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8-07 18:53:10 4970字 ( 0/112)

生态库布其: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中国方案”

■库布其的实践,治理面积达6000多平方公里,绿化面积达3200多平方公里,三分之一的沙漠得到治理;

■库布其的实践,形成了“党委政府政策性主导、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科技持续化创新”四轮驱动的沙漠治理模式;

■库布其的实践,为实现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长目标提供了“中国方案”,为全球生态治理贡献了“中国智慧”。

“三棵杨树样样高,子孙后代样样好。”86岁的赵凤英老人指着墙上的全家福,忽然对着记者唱起歌来。从她这一辈儿开始算起,家里已是子孙三代治沙人。

赵凤英老人从小就生活在内蒙古杭锦旗,库布其沙漠横亘东西,全旗超过50%的面积被沙漠覆盖。40年,老人看着一簇簇顽强的绿色,从道路两边沿着绵延起伏的黄色沙丘,向沙漠腹地一寸寸延伸。对比1988年和2016年库布其沙漠的卫星遥感图,苍茫的黄褐色几乎全部改写为鲜明的绿意。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和国家一系列有效措施的推动下,我国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中等县的面积;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连续三个监测期保持“双减少”。

库布其是涓滴入河的一颗明珠。这片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直跨鄂尔多斯市杭锦、达拉特、准格尔三旗,也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直线只有800公里。治理前,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之一。上世纪80年代以来,广大沙区干部群众在政策指引下,在当地企业带领下,开始自发地进行荒漠化治理实践。随着党和国家不断加大防沙治沙力度,加速走出了一条从“治沙”到“减贫”再到“创造生态财富”的道路。

2017年7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的贺信中指出:中国历来高度重视荒漠化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成就,为推进美丽中国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为国际社会治理生态环境提供了中国经验,库布其治沙就是其中的成功实践。

吹绿东风又一年,2018年7月25日至7月31日,“库布其沙漠治理经验”中央媒体采访团走进这片生命的重生之地,行记40年绿之变迁。

■造绿:从寸草不生到沙漠绿洲

迎接采访团的是一场大雨。是的,雨,断断续续下了三天。有些路段被水淹没,造成一定的通行困难,但对沙区人民来讲又是何等金贵。

“小时候记事起,村里村外全是沙,房前屋后都有沙丘,沙丘经常拱上房顶,晚上睡觉还得顶门,不顶门沙就涌进家里来了。”今年80岁的高林树老人,一直生活在沙漠北缘的达拉特旗中和西镇官井村。他的名字,寄予着祖祖辈辈人的祝福和希望。

这个愿望变为现实,高林树亲眼看到了。眼前的库布其,水源涵养、植被绿化、生物重归、风化雨润,不再是孕育沙尘暴的死亡之海。治理面积已达到6000多平方公里,绿化面积达320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1个上海市。

“如果没有亲眼看到,你很难想象,在沙漠腹地可以听见蛙鸣、看见彩虹。”1964年出生的亿利集团沙漠生态事业部工程技术总工程师张吉树是这片沙漠中的第二代治沙人。从内蒙古林学院沙漠治理专业毕业后,先后主持并参与多项国家级、自治区级和市级科研项目。库布其生态环境在他们这一代人手中发生了根本改变———

七星湖,原是散布在沙漠腹地的零星水源,40年间湿地面积不断扩大,成片的芦苇、芨芨草伴随着每日的阳光苏醒,几丛杨树、沙枣树披上了金辉,远处金色的沙丘渐渐隐藏在绿荫之中。沙漠不仅成为著名的观星胜地,也成为情侣宣示爱意的度假之所。

那日沙,汉语意思是“太阳最先照到的沙丘”,形容此地沙丘之高大。有记载的峰值是1988年,沙高17米。风吹树挡沙降,凡是树活了的地方,高高的沙丘不见了。植被固定住沙丘无法移动,风一吹,沙丘的沙子落入低处,填平低坑,沙漠变平了。现有沙桩标志记录峰值约为9米。

