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7-10 11:49:58 7657字 ( 0/55)

航空工业航宇董事长马永胜:利用核心技术延伸促进军民深度融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人民网《军民融合看湖北》系列报道,我是人民网主持人肖璐欣,今天是我们系列报道中的第一场访谈,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航空工业航宇董事长马永胜,马总,您好。

马永胜: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列为国家七大战略之一,明确了新时代军民融合发展在国家战略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就在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2018年第19届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一次全体会议的召开,与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纲要等系列重要文件的通过,标志着推进军民融合发展进入了一个历史新阶段,那么刚才咱们提到了党的十九大报告当中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列为了国家的七大战略之一,那么想请马总为我们来谈一谈您的个人的见解。

马永胜:我理解我们国家把军民融合战略上升到国家战略是因为考虑到我们从建国以来发展的历史时期不同而决定,应该说从建国初期我们提到了军民兼顾,到我们改革开放初期的军民结合,以及到后期的军民融合,一直到现在的军民深度融合,应该体现了国家对我们的情况的深刻地把握,和历史的把握,非常正确。特别是在初期的,像我们这种企业都是在五六十年代建立的。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在军转民过程中,也开发了很多民品,到现在通过瘦身健体,集中聚焦主业发展,我们的军工型号、产品性能也大幅提升,你看很多型号都上天了,同时也鼓舞了人心。现在经济发展又到了一个高度,我们军民融合怎么深度融合就摆到了面前,所以说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是一篇大文章,我们作为企业来讲,要很好的去把这篇文章做好,使得我们国家军民融合更深入更广泛,应该是更大范围地融合起来。

主持人:咱们这个航宇公司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马永胜:2003年12月8号。

主持人:2003年到2018年,也就是差不多15年的时间了,航宇成立是国企打破重组的一个典型。那我们在这个整合之初,我们做了哪些工作?

马永胜:没错,一开始是我们三个单位整合,里面一个研究所两个工厂,都是60年代成立的单位。当时是三线建设时成立的,到03年我们响应当时中航一集团的号召,叫“专业化整合凝聚发展”这么一个大的战略,使得三个单位打破重组,怎么打破重组呢,我们主要是把人力、物力包括财力全部集中起来,形成了新的一些布局。举个例子说,我们研发、研发体系全部三个单位的研发都集中在一起,形成若干研发部,形成了一些系统集成的一个研发。同时我们的工艺部布置一直到生产条件建设全部打散,形成了集中统一,把更多的一些财力,包括设备挪用出来去发展民品。应该说在这过程当中,提升了我们的这个整个航宇的实力,在防护救生这个装备领域里面,在国际上我们唯一一家是防护救生和空降空投为一体的企业,应该说在世界上还是小有知名度的。

主持人:刚才说到我们整合之初我们做的一些工作,那么咱们在整合之后,我们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就是我们取得了哪些成效?

马永胜:从指标来看,我们整合的时候,三个单位加在一起,销售收入才五点几个亿,到了现在我们加在一起将近50个亿了。因为我们的规模不断提升,我们的覆盖面,产品的覆盖面也得到大范围提升。另外我们的技术发展已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有的方面还达到世界领先,应该说从技术发展从规模发展,从整个的状态,包括实验条件建设都得到了极大提升。假如说还是三个单位的话,可能没有这个整体实力,参与国际竞争。因为目前我们去参与国际竞争的,另外我们在军转民方面也做了很多探索,也发展很多民品,也取得很好的效果。

主持人:那据我所了解,航运曾获得”军工结构调整工作的典范“这样一个称赞,那我想说这个称赞也是肯定了航宇这么些年所付出的一个努力,那我们也知道航宇它是作为我国唯一从事航空防护救生还以及这个空降空投装备研制一个现代的高科技企业,那我们先从这个航空防护救生这方面来说,我们有一些什么样的核心技术和产品?

马永胜:好,首先,航空防护救生这一块我给大家普及一下,因为飞行员在飞行过程当中,他首先需要防护,因为在高空需要吸氧,需要各级装备的保护,万一在特殊情况需要弹射有弹射座椅,有头盔的保护,所以说形成了我们一些核心的技术和产品。举个例子说它的救生技术,包括个体防护技术,以及救生伞的降落技术,这都是我们的一些核心技术。产品主要就是一个离机弹射座椅,这里面涵盖了很多机电一体化的产品。隐含的技术在里面。另外我们头盔,大家看到飞行员戴头盔或穿着抗荷服那都是我们的产品。

主持人:那刚才说到是以航空防护救生这方面的一些核心技术和产品,那么在空降空投这方面呢?

