包兰铁路709公里到716公里区段,技术人员制作出7万多平方米的沙结皮。经过雨水滋润,这片沙结皮上已经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植被。

包兰线轨道全景 (兰州铁路局供图)
数字无言,彰显巨变。60多年来,中卫固沙林场职工扎设半隐蔽式格状草50万公亩,培育沙生植物1亿多株,在腾格里沙漠植树造林253.5万多亩,建设林区面积56612.4亩。在沙层厚度达86—100米的铁路线路两侧,建起了长16公里、宽800米的治沙“五带一体”防护体系。
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铁路治沙人就像“麦草方格”一样,艰难而又顽强地向沙漠纵深挺进,缔造了了一方又一方“绿色传奇”。沙坡头,一个不毛之地造就了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成为人类在肆虐的沙害面前展示力量和智慧的精神高地,也成为了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好范例。

阅读全文:http://finance.people.com.cn/GB/n1/2019/0823/c1004-31312679.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