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9-04-11 07:33:22 3016字 ( 0/112)

国医大师年逾九旬仍坐诊 研究中医中药不停歇

他创制的“清胰汤”,开创中医治疗急症的先河;根据湿邪重浊黏滞、侵犯脾胃等特点,创制出用于治疗脾胃虚弱、功能失调的“除湿汤”;通过大量临床观察,又创制出滋阴涵阳的“更年汤”……

国医大师段亚亭 年逾九旬仍坐诊

段亚亭在研究中医。(市中医院供图)

人物简介

段亚亭,今年91岁,主任中医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70余年。主编或参编《新中医学三字经》等著作近10部,撰写学术论文40余篇,主持或指导团队科研课题10余项,创制、研发“除湿汤”“更年汤”“双补汤”等新方及院内制剂近10种。

多年来,其先后荣获“重庆市首批名老中医”“全国首批500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专家”“第三届国医大师”等荣誉。

60岁退休,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安享晚年的开始。但段亚亭在60岁退休时,却选择了继续坐诊,迄今已经坚持了31年。

从医70余年来,段亚亭治病救人的初心从未更改。身为国医大师的他,今年已是91岁高龄,但每周四上午,仍然会准时出现在市中医院的诊室里。

4月9日,在与市中医院仅隔一条马路的家里,段亚亭向重庆日报记者讲述了他70余年的从医经历。

从小立志要学医治病救人

年逾九旬的段亚亭看上去很精神,说话带着安徽口音:“我看着挺年轻的吧,还能为大家服务。”

段亚亭年轻时当过兵,打过仗,后来进入卫生部门工作,当过医院院长。做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他从未改变的理想和追求。

“学医,是我童年时便有的一个愿望。”段亚亭说,他出生在安徽界首一个贫困家庭,年幼时,祖父因尿结石疼得撞墙,后来病重去世。在一次次目睹家人和诸多同乡人遭受病痛折磨后,段亚亭萌生了长大后学医的念头,但直到解放后,才有机会到豫皖苏军区专科学校学习。

“是祖国给了我圆梦的机会。那时是边行军边学习,上课就在路边。”段亚亭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尽管条件艰苦,却乐在其中,像块海绵一样不断吸收医学知识。

从部队转业后,段亚亭来到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担任卫生科科长。当时自贡出现乙脑疫情,几位中医凭着精湛医术很快控制了疫情,这件事对段亚亭触动很大。

1956年,段亚亭考入刚建立的成都中医药学院,开始系统学习中医学。

当时的授课老师中不乏医学大家,中医妇科专家卓雨农便是其中之一。“卓老师讲课很精彩,讲完理论总会列举例子。我记得当时有一个病人大出血,西医治了快两个月还是控制不住,吃了卓老师开的三服药就好了。”段亚亭说,“当时我都愣了,心想中医怎么这么神奇,我一定要好好学中医。”

毕业后,段亚亭一直坚持用中医为患者诊治疾病,在妇科、男科和脾胃病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这么远来看病,人家不容易呢”

每周四上午7点过,段亚亭就和妻子何冰洁出门,相携步行10来分钟到市中医院坐诊。

“他犟得很,医院和我都希望他在家中好好休息,但他一直坚持坐诊,还拒绝医院接送。”何冰洁说,后来老两口干脆就搬到医院旁边居住。

“我其他还好,就是听不大清楚了,你告诉我爱人,她给我‘翻译’。”面对病人,段亚亭总要先解释一句。

“段老,我又来了。”一名病人走进诊室。

这患者是个甘肃小伙,被慢性病折磨多年,为求医走了全国多个地方。不久前,他慕名找到了段亚亭,几服药吃下去,病情开始有了好转。这一天,是他第四次来找段老了。

“小伙子家庭条件不太宽裕,每次都坐一天一夜的火车来,看完病又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回去。”何冰洁说,段亚亭对家庭困难的病人尤其关心,总爱反复叮嘱。

给病人开药,段亚亭也是出了名的“抠”,他不愿意给病人开太贵的药,一服药一般也就二十多块钱。

因为望闻问切特别仔细,段亚亭一上午能看的病人不多,有时还不到一般医生的一半。预约号看完了,如果诊室门外还有远道而来没挂上号的病人,段亚亭总会给他们加号。正因为此,每周四他的坐诊名义上是中午12点下班,实际上总会拖上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这么远来看病,人家不容易呢。”段亚亭总是念叨。

研究中医中药“停不下来”

2017年,段亚亭入选“第三届国医大师”,这是中医界的最高荣誉。

荣誉面前,段亚亭很平静。在他看来,医者既要胸怀“济世”之心,更要具备“活人”之能,否则就会好心办坏事,与庸医无二。而他的“活人”办法之一,就是将数十年行医经验融于传统古方,融入他独制的一个个“药汤”中。

段亚亭创制的“清胰汤”,用于治疗急性胰腺炎等危急重症,开创了中医治疗急症的先河,至今仍被用于临床;根据湿邪重浊黏滞、侵犯脾胃等特点,他创制出用于治疗脾胃虚弱、脾胃功能失调的“除湿汤”;通过大量临床观察,发现更年期综合征的症结所在,又创制出滋阴涵阳的“更年汤”……

如今段老年事已高,但在中医中药研究和传承上仍停不下来。不坐诊的日子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教授弟子、研究药方或总结自己的行医经验。

“劝都劝不住,一心扑在中医研究上。”何冰洁说,“就在前几天,明明跟我说是去吃药,结果半天没见人。去书房一看,他还在那儿写文章呢。”

“我总结自己的行医经验和心得,把这些都留下来,可以让年轻人少走些弯路。”段亚亭说。

“光讲钱,那叫啥医生哦?”

段亚亭有很多学生,他总爱叮嘱他们:“一定要坚持学习,多读经典、多写文章。”

他身体力行,熟读经典。学生们都说,“段老师开方有经方的影子、时方的味道。”

段亚亭认为,医德是一名医生“最基本的秉性”,因此他总是对学生强调要时时刻刻把医德放在首位。

几年前,一个河北的病人病愈后专程来看望段老,偷偷留下了2000元的红包。“当时老段急坏了,想退,又找不着人了。后来,我们把钱上交医院管理部门,他心里才踏实下来。”何冰洁说。

“光讲钱,那叫啥医生哦?”段亚亭说,“这么多年,我一分钱红包都没收过,这个话我是敢挺直腰杆说的。”

在教授学生上,段亚亭同样是尽心尽力,毫无保留。他说,中医传承除了学校教学外,跟师学习也非常重要,要两条腿走路,才能传承好中国这一传统医学。在他遴选的中医继承人中,文仲渝、李秀华已成长为重庆市名中医。

“段老如今年事已高,仍风雨无阻地坚持坐诊,是我们的榜样。”文仲渝说,正因为有这样一个言传身教的好老师,自己才能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本报记者 李珩

阅读全文:http://cq.people.com.cn/GB/n2/2019/0411/c365402-3283101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