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24小时滚动新闻 发表于  2018-07-06 16:49:50 2308字 ( 0/113)

“我和我眼中的中国”:与世界共享中医文化

“中国是唯一一个将本国传统医学体系保护并发展完好的国家。环顾世界,没有任何传统医学的临床及研究设施可以与中医媲美”,2013年,艾伦·本树山站在中医药国际贡献奖的颁奖台上这样说道。中医药国际贡献奖是世界范围内中医药领域唯一的国际奖项,而本树山凭借自己在中医研究领域三十年的不懈努力和成就,成为当年获得此项奖章的唯一一个外国人。本树山说,正是中医的这种独特性,使他选择并始终热爱这份事业。
与世界共享中医文化
艾伦·本树山教授是西悉尼大学国家辅助医学研究院(NICM)院长,是澳大利亚杰出的辅助医学研究员,他的研究侧重点便是中医药研究。他曾是澳大利亚治疗产品管理局辅助医学顾问委员会主席,并多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传统医药方面的咨询。他曾发表科学论文160多篇,出版书籍两本。
据本树山介绍,NICM及其前身西悉尼大学辅助医学研究中心自1995年以来,针对中医药展开了“从实验室到临床”的综合研究计划,在澳大利亚中医药研究、教育及政策制定方面居于领导地位,也使澳大利亚成为全球整合医学的领先者。
澳大利亚作为首个在全国范围内立法将中医纳入医疗体系的西方国家,NICM始终积极推动中医药在全国范围内的认可度。本树山表示,与中国进行合作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共同对西方患者进行临床试验,并在西方国家找到批准药用使用的途径。使中医这种医学文化为世界所共享,是他最大的愿景。
“中医经常使我深深着迷”
八十年代,本树山便开始学习中医。从事中医研究三十年余年的他仍然表示:“中医经常使我深深着迷”。本树山的办公室里摆放着各式来自中国的纪念品,但最为小心珍藏的是用精致相框挂起来的一张老照片。这张老照片摄于1984年底,真实记录了他第一次漂洋过海到中国南京中医大学学习的经历。回顾那段时期,每天早上八点起来学习,还要上晚课,他却认为充实而难忘,“在那里所学的东西是在其他国家无法获得的。”
在他的办公室里,随处可见中医相关的物品。人体针灸模型、中医书籍,书架一角还摆放着从中国带回的中成药,如健胃消食片、鼻炎颗粒等,有些用于研究,有些也是他的日常必备。他还向我们强烈推荐了滑膜炎颗粒,他说不仅他自己常常吃,还推荐给了家人和同事。他认为中成药对治疗慢性疾病非常有效。对中草药本树山也如数家珍:“厚朴可以治疗中风伤寒还有头痛,它也生长在悉尼。穿心莲是常见的中药,它对治疗喉咙痛很有效果。”“有时去中国,人们会好奇,我们外国人是怎么学习中医呢?”他笑称,“其实现在已经有数千本英译的中医学书籍了”。
自1984年在南京进修后,本树山便经常往返中国进行学习或研究。现在,他每年都要去中国三至四次。他所在的NICM与中国多个城市的大学、医院、机构均有合作往来。
2013年,NICM与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建立了中澳中医药联合研发中心,并得到中国科技部的认可。双方共同研发的新型复方中药赛络通已经在澳大利亚进入最后的临床验证阶段中期。早先的研究结果表明,该药物能够有效改善血管性痴呆患者的认知和记忆功能。如果项目获得成功,赛络通将成为世界首个治疗血管性痴呆的药物。
2014年,NICM与北京中医药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在澳大利亚建立首个高质量中西药结合研究和临床服务中心。双方互派医务人员进行学术研究或培训。在西悉尼大学的校内医院,我们便遇到了从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派来的中医交流人员。
未来中医机会无限
在本树山看来,近几十年来,中国在保护传统医学方面成果非常突出,建立了许多优秀的中医医院、学校及研究机构,他期待着中国政府能够继续支持发展中医,并进一步加强外部合作。正如他期盼的那样,“若使中医这种非常重要的医学文化能为世界所用,必须加强在西方国家的临床试验,使外国人理解中医的价值、信服中医。”
本树山认为,未来的中国在中医方面发展潜能是巨大的,这种发展是目前难以量化或者想象的。“几个世纪以来,中医是世界上四分之一地区的主要医疗方式之一。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中医成功运用于西方国家。未来中医将有无限的机会。”
在谈及研究困难时,他说道,“由于人们对中医的认知度不高,对中医价值也持怀疑态度,西方国家的医学卫生部门并不情愿将公共资金投入中医研究。”本树山也在寻求着来自中澳甚至其他国家对NICM中医研究的资金支持。
“我们有基础设施、有资源、也有热情”,对于未来,本树山期待与中国的合作可以出现不可思议般的增长和加速,期待能够获得更多来自中国的支持。“中国并没有独自进行中医的研究和实践,而是开放地与各方进行合作,这是非常积极的信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鼓励中国的医疗行业真正走出去,与适合的海外机构搭建合作。”
除了中医领域,本树山认为中国现代化进程是非凡的,没有哪个国家的发展速度像中国这样快。回想起三十多年前在南京读书的时光,那时中国对外开放的城市还非常少,外国人是非常“奇怪”的存在。“周末出去购物,会有一群中国人围着你、盯着你看,甚至一直跟着你。”本树山笑着说。
“我亲眼见证了三十年来中国的巨大变革,我真的不敢相信。”

阅读全文:http://australia.people.com.cn/GB/n1/2018/0706/c412267-3013200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