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18-06-28 08:30:00 1960字 ( 0/96)

张廷济批校《金石萃编一百六十卷》全帙赏析

王昶的《金石萃编》是金石学史上的划时代著作,它上承洪适《隶释》、《隶续》之统绪,将目录、存文、集释和按语汇为一编,收录自周至宋、辽、金历代石刻文字、铜器铭文一千五百余种。

王昶
全书于石刻、铜器名称下注明大小、文字、存放地点及保存状况,再录器物原文,原文为篆书或隶书者,皆依原样摹写并加训释,欲使读者展卷如见古物。原文后刊载历代史籍中相关资料,引经据典,末附以按语考论,以金石证史,为清代乾嘉学术鼎盛期的金石学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张廷济批校《金石萃编一百六十卷》全帙
(清)王昶撰
清嘉庆十年(1805)王昶初刻本
44册 纸本
鉴藏印:廷济(朱) 张叔未(白) 张廷济印(白) 张廷济印(朱白)
半框:19.2×14cm 开本:24.3×15.8cm
此书问世以来,金石学家多有续补。西泠春拍中的此套《金石萃编》一百六十卷全帙,内有张廷济通篇朱墨笔批校万余言,时间跨度较长,落有年款的分别有嘉庆壬申(1812),嘉庆庚辰(1820),审其笔迹主要是道光之后的批校。张廷济依据原碑、自藏及友人藏旧拓,以及翁方纲《两汉金石志》、朱彝尊《曝书亭集》、钱大昕《潜研堂集》、王澍《虚舟题跋》等乾嘉学者著述考订碑文,考证史实,具有重要校勘价值。

张廷济(1768~1848),原名汝霖,字顺安,号叔未,晚号眉寿老人,室名清仪阁,浙江嘉兴人。嘉庆三年(1789)解元,工诗词,精金石考据之学,收藏鼎彝、碑版、书画甚丰。著有《桂馨堂集》、《清仪阁题跋》、《眉寿堂集》等。

张廷济有纪年题跋
一、 校勘碑文。

(图04)如卷二十四《天发神谶碑》,张廷济据原石、家藏宋拓、清初拓本、旧本等考补阙字甚详。中段十四行“敷”字,张氏跋曰:“敷,此摹误。此字百年内之拓下半全蚀,余家藏国初时隐隐可辨,宋拓则□显,叔未。”

(图05)卷七十二《李思训碑》,原文阙字甚多,张廷济标注每行碑文的起止,并考补大量阙字,如第二十七行原文作“尝恐竹□纪事”,张廷济补“简”字并下注:“吾家有丁敬身所藏旧拓,简字极清”;第二十六行原文作“□布和”,张氏注曰:“两验旧本,悲字可辨”。

(图06)卷七十八《东林寺碑》,张廷济据海盐黄锡蕃藏旧拓割装本补释碑文、纪年、镌刻者名氏共计三百余字。

(图07)卷十四《孔褒碑》据旧拓考正王昶《萃编》及翁方纲论点中的误字,如“危令”二字,张跋曰:“危下‘伶’,显是‘险’字,此作‘令’,大误”;“浮云集□”四字,张氏跋:“‘集’下‘者’字显存,翁记亦未及。……乾隆初年拓本‘集者’二字已缺失。”
二、 考证史实。

(图08)如卷九十四颜鲁公书“祖关”二大字,内有张廷济题跋、夹注八则,对此刻石的纪年进行详细考证。

(图09)卷一百三十九《赠李方叔赐马券》有张廷济题跋二则,考证《萃编》将此嘉兴县学刻石与眉州苏祠刻石误记为同一石。

(图10)卷三《坛山刻石》,张廷济据“镵”字损泐之迹考证此石为政和重摹,非原刻。

(图11)卷七十二《李思训碑》,对赵子函《石墨镌华》中有关此碑书写者的考论进行评断:“朱秉器谓蒲城为赵临,固谬,而赵子函谓良乡为赵书,则亦谬。”
三、 补录佚文。

(图12)如卷四《峄山刻石》,《萃编》本漏刻欧阳修前跋,张廷济据《欧阳文忠公集》补录,并录翁方纲《复初斋文集》中相关文字。

(图13)卷七十三《奉先寺像龛记》,《萃编》本失载镌刻者名氏及年款,张廷济据吴江王鲲题跋以朱笔校补二十字。
四、 存疑。

(图14)如卷二十六《萧公神道碑额》有张廷济题记:“此字极好,然反刻不可解。”

莫伯骥(1877—1958),广东东莞人,字天一,著名藏书家。他一生酷爱藏书,建一座藏书楼,藏书最多时达五十多万卷,自称“五十万卷藏书楼主”。其藏书之富,版本之精,为当时羊城诸书楼之冠。

除张廷济批校外,此本还经莫伯骥批校,为五十万卷楼架上长物。全书卷帙齐全,保存尚佳,拍场首见,洵当珍护。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18/0628/c226026-3009244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