呼和木独,杭锦旗所辖最西端的乡镇,2016年获批的“引凌治沙”项目引来滚滚5000多万立方米黄河凌汛水,在36平方公里干涸的沙漠上形成11平方公里水面,仿佛丝路古道一夜遍涌月牙泉,将“水害”变“水利”,变黄沙为“金泉”。

“(20世纪)60年代,滥砍滥牧大开荒;70年代,沙进人退无躲藏;80年代,人沙对峙互不让;90年代,人进沙退变模样。21世纪初,产业链上做文章,人沙双赢奔小康。”记者听到一首新民谣,合着历史政策沿革的拍子,轻诉着阴山脚下的时代变迁。

“变化最快的还是这几年。”无论受访牧民、科技人员,还是企业代表、公务人员,都有着深刻的切身体会。党的十八大后,鄂尔多斯密集出台《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实施意见》《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实施方案》等政策措施,在发展沙产业、生态移民、禁牧休牧、生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给予企业和牧民直接支持,促进资金、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向生态领域聚集。

40年,库布其治理区内年均降雨量由不足70毫米增长到300毫米以上,部分区块地表出现了腐殖质层。沙尘天气次数减少95%,生物种类由十几种增至100多种。2017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举办,联合国发布《中国库布其生态财富评估报告》对库布其做出历史性评价:沙漠共计修复绿化沙漠969万亩,固碳1540万吨,涵养水源243.76亿立方米,释放氧气1830万吨,生物多样性保护产生价值3.49亿元,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人民币,其中80%是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

■造福:“如果无法离开沙漠,就让我们共同建设绿色家园”

听说记者来了,75岁的杭锦旗政协原副主席白富华赶到沙漠腹地,冒着高温口述那些融入他生命中的故事。脚下,正是他担任杭锦旗交通局局长时修建的“穿沙公路”。

这条全长115公里的黑色油路,从杭锦旗锡尼镇出发,犹如一把挑战狂沙的利剑,径直插入库布其沙漠腹地,将沙漠拦腰斩断。如果没有它,沙区牧民去趟旗里,要骑着骆驼赶上两天两夜,有多少生命留在了走出去的路上;为了有它,沙区人民又付出了多少生命和汗水?

“库布其啊库布其,进去丢不了命也得剥一层皮!”白富华回忆,1997年,旗里在缺钱少工的情况下下了很大决心修建穿沙公路,除了政府组建的施工队外,全旗机关单位干部职工和公路沿线七个苏木乡镇的农牧民集中时间、集中人力无偿地投入到这场治沙大会战中来。

10月的天气,库布其气温低至零下四五度,大风逐渐增多,旗里来的职工干部家在20多公里外,有的挤在当地牧民家里住下,有的干脆一起睡在沙丘上。正值秋收,远处的农牧民也丢下地里的庄稼自发地赶着车、带着锅,装上行李干粮赶过来。大人们扛着树苗爬上十几米高的沙丘,孩子们爬不上去,抱着树苗一个压一个地滚落下来。白富华看到时任杭锦旗书记、治沙大会战总指挥白玉岭两行热泪直流而下。

三度寒暑,从1997年10月开始,杭锦旗三年内举行了七次万人大会战,参加的有领导干部、农牧民群众、机关企事业职工、在校师生,年龄最小的七八岁,最大的七十多岁。这条穿沙公路由13万杭锦人的汗水凝结而成。

修路难,护路更难。路刚修好,一阵风沙吹来就给埋了。当时旗里有三家企业,分别出资100万元修建了其中一段。现在的亿利资源集团、当时的老盐厂就是其中之一。为了护路护厂,公司从每吨盐的收益中拿出5块钱来种树,从此结下与生态产业的不解之缘。

