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领导频道 发表于  2019-08-15 08:18:53 4041字 ( 0/48)

五问电子烟:号称“戒烟神器”的电子烟安全吗?该咋管?


作者:吕绍刚,胡苇杭,王楠,于新怡

出售电子烟的自动贩卖机,堂而皇之摆在公共场所;无需验证年龄,即可在电商平台轻易购买各类电子烟;以可爱、炫酷为噱头的电子烟广告,在网络横行……近年来,主打“时尚”“健康”“能戒烟”的电子烟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吸引了不少青少年以及想要戒烟的烟民的注意。
电子烟真的具有戒烟效果吗?吸电子烟是否影响健康?该如何监管?针对以上问题,人民网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商家以“能戒烟”“二手电子烟无害”为卖点宣传电子烟,但消费者在实际使用中,对其褒贬不一。此外,电子烟的全国性监管法规尚未出台,社会大众与电子烟行业人士,均期待着明确的监管行动。
一问:电子烟是“戒烟神器”吗?
在广州市天河区花城汇一家电子烟体验馆外,张贴着多款电子烟广告。广告的画面色彩绚丽,引人注目。店内的玻璃橱柜中,摆有款式各异的电子烟具和烟液、烟弹。
记者检索在线地图发现,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类似的实体“电子烟体验店”或“电子烟吧”均超过30家。

在某电商APP上搜索“戒烟神器”,排在前面的都是电子烟。 APP截图
电子烟市场的红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商家给电子烟贴上了“戒烟神器”这一标签。不少烟民正是抱着“戒烟”的目的来使用电子烟的,但对其戒烟的效果却褒贬不一。
“当初使用电子烟就是为了帮助戒烟。”深圳的王小姐有3年烟龄,为了戒烟,在朋友介绍下使用了电子烟。“事实上效果没有那么好,抽烟这么久了,单靠电子烟戒烟根本不可能戒掉,顶多是两种一起抽,少抽点香烟。”
也有网民称,使用电子烟后,可按照自身需求,购买尼古丁含量不同的烟液,通过逐步“降级”尼古丁实现戒烟。

吴宜群对电子烟烟液中尼古丁含量进行检测。(吴宜群 供图)
但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宜群却通过检测发现,市面上有的电子烟烟液中,尼古丁实际含量与标识含量不一,甚至数倍于标识含量,可能会给使用者带来更高的健康风险。其中一瓶30mL的烟液,标识尼古丁浓度为3mg/mL,实际整瓶尼古丁含量高达355.5mg。如果按一般使用者每天2mL烟液使用量、每支香烟尼古丁含量1.1mg计算,相当于每天吸食超过21支香烟,这显然远超出一般烟民吸烟的数量。
“要我说,那就是扯淡。”一位姓杨的电子烟店主告诉记者,他不认同部分商家使用“电子烟能戒烟”的营销做法。“与其说是‘戒烟神器’,不如说是替烟用品。”【详细】
二问:电子烟是否影响健康?
“广告上写比香菇还安全,买到手后,产品说明又宣称对健康仍可能有害,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前不久,因为所购买电子烟的广告和产品说明不符,消费者武女士将电子烟厂商和销售商告上法庭。
就在人们为电子烟是否具备戒烟功效而争论不休的同时,电子烟的安全性也得到广泛关注。据广东省疾控中心、省公共卫生研究院博士夏英华监测发现,国内18个网站、12个电子烟生产商的14类宣传中,称“对健康有益”的产品占比89%。
“电子烟并非像商家宣传的完全无害,首先其烟液内的尼古丁就对身体有害。”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杨新艳指出,长期吸入尼古丁,将对呼吸道产生损伤。

