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娱乐频道 发表于  2019-08-22 08:48:04 5618字 ( 0/42)

《哪吒》“封神”背后:光线或分超10亿 接近去年总收入

上映即将满月,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如同古典神话中踩着风火轮降临,点燃了沉寂许久的暑期档,并一次次突破人们预想的动画电影票房“天花板”。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8月21日15时左右,《哪吒》票房已达42.39亿元,超过《复仇者联盟4》的42.38亿元,跻身中国票房纪录第三名,仅次于《战狼2》和《流浪地球》。而随着热度高居不下,光线传媒押中“爆款”无疑成了最大受益者。根据光线传媒公告,截至7月29日,该公司来源于《哪吒》的营业收入(目前为票房收入)已破2亿元。截至8月21日,猫眼电影专业版数据显示,《哪吒》的分账票房达到39.04亿,其中属于片方的分账票房为15.92亿元。
对于一部动画电影而言,《哪吒》取得的成绩实属难得。继《大圣归来》之后,市场沉寂四年才迎来投资拐点,低频次的经典之作反映了国产动画电影市场困境,自造IP(知识产权)和“破圈”依旧是行业痛点。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薛燕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除了“喜羊羊”“熊出没”等头部IP外,动画电影产业缺乏相对成熟的IP。“中国的动画人刚刚起步,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火了,别说别人没法复制(成功经验),自己都复制不了。”

爆款背后
《哪吒》差点错过档期,人海战术“救火”
《哪吒》于7月26日在中国内地上映,随后接连破纪录:上映1小时29分,票房破亿;截至8月18日零点,总票房超过40亿元,成为国内第四部跨入“四十亿俱乐部”的影片,也是其中唯一一部动画电影。该片也成为国内首部观影人次破亿的动画电影。
“外行看《哪吒》是看热闹,其中艰辛只有同行才知道。”广州一动画工作室动画师春夏告诉新京报记者,动画电影中某1秒的镜头,可能需要制作人员耗费1周时间制作。
动画电影制作区别于真人电影,制作周期较长,根据各电影官方披露数据,《哪吒》“怀胎”5年诞生,《大圣》制作周期为8年,《大鱼海棠》更是经过了12年打磨才面世。“《哪吒》是一部成本高、风险高、投资回报率也比较高的作品。”一位接近光线传媒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因为对剧本比较有信心,所以才进行了高投入,但如果是其他动画电影,就没有多高的票房预期。“花两三年时间去打磨剧本,我们能不能收回成本,自己心里也会有问号。”该人士表示。
春夏曾参与制作了2017年上映的动画电影《豆福传》,其中虚拟建筑、环境设计等取材自淮南当地风土,导演专门为了部分镜头多次前往当地踩点建模。“你一定要了解当地风物,才能做出有真实感的东西。”春夏透露,《豆福传》花费近3年时间制作,最终票房收入仅有1590万,“所以公司后面也经营不善了”。
《哪吒》取得的成绩远超动画行业预期。而根据《哪吒》官方微博披露,有60多家制作团队(工作室)、1600余人参与了制作。有网友比喻称,看着电影片尾一长串的制作名单,感觉“就像全村的龙把最坚硬的鳞片和希望交给了敖丙(《哪吒》中的角色,龙王之子)”。
“为什么片尾会有这么多公司出现?其实是我们的制作流程根本不成熟。”新京报记者采访多位参与哪吒项目的人士了解到,《哪吒》差点赶不上档期,哪吒团队采用人海战术“救火”。
“主要是目前没有一个成熟的机制,靠几个外包公司来做这件事,容错率非常低。”上述接近光线传媒的人士表示,《哪吒》后期赶工找到了全国所有能参与制作的动画公司,“能上的全上了”。