马永胜:空降空投这方面,大家可能好理解一下,就是一些重装空投,举个例子说一些战车需要投到某个地点,就需要我们这个从飞机上把装备投下去,这就需要一个空降控制的设备,我们叫降落伞。对,所以基本上有3到4具大伞组成的。一个伞的面积到750平米,你想想四个伞的面积有多大,所以十七八吨的物资也可以投下来,当然也可以用于民用,民用救灾物资投放都可以。现在已经做到精确定点空投了。所以就是叫重大空投产品,我们也叫重大空投技术。

主持人:我是之前看到有人说个咱们刚才说到的这个航空防护救生这方面的一些核心技术产品,被这个飞行员形象地称为“蓝天上的诺亚方舟”,我觉得这个根据您刚才的一个描述,感觉还是非常的贴切的。

马永胜:没错,因为我们一是保护人的舒适性,包括这个飞行员的安全保护这方面做得很好,同时在特种情况下需要救生的时候,也是可以立即救生的,到目前为止,在救生包线范围之内达到了百分之百的成功救生率。所以说呢飞行员形象地称为蓝天上的诺亚方舟。

主持人:应该就是飞行员必不可少的必备品。

马永胜:所以对他提升战斗力很大的作用,在心理上给人以安全感。

主持人:你刚才说从单一到多领域像这种不断地一些突破,也体现了航宇的一个实力,那么一些技术的领先,包括技术的创新,它是离不开人才的培养的,我们要怎么样把这个技术团队利用到最大化,就发挥到最大的实处,能够不断的去突破咱们现有的一些技术?

马永胜:你说的一个企业里面人才队伍建设是最重要的,特别像我们这种航空救生企业,我们这种航空企业,还有高技术需要积累,需要研发,需要创新,这样人才队伍也非常重要。但我们企业里面,包括从集团公司到我们都是很多年以前就实现了对这个型号人员研发人员的一些特殊津贴,立功受奖待遇,包括一些荣誉,使得他们安心立足我们航宇这个事业,特别像我们航宇,我们也做了一个“长、家、匠、非”职业通道建设,使得我们这个专家队伍从首席专家到特级专家一级专家,一直到我们航宇公司内部的一级主任设计师这么下来,形成一个这样的一个梯队,每个梯队每个人都参与,有一定的待遇,使他们安心的在那岗位上去努力。同时我们还实行了项目制,就项目制怎么解决呢?就使得我们这些研发人员的科技成果与他的创造的设计的产品的市场价值结合起来。假如说你新产品转化以后形成的收入得到利润,我就可以提一定比例进入项目团队去奖励。这样就把他的创造或者他的发明创造与他的个人收入密切挂起钩来。我们航空工业有一句话,叫型号成功我成才。还有做到就是事业留人,我们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也从思想政治工作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使得我们这个队伍相对比较稳定。像你讲的心甘情愿的也是航空报国。

主持人:对,所以航宇不仅在这个技术领域有这样先天的一些优势,或者是自我的创新,包括在培养人才方面特别的有讲究,那咱们在这个军民融合的这个过程当中,咱们航宇是通过技术产品,然后在推进这个军民融合,那我们航宇是怎么样通过这个技术产品,然后达到这个军民产业的一个互融互促的?

马永胜:这一点我们也做了很长的探索。因为从军转民开始我们做了探索,特别是在我们核心主业这一块,第一是利用我们的核心技术延伸,刚才讲到了我们的核心技术和防护救生,救生防护主要是针对战斗机的飞行员,后来我们也发展了一些产品,包括飞行员的智能系统,微循环智能系统,因为在飞机上他是非常热的,需要飞行员的个体调节,我们做了微循环的智能系统,同时这个智能系统也可以用于民用。当然,成本要降低的话可以用民用,举个例子说警察在外面站岗,或者是马路巡查员站岗,可以穿这个微循环智能系统。另外我们在这个救生船,驱动它本身属于是这个防护救生系统,但是我们救乘船也用在运输机上,在大型运输机包括像民用机上都可以去配装这样的产品,这就得到延伸了,包括像我们这个利用我们的防护救生技术,延伸到旅客座椅的滑梯,滑梯既可以做救生用,也可以做在海上漂浮系统用,都可以做到这个产品。现在已经在开始做了。同时我们在空降空投这一方面,举个例子,我们因为军用的装备空投,同时用于救灾的一些物资的空投。另外呢我们知道这个同样的技术,在热气球、滑翔伞、动力伞这种休闲运动产品,我们也做了很多探索,并且形成了一个产业链。现在我们国内也是唯一一家应用休闲运动产品的生产企业,做到了生产科研,包括认证培训一体化的一个公司。所以说我们不光是生产军品,还注重将军品技术应用在民用上,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

主持人:那可以说咱们的老百姓也可以获利,就是享受到一定的福利。

马永胜:没错,我们现在的一个理念就是满足防务同时服务民生。就防务我们要满足,同时民生上一些需求我们要服务。

主持人:那就是说军民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一个过程。那在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没有尝试去进行一些改革进行创新?

