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军事频道 发表于  2018-08-10 09:13:40 3748字 ( 0/103)

理直气壮叫响“看我的、跟我上”

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右一排头)带领飞行员准备训练。陈庆顺摄
盛夏,陇西马衔山,高山草甸返青,朵朵野花迎风摇曳,这是空军某雷达站官兵最期盼的季节。这里,一年中有6个月都是大雪封山。
午饭后,排长高阙带着几名战士到3公里外的山腰取水。随后,他又钻进雷达方舱排除故障。排里的老班长对这个年轻的中尉竖起了大拇指。
一年前,高阙初到连队,一门心思想带好兵,却得不到大家认可。他把心中困惑悄悄告诉了指导员田振宇。作为全军优秀“四会”政治教员,指导员田振宇对他透露了自己的带兵秘诀:“就六个字,‘看我的、跟我上’!”
这个秘诀,也是田振宇当年的老指导员传授给他的。
从上世纪60年代起,一代又一代党员干部带头在这极端艰苦的山巅扎下根来。在这个连队,挖雪道、送给养、排故障、新装备训练、比武考核,哪一件事不是连长、指导员冲在前头呢?从一张张尘封的老照片和一个个口口相传的故事里,高阙真切感受到了那穿越时空的精神力量。
党员干部带头就是鲜明的导向。“看我的”“跟我上”——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
率先垂范就是无声的命令。“看我的”“跟我上”——激励着一代代官兵扎根西部,把忠诚镌刻在祖国的蓝天和大地。
战斗警铃响起,是谁驾机升空第一飞?
长空列阵,沙场点兵。
在气壮山河的朱日和阅兵场上,歼击机、预警机、运输机编队掠过长空。座舱里,飞第一架次的编队长机都是谁?
一年365天,当绿色信号弹升空,当战斗警铃响起,拎着头盔跨进座舱,驾机第一个升空的又是谁?
是空军航空兵部队的师长、旅长、团长和大队长们。
群雁高飞头雁领。领导干部率先首飞,是空军航空兵部队多年不变的传统。
那年初夏,歼击航空兵某师试航海拔4000多米的陌生机场。雪域高原,高寒缺氧,天气多变,是世界航空领域公认的飞行禁区。
谁来领航第一飞?
翻开当天飞行日志,坐镇塔台的是将军指挥员,试航的5名飞行员是师长、团长、副团长和大队长们。
试航充满风险。战机即将着陆,天气突变,下起雨来。指挥员询问空中带队长机:“有没有把握降落?”
带队长机、时任航空兵某师师长坚定回答:“首长,请相信你的部队!”
随后他又提醒编队飞行员:“注意保持数据!”长机沉稳而果断的语气,让空中编队信心十足。
20多分钟后,一架架战机穿云破雨呼啸而至。战机刚刚降落,大家又在接近零度的气温里,冒雨进行再次出动的准备。
随后,雨势减小,在师长的带领下,一架架战机再次划开跑道上的雨水,腾空而起……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这支部队在党员干部的带领下,战低压、抗缺氧、斗严寒,先后11次向雪域高原这片航空禁区发起冲锋,创造了空军高原战斗力建设的多个第一。
如今,这段荣光仍在航空兵某旅的基因里传承。旅政委许加平认为,“关键少数”就是要在关键时刻发挥关键作用。
该旅有一支“尖刀”飞行大队,成员是旅领导、大队长等骨干。飞行领导第一架次飞,政治领导第一线发动,机务领导第一现场排故。
党员干部模范带头,是带头练兵、带头出征,是率先垂范、不怕牺牲。
国产重型运输机运-20试训,师长第一个驾机飞高原,团长第一个驾机实施重装空投。
国产新型歼击机新大纲试训,旅长第一个升空飞极限飞边界。
直升机高原搜救演训,团长第一个钻山沟飞峡谷……
蓝天上的航迹是由党员干部书写第一行,大地上的征战足迹亦是党员干部留下第一双。
那年初夏,地空导弹兵某旅挺进高原陌生地域拉动训练。
坐在第一台战车上的,是旅政委时顺波。冒着大风、沙尘和暴雨,他带队行进在部队的最前面。第二天,发起高烧的他挂着点滴依旧坚持行军。
初冬时节,地导某旅某营赴某海域实弹打靶。当晚,夜黑如墨,靶机沿着诡异的航线来袭。
指挥员正准备下达射击命令时,目标突然消失。带队出征的营长张爱平迅速调整战术,很快再次捕获目标。导弹随即腾空而起,一举击落靶机。
行动是最好的动员。
好作风是一仗一仗打出来的,也是一级一级带出来的。在大漠戈壁、雪山高原,西部战区空军部队各级指挥员,始终靠前指挥,战在一线。他们与官兵们并肩战斗的身影,矗立在阵地上,也屹立在官兵心中。
单位出了问题,是谁第一个检讨发言?
那年秋天,航空兵某团参加空军突防突击竞赛考核。考前一天,上级通报一起兄弟单位的飞行事故。第二天,该团因担心飞行安全,降低了突防难度,结果在考核中吃了败仗。
