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9-08-12 09:21:00 2781字 ( 0/41)

从“九龙治水”到统一管理的江源实践


作者:宋明慧

通天河是长江源头干流河段,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八月的通天河流域山清水秀,一派高原风光。 图为8月9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境内拍摄的通天河。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今年7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黄河源园区荣获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于集体这是极高的褒奖和荣誉,于三江源国家公园这是前行的动力,如一股“劲风”,是省委省政府探索践行生态文明建设的结果。

青海是三江之源、“中华水塔”,特殊的生态功能、敏感的生态环境、不可替代的生态战略地位,保护生态是青海永恒的主题,事关国家生态安全大局,事关中华民族长远利益和永续发展。

2015年11月,我省向中央上报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16年3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试点方案》,三江源成为了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曾几何时,政出多门、职能交叉、职责分割等会影响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成效。如今的江源极地,“九龙治水”和“执法监管碎片化”问题已得到解决,基本实现了“一件事由一个部门来管”的体制试点目标。

全国首属无经验可复,又加之特殊的区位、环境等因素,我省又是如何在前行摸索中蹚出了一条符合实际的管理路子?

构建大部门管理体制

体制试点启动后,为突破条块分割、管理分散的传统模式,我省组建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内设7个处室,并设立了3个正县级局属事业单位。

同时,设立长江源(可可西里)、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委会,其中长江源区管委会挂青海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管理局牌子,并派出治多管理处、曲麻莱管理处、可可西里管理处3个正县级机构。

这是一次青海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具体实践,如何突破原有体制的藩篱,实现保护管理体制机制创新?

我省对3个园区所涉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治多县、杂多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整合林业、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等部门的生态保护管理职责,设立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资源环境执法局,全面实现集中统一高效的保护管理和执法。

同时,整合林业站、草原工作站、水土保持站、湿地保护站等,设立生态保护站。国家公园范围内的12个乡镇政府挂保护管理站牌子,增加国家公园相关管理职责。

在此基础上,我省还根据《三江源国家公园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实施方案》,组建成立了三江源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局和管理分局,积极探索实现自然资源资产集中统一管理的有效途径,为实现国家公园范围内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和三江源国家公园自然资源资产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奠定了体制基础。

优化重组各类保护地

波光潋滟的湖面上鸟儿们愉快嬉戏,辽阔的草原上藏野驴、野牦牛等珍稀野生动物尽情“撒欢”,一派生态和谐美图装点了此时物草丰美、山青水绿的江源大地。

三江源不仅是青海的,也是中国的,是世界的。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1处且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于我省来说,这是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以来取得的一项突破性进展。

几年来,我省始终坚持以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遵循生态保护内在规律,尊重三江源生态系统特点,按照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管理保护的原则,对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的自然保护区、国际和国家重要湿地、重要饮用水源地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自然遗产地等各类保护地进行功能重组、优化组合,实行集中统一管理,增强园区各功能分区之间的整体性、联通性、协调性,对各类保护地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一体化管理。

体制试点以来,开展了三江源草地、林地、湿地、地表水和陆生野生动物资源的本底调查,建立了三江源自然资源本底数据平台,发布了三江源国家公园地表水、草地、林地、野生动物等自然资源本底白皮书。

同时, 编制了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以及资源资产管理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并积极探索制定了自然资源资产形成的收益纳入财政预算的管理办法。

今年年初发布的三江源国有自然资源本底调查成果显示,三江源国家公园参与评价的河流水质均达到或优于Ⅱ类标准;草地资源总面积为995.85万公顷,草地平均产草量为1393.48kg/h㎡,平均可食产草量1129.32kg/h㎡,草地综合植被盖度为53.85%;林地资源总面积为29.9万公顷,湿地资源总面积为214.83万公顷。

强化综合执法管理体系

进一步强化自然资源综合执法管理体系,解决自然资源执法监管“碎片化”问题。体制试点以来,我省加快改善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质量,加强执法力度,坚决遏制破坏生态环境问题。

持续加大生态环境执法监督力度,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与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共同建立了生态保护司法合作机制,特别是会同省林草局、省检察院积极构建生态公益司法保护和发展研究协作机制,成立了玉树市法院三江源生态法庭,组建成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法治研究会,建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法律顾问制度,增强了依法管园建园水平。

与此同时,推进山水林草湖组织化管护、网格化巡查,组建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和管护小分队,初步形成了点成线、网成面、全方位的巡护体系。

我省还开展了纵横双向联合的自然资源综合执法活动,对三江源国家公园及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巡护、巡查和摸底,重点在三个园区开展持续性巡护执法专项行动,严厉打击各类破坏自然资源违法犯罪活动。

同时,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还与新疆阿尔金山保护区管理局、西藏羌塘保护区那曲和阿里两个管理分局、珠穆朗玛峰保护区管理局共同签订了《青新藏五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协作备忘录》,制定了《青新藏五大自然保护区协作联盟章程》,建立跨省区长效管控和执法机制。

打破“九龙治水”和 “执法监管碎片化”,于青海这不仅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一次全新探索,更是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的有力作为。

阅读全文:http://qh.people.com.cn/GB/n2/2019/0812/c182775-3323901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