马永胜:那是的,因为刚才讲的这个军转民的产品,包括融合的产品,还有两个很重要的,一个是汽车零部件的座椅调角系统,这个座椅调角机构特别是这个调角器,在我们研发初期的时候,90年代开始,这个产品当时作为国产的第一个牌子进入到市场,到04年进行改制,民营的改制,这也是利用我们的军工的一些精通技术,应用到民用是一个典范。04年的时候进行改制以后进行股改,也是我们湖北省中小板企业上市第一家,通过上市公司上市以后,这个企业是我们一个子公司,使得这个企业具有比较多的资金用于投入再生产,包括技术改造技术提升,到去年为止,应该是16年开始得到了世界500强企业麦格纳企业的一个认可,进行了合资,去年已经签订了合作协议,还是我们控股,像这种情况在国内是不容易的,也得到了大众,包括宝马这样的大品牌的一些企业的认可。所有的产品,就假如说你开车或者是坐车的话,可能大部分里面的机构是我们生产的座椅调角系统。

主持人:就是那个调节上下左右前后的那个?

马永胜:上下左右前后整个这个骨架系统都是我们生产的。最早的就是生产这个调角器,后来延伸到骨架滑道这个系统,也可以说把这个座椅的蒙皮拿掉里面都是我们的产品。这是给汽车做一场配套,这是国内是第一块,占有率是市场第一。第二个产品,举个例子,我们民机座椅。你现在出差旅行的话,你坐波音、空客飞机,有可能你坐的是我们的座椅。因为我们配装了这个波音飞机跟空客飞机,现在国内200多家,也是我们上海C919大飞机跟ARJ21的配套企业,国内唯一一家,这个也是国内第一没有第二。我们应该说2014年开始改制,当然了,14年成立子公司之前它是分公司,14年进行股改,引进了高管持股,同时引进了其他企业的入股,形成了多元化的股份公司,应该能得到快速成长。到了16年获得了波音的供应商资质,我们的产品已经入驻了波音737的供应商采购的那个展厅,同时2017年也实现了这个空客的供应商。我们现在产品都已经达到波音跟空客的线装,就是线上装配了。应该这个复杂产品取得机载产品FAA认证,是国内唯一一家。

主持人:那说明咱们航宇其实这个辐射面还是挺广的。

马永胜:嗯没错。

主持人:刚才听您这个介绍说,没有想到我们日常生活当中还真的是有触及到航宇的各个产品,我们的军民融合有很多方面,有军地融合,也有军企融合,湖北襄阳航空产业园是咱们军地融合的一个代表,那我想问一下您,就是当时咱们在触及到这个军地融合的时候,为什么会想到去建设这个襄阳航空产业园?

马永胜:应该是这样这样的,因为我们襄阳市是老三线军工大市,应该在历史上还是有名的老三线军工企业,我们航宇公司前身是有三家企业,都是60年代那个时候成立的。原宏伟机械厂,是在山边上。我们610研究所在山沟里面,后来陆续搬到市里面来了。当然了,在搬到市里面来以后呢,也遇到一些现在城市发展的一些新的调整布局的一些要求。所以我们就有意向建立这个建新区,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主要是是对我们军民融合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视,从人才吸引这方面给我们引进一些人才政策性的补贴。三年的政策性补贴,那是真金白银的补贴,同时对我们新来大学生进行一些住房安置,包括廉租房建廉租房这方面的一些帮助。第二个方面就是襄阳市对我们这个产业发展一些新技术转化民品,一些政策基金的支持,一些这方面的支持也是真金白银的。同时我们建立这个襄阳产业园的话,它也在PD指标,在我们交通方面,也给我们大力的支持,所以我们后来坚决想建立这个航空产业园,同时还有一个最大的想法,就是通过实现航空产业园,把我们军品民品相对集中,以便推进军民更好的深层次融合的问题。这方面我们就要思考,也做了一个规划。

主持人:那在这个军民融合过程当中,我们要深度的融合,我想这是一条很长的路要走,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和瓶颈。我们目前咱们遇到一些什么困难,又是怎么去解决的?

