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9-04-03 10:19:46 6557字 ( 0/147)

2019互联网岳麓峰会高峰论坛嘉宾发言摘登

李彦宏

徐直军

李跃

彭波

汤道生

王刚

姚劲波

周群飞

傅盛

徐少春

熊晓鸽

本版照片均为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徐行 摄

全球技术创新进入“中国时间”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李彦宏

非常高兴来到岳麓峰会,这是个充满了科技感的会议。当我们提到岳麓,首先想起来的是有1800年历史的岳麓书院,让我们感受到湖南深厚的文化积淀。

今天,我们这个峰会的主题是智能网联。智能网联最开始是在汽车工业中提出,在我看来它有3个境界。第一个境界就是基础设施的智能网联化,比如说路口的信息灯,通过智能网联后可以科学、精确地计算出红绿灯的时间,能大幅度提升城市道路通行的效率。第二个境界是自动泊车,也就是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驾驶,省却停车拥堵的烦恼。第三个境界就是人人向往的无人驾驶的时代。

但是,智能网联不仅只在汽车工业,在很多领域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比如智能音箱的出现。过去20年,中国人对于手机的依赖程度不断上升,但未来20年,依赖程度将逐步下降。因为未来人们跟机器交互的方式会变得多样,不再局限于触摸。而机器将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懂得并满足人的需求。除了智能家居,还有智能医疗、智能教育、智能制造业等,我们的工作生活中会出现更多的人工智能。

如果说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改变了消费,那么未来20年到50年,人工智能会改变供给端。而这方面中国有很多的优势,尤其是在数据上。我们有这么多大规模的城市,会产生很多很多数据;当数据计算成本不断降低,算法不断创新的时候,就会推进行业效率不断提升。可以说,中国在未来智能化的道路上将起到引领作用。

我查了一下,中国现代意义上第一条跑汽车的公路诞生在湖南,是从长沙到湘潭的长潭公路。1921年竣工,跟世界上第一条公路相比间隔了100多年。那时候,我们确实很落后,而今天我们拥有这么多的人口资源,拥有这么多的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拥有这么好的基础设施,只要我们勇于先行先试,敢为天下先,那么很多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碰不到的困难,我们会先碰到;在其他地方没有的场景,我们这里会有;在其他地方没有解决过的问题,我们有机会首先去解决。而首先解决新问题,就是创新。所以,我想说,世界创新技术的发展,逐步会进入“中国时间”。身处这样一个时代,身处这样一个环境当中,我们非常有信心,为技术创新、为社会进步作出自己的贡献。

智能革命是中国企业的战略机遇

华为公司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 徐直军

我想谈两个话题,第一个是人工智能在未来能改变什么,第二个是改变的过程中政府又能够做点什么。

万物智能正在改变各个行业产品的焦点,也就是说未来产品竞争力的焦点会发生改变,会改变整个制造业。其实,这是中国企业的战略机遇,它与工业革命、信息革命不同,这次智能革命是中国第一次与世界发达国家站在了相同的起跑线上,是中国企业赶超欧美日企业同步竞争的若干年来的难得机会。

如家电的普及解放了人的体力,但是今天的家电产品在使用上越来越不友好。我们一直希望改变这种落后的操作体验或者说用户体验。但是过去我们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技术。我心目中的用户体验应该是按一次按钮完成所有的事情,这样人工智能将无处不在,自动识别所有物体,自动采取最优的方式。但是智能化并不简单,绝对是高科技。产品智能化以后还需要持续升级人工智能的模型,不断地提升产品的智能化水平,让智能家居、工业4.0、工业互联网的概念真正落地。

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不落后,甚至有些地方还稍微领先其他发达国家,中国企业追赶了几十年走到了今天,我们不能够再满足自己又填补了一项空白,而是要别人去努力填补他们的空白。这是我们企业界应该追求和实现的。

政府应该发挥什么作用?政府给资金、给政策不如给市场,如果政府采购积极拥抱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那么就是对新产业和新商业模式的最好的支持。有了市场牵引,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任何国家的政府采购都有强大的牵引作用,因为政府承担了很多基础的服务;如果政府积极拥抱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新技术就有了广阔的市场,就能够促进企业进行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如果产业能够掌握更多领先的技术,整个产业升级自然而然了。

今天又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上,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自动驾驶等如雨后春笋。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提升政府的社会治理水平和社会服务水平,也需要借助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手段,政府能够把智慧城市的建设与新商业模式、新技术结合起来。在选择供应商的时候还是要择优录取,竞争对企业来讲是最有效的激励。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李跃

移动互联网使得每一个人可以随时随地上网。它有3个基本要素:一是移动宽带,二是大数据和云计算,三是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时代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在过去难以想象、但在今天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和工作环境。

