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9-03-20 09:50:52 1168字 ( 0/77)

发现刻“博望”铭文铜饰件和疑似石磬校音工具

府库遗址三维模型正射影像图 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博望”二字因张骞被汉武帝封“博望侯”而家喻户晓。3月18日,记者从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这二字在秦代可能还是一个重要的地名。

秦咸阳城考古队此前在渭河北岸发现了秦咸阳城府库建筑遗址,最近这个遗址的发掘工作全面结束,考古专家们从中发现了帝国的府藏。结合出土的遗物,考古队专家们分析认为,府库的不同房间内曾存放过纺织品和铜钟、石磬国家礼乐器组合,并有与悬架、敲击有关的配件和小型乐器。

其中,一件铜饰件上有“博望”刻字铭文。根据“博望丞印”秦封泥、岳麓书简《三十五年質日》 “四月十四,壬申,宿博望乡”简文等资料,专家们推测“博望”可能是县或乡,所指位置在今河南省方城县西南,而汉武帝时期在今西安市附近还曾设“博望苑”。

此次发掘工作自2016年开始,3年间共计揭露面积4400余平方米,确定府库建筑本体平面呈曲尺形。东西长105.8米,南北宽20.3米,四面垣墙宽2.4米,复原高度约4.9米。内部夯土隔墙宽3.3米,将主体建筑分隔为5个房间。另外还有一处小面积的附属建筑。

在府库遗址的附属建筑内,考古专家发现了一件质地细腻、擦磨痕迹光亮可辨的大型磨石1件。由于该处与出土石磬的房间相连,专家推测这块磨石或许就是为石磬校音的工具。

发掘显示,府库遗址主体建筑可确定的门道只有东南一处,宽2.8米,不设门槛、础石。与汉代府库建筑结构不同,房间地面除了因火烧呈红色或青灰色之外,局部坑洼不平,有明显被扰动过的迹象。焚烧的屋顶倒塌堆积叠压在地面扰坑之上,这说明建筑损毁次序为被扰动在前,纵火焚烧在后。

在主体建筑北墙外,考古队发现了水池、水管道、灰坑、废料坑、石料堆等附属遗迹。考古专家认为水池和水道可以阻挡北部高处流水对建筑的侵害。最为有意思的是,与可能存放织物的房间对应的水池,规格明显较其他二处更大,说明水池还有消防方面的考虑。

通过调查,考古队在府库遗址东南部采集到大量包括建筑材料如板瓦、筒瓦、龙纹空心砖、柱石等,还有与包括石磬制作在内的一些生产遗物。考古队通过解剖建筑顶部焚烧倒塌堆积与地面挖掘痕迹的叠压关系,厘清了建筑损毁次序,解释了遗址内多处地面坑洼不平的成因,为分析府库内储藏物品的种类、排放方式提供了辅助资料。(张佳)

阅读全文:http://gz.people.com.cn/GB/n2/2019/0320/c370110-3275673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