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6-11 09:33:49 2984字 ( 0/59)

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逝世

▲刘以鬯的部分作品。 (资料图片)

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 (资料图片)

6月8日晚,香港《城市文艺》主编梅子受邀前来深圳中心书城做客“深圳晚八点”,做一场题为“期颐文宗刘以鬯”的讲座。彼时刘以鬯逝世的讣告尚未发出,众人仍在期待这位文学大家百岁寿辰的到来。而随着6月9日讣告的发出,大家在惊愕之余,更是悲恸不已。

“文学是一种苦役,真正爱好文学的人都是孤独的。”6月8日下午,被誉为“开创香港现代主义文学”的著名作家刘以鬯在香港逝世,享年99岁。作为香港的文学泰斗,刘以鬯一生推动香港文学艺术,成绩斐然,其贡献惠及多代香港作家。他的逝世,连日来引发海内外文学界的共同悼念。

坚持严肃文学创作“娱乐自己”

刘以鬯,原名刘同绎,字昌年,1918年12月7日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宁波镇海。1941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36年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流亡的安娜·芙洛斯基》继而登上文坛,此后的创作受到柯灵、施蛰存以及徐訏等作家的激赏,出版的40多部作品涵盖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等类别。

“在香港,一个职业作家必须将自己视作写稿机器。如果每天替七家报纸写七个连载,不论武侠也好,随笔也好,传奇也好,故事新编也好,这架机器就得挤出七千字才能算是完成一天的工作。”“情绪不好时,要写。病倒时,要写。写不出的时候,要写。有重要的事需要做的时候,也要写。”这是出自于小说《酒徒》中的话,也揭示了在香港从事严肃文学创作的艰难。“刘以鬯先生为香港追求严肃文学写作的人提供了一个榜样:不是完全为谋生而创作,写作者还可以有自己的追求。刘先生示范了一个作家怎样努力去写自己想写的作品。”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原香港文学研究中心主任樊善标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的严肃文学发表园地寥寥,而刘以鬯的小说表明了写作者仍可以在香港这样商业气息浓厚的环境里用严肃的态度来持之以恒地创作。

1962年,《酒徒》连载于《星岛晚报》,1963年出版单行本,被誉为“中国第一部意识流小说”。而导演王家卫的电影《2046》与《花样年华》皆自其小说得到灵感。刘以鬯在《酒徒》序言中写道:“这些年来,为了生活,我一直在‘娱乐他人’,如今也想‘娱乐自己’了。”这是刘以鬯明确宣布他创作方向的改变。对此,樊善标分析指出,并不一定要非常严格地以此区分刘以鬯的两种文学创作方向,但需要注意的是,刘以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越来越觉得要写现代主义小说,认为那才是文学的正路。“在《酒徒》以后,他的文学立场有了变化,越来越强调挖掘人性深处的小说。”

关心扶掖香港年轻作家

在写作之余,刘以鬯曾在中国重庆、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做报纸、杂志的编辑、主编。1948年到香港后,任多份报纸副刊编辑,并主编刊物。尤要一提的是,刘以鬯鼓励了一批文学新人的创作。

“对于刘以鬯先生,我一向视之为长辈和前辈。虽然交往不多,但在接触香港文学作品的过程中,我读过了他的大部分作品。”香港作家、学者冯伟才与刘以鬯相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随着接触越来越多,愈加感受到他关心扶掖后进的赤子之心。比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刘以鬯主编报纸副刊期间就鼓励年轻作家写稿,西西、也斯等日后成名的香港作家都曾受到他的扶持。其实,冯伟才也曾向刘以鬯所在的副刊投稿,刘以鬯没有退过稿,甚至也没有怎么修改。这对当时初学写作的冯伟才而言,无疑是很大的鼓舞。后来,冯伟才曾经有一次撰文批评过刘以鬯,他却不以为仵。冯伟才记得,刘以鬯没有为此公开指责过他,在往后的接触过程中,没有一次提到过,态度上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示,可见刘以鬯大度宽容的胸怀。

有评论称刘以鬯为大器晚成的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在香港才逐渐为读者所熟知,声名日隆。对于这种说法,樊善标指出,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文学研究范畴慢慢确立,刘以鬯在学术界越来越为人所熟知,但并不代表之前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多喜欢文学的读者都欣赏刘以鬯。

冯伟才介绍,香港大部分高校的中文系读现代文学课程时,谈到香港这部分,必定提到刘以鬯及其作品。“对于刘先生的小说,年轻大学生读起来都喜欢,接受程度蛮高。”

他有孩童一般晶亮的眼睛

作为一位跨越几代人的作家,刘以鬯到九十多岁仍在创作,令人佩服。冯伟才表示,刘以鬯在文学创作和培育新人方面做了很多意义深远的工作,他对香港文学的贡献,早已写进香港文学史。现在很多读者往往通过“严肃文学”的符号认识刘以鬯,但在樊善标看来,刘以鬯前期许多通俗小说同样不能忽视。“虽然为了谋生,刘以鬯前期创作时无法不照顾市场的需求,但不能因此完全否定这些通俗作品的价值。他的通俗作品里面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比如往往有精辟的布局,有独特的故事情节,其实并不算是完全‘娱乐他人’,尽管读者读来觉得有趣味,但并不代表就没有文学性。”樊善标举例说,刘以鬯2010年出版的作品《甘榜》是他上世纪50年代居于马来西亚时的小说结集,里面这些引人入胜、结局奇巧的小说,虽然比《酒徒》等要简单,但也兼带文学趣味,值得研究。

尤要一提的是,刘以鬯最后的人生时光被正在拍摄制作的纪录片《百年巨匠——刘以鬯》保存下来。这部纪录片由国内知名纪录片导演周兵任艺术指导,臧敬任导演。臧敬向深圳商报记者介绍,这部纪录片的筹备阶段始于2017年年底。“今年4月18日,我们第一次见到刘以鬯先生,他在夫人罗佩云的陪同下,逛街逛商场,我们纪录下这些珍贵的瞬间。”臧敬透露,目前主要采访了刘以鬯身边的家人、朋友和研究学者,并根据刘以鬯小说中描绘的香港街道拍摄了这些地点的现状。

臧敬本人是刘以鬯的书迷。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位仰慕已久的大家,倍感亲切。“虽然先生已在病中,但精神依旧矍铄,印象最深的是双目炯炯,眼神清澈。我一直在想,一个内心多么纯粹的人,才能在百岁时候还保持一双孩童般晶亮的眼睛。” 臧敬说:“拍摄这部纪录片,一是刘先生为文学界作出卓越贡献,作为纪录片从业者,我们有责任纪念这位文学大师。二是今年刘先生即将迎来百年寿辰,我想拍这样一部纪录片,让更多的人们认识这位香港作家。”臧敬表示,这部纪录片核心是“人”,深入作家的内心,用横断面的方法探求作家生平的历史瞬间和感悟思考,呈现方式上用散文诗的形式,重回文学现场,与当下时空相结合,展现一代香港文学大师的精彩人生。

“很多人都是通过王家卫的电影《花样年华》知道了刘以鬯,但关乎作家本人,印象是模糊的。我想通过这部纪录片,展现这位大师的人生冷暖。先生作别江湖,我们深痛哀悼,纯文学之路还需要后辈人努力,我们的记录仍在继续。”臧敬说。(记者 魏沛娜)

阅读全文:http://sz.people.com.cn/GB/n2/2018/0611/c202846-3168878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