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5-15 14:38:27 2620字 ( 1/117)

【美丽中国长江行】汉丰湖畔 一池碧水一家守护

适值初夏,重庆市开州区汉丰湖畔的水荷花一株株开放,粉嫩和初白相间的花苞,把清澈的湖水和岸边的翠木映衬得能滴出水,一副人与自然绿色、和谐相处的画卷徐徐展开。

36岁的朱时平就是一个守望青翠的卫士,他和他的家人,守着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他们一家拥着湖水相依,枕着清风入眠,将美梦送入长江,流向浩荡的远方。

守护汉丰湖湿地的朱时平一家人。黄亚辉摄

巡护“一家亲”

“幺儿,走得咯。”无论刮风下雨,早晨6点,朱红宝都会准时地叫儿子朱时平一起去巡护。

母亲徐廷珍在刚蒸热的馒头里,夹上一点油辣子和咸菜,小跑着塞进儿子的衣兜,随着地平线上的日光渐渐将朱红宝父子的巡护艇晕染,徐廷珍用手捋一捋被湖风吹开的发髻,默默地拿起扫把,沿着父子离去的反方向行走,也开始了自己的环卫工作。

这就是朱时平一家人的生活常态,朱时平是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巡护工,平日里负责湿地的巡护及管护工作,一个人面对近20公顷的管护面积,他常常力不从心,父亲朱红宝自告奋勇,和儿子一起扛起巡护大旗,5年来,没有一分钱工资,朱红宝却干得认真卖力。朱时平的母亲徐廷珍是汉丰湖管护站的后厨,同时也兼一定的环卫工作,一家人,一年到头没有节假日,简单却又纯真的生活就是以管护站为圆心,以巡护艇、扫把簸箕为工具,绕着湿地画圆。

父亲朱红宝曾是开州区上马村五组的村支书,朱时平是江边长大的“水娃娃”,上一侧的汉丰湖,下一侧的澎溪河,是他幼年最爱的“玩伴”,可真正了解这片水域,还得从5年前成为巡护工说起。

朱时平守护这片水域已经有5个年头了。黄亚辉摄

治理有思路 管护有奇巧

2013年,朱时平正式成为一名巡护工,他是这一片水域的“守护神”,非法捕鱼、非法捕鸟、保护树种等活计都属于他的巡管范畴。

由于汉丰湖蓄水期和非蓄水期的水位落差较大,形成的消落带滋生出了一系列问题,如污染、水体恶臭等,让许多专家挠头。经过十几年的摸索,汉丰湖湿地公园用梯级种植养护的方法攻克了消落带的困扰,然而缓冲区域的植被看护却纷扰颇多,重担压在了朱时平的肩上。

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沿岸农民的不理解。

“这里的水草好,我的牛羊就喜欢在这里吃,我就靠着牛羊过活,你说不让我放牛,我靠什么生活?”村民陈长松的一个问题,问倒了刚刚入职的朱时平。

“老陈呀,是个老实的好人,就是太犟。不让他放牛,他就跪下,抱着我们的腿不放,死活不合作。”朱时平回忆起刚参加工作时的窘境,无奈地摊摊手。

“因为我爱人姓陈,我以这个为切入口,和他套关系,交朋友,每天向他讲述湿地保护的作用,当然,这个过程我也在学习。”朱时平讲述着他破解难题的法门,“现在老陈支持的很,早就不放牛羊了,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安保的工作,日子过得不错。”

父亲朱红宝和他一起巡护水域。黄亚辉摄

也曾动摇放弃 也曾黯然神伤

因为这份工作,犟脾气老陈和朱时平成了好朋友,也正是因为这身职责,朱时平和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胡工军,红了脸,吵了架。

在朱时平刚入职的时候,就对胡工军说:“哥啊,我现在的工作,你要多支持。”自家兄弟发话,哥哥自然满口应承,可是就在一次巡护中,朱时平发现胡工军竟然在禁捕期下网捕鱼,朱时平急忙找胡工军理论,劝他收网、停止捕鱼,胡工军不依不饶地说道:“傻弟弟,我一天打鱼少说能赚400块,你呢,一个月2000块,挣一点钱,操那么多心,值吗?还不如辞职了,跟我干。”

