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6-04 10:03:29 3813字 ( 0/76)

密林里幸福的朱鹮一家

6月2日,朱鹮夫妇在密林中轮换交班看守幼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从远处觅食归来的朱鹮在巢里给幼鸟喂食。两只朱鹮轮换在巢里看守幼鸟,另一只则外出觅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在巢里看守的朱鹮保护着幼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朱鹮夫妇在密林的巢里看护幼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朱鹮夫妇在密林中轮换交班看守幼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觅食归来的朱鹮在巢里给幼鸟喂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6月2日,在巢里看守的朱鹮保护着幼鸟。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四郎镇田岭村的一片密林里,生活着朱鹮一家,出生不到半月的2只朱鹮幼鸟由父母精心呵护,正一天天茁壮成长。被称作“朱鹮故乡”的陕西省汉中市洋县的河畔、田野和天空,时常能看到珍稀鸟类朱鹮的身影。有鸟中“东方宝石”之称的朱鹮,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鸟类之一,曾生活在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中国。二十世纪中叶以来,由于战争、猎杀和生态破坏等原因,这种珍禽的栖息地面积不断缩小,种群数量锐减,俄罗斯、韩国、日本相继宣布野生朱鹮绝迹。1981年5月23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朱鹮调查小组历时3年,终于在洋县姚家沟发现7只野生朱鹮孤羽。在随后37年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中,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朱鹮人工饲养、繁育、笼养朱鹮自然繁育、朱鹮野化驯养放归等关键性技术难题,中国的朱鹮野生种群由7只发展到2000余只,并构建了北京、陕西、河南、浙江、四川等人工种群。一些朱鹮远赴日本和韩国,在当地保护工作者的努力下繁衍种群。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亚祖表示,朱鹮拯救与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阶段,需要从跟踪保护向栖息地保护转变,引入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新华社记者 陶明摄

阅读全文:http://sc.people.com.cn/GB/n2/2018/0604/c345531-3166275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