在该团随后召开的常委扩大会上,气氛变得格外凝重。
团长站起身,率先发言:“部队没打好,我负主要责任!训练四平八稳,难度强度不够……”
紧接着,团政委自我检讨……没有推诿责任、粉饰过失,大家纷纷结合自身反思问题。
战斗力提升的道路,从来不会是一条坦途。能否承担责任、带领团队走出低谷,才是对领导干部的真正考验。
检讨反思敢于叫响“向我开炮”,让“战斗力标准”深深烙进官兵心中。这次会议,他们列出4方面18项不符合实战化训练的整改细目,并把突破口选在了超低空训练。
政委与飞行员逐一谈心,帮助大家树立信心。团长亲自后舱跟飞,一个一个飞,一杆一杆带,逐步突破心理和技术极限。
次年,该团再次参加空军考核,以总分第二的成绩“逆袭”。
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模范带头作用的发挥,取决于政治责任感和事业心。特别是当单位发生地面和飞行事故,领导干部首负其责,面对逆境更需定力和担当。
多年后,航空兵某旅一名飞行员,仍为当时领导的一句话而感动。那次,他驾驶战机进行超低空训练,由于此前对航路研究不够,导致战机在山谷转弯处刮断了高压电塔避雷针。
通报下来,他内心忐忑。当时,部队上下正在全力准备重大演训任务。团里认真展开检讨反思,检查训练中存在的薄弱环节。
从团长到政委,都耐心地给他做工作,卸包袱。为了增添他的信心,师长坐后舱,鼓励他说:“大胆飞,你的技术我放心!”
如今,这名飞行员也成长为一名领导干部。当年领导的暖心话让他走出了低谷,也让他感受到党员干部“担当”二字的分量。
集合号令下达,是谁昂首挺胸站排头?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西北边城,出操的号声已响彻地空导弹兵某旅营区。
操场上,各方队排头兵肩膀上的“星星”在晨光下熠熠生辉。旅长、政委等领导干部带队出早操,是该旅几十年如一日的老规矩。
早操过后,旅长和战士们一齐走进宿舍楼,回到单身宿舍,将内务柜里的挎包、水壶、腰带一一整理好。
早餐统一去大灶吃。馒头、鸡蛋、面条、酸奶、豆芽、泡菜和土豆丝,常委们桌上摆了啥,官兵们一眼就看到——连餐桌上摆的辣酱都和他们是一样的“标配”。
领导干部带队出早操,与官兵同吃大锅饭、同喝一盆汤……这些看似日常的点点滴滴,体现着这支部队的精气神。该旅领导说:“标兵看齐在日常。党员干部更要随时都有‘标兵’意识,否则,兵龄长了,军衔高了,就会慢慢放松要求,渐渐丢掉兵的味道。”
无论什么职务,都要牢记“我是一个兵”。昔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非常重视军容风纪。一次召开干部大会,进场时有几个将军没向卫兵回礼。刘亚楼见此,当场严肃批评,让这几名将军向卫兵回礼后重新进场。
腰杆挺得直,说话有分量。领导干部的硬作风,体现的是一支部队的风骨。领导干部唯有从自身做起,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率先做到,才能“徙木立信”,取信于兵。
一年前,某高炮团撤编,转隶到西部战区空军某旅,并移防到西北大漠。从繁华的都市到戈壁滩,很多已在原驻地安家的官兵面临的将是长期的两地分居。
离别那一天,团长韩刚和政委张强与官兵一起打扫老营房,把老装备擦拭干净,盖上篷布,打起背包,挥别妻儿,坐上列车,一路向西。
新单位成立,韩团长改任副旅长,张政委改任旅政治工作部主任。面对新岗位的挑战,韩刚从头学起,带领改装分队一头“扎”进兄弟单位某营,拜营长、连长为师,抓紧学习新装备。张强也很快完成角色转换,深入一线和官兵谈心交流,帮助解决现实矛盾。
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官兵们看在眼里,领会在心。这一年,这个旅迅速推进新型导弹的接装训练,延续了老高炮团的精武传统。
计利当计天下利。以身作则,就看党员干部能不能把纪律要求、党性标准,融入自己身上,标明自己的刻度,特别是涉及切身利益时,能不能坦然面对,为下级做好样子。
正如该旅战士们所说:“有这样的领导,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杨进)

阅读全文:http://military.people.com.cn/GB/n1/2018/0810/c1011-3022142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