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9-04-11 13:28:58 2956字 ( 0/149)

跳出“舒适圈”的网络文化执法“新兵”


作者:张寅

刘文昌(右一)对互联网企业进行检查。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 供图
2018年11月16日,朦胧的月色中,虽已临近北方的冬季,但在北回归线以南的城市,白天的热气还未散去,连日的绵绵阴雨使得空气格外沉闷。
在海南省三亚市的一个乡村,一栋栋拥挤的危楼上,加盖的房屋参差不齐,看起来摇摇欲坠。“看,那是犯罪嫌疑人的摩托车,我再查查Wi-Fi信号……终于逮到他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斩断这只网络传播淫秽色情内容的黑手!”正在蹲守的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以下简称总队)执法四队队员刘文昌说道。
当晚,某色情直播中国区总代理刘某某落网。至此,北京市首例新型聚合类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告破。此案抓捕聚合平台经营者和色情主播及经纪人共17人,截至目前已刑拘16人,取保1人,查获作案工具电脑17台、平板电脑1台、手机18部。
这是刘文昌和他的战友们在辗转北京、重庆、山东、广东、广西、河南多地之后,又奔赴海南,连续4个昼夜的蹲守得来的。在那4天中,他们忍受着高温闷热和蚊虫的叮咬,冲破了空间跨度大、社情民情不明、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强的重重阻碍。而这些,与公众想象中的网络文化执法工作完全不同。为此,刘文昌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扫黄打非”先进个人。
新兵碰上“硬骨头”
刘文昌于2004年参加工作,历任北京市石景山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八宝山街道执法队执法一组组长、苹果园街道执法队业务副队长、古城街道执法队业务副队长、广宁街道执法队副队长……如果就这样继续,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但他却不满足于此。
2017年,这个喜欢网络、喜欢新鲜事物、喜欢新挑战的年轻人走出了他的“舒适圈”,通过遴选,来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成为全国首支网络文化执法队——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执法四队这支高精尖队伍中的一员。
当前网络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违法犯罪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VR成为创投圈的热点。一些企业利用行业潜规则,经营违背公序良俗的VR文化产品。初来乍到的“新兵”就碰上了一个“硬骨头”。2017年春节前夕,刘文昌接到举报,某数码专营店销售含有色情内容的VR一体机眼镜。表面上,商家只是在销售VR设备,至于是否还有什么其他内容,尚不得而知,而此时正值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如何克服时间紧、任务重、证据少、处罚依据不足的困难,把案件办扎实?在完全陌生的执法领域,刘文昌和同事们迅速进入角色,通过合法远程勘验和隐蔽取证,发现在卖家附赠的移动设备里另有乾坤:小小的硬盘里居然藏着400G非法内容。以本案为契机,总队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共查处北京地区从事VR产品经营的企业20余家,处罚14家,罚款5万余元,杜绝了有害信息的侵入和传播,保障了行业健康发展。
新思路查办多起“第一案”
作为新时期互联网文化市场的行政执法者,刘文昌时刻关注新兴科技领域,聚焦网络游戏领域新的风险点,不断更新执法思路和执法方式,以适应新形势。
“这个游戏在两个手机客户端的版本不一样,凭什么说都是我们公司做的?拿证据来!”2018年5月,在查办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经营宣扬赌博网络游戏案时,该公司当事人拒不配合,否认违规游戏由其经营。面对质疑,刘文昌亮出了“新武器”——Http嗅探器抓包技术,明确了两个手机APP的游戏使用了同一商户系统,其主办单位直指该公司。铁证如山,当事人只能对违法事实供认不讳。最终,该单位被罚款3万元并被没收违法所得108万余元,此案是2018年网络游戏专项整治行动中网络游戏公司因提供宣扬赌博内容被高额行政处罚第一案。
网络文化执法工作具有管理对象数量多、内容热点多、技术发展速度快、技术含量高等特点,这对执法队员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工作之余,刘文昌充分利用业余时间,拓展学习领域,不断学习与岗位职责相关的新知识、新技能,努力成为工作领域的行家里手。刚到总队工作一年,他便获得了2017年度查处侵权盗版案件有功个人。因销售含有色情内容VR产品被移刑打击第一案、北京打击盗版网络电子出版物侵权第一案、北京市首例新型聚合类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近两年来,刘文昌成功查办了多起“第一案”。其中,他查办的《辛瑞那》违规电影字幕案,是总队首次运用《电影产业促进法》查处互联网影视字幕机构违规加工制作境外原版影片字幕案,填补了该领域执法监管的“空白地带”。
新身份承载新使命
“小商贩存在,说明周边居民还是有需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宜疏不宜堵。”在广宁街道城管执法队工作期间,正值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紧密开展的阶段,刘文昌与街道领导沟通,利用闲置的渣土场给小商贩创造合法的空间,并规范化管理,既方便了广大居民,又维护了环境秩序。在他眼中,处罚不是目的,执法也是服务。来到总队后,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我们的手机APP已经取得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为什么里面的游戏还会被罚?”“虽然你的APP备案了,但里面的游戏未报文化行政部门备案,违反了《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经过耐心普法教育,当事人认识到了错误,并表示愿意配合执法。经过与当事人沟通,刘文昌了解到该公司面临严重亏损,创业艰辛,他向上级作了汇报。经过批准,最后依法责令当事人对违规游戏进行了下架处理,没有罚款。
“罚款数目看起来不大,但对小微企业来说,也许就是压塌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以罚代管不是目的,重要的是纠正错误行为。执法也要考虑经营者的具体情况,既要规范网络秩序,也要保护良好的网络营商环境。要引导他们强化法律意识,形成良好的商誉,因为执法工作本质上是为了更好地促进社会发展。”刘文昌说。
其实,在执法者之外,这个37岁的年轻人还有一个身份——文化执法讲师。“这个案例是给成都讲课时用的,你需要的那个案子可能在另外一个课件里,我再找找……”对话中,刘文昌打开了精心准备的课件,从网络文化市场基本情况到具体案例,从一般办案步骤到执法要点难点……100余页的课件图文并茂。“每次的讲课内容都不一样吗?”“必须的。”他笑了笑,“有的地方办这种案子的机会少,我会针对具体情况和当下的热点、难点问题准备课件。”
奥运工作先进个人,城管执法监察局执法能手,2017年度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办案标兵、先进工作者……对于刘文昌来说,这些荣誉代表过去。只顾攀登莫问高。无论是在城管执法局还是文化执法总队,15年的执法之路,对刘文昌来说,改变的是执法对象和执法领域,不变的是兢兢业业、勤恳务实、开拓创新、秉公执法的初心。
(作者单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9/0411/c14677-31025062.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