好兄弟的一番话深深刺痛了朱时平的内心,但他依然红着脸、低着头,要求胡工军按照国家规定捕鱼,最终两人不欢而散。

除了好兄弟的不理解,更有家中爱人的抱怨。家里开销大,微薄的工资让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紧绷绷的,且常年工作,陪伴两个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这些问题让朱时平妥协了,向领导提出了辞职申请。

得知儿子要辞职,朱红宝坐不住了,连忙拉起开州区汉丰湖国家湿地管理局局长熊森,和其一起劝说朱时平坚持,“这片水域离不得人,而人更离不开这片静幽幽的湖水。”

苦闷中的朱时平一个人来到湖边,“望着这片水,心也静了,脚下的一草一木我比谁都熟悉,蝉鸣鸟叫,我比谁都爱听,我就要守在这里。”朱时平打定主意守护湿地,心也不再彷徨。

利益让人眼盲 劝君莫动过冬鸟

一次巡护中,朱时平同往常一样开着巡护艇,一同作业的熊森发现了三个形迹可疑的人影,仔细一看,他们竟用装有钢珠的弹弓打鸟,这气坏了熊森,赶忙和朱时平加足马力,将三人的快艇驱逐出候鸟栖息的范围。

“你不要以为这很少见,每年我都能遇到,为什么?钱啊,一只野生鸟类,最少卖300元,利益让人昏头。”朱时平说到偷捕、猎杀鸟类的人,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愤怒,“这些鸟从西伯利亚飞过来,且不说珍稀与否,就身上携带的病菌,都有很多,我实在是搞不懂为啥有人要吃这么可爱的动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朱时平和同事们发过传单,在赶场会上做过科普知识宣讲,但都收效甚微,这个纵游江面的汉子第一次真正地难倒了。

“办法总会比问题多,大不了就用笨办法。”于是,朱时平和他的4名同事,紧紧地盯着20多公里的管护流域,碰到候鸟过冬,更是一点不得空闲。

尽管劳累如此,朱时平依然笑到:“我可不觉得苦,我爱这片水域,因为我知道,我的根就在这片水里,我扎进去了,就能开花,就能结果。”

采访中,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袭来,朱时平和朱红宝连忙跑进屋檐躲雨。天象奇异,这一边大雨如注,另一边却夕阳晚照,朱时平面朝晚霞,背依乌云,朱红宝为儿子拍一拍身上的雨水,两人相视一笑,旁边的雨声、鸟叫依旧。

阅读全文:http://cq.people.com.cn/GB/n2/2018/0515/c365401-31580480.html

4220033lpg 发表于  2018-05-15 22:02:32 36字 ( 0/0)

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水受污染,万物都将受到危害。保护水源就是保护生命。

适值初夏,重庆市开州区汉丰湖畔的水荷花一株株开放,粉嫩和初白相间的花苞,把清澈的湖水和岸边的翠木映衬得能滴出水,一副人与自然绿色、和谐相处的画卷徐徐展开。

36岁的朱时平就是一个守望青翠的卫士,他和他的家人,守着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他们一家拥着湖水相依,枕着清风入眠,将美梦送入长江,流向浩荡的远方。

守护汉丰湖湿地的朱时平一家人。黄亚辉摄

巡护“一家亲”

“幺儿,走得咯。”无论刮风下雨,早晨6点,朱红宝都会准时地叫儿子朱时平一起去巡护。

母亲徐廷珍在刚蒸热的馒头里,夹上一点油辣子和咸菜,小跑着塞进儿子的衣兜,随着地平线上的日光渐渐将朱红宝父子的巡护艇晕染,徐廷珍用手捋一捋被湖风吹开的发髻,默默地拿起扫把,沿着父子离去的反方向行走,也开始了自己的环卫工作。

这就是朱时平一家人的生活常态,朱时平是汉丰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巡护工,平日里负责湿地的巡护及管护工作,一个人面对近20公顷的管护面积,他常常力不从心,父亲朱红宝自告奋勇,和儿子一起扛起巡护大旗,5年来,没有一分钱工资,朱红宝却干得认真卖力。朱时平的母亲徐廷珍是汉丰湖管护站的后厨,同时也兼一定的环卫工作,一家人,一年到头没有节假日,简单却又纯真的生活就是以管护站为圆心,以巡护艇、扫把簸箕为工具,绕着湿