广州某电子烟体验店设在购物广场内。(陈文夏 摄)
而电子烟产生的二手烟同样有损健康。“电子烟二手烟释放的镍、铬等重金属含量,甚至比传统卷烟产生的二手烟中的含量还要高。”吴宜群表示。
市场上部分质量不达标的电子烟烟具及烟液,也存在种种安全隐患。调查发现,在部分电商平台的主要电子烟店铺中,“电子烟漏油”“烟具破裂”“电池劣质”“疑似售假烟液”等负面评价不在少数。有业内人士透露,烟液是电子烟的主要盈利点,部分电子烟烟液由小作坊勾兑加工而成,卫生条件极差,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此外,电子烟烟液中还可能掺入更加危险的毒品成分。据上海、天津、杭州、珠海等多地海关和缉毒部门发布的多起案件信息,有不法分子将电子烟烟液混入大麻等成分售卖,或走私含有毒品成分的电子烟产品。【详细】
三问:电子烟如何影响青少年?
长期吸食电子烟,显然对身体无益。但部分无良商家,非但没有标注警示,反而针对青少年好奇心重的特点,将电子烟包装成潮流产品加以推广。
在互联网上,许多电子烟以糖果色的包装出现,配以抹茶、荔枝、橘子汽水等口味,以及“网红达人亲力推荐”“让烦恼烟消云散”等面向年轻人的广告文案。此外,以“测评”“玩法”形式出现的软性营销不断迭代。年轻群体不再将自己视作“烟民”,而自我标榜为“技术流玩家”。
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有多容易?记者调查电商平台发现,虽然许多商铺明确表示“未成年人不能使用电子烟”,但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限制。
“我15岁,可以用这款电子烟吗?”记者以此问询某电商平台销量排名靠前的电子烟店铺,大多数店铺回复“未成年人不能使用”。但当记者咨询后立刻下单支付购买时,既没有验证年龄的步骤,也没有客服劝阻,电子烟商家便直接向记者发货。
数据显示,网购已成为获取电子烟的主要途径。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15—24岁的年轻人为主,45.4%的使用群体通过互联网获得电子烟。
线下店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记者在广州、深圳走访发现,多家电子烟店铺缺乏明显警示信息,甚至还有店铺在店外循环播放吐烟圈教学视频。
“不能把电子烟简单地看成一支烟,它已和流行文化结合在一起。”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张迪表示,电子烟文化传播范围广、路径多,有必要对电子烟营销予以进一步限制,在影视中减少抽烟镜头,对包装设计提出要求等。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徐晓新建议,在线下零售店购买电子烟应查验身份证件,电商平台应引入人脸识别、在线证件查验等。【详细】
四问:电子烟应该怎么管?
一边是数量不断增长的青少年电子烟烟民,一边是铺天盖地的电子烟广告,加大对电子烟的监管力度显得尤为必要。目前,我国对于电子烟的监管,主要以地方性法规和行业团体标准为主,从全国范围来看,对电子烟相关产品的监管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并未直接涉及电子烟产品。在全国已公开文件范围内,目前仅有一份《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直接涉及电子烟管理。
不过,电子烟的监管空白将很快被填补上。2019年6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显示,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的项目进度已进入“正在批准”阶段。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正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电子烟监管的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的方式对电子烟进行监管。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是电子烟企业还是控烟组织,各方都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更加明确的电子烟监管政策,但关注的侧重点各有不同。
电子烟企业新宜康公司总经理李建伟建议,将监管政策具体落实到产品的生产、质量、包装,以及营销宣传等方面,促进行业规范化、标准化、明确化发展。
公益组织也认为中国电子烟监管行动迫在眉睫,但主要着眼于减少含尼古丁电子烟在人群中的滥用,以及降低潜在的健康威胁。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徐晓新指出,电子烟监管不能仅靠单个部门来推动,需要规划设计好完整的监管框架。“电子烟监管涉及到不同维度,如最低年龄限制、烟具产品标准、烟液产品标准和成分标识、电子烟广告促销行为、电子烟税收制度等。因此,有必要建立起一个分工明确的多部门系统监管体系。”【详细】
五问:电子烟产业和公众健康如何平衡?
电子烟的监管虽暂未到位,但我国电子烟企业的数量已不容小觑。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产自我国深圳及周边。从“作坊式”生产到集团化运营,再到互联网创业、逐鹿资本市场,随着产业链条的逐渐成熟,我国电子烟产业发展迅速。
“截至2018年8月,全球电子烟专利数共25979件,中国拥有22825件,占了将近87.9%。”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敖伟诺介绍,在新型烟草制品当中,目前占据市场主流的雾化型电子烟,其主要的、高质量的专利,掌握在中国企业手中。
旺盛的市场需求,还吸引传统烟草企业“入局”。国内一些地方的烟草公司已经成立新型烟草事业部,尝试进军电子烟市场。
在商业布局愈加密集的现实下,如何保障公共利益与公众健康?当前,国内电子烟行业都在等待国家监管政策的出台。但有业内人士认为,电子烟企业首先要做的,是正视自己肩上的社会责任。
“现在电子烟行业从业者很多,产品质量良莠不齐。”深圳某电子烟企业负责人表示,“在国家有关标准和监管政策出来之前,我们呼吁同行做好自律,保证产品质量,不做虚假宣传,不向青少年推广、销售电子烟。”
徐晓新则指出,实现产业发展和公众健康的平衡,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政府要发挥作用,在年龄限制、广告促销、产品标准、风险警示等方面建立监管制度框架,提升执行能力;电子烟行业要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学术界要加强对电子烟健康影响的科学研究;公共卫生界和教育界要携手加强对青少年的健康教育。”徐晓新表示,“这样,才能够共同助力‘健康中国’的实现。”【详细】

阅读全文:http://leaders.people.com.cn/GB/n1/2019/0815/c58278-3129616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