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环保频道 发表于  2018-07-31 11:12:00 4058字 ( 0/95)

问责4305人!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查出哪些问题?

2018年5月30日至6月7日,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6个督察组陆续对河北、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东、广西、云南、宁夏等10省(区)实施督察进驻。截至7月7日,督察进驻工作全部完成。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大数据
罚款51062万元、问责4305人
据生态环境部(下称“环境部”)官方统计,“回头看”期间,督察组共计与140名领导干部进行个别谈话,其中省级领导51人,部门和地市主要领导89人;走访问询省级有关部门和单位101个;调阅资料6.9万余份;对120个地(市、盟)开展下沉督察。
目前,各督察组已进入督察报告起草和问题案卷梳理阶段,并安排专门人员继续紧盯地方边督边改情况。
截至7月7日,督察组共收到群众举报45989件,经梳理分析,受理有效举报38165件,合并重复举报后向地方转办37090件。对于督察组交办的群众举报的生态环境问题,地方已办结28076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截至7月7日的相关数据进行梳理后发现:
“回头看”期间被责令整改的企业共22561家,其中广东省4364家,超过江苏省的3392家,位居10省份第一;立案处罚的企业有5709家,其中江苏省独占1401家,为10省份最多;罚款共计51062万元,江苏一省就达23996.08万元,占总量近一半,远超排第二的广东省的6492.9万元;立案侦查共405件,拘留464人,包括刑事拘留292人,其中又以广东明显居多,共刑事拘留140人;约谈2819人,其中云南省约谈686人;问责4305人,最多的河南省被问责1015人。
一些公众产生疑问,作为经济发达地区的江苏、广东,应该对环保较为重视,为什么给人感觉环境问题更为严重?对此,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向记者分析了几种可能性:首先,作为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其工业规模其他省份难以相比,违法违规企业的数量也可能更多;其次,近年来随着产业升级,工业在本省境内发生转移,而当省内环境监管水平不平衡时,这些企业会对迁入地区造成污染;再次,东部地区民众的环保意识很强,在举报、收集证据方面可能为督察组办案提供了有力支持。
针对督察发现的“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问题,督察组进驻地方后,环境部每天均有案例披露,且所有案例均描述具体,不乏严厉措辞。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已披露的案例进行梳理发现,被点名批评的企事业单位或政府部门共计59个,其中江苏有9个,为10省份之首,排在其后的河南及黑龙江均为8个。废弃物堆放、污水倾倒、废气排放是通报中批评较多的问题。而在一些省份,某类问题可能较为突出,如江苏被点名批评的企业中,化工企业约占半数,而广东被点名的4个案例中,有3个与水污染直接相关。
官方通报了哪些反面典型?
江苏镇江国企“屡次被投诉、处罚,都不为所动”;广西贵港国资委“只算经济账,不算环境账”
“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现象,从一开始就是“回头看”的重点关注对象,从官方披露的典型案例看,这些现象也最常被提到。
例如黑臭水体整治是广东省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方案明确的重要任务之一。广东省清远市纳入黑臭水体整治的有澜水河、海仔大排坑等4条河。地方上报的资料显示:4条河水质监测均达到要求,公众评议结果为96%,“清澈见底、鱼类成群”。
督察组“回头看”随机抽查了清远市海仔大排坑的治理情况,现场检查时,沿河居民觉得这就是个笑话:“不下雨的时候还是又黑又臭的。也就去年有几天感觉好一些,当时清远市正在创建全国卫生城市。”监测数据显示,五洲世纪城段水体发黑发臭,水质氨氮浓度达23毫克/升,远超过重度黑臭标准。
广东省及清远市既然整治工程没有完成,如何上报已经消除黑臭?督察组表示,要深入调查,坚决查实“假装治污”“表面治污”问题,并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在“回头看”披露的案例中,一些国有企业也被通报批评。
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茂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茂源化工”)是一家国有企业,却屡因污染问题被投诉和查处。环境部通报称:2011年8月,江苏省环保厅、监察厅对其实施挂牌督办。由于企业紧邻居民区,当地老百姓对大气污染反映强烈。从2014年开始,丹徒区就计划将该企业搬迁至化工园区,在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后又承诺年内启动。然而督察结束后,当地政府对整改承诺弃之脑后,企业搬迁一拖再拖,到现在还在原地正常生产,且2016年以来,企业又因超标排放问题被处罚3次。
环境部还在通报中指出,作为一家国有企业,茂源化工“本应在环境保护方面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然而却对污染治理偷工减料,屡次被投诉、处罚,都不为所动”。
而对一些政府部门存在的问题,督察组在批评时也毫不客气。
