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8-10 11:15:44 2092字 ( 0/123)

“小慢车”的盛夏“烤验”之旅

单程143公里,运行4小时06分,平均时速32公里。在高铁时代,还有这样一趟绿皮车每天晃晃悠悠的穿行在贺兰山间。

这一穿行就是近半个世纪……

7时10分,和着空气中闷热的味道,由银川开往汝箕沟的7524次列车如约驶离银川站,沿着贺兰山脉蜿蜒而行。这一单程仅有143公里,海拔却相差1000多米的区段,7524次“绿皮车”是开进贺兰山的唯一大众交通工具。

在这趟古董车上,班组列车员平均年龄已过半百。

49岁的列车长闫敏,这个明年3月份就该退休了的老党员,一边巡视着熟悉的车厢,一边再三叮嘱着正在劳作的乘务员们:“一定要做好通告,避免旅客下错车、坐过站;行李架要随时调整……”尽管,她的“兵”都比她年长。

56岁的师父任金田和59岁的徒弟桂永华,虽然成为邻车厢乘务员只有一年零四个月,但是他们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我是2009年转岗来的客运段,干客运工作不到10年,可是任师傅就不一样了,他是一名有着28年丰富经验的老列车员,所以在他面前,我不怕问,比如冬天的时候注水口堵了怎么处理,夏天的时候怎样烧好全列仅有的茶炉保证旅客用水等等……”

半小时里,任金田一共开了3次车门,擦了3次地,收了1次垃圾,帮助旅客接开水、搬行李17人次。

“过了大武口车厢里基本就剩通勤职工了,那会儿就可以歇歇。”话虽如此,其实过了大武口他也没闲着,趁旅客少的时候,任金田把列车厕所从里到外仔细清理了一遍。

穿过车厢连接处,迎面走过来一位头发花白有点微胖却在制服的衬托下格外精神的大叔。

“你们可是我的福将,你看,你们来了,就变成了阴天,这下凉快多了……”说话间,58岁的王孟军正忙着整理行李架,鼻尖上挂满了细密的汗珠。虽然车厢里每个窗户度开到最大,车顶上老旧的电风扇不停地转动,但还是抵挡不住车厢里的闷热。

此时车外的温度已有33℃,而车内更是接近42℃。整理好行李架,王孟军又做了旅客去向登记。这些程序全部完成后,他已是满头大汗,衣服湿透了一片。

高温蒸烤的绿皮车上,最难熬的,莫过于给全列车供应开水的茶炉加煤。这对于第一天调整到这个班组的柳斌来说,是个不小的“烤验”,但他依旧接受了这个挑战。因为柳斌清楚,在这个只有8个人值乘的小班组里,自己是最年轻的一个,尽管,自己也已经快50岁。

蹲坐在酷热的茶炉间,柳斌把炉体内的煤火用炉钩拉散,他的衣服湿着贴在后背上,脸上、胳膊上全是汗水,还有一道道黑色的汗迹。

“这已经很好了,大太阳晒着的时候车内温度能达到50度以上,车厢就变成了大蒸笼,我们每天都在免费蒸桑拿。”“这个时候,茉莉清茶最解渴。”邻车厢的王孟军探过头来笑语。

到大武口去女儿身边小住的64岁的胡东升夫妇,是7524次列车第一次开进汝箕沟的第一批司机,那年他19岁。

从1973年7524次列车驶进汝箕沟到现在的45年间,他自己也记不清自己和同事们跑了多少趟车,拉了多少名旅客。

“刚开始的时候,这趟车特别受欢迎,进山的采矿工人,驻扎在山里的军人,每天都人山人海。现在可能就剩下我们这些对这条线路这趟车有情结的人了。”胡东升说。

与胡东升一样,怀旧,是现在7524次列车上旅客乘车的主要目的。一部分人,是当年修建平汝线的工人,半个世纪过去了,他们想进山看看这条曾经热闹的路;一部分人,是曾经驻扎在贺兰山深处的军人,他们想进山看看自己曾经挥洒青春和热血的这片热土。

而那些慕名而来的火车发烧友,他们想把历史留在记忆里,想把美好筑进青春里,一如年轻的高梦扬和郑伯豪……

来自清华大学的研二学生高梦扬和即将赴美读研的清华学生郑伯豪。他们是慕名来看这古老的车和古老的线路的。

“高铁发展的这么快,这样承载着历时的小慢车说不定那天就没了,再也见不到了。”对于身为火车发烧友的他们来说,能记录这些即将消逝的印象弥足珍贵。

“安全问题最重要,大家一定要认真检查茶炉、车门的安全,对旅客携带的物品更要仔细排查,车窗开启的高度要严格控制在规定范围内,旅客携带的酒瓶等硬质包装物品,要仔细登记,回收到垃圾箱里……”返程的路上,列车长闫敏又一次向她的“兵”们强调车上的工作重点。

17时47分,列车终到银川。

临分别,有着11年党龄的列车员郭建英帮着闫敏计划好了明天的工作安排。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阅读全文:http://nx.people.com.cn/GB/n2/2018/0810/c192493-3191875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