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8-10-11 07:40:29 2099字 ( 0/109)

白岩松撒贝宁欧阳夏丹 央视名嘴们紧张的"第一次"

我们在荧屏上看到的央视主持人总是侃侃而谈,一点也不紧张,不过当年他们第一次踏入央视大门、第一次上镜、第一次直播时是什么模样呢?日前,央视综艺频道微信公众号刊登文章,盘点了央视名嘴们紧张的“第一次”。
白岩松:
第一次大型新闻事件直播
白岩松的第一次大型直播是在香港回归时,他在回忆中提到,“1997年香港回归,给中央电视台启动大型新闻事件直播的最好机会,一是责无旁贷,二是从自身的改革需求上要主动请战,主动与被动结合到一起。”
“最初的兴奋之后就是紧张,这毕竟是中央电视台有史以来最大的新闻事件直播,时间长达72个小时,主体任务由新闻中心承担,而一些重要的直播位置,又大多由新闻评论部来承担。参与直播的我们,如同连普通运动会都没参加过就直接参加了奥运会的选手,有冲劲却无经验,有目标却不知从哪里出发。”
“我们大部队提前一个多月便到了香港与深圳,为这一场几十个小时的直播,提早这么久到达现场,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紧张与茫然,当然,也有谨慎与勤奋。”
“我负责驻港部队的全程直播,演练中,却屡屡将‘驻港部队’说成‘戒严部队’,于是紧张日益加深,晚上睡不着觉。不过略感安慰的是,我的同事们也没好到哪儿去。这种紧张是与兴奋连在一起的,也因此,一切都可以接受,甚至回忆中,忍受也有了享受的滋味。”
“困难与挑战一个接着一个,可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成长变成最大的收获。72小时直播顺利完成,中间的过程、遗憾与精彩,早已成为电视人与观众共同的记忆,但直播背后的细节却并不被人所知。”

撒贝宁:
第一次出镜《今日说法》
撒贝宁回忆说,在《今日说法》第一次试镜后,节目组里有了争议。
“有的领导觉得我还不错,在电视上像是那么回事;有的领导担心我太年轻了,刚刚本科毕业,离他们原来设想的年龄差距有点儿大。我最终还是得到了做《今日说法》实验版的机会,虽然不清楚今后要在节目里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但是,能够参与真正意义上的法制节目的诞生,这让我很兴奋。”
如今,回忆自己当年在《今日说法》节目中的样子,撒贝宁哭笑不得。他幽默地调侃自己说:“要是我是一个观众的话,我会被这个主持人笑死的,就他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呢。”

欧阳夏丹:
第一次在央视屏幕亮相
欧阳夏丹在回忆中提到,2003年10月20日是她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
“那一天,我第一次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新鲜亮相。虽然在那之前,紧张忙碌、忐忑不安,但所有的辛劳都被一种青春向上的朝气所化解。”
“《第一时间》栏目组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总共三十人左右,二十几岁的很多,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性格各异,但心气儿都特高,怀揣着‘做中国最好的早间节目’的共同梦想,走到了一起。”
“当时,央视二套的领导对这个栏目极有信心,他们说:‘早间时段是一个潜力不可小看的大市场,你们就放手干吧,形态上可以大胆创新,一定会火!’于是,我们仿佛拿到了特别通行证一样,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疾驰上路了。这份创业的激情,足以让我们藐视眼前出现的任何困难。”

李思思:
第一次拿到工作证
“我记得特别清楚,我第一次拿到我们台的工作证。上面有一张我的一寸照片,然后写着工作证号,写着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次用这个出入证刷开门禁进门的那一刻,百感交集,就觉得终于有了一种归属感,原来从今天开始,这儿就是我的家了。”

王小丫:
第一次直播,紧张得快晕过去
王小丫回忆说:“那是1998年的3月(3·15晚会)。当时的我甚至都不知道,直播时哪台机器的灯亮,你的脸就要对着哪台机器。但是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一种要努力做好节目的强烈愿望,因为我热爱这样一个有着深深责任感的节目。”
“那天一早,我就到了演播室。为做节目,我借了朋友的一件衣服,有点肥大,我用夹子夹了后背,一下子有了腰身,显得精神了。这个夹子不仅夹住了衣服,也夹住了我的心。在准备开播和直播的头三个小时里,我的心一直狂跳不止。演播室里气氛紧张,这也是经济部第一次做这么长时间的直播节目。我感觉喘不过气来,决定到走廊里走走。来回踱着,迎面而来一个人,我一看,坏了,是当时的经济部主任,没想到,他冲我一笑,说了句,没问题。”
“我几乎快晕过去了,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啊!我差不多是捂着胸口再次走进了演播室,把后背的夹子又夹了夹,坐在了演播台上。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没有结巴,说清楚了。心无杂念,完全沉浸其中,三个小时很快过去,我有一种越来越过瘾的感觉,真不想说再见。"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8/1011/c120837-3033380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