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领导频道 发表于  2019-04-11 08:48:29 2835字 ( 0/132)

[网连中国]聚焦多地"课后三点半"难题:放学了,孩子去哪儿?

“阳阳上小学三年级,每天很早就放学了,我和我老婆要6点左右才下班。接孩子?根本不可能的。”谈到女儿放学早的问题,家住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张先生不禁满脸愁容。
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晚,“课后三点半”难题让许多像张先生这样的家长犯了难。经常请假不现实、放托管机构顾虑多,在这个时间差形成的“监管真空”内,“孩子去哪儿”成了许多父母的心病。
其实,早在2017年2月,教育部就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多地也积极探索开展“弹性离校”“课后一小时”等中小学生课后服务新形式。
两年过去了,各地成效如何?近日,人民网记者走访多地发现,尽管这些课后服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父母的压力,但在落地实施过程中仍存在经费不足、多元需求难以平衡等问题,如何全面破解“课后三点半”难题仍需要各方合力进一步探索。
互联网+管理、无缝交接 多地增设课后服务“新玩法”
“我们家孙子两年前就开始上‘放心班’了!”下午5点半,记者在合肥市庐阳区海棠花园小学校门口见到了前来接孙子的关大爷。关大爷的孙子在海棠花园小学读三年级,而关大爷口中的“放心班”,即“课后三点半”服务的雏形。早在2016年秋季学期,合肥市庐阳区就已开始试点“放心班”,到2017年底该区“放心班”工程已经覆盖到全区近40所中小学。
关大爷告诉记者,儿子儿媳平时工作很忙,接孙子的任务便落在他和老伴儿头上,但像以往三点半接回家,老人也不会辅导功课。“现在好了,孩子在父母下班前在学校能得到高质量的陪伴。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孩子的兴趣爱好,我们也省了不少心。”

济南市营市东街小学的“三点半课堂”。宋翠 摄
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课后三点半”难题的解决办法,山东、湖南、广西等相继出台了“弹性离校”“放心班”等措施,不少家长在采访中表示,这些课后服务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双职工家庭无法按时接孩子的压力。
除了常规的课后服务,厦门、北京等地还增设了“互联网+管理”和“无缝交接”等“新玩法”。

“i厦门”APP上的课后延时服务平台。陈博 摄
据介绍,厦门的课后延时服务平台——“i厦门”在今年三月初正式上线。该平台主要用于课后延时服务信息管理,实现学生家长在线申请、自动统计、自动编班、离校告知等管理功能,提高课后延时管理水平。平台试点期间按月计费,小学生每生每月50元,幼儿园每生每月60元。
“以前,因为家长没能及时接走,有的孩子大冷天也要在外面等着,现在我们学校实行了学生‘无缝交接’,家长和学生都能放心了。”北京大兴区某小学校长介绍说,放学后,班主任把不能及时回家的学生带到延时服务教室与值班老师签字交接。同时,学校保安负责接待家长,指引家长到教室接孩子,家长孩子互相确认后,才能离开校园。该校长说,“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做好这项工作,帮助确实有困难的家庭。”
盼校内丰富形式、望校外加强监管 家长多元化需求难平衡
各地逐渐铺开“课后服务”解决三点半难题,一些试点学校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但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部分家长仍觉得目前校内外的托管形式无法完全满足自己的需求。
“校内的托管班教不了什么东西,老师经常开会,没有时间去辅导学生学习,只是帮家长看孩子。”石家庄市民王女士的女儿就读于石家庄市石岗二校二年级,无法每天按时接孩子放学的她为女儿选择了一个课外托管班,“托管费每个月300多,中午管饭,下午放学可以辅导孩子作业,和校内托管相比,孩子能在这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采访中,不少选择校外托管班的家长都认为,部分学校单一“保姆式”的托管服务不能够满足家长的需求,希望学校能够丰富托管内容,把更多孩子喜欢的活动加进去,更好地实现兴趣托管。
还有部分家长提出,由于校内托管的孩子数量较多,老师无法兼顾,所以才选择将孩子送到校外一对一的托管机构。
“在学校免费托管,孩子太多,我们家孩子比较顽皮,不写作业,每天晚上回来都补到很晚,后来我们就报了校外托管班。”王女士说,从孩子三年级开始,就一直上校外的托管班,每个月800多块钱,管午饭、晚饭,还有专门的老师辅导作业,感觉比较划算。
普遍来看,相较校内托管,校外托管的形式更为多样,但部分家长觉得校外托管安全缺乏保障,表示不会选择。
“我是从单位偷跑出来接孩子的。我儿子才上一年级,不想去代管班,我们也觉得去那里不安全。”呼和浩特市民许先生告诉记者,现在许多社会上的“小饭桌”“代管班”都是个人在家开的,毫无工商和教育资质,家长连开办人身体是否健康、有无传染病都不清楚,他实在是不敢将孩子送去。“我曾经去过很多‘小饭桌’考察,可是有的地方煮饭阿姨连健康证都没有,让我怎么相信他们。”
专家建议:
完善监管、补贴经费 破“三点半”困局还需政府兜底
“‘课后三点半’难题由来已久,国家解决这一问题的决心很大,多地也出台了相关措施,但要落实到执行层面上,还需要时间,需要教育相关部门完善监督监管机制。”针对当前存在的部分学校形式单一、校外机构缺乏监管等问题,河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陈洪震指出,“多地学校在‘课后三点半’问题的应对上,仍处于被动等待的状态,教育行政部门应成立专项小组,做好落实和效果监管。学校则应充分利用课后时间,在学生文化课程不增加学时的情况下,增加校本特色课程,加强对学生兴趣、特长等综合素质的培养。”
目前不少地方的校内课后服务措施都是免费或少收费,同时又存在师资短缺、课程资源不足等现象。针对这一问题,多位专家都表示应从政府层面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
“有些城市,对于按照什么标准给学生配置经费还不是太明确,学校的老师能不能在三点半以后取得相应的报酬,也没有正式规定。这是政府的相关政策还不配套。”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叶文梓表示。
而谈及如何解决经费不足的问题,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郑名认为,课后服务不应以盈利为目的,应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可以适当向参加活动的学生家长收取部分活动经费和相关保险费,根据实际运行情况,对课后管理服务成本进行详细地测算,按规定备案,并向社会公布。”同时,他建议通过政府买入服务,向社会招聘师资,另外给老师基础补贴,并开展校外师资建设。
(曾帆、于新怡、孟竹、付兆飒、杨文娟、袁志广、李睿、赵越、宋翠、郑窈、陈博、牛攀、牟健)

阅读全文:http://leaders.people.com.cn/GB/n1/2019/0411/c58278-3102416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