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9-08-15 04:10:27 2371字 ( 0/63)

明心慧木 革新变旧


作者:高素娜

浙江东阳是我国民间工艺的重要聚集之地,这里被称为教育之乡、建筑之乡、工艺美术之乡,而黄小明所从事的东阳木雕又是东阳地区民间文化中的大类。千余年来,这一始终鲜活在工匠指尖下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也构成了东阳最具个性的美学特征。

6月20日,“明心慧木——黄小明木雕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以明木、明慧、明心、明道4个板块,展出了黄小明东阳木雕作品近百件,包括宗教、人物、景观、装饰等多种题材,呈现了他从艺40年来在东阳木雕发展历程中的探索。

风格多样 承前启后

走进中国美术馆一层的“黄小明木雕艺术展”展厅,在以“烟雨江南”为主调的氛围中,一件件精美的木雕作品置身于褐灰色、木本色、象牙色、朱砂红等色彩搭配的场景之中,大气典雅、庄重美观。

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黄小明的许多作品堪称经典,如他为北京故宫主持复制的乾隆宝座,恢复了数项濒危传统工艺,融木艺、雕艺、漆艺等于一体;他承制的九华山大愿文化园和南京牛首胜境佛顶宫木雕装饰,被誉为“雕刀下的梵唱”;他的木雕作品还进入G20杭州峰会主会场、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主会场。这些作品在此次展览中或等大、或缩小进行了展示。

除经典作品外,黄小明还专门为此次展览创作了8组35件新品。其中,《山水十二条屏》长达9米,12幅中华山水画面被雕刻于12个折扇弧形落地屏风之上,它们整体类似传统东阳木雕的板雕,但在许多景致的细节中,黄小明又将镂空雕、浮雕等手法融合其中。表现大漠的《永恒的丝路》在传统基础上创新,整件作品利用木材的自然形态与自然纹理,塑造出驼队在沙漠中穿越的形象。“这件作品从构思、设计到完成共用了大半年时间,在创作上除运用东阳木雕的传统技法外,还使用了圆雕等技法。这些骆驼形态各异,大小不同,人物以唐朝时期的形象为主,整个驼队像是从神秘的沙漠中心走来,又蜿蜒走向无尽的远方。”黄小明说。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邱春林看来,此次展览呈现出“琳琅满目的多样性风格”,“如在《胡杨之韵》中,黄小明用线条的形式表现了胡杨的质感和肌理,既表现了胡杨的生命力,又表达了生命的律动。可以说,黄小明在传承东阳木雕的基础上,探索了许多符合当代审美及艺术需求的表现手法,在艺术上做到了承前启后。”邱春林说。

守正创新 探求高峰

黄小明的父亲黄树银是东阳地区屈指可数的竹编工艺美术大家,在父亲的熏陶下,黄小明从小就对竹编、木雕等民间艺术有着浓厚兴趣。从16岁握刀开始,黄小明就立志发展东阳木雕艺术。在东阳木雕总厂的学艺经历,让他拥有了高起点;拜入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冯文土门下后,又习得了师祖“木雕宰相”黄紫金的艺术精髓;而在浙江工艺美术学校的学习,则让他开阔了艺术视野,丰富了艺术表达,为传统木雕与现代雕塑的链接找到了更多“焊点”。

黄小明把传承与创新东阳木雕作为自己的使命,创新了叠雕技法,开创了“速写木雕”“超写实木雕”“竹简木雕”“造物木雕”“取景框木雕”等门类,丰富了东阳木雕的表现方式。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评价说:“黄小明的作品刀法洗练,细致入微,画面富有诗意,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个人风格。众所周知,东阳木雕是以平面浮雕为主的雕刻艺术,而黄小明则把透雕、浮雕、圆雕等雕刻技艺融汇在一个画面中,巧妙地利用不同材料的质地,组合成一个有机整体。”

在黄小明看来,传统的文化艺术在当代虽具有一定局限性,但只要敢于创新,将传统与现代有机融合,必然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流行与古典的结合,在歌曲、舞蹈、服装、建筑装饰等多个领域均有无数优秀实例,而这些跨界精品,无不建立在传统艺术文化的基础之上,没有传统,我们的创新都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黄小明说。

敢于担当 为民艺摇旗呐喊

从艺数十年,黄小明深刻体会到传统文化艺术在传承上的艰难。“无论是木雕还是其它艺术都面临一样的问题,愿意学的人或许不少,但真正能坚持几十年并将其作为一项事业的人实属少见。东阳木雕的传承在当下仍形势严峻。”黄小明说,当前很多从业者缺乏薪火相传的精神,只注重短期经济利益,只看到火焰能照亮眼前的利益,却没看到火焰能照亮更远的路。“传承不仅是技与艺的传承,还应该有创新的传承,要努力把自己的创造力融入木雕技艺,把传统与创新的一切,把有利于东阳木雕发展的一切,传递给后人,让火焰的光芒愈加炽烈。”他说。

保护与发展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话题,在新形势下,文艺的传承模式与发展方式如何才能符合时代要求、加快转变境遇,这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魄力和方法。近年来,黄小明积极投身于民间文艺的抢救、保存和传承之中,他不仅向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提交了《关于工艺美术行业品牌化运营的建议》,还推动成立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木雕专业委员会。同时,他还发起了“互联网全球招徒”活动,选拔了一批优秀的人才,更拉近了传统民间艺术与年轻一代的距离。

“保护与发展民间文艺是一个宏大的命题,没有具体实践,它就是空中楼阁,就是一句漂亮但无用的话,所以我坚持:一是要从自身所从事的领域做起,二是要从自身所处的地域做起。”黄小明说。

阅读全文:http://zj.people.com.cn/GB/n2/2019/0701/c186327-33095123.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