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日文频道 发表于  2018-05-18 16:54:06 2549字 ( 0/472)

汶川十年 日本救援队队员重返北川

中岛康(左)与糟谷良久(右)在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JICA供图)
人民网北京5月18日电(张丽娅 洪东实)2018年5月12日,曾于10年前参与汶川地震救援的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成员糟谷良久(现任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中国事务所副所长)与中岛康重返北川,走访了北川地震遗址、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以及北川新县城。
凝固的时间
“房屋变了,街道变了,但山的形状没有变。” 时隔十年站在那里,中岛再次感受到自然的强大,“根据山的形状,可以找到曾经救援过的地方”。
2008年5月16日,中岛作为随队医师,同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抵达同样在地震中受到严重影响的青川县。经历过阪神地震的救援、有过急救中心的工作经验,本以为准备万全,抵达灾区后却震惊地一片茫然。“大自然的破坏程度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呆呆地站在被毁的街道上不知所措,突然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医生能做什么,作为一个人能做什么。”中岛当时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管理队员和搜救犬的健康状况以及确认被救人员的状态,但实际上除此之外做饭、建厕所,“能做的都做了”。

2008年,中岛康在汶川地震灾区照顾伤员(JICA供图)
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配合中国政府的需求,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派出了61人的救援队,由日本外务省、警察厅、消防厅、海上保安厅以及JICA的职员组成。他们是汶川大地震后第一支抵达灾区现场的外国救援队,也是1949年以来到中国参与现场救助的第一支国际救援队。
糟谷当时负责救援队与中方的协调工作。“虽然我们抵达时已经过了黄金72小时,但队员们仍然没有放弃,心存希望寻找可以挽救的生命。”
截至19日撤退,日本救援队先后在青川县、北川中学、北川县城进行了搜救,发现并挖出15具遗体。“队员们把孩子们一个个从下面挖出莱,抱着他们,拂去他们脸上的灰尘,那些画面一直凝固在脑海里“,糟谷说,"任务结束后,回到家中,禁不住地会想地震那一刻他们经历了什么,现在怎么样了,一个人坐着泪流不止。”

2008年糟谷良久在灾区现场(JICA供图)
每年5月12日临近,在北川老县城景家山崩塌遗址的乱石上,就会挂起一幅巨大的条幅,那是一位妈妈写给遇难的儿子的信,周边不断升腾起祭奠的烟火。
“对于大山来说,对于整个地球的历史来说,灾难可能只是一瞬间,但对于失去孩子的家庭来说,时间永远停在了那一刻,无法前行。”中岛说。

2008年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在汶川地震灾区进行救援(JICA供图)
无需语言的沟通
2008年参与救援是中岛第一次来中国,当时完全不懂中文。曾经担心语言沟通障碍而不敢独自行动,但在一碗泡面之后他就打消了这种疑虑。中岛回忆说,当时一个人留守在救援队的基地,鼓起勇气向受灾群众借水想烧开后煮方便面,“用手一指就明白了,还帮我煮了泡面,原来沟通可以不需要语言”。
在救援过程中也是如此。糟谷介绍说,在与中方的合作救援中,丝毫没有感觉到语言的障碍,主要也是因为方法上的互通。据悉,上世纪90年代,JICA开展了中日消防合作项目,并邀请北京消防训练中心人员赴日研修,日本消防厅就救助技术对他们进行了指导。汶川地震时救灾现场有来自中国各地的救援队伍,其中就有北京市消防局的人员。双方在进行部分的救灾合作时,日方队员惊讶地发现即使语言不通但双方的方法一样,合作非常顺畅。糟谷说:“这也体现了中日两国在救灾领域技术合作的价值。”
持续至未来的合作
糟谷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灾害紧急救援工作,2015年曾任日本国际紧急援助队救援组IER((INSARAG external classification, 国际救援队伍分级测评)考核副团长及训练负责人,2017年起作为JICA中国事务所副所长开始在华工作。
走在北川新城区,干净的街道,整齐的房屋,糟谷不禁感叹“中国速度”。北川县城旧址作为地震遗址被保存下来,旨在警醒人们不忘灾难带来的伤痛。糟谷认为防灾意识的加强是中国灾害领域的重中之重。“与地震频发的日本不同,中国地域广阔,地理环境多样。对于四川人民来说,经历过汶川地震、雅安地震,我相信每个人都意识到了防灾措施的重要性。但从中国全国来看,可能有些人会觉得灾害与我无关。但在灾害发生时,每个人都需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据糟谷介绍,2015年起JICA在四川开展了“减灾教育与能力建设示范项目”,为雅安102所示范学校开展防灾教育、安全培训,未来也希望推广至中国全国。
除此之外,在灾后十年间,JICA先后与国家地震局、住建部、四川林业厅、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等,就地震应急救援能力强化、建筑抗震、灾区森林植被恢复、心理援助人才培养开展技术合作项目,进一步提高中国的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糟谷表示,只要中方有需求,合作与支援项目就会继续开展下去。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期间,中方也派出了国际救援队参与救援,中日作为邻邦,互相支援是理所当然的。
在接受完我们的采访后,中岛将返回东京,继续进行灾害医疗的研究。阪神地震之后,当时还是一名医科生的中岛立志成为一名能够在危急时刻独当一面的医生,从而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加入急救中心,注册申请为国际救援队队员。汶川地震之后,中岛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重新修正日本国际医疗队的培训体系、制作实际训练手册、指导相关专业人员,投身于灾害医疗。他的目标是“让医院更强大,让医生更强大,救助更多的民众。”
中岛说2008年的救援经历促使自己更深层次的思考“生命是什么,人生是什么”,而这次重返灾区也使自己再次坚信,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努力地过好每一天。

阅读全文:http://japan.people.com.cn/GB/n1/2018/0518/c35421-2999941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