那4G怎么样改变生活?我举几个例子。现在,人们出行都依赖导航了。人们过去买东西必须去商场,现在买东西首先上淘宝。因此,电子商务又改变了我们逛商场的习惯。不用带现金,移动支付可以走遍天下。在4G的影响下,每一个人都变成低头族了,最离不开的是手机。

由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由于移动应用不断地丰富多彩,移动智能终端跟移动智能终端有关的产业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我们现在那么多巨型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借助这个新时代,都是伴随着中国4G的快速发展不断地发展壮大,不断地改变着、影响着人的生活。

5G究竟怎么样去改变社会?首先,5G是一个速度更快的移动通信网络,5G的上网速度就要比4G高20倍、30倍。第二,5G不仅是为人的通信而设计,它主要设计了一个场景就是万物互联,在一个小区里它可以解决100万个无线连接。因此,5G就是为智能万物而来。第三,5G有超短的时延,5G的时延可以做到1毫秒,也就是说所有的业务,从你的发起到联网1毫秒时间就能够实现。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难得的指标,这个指标将给全社会的发展带来巨大支持。

我们把成都的一个小学和四川凉山的小学,通过VR实时连起来,传输就是5G,可以像坐在同一个教室一样进行教学。在北京301医院的一个病人需要做脑部手术,远在海南的医生可以利用5G技术把这个手术远程实现了。当然5G跟城市的发展也有很多紧密的结合,比如说环境监控、智能路灯、智慧政务等。

5G之所以能够改变社会,首先是因为5G是一个非常宽带的移动通信系统,其次,现在的大数据、云计算已经发展到了相当的水平,再加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5G既是一个高速的低时延的移动网,又是一个可以为各行各业服务的专用网,5G的发展将为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

消弭数字鸿沟,让农民同享互联网成果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彭波

中国的互联网25年来高歌猛进,上半场风光无限。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神圣使命是消弭数字鸿沟。因为只有惠及全球所有人,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才真正具有发展意义。

2018年,中国城镇网民达73.3%,农村网民达26.7%。城镇的网民互联网普及率接近发达国家,而农村地区的网民普及率比全球的互联网普及率要低。数字鸿沟是横在我们民族复兴上最大的鸿沟。我们不能想象一个实现了现代化的国家,还有一部分人关在信息化大门以外,这与我们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不符。

消弭数字鸿沟,让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成员共享数字经济发展成果。这是我们今天一项重要的任务。

国家从战略层面有网络强国战略、乡村振兴战略等等,我们应该加快数字中国建设,实施好数字乡村的建设。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的程度与这个国家、这个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是成正比的,欧美国家、日本、韩国他们的互联网普及率在80%以上。

如何消弭数字鸿沟?从硬件层面来讲很简单,网络的本质在于互联,信息的价值在于互通,必须让农民在住地能够收到互联网的信息,所以要加强基础建设,到山沟里建立基站,让老百姓通过智能手机上网。今天,大家都在热情欢呼5G时代的到来,可是我们国家很多地区还没有接入4G,先让农民通过手机畅快地享受4G的好处吧。怎么样让农村地区和西部地区的人更多的可以上网?这些服务里就蕴藏着商机。

中国的农民兄弟对中国革命,对中国建设,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我们要建设信息社会的时候,我们不要忘了他们,我们要用巨大的热情回馈他们。在回馈中,中国互联网可以得到新的动能,中国互联网企业可以得到巨大的商机。

打通消费端生产端 拥抱产业互联网

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 汤道生

非常荣幸能够代表腾讯来到这一次的岳麓峰会,我跟大家介绍一下腾讯在互联网的下半场产业互联网的一些思考和想法。

如今,互联网行业以及很多的传统行业,都面临人口红利衰减导致的市场增长放缓的情况,加上激烈的行业竞争,成本不断攀升等因素,这给企业发展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产业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是不是同样一个概念?以前我们提工业互联网,后来我们把它转过来变成产业互联网,因为发现企业产业才是主体,互联网只是手段。到今天我们更关注产业互联网,因为产业分农业、工业、服务业,而工业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大家提到工业互联网时往往会想到制造业在制造的环节怎么利用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提升生产效率,但是腾讯其实更关心的还是多个企业、多个产业相互之间的联动。比如说在两年前三星手机因为电池的问题出现了比较大的回收,但是我想这些问题,其实可以在消费者使用手机的过程中提早发现。从消费端、服务端打通到生产端才是产业互联网真正带来的机会。

又比如汽车产业,汽车厂商其实不仅关心在生产线上的一些效率的提升,人工智能的应用,他们还关心怎么更智能化管理他的销售网络,关心用户体验,如车上怎么用智能语音,能够聊微信、听音乐等。这也是今天很多其他产业负责人关心的,即希望把不同的环节打通。我们所思考的产业互联网是跨行业、跨服务的概念。