6月22日,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对广西贵港市开展下沉督察,发现贵港市水泥厂作为市国资委管理的市直企业,将闲置厂房出租给春晨矿业有限公司、富木塑粒厂、致发铝制品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在不到60亩的场地上,形成一个废渣、废塑料、废电容等多种固体废物非法处置窝点,现场污染极为严重。
环境部在通报中指出:贵港市国资委只算经济账,不算环境账,有关部门监管不力,长期默许贵港市水泥厂出租国有资产从中获利,只要企业能够获利,其余事项一概不问;督察组发现问题后,贵港市水泥厂匆匆与富木塑粒厂、致发铝制品有限公司终止租赁合同,但对于租用面积最大、租金收益占大头、租期已经结束的春晨矿业之间的租赁关系处理,态度依然暧昧,不愿解除合同。
问题解决彻底、影响范围大……“回头看”的威力有哪些?
一位环保志愿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某些环境问题一拖就是10多年,屡屡举报,但受理都难,在中央环保督察过程中,这些问题终于不再被视而不见。他直言道,如果某个案例被环境部当作典型通报,“那问题就相当于被解决了”。
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瑞制药”)恶臭扰民是“回头看”期间最早一批被通报的案例,15年来,群众对这一问题投诉不断,却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督察组查实问题并公开曝光,对当地产生极大震动。
6月22日,泰瑞制药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为了满足广大居民对优美生活环境的需要,同时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我公司决定全面停产,实施搬迁计划。”
除了解决问题的彻底程度,“回头看”的威力还体现在影响范围上。记者发现,虽然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进驻的省份共10个,但影响却是全国性的。
四川并不在此次“回头看”名单内,但四川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5月28日起,分4组分别进驻成都、绵阳、达州、广安4市开展省一级的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主要针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移交信访问题办理情况和反馈意见整改落实情况、省级环境保护督察和强化督察发现问题整改情况,以及市、县(市、区)约束性指标完成情况等开展督察。最终在8月完成对全省21个市(州)的全覆盖,为下半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做准备。
湖南也不在“回头看”10个省份之内,但湖南岳阳日前根据省级环保督察反馈和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关注的重点内容,制定了一套整改清单。在清单任务的整治时间上,一般都要求在今年8月31日前完成,对标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不少关注环保的人士表示,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不能替代环境保护长效机制的建立,但持续不断的“回头看”及类似督察活动的开展,本身就是建立长效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袁卫星认为,许多具体环境问题的最终解决要依靠技术,包括“回头看”中发现的问题,但技术与政策需要两条腿走路。作为新能源及节能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他提到,“回头看”会增强地方和企业的成本意识。企业和地方政府会逐渐意识到经济发展不能以环境为代价,保护环境就是在减少环境成本的支出,这也可以倒逼地方的产业、技术升级。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北京代表处总监付璐认为,“回头看”给了地方政府一个明确的信号,即环保督察不是一时性的,从而给地方持续不断的压力。“但是中央环保督察本身也要耗费大量人力,从长远看,中央和地方都人手有限,我们认为还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建立长效机制:首先,立法要有足够的震慑力。其次,执法要严格,一是抽查,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做到时时检查,但一旦抽查出问题,就要惩戒到位;二是技术应用,比如机动车排放的实时检测技术等,可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最后是政府一直提倡的全民共治,包括‘回头看’在内的每一次环保督察也都要依靠民众的举报。”
马军认为,对于典型案例大量、及时、详尽的通报,是本次“回头看”的亮点之一。他说,督察组下到基层,把问题查得很实,更能引起地方的重视,也提醒其他企业不要犯错。另一个亮点是“回头看”不仅督企,也重视督政。“这能从更深层次上解决问题。比如‘一刀切’现象,看似只是懒政,实际是地方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回头看’期间,督察组注意到地方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并多次约谈。”
在建设长效机制方面,马军认为,除了要给地方压力、震慑力,未来还要思考如何迈向有效的属地管理。“很多地方被问责时,有人提出,感觉地方环保部门经常为地方政府背锅,因为很多问题是地方政府或其他部门造成的,比如片面追求经济效益。所以未来也要给地方环保部门更多支持,让地方政府更加主动地承担责任。”(记者胡巍)

阅读全文:http://env.people.com.cn/GB/n1/2018/0731/c1010-30180812.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