行业窘境
人才流失严重,缺少完整动画制作工业
目前,国内还没有公司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完整动画电影制作工业,动画电影制作通常会被分为不同难度水平的项目,外包给不同的制作公司。没有能力开启自制电影项目的动画公司,承担外包工作就成为其主要营业内容。不过,尽管外包经历了至少20年发展时间,如今外包公司仍存在水平参差,制作流程不成熟等问题。
薛燕平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动画电影领域,中国目前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完全独立完成一个片子。动画电影制作需要前中后期公司的参与。目前,一部动画电影除了需要主要制作公司制作外,外包公司承接了大量的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动画电影中后期描线、上色等加工制作部分创意和技术含量较低,属于高度劳动密集型工程,通常此类业务会被派发到劳动力价格相对低廉的地区,形成动画外包业务。
“距离上映还有2个月的时候,环境特效还有200个镜头没做完。”周杰在2018年底被临时招进成都可可豆动画,由于导演要求高,一帧一帧地看,外包制作只要稍微不符合要求都被打回修改,本应今年4月就要完成的内部镜头,到了5月底还迟迟未交差。
周杰告诉新京报记者,虽然中国不缺厉害的画师,但他们大多转行或被游戏行业高薪挖走。他曾参与的动画电影项目主管就被游戏行业用高薪挖走,月薪也从原本的1.5万涨至3万。在他看来,动画行业人才流失是不争的事实,“低技术人员(技术)突破变高后被挖走,(动画电影行业)又回到了低层次”。