在过去20年腾讯关心的是连接人与人、人与内容、人与服务,而在互联网的下半场我们拥抱产业互联网,同时也增加了人与物、物与物、企业与企业的连接。

腾讯有超过100万台服务器遍布全球,拥有人工智能视频服务、大数据处理等能力。腾讯的优势在于用户的连接。怎么利用好微信连接到十几亿的用户,通过小程序在不同的环节,不同的服务,能够把生产、服务后面运营环节打通,这都是腾讯在2B、2C打通的关键能力。

发现“无我”的力量

满帮集团董事长 王刚

我分享的主题是我最近半年的心得。

我有两个朋友,饭局上总要比一比,囤了多少地,赚了多少钱。每次吃饭,这些内容好像没变过。我悟到了一个道理:我们“自我”的建立,是在权利、荣誉、财富、名声等基础上,这个东西有很大的局限。所以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发现“无我”的力量?

最近喝了很多老的茶,看了很多好的画。我发现好的东西有一个特点,温润而有厚度。喝老茶的时候是入口温润,但回味无穷;遇到一个好的人会如沐春风,你会发现他渊博又富于变化。一个人,如果能够承载、成全别人就叫做厚。儒家经常讲厚德载物。

当我们听到美妙的琴声,它是松而透的。我们做管理能不能追求这种境界,追求松而透?因为“松”能给人才空间,“透”能让劳动者安心。

我有一个2岁的女儿,我大部分的幸福感是从她身上得到的。为什么逗女儿开心笑的时候很幸福?但是交易当中,我没有这种幸福感。因为我不爱它们。这件事情对我有很大的触动。人有多大的爱,就能享受多大的幸福。

我还有一个感触,能够让人顿悟的东西大部分是跨界学来的。读完心经以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的,也没有什么不是我的。当这样想的时候,就发现“无我”容易成立了。因为一切都在聚散流沙当中,没有什么会成为永恒。

为什么要保持“无我”的状态?因为这个时候容易看到真相。处于“自我”状态下的我们,有很多需求,容易看不到对方只看到自己。我们焦虑大部分是因为怕失去,当处于“无我”状态之后,人就更容易承载。“自我”跟“自我”之间是一个博弈的关系,“自我”跟“无我”是一个和谐的关系,“无我”之后更容易产生爱,产生爱才会有幸福感。

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想办法创造的是能够带来精神愉悦的物质,5G、IOT等等,这些都在满足我们的功能。我们需要有更高的美学标准、更高的精神诉求,所以在做产品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这个东西能不能带来精神上的愉悦,而不是简单的功能。

圆桌论坛观点选粹

今年是岳麓峰会的第6个年头,也是我们的6年之约。6年来,我们见证了互联网产业在湖南增长了十五六倍,产值超过1000亿元。我们湖南的创业者应该给自己一点掌声。另外,湖南互联网产业的风生水起,也给湖南本土的年轻人多了一个选择。除了考公务员,除了开一个店,他们还可以为梦想创业,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58同城CEO 姚劲波

人工智能对于蓝思来讲分两块。一是机器换人,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把人从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去维护机器人设备。二是大数据的收集运用,对我们产品的成本控制、客户的对接、供应链的管理都有非常大的帮助,极大地降低了成本。以前,我们被贴了一个苹果的标签,其实蓝思产品涉及很多方面,比如我们也服务于华为。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对企业的发展更有信心。

——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群飞

今天讲产业互联网的时候,它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人工智能。我认为产业互联网不是简单地把线下的流量变成APP,不是工业、农业、服务业拥有互联网的效率,互联网真正的效率来自于数据,而人工智能使得实体世界的语音和图像变成了数据,使实体经济有了互联网的效率。我觉得人工智能会带来实体经济新一轮的春天。

——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 傅盛

我觉得产业互联网的运用要10倍于消费互联网。企业有了云,有了大数据,人工智能就应运而生了。比如采购计划、生产计划的制定,有了人工智能,有了大数据,这些计划甚至可以做到100%零误差的精准。在企业当中的产业互联网运用场景,要比我们的生活当中多得多。

——金蝶国际董事局主席兼CEO 徐少春

我们公司投的很多企业的创业者是湖南人。而且,我们公司都高看一眼湖南的创业者,因为“敢为人先”这一点是湖南人血液里面带来的。未来,我希望我们湖南的创业者能找到立足中国、赢在世界的商业模式。现在都在讲5G时代,大家都在寻找机会,这对敢想敢做的湖南人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IDG资本创始董事长 熊晓鸽

(湖南日报记者 余蓉 胡宇芬 段涵敏 易禹琳 左丹 整理)

阅读全文:http://hn.people.com.cn/GB/n2/2019/0403/c195194-32807492.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