“我年轻的时候一直想要通过上学走出沙漠去,后来老盐场招聘我又回来了,现在又从事治沙产业。这就是命运啊,还有这么多的沙区父老,我们的家乡就在这里。既然我们无法离开沙漠,就让我们共同建设绿色的家园。”亿利董事长王文彪说。

杭锦旗由此打通了第一条纵贯沙漠南北的柏油公路,打开了通向全国乃至世界的“黄金通道”。从公路两侧建起的5万亩护路林带开始,拉开了大规模治沙的帷幕。许多农牧民第一次走出沙漠,见到了城市,甚至第一次吃上了豆腐。

今天,这样的库布其精神在第三代治沙人身上依然可以看到。亿利沙漠研究院副院长张立欣,今年31岁,2016年刚刚进入亿利从事生态产业,孩子只有18个月大。“我们的工作环境比老一代治沙人要好多了。最基础的,交通、道路条件都比以前好。我们的工作是对植物进行跟踪研究,深入沙漠之后短时间是回不来的,往返无人区一走就要半个月。基本上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张立欣说,治沙人靠的是坚守。守望相助、百折不挠,库布其沙漠变绿洲的重生之旅,是代代沙区各族群众像石榴籽般紧紧抱在一起创造出的精神奇迹。

■造梦:从库布其出发,让更多的沙漠变成绿洲

地理学上有一条“胡焕庸线”,从黑龙江省黑河呈45度角一直斜划云南省腾冲。“胡焕庸线”以西,因年降雨量大都在400毫米以下,多为草原、荒漠景观和雪域高原之地。我国功能区规划中,以生态恢复和保护为主的22个功能区多集中在此区域内。

从2014年,杭锦旗杭锦淖尔名誉村支书、民工联队队长高毛虎开始沿着这条线“行走”,一路以梦为马,带着“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这张名片,走出鄂尔多斯,走向塔克拉玛干、腾格里、乌兰布和沙漠,科尔沁沙地和张北坝上,在倍受荒漠化困扰的土地上播种希望,参与建设新的绿洲。

“当地人的想法和我们几十年前一样。我们到村里招工,村民一听就摇头:哪能在沙子里种活树呢?”高毛虎说,但是到了年底,看见种下去的苗子能活上百分之八九十,就开始主动联系他上工了。

这是一支庞大的输出队伍。近年来,在政策带动下,以亿利集团为代表的治沙企业正在成规模地组织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向我国西部沙区输出。据鄂尔多斯市林草局统计,当地已累计完成异地治沙100多万亩,并向20多个省区、200多个县市输出生态技术,实施三地一河治理工程。

在青海,合作实施一系列生态安全格局构建、水源涵养功能提升、生物多样性保护能力提高、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监管能力强化等试点工程;在新疆,合作实施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百里生态长廊生态经济建设、“三个三”复合生态产业项目,并在已实施的4.5万亩项目区中,利用需要管护的11000亩林地开展异地劳务扶贫;在云南,合作开展中药材产业扶贫项目,结合当地精准扶贫、发展民生的实际需求,因地制宜,选取适合当地种植的名贵中药材,首期计划种植面积不低于10000亩;在甘肃,启动了“武威一路一带一绿一产三园”规划建设:一路为道路及防护林;一带为产业经济林带;一绿为沙漠腹地绿化;一产为甘草粗加工和深加工;三园为沙漠健康产业园、国家级沙漠公园、循环农牧业产业示范园,项目总建设规模300万亩;在京张走廊,实施冬奥会生态修复工程和北京至张家口生态光伏走廊工程,110MWp“发电+种树+种草+养殖+扶贫”生态光伏项目正在建设中。

“库布其模式是习近平主席生态文明建设思想的集中反映。”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曾经在参观后评价。而库布其人希望能够再用一个40年,生动实践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民众广泛参与的生态环保体系”这一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王天奡 王菡娟)

阅读全文:http://nm.people.com.cn/GB/n2/2018/0807/c196691-3190609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