马永胜:前期我们在军转民过程当中,可能遇到一些市场推广这个难度比较大,因为我们做军工企业是一直对市场这种不敏感,在市场销售包括降低成本方面,我们是有一定的弊端的,所以这方面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在现阶段我们在经营当中我们也做了一些探索,包括这个小核心大协作,我们把核心技术、核心专业、核心指导能力这方面我们要保留下来,同时要以我们有限的资源去提升它。但其他方面全部要利用社会资源,包括从设计生产这方面社会资源,但是也遇到一些困难,就是我们周边地区,包括我们一些配套企业,他跟我们之间的文化还是有一些差异的。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有些国有企业还好一点,特别民营企业没有大投入,它想可能短期获利同时质量保障各方面还达不到那些要求,我们现在也做一些新的想法,包括扶持,包括进驻团队去支持它的发展。

主持人:那我们对于国家提出这个战略,我们要怎么样把国家战略落地落到实处,我们目前做了哪些?

马永胜:从去年开始国家更重视,包括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挂帅,这个非常重视,我们作为企业来讲,从其他公司以及到我们航宇公司,我们都做了些研究,并且做逐渐梳理工作。首先航宇公司做的是把我们的核心、非核心梳理开来,就是哪些倚仗社会资源可以做到我们尽量利用社会资源,哪些社会资源不能做到的,我们要加大投入力度,要保障我们的核心技术的领先水平或者是追赶的水平,我们一个说法叫ABC分类,在这个生产系统ABC分类。A类就核心加工设备上很难做到用量又小,军品量小的特点是比较明显的,我们自己讲的。B类就是一半核心,可以外来协作也可以自己生产。C类基本上一定要社会资源。我们在这个分解的过程当中也做了很多的供应链的建设,所谓的合作伙伴利用周边的一些,到目前已经发展到二十几家了,襄阳地区已经20多家给我们配套的,但是全国就更多了。另外襄阳地区本身给我们供应材料,负责产品有60多家。这就是我们跟军队之间的一些企业怎么融合的问题。但是刚才讲的一些问题是把我们也成立一个小团队,从质量技术来保障我们这些供应配套厂家,它的提升,它的平衡,跟上我们的发展,这个从生产方面讲。从设计方面讲,我们现在利用我们的航空重点实验室,我们航空重点实验室不仅是实验室,我们利用了里面的一些人才,包括一些院士,虽然不是我们的员工,但是我们利用他的才智这个团队为我们所用,我们每年的定期发布一些研发的一些方向,需要一些学校大学研究机构来来领取。就前段时间有一百多项成果,一百多项课题给各高校就分散掉,这当然这个我们也需要套用资金,用一部分资金给大家合作产生一些共同的成果,对我们以后的发展至关重要。

主持人:那咱们将来在军民融合这一块是怎么样能更好的去把这个战略落到实处?

马永胜:这是一个大文章,刚才讲到了军民融合战略,确实一个国家战略,对我们具体来讲落地有很多方面可以做到。举个例子说,现在军队这个这个作战跟防护或者维修服务是有些是他自己做的,自己做包括保障,我们现在正在研讨进行军队体系的一些建设的深度的发展,怎么利用民营体系。以后,军人就只管打仗,整个后勤服务,包括一些装备的维修检修全部由企业来承担,这方面从我们集团公司也在做这样准备,我们企业也在做这样的准备。应该说这方面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课题,也是未来一个方向,也需要一个过程确实要过程。因为他有一个人流的分离的问题。同时我们在产业建设里面,我们要想更多的一些东西,包括我们的建设以后不是物理搬迁,是新的一个产业,里面的整个生产条件,物流水平,包括一些智能制造水平都要得到极大提升,也就是利用社会的这个互联网技术,包括智能制造技术来应用到我们这个生产当中去,更多的提升我们军品的一些质量,或者提高它的效率,会更好的融入到军品的发展当中去。这在未来要做很多方面的工作。

主持人: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马永胜:嗯,没错没错。

主持人:航宇从过去靠计划和国家拨款为生的单一航空企业到今天以市场为导向,立足航空军民并举的多元化发展态势,从过去的闭门造车到如今的兼容并蓄对等合作,在深度推进军民融合战略中,坚持围绕面向国家战略需求,面向经济发展主战场,面向世界科技前沿方向,在产业同根、技术同源、价值同向上持续发力,从主动融合、优势互补、各取所需、合作共赢四个方面进行转变。好了,今天的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敬请关注人民网军民融合看湖北更多精彩报道,感谢马总做客人民网演播室,咱们下期节目再会。

阅读全文:http://hb.people.com.cn/GB/n2/2018/0710/c195930-3179737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