头部布局
光线有望狂揽10多亿,接近去年营收
电影官方资料显示,《哪吒》的制作方为霍尔果斯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下称可可豆动画),出品方为光线影业、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下称彩条屋影业)、可可豆动画、霍尔果斯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十月文化)、北京彩条屋科技有限公司;发行方为光线影业,联合发行方为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显示,除联合发行方,制作、出品、发行方背后均有光线传媒身影。光线传媒在去年扣非净利润自2011年上市以来首度亏损后,今年能否脚踏《哪吒》的“风火轮”打个翻身仗,备受市场关注。
7月29日24时,《哪吒》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4天,票房成绩就已突破人民币8.99亿元,超过光线传媒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50%。当天,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来源于《哪吒》的营业收入(票房收入)区间约为2.03亿元至2.43亿元。
截至8月21日,根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数据,《哪吒》的分账票房为39.04亿,其中属于片方的分账票房为15.92亿元。据多个专业影视网站估算,《哪吒》或将为光线传媒带来10.13亿元-12.13亿元的营收。而根据年报,光线传媒2018年的营业收入也仅为14.92亿元。
光线传媒涉足动画产业已久,外界也多有期待,并为其戴上了“中国迪士尼”的帽子。
2015年,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官网显示,光线传媒根据布局内容不同,细分厂牌,其中主要负责动漫电影、真人奇幻电影厂牌即为彩条屋影业。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报发布前,彩条屋影业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其中,《大圣归来》制作公司十月文化、《大鱼海棠》的出品公司彼岸天等都被其收入麾下。这些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动画制作、漫画创作、游戏制作、版权运营等,站在产业链各环节,助力光线传媒打造动画电影创作体系。《大鱼海棠》和《大圣归来》片方分账分别为2.13亿和3.67亿。
尽管《哪吒》《你的名字》等电影帮助光线传媒收割了一部分业绩,但在光线传媒投资的一长串动画电影名单中,还是存在《大世界》《昨日青空》等多部并不太受到关注的影片。虽然爆款率不高,但光线传媒在年报中称,包括动画影视及动漫题材的真人影视等,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已经在提高公司利润率、驱动其他业务、巩固公司行业地位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所以光线传媒将持续在动画电影行业发力。
年报显示,2019年光线传媒将有多部动漫题材电影上映,但多位光线传媒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备受大众期待的光线传媒“神话三部曲”《哪吒》《姜子牙》《凤凰》中,《凤凰》已夭折。这一项目于2018年11月中止,重启时间未定,其团队也已解散,大部分人马于去年加入《哪吒》团队,助力《哪吒》的最终完成。
据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动漫(动画+漫画)产业总产值突破1500亿,在线内容市场规模近150亿。目前,多家互联网公司在动漫产业均有布局,包括腾讯、爱奇艺、哔哩哔哩。
腾讯互娱旗下拥有动漫品牌腾讯动漫,于2012年正式成立,目前是中国拥有最多日漫版权的平台。根据腾讯2017年底披露的数据,腾讯动漫全平台月活跃用户为1.2亿,签约漫画作品为888部,制作动画27部。此外,哔哩哔哩作为一个弹幕网站,其主营内容为ACG(动画、漫画、御宅向游戏)。
哔哩哔哩2018年年报显示,尽管传媒行业遇冷,B站还是持续在动漫二次元领域布局,先后投资了12家动画公司包括网易漫画,至年报发布前,B站在动漫二次元领域共投资了56家公司,基本上覆盖了动画、漫画、二次元游戏等上下游公司。
薛燕平认为,目前是投资动画电影的好时机,《哪吒》出现后,动画电影产业将迎来一堆“热钱”,但导演和制片人面对资本的狂热,应该选择冷静。
国漫崛起
缺乏成熟IP,人物故事新编变现效率高
《哪吒》爆红再次引发人们对于“国漫崛起”的讨论。四年前,《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下称《大圣归来》)上映,一跃成为近年国产动画电影作品中首部爆款影片,累计票房成绩达9.56亿,问鼎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榜首。
不过,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一声巨响后再度沉寂,低频次的爆款反映了国产动画电影市场的困境。“爆款实际上是不能撑起整个动画电影产业市场的。”一位接近光线传媒的人士表示,《哪吒》的爆红并不能代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崛起,市场崛起靠的是好内容持续产出,而爆款的意义在于扭转观众和资本对于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看法。
目前,除了“喜羊羊”“熊出没”等头部IP外,动画电影产业缺乏相对成熟的IP。薛燕平表示,目前中国动画电影产业谈IP还为时过早。“什么叫IP,内容能经过20年考验,一代人喜爱再传给下一代”,他解释称,“X战警”、“复仇者联盟”等国外知名IP,都经过了长达几十年的积累,才能收获如今部部爆红的成绩,国产动画电影想要自造IP,必须一步一步打好基础,内容为王。
据《熊出没》IP拥有公司华强方特招股书显示,“熊出没”的IP为华强方特带来了稳定利润及现金流。《熊出没》系列作品自2012年推出以来,已经播出相关电视动画片共13部,影院电影6部,总票房近27亿元。在中国国产动画电影前十的票房排行榜中,《熊出没》系列电影占据6席。华强方特称,随着“熊出没”IP影响力持续扩大,公司动漫大电影票房持续增长,进而使大电影毛利率得到提升。2017年至2018年,华强方特数字动漫业务毛利持续增长,增长率分别为35.66%和64.40%。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内地上映的动画电影票房排行前20名的影片中,人物IP类(含系列片)共15部,合计票房占68%,其中人物IP故事新编的动画电影有10部,合计票房占比达到61.6%。持续挖掘IP似乎成为动画电影公司一本“生意经”。
中信建投研报显示,由于动画电影本身具备资产可复用、IP积累等优势,系列化运作往往可以实现边际成本降低,从而获得更高的商业变现效率,但国产动画电影行业目前在这一方面布局相对薄弱。
未来市场
国产动画电影有望破“低幼圈”
至今谈到进电影院看动画电影,部分大众依旧认为动画电影是给小孩看的,纵观内地市场低幼向动画电影也一直是院线的“重头戏”。《哪吒》的爆红让动画电影行业看到“破圈”希望,未来,成人向或者合家欢动画电影将改变目前以低幼向动画电影为主导的市场。
2015年-2019年,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前20中,中国自制影片的票房排名为《大圣归来》《熊出没·原始时代》《熊出没·变形记》《熊出没·奇幻空间》《白蛇:缘起》(中美合制),低幼向动画系列电影《熊出没》占据了三个位次。
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未成年人口占全国人口总数的24.1%。薛燕平认为,从商业角度来说,目前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低幼向打法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动画电影对未成年人群来说是刚需,成年人则可以通过互联网等多个路径,观看世界各地的动画电影。“一边是嗷嗷待哺占据全中国四分之一人口的市场,一边是(无论)你怎么引起他注意,他都不爱搭理你的成年人,你该为谁做动画?”
不过,全球动画电影市场中,合家欢动画电影是最为主流的类型,迪士尼、皮克斯等全球领先的动画电影公司,都在使用合家欢动画电影“打遍”全球市场。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上半年,单片票房超3亿元的进口合家欢(全年龄向)动画电影为14部,票房收入为91.86亿元,占比最高;其次为国产低幼向动画电影3部,票房收入为17.18亿元;其后依次为国产成人向动画电影、进口成人向动画电影、国产合家欢动画电影、进口低幼向动画电影。
不容忽视的是,合家欢动画电影对于剧本、制作等也都有更高的要求。由于国内动画电影产业发展时间较短,面对合家欢动画电影的高天花板,动画公司自主选择了“低幼化”的打法,未来是否能真正实现“合家欢”破圈,还是未知。
(新京报见习记者 程子姣 记者 陈维城 实习生 翁睿敏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范锦春)

阅读全文:http://ent.people.com.cn/GB/n1/2019/0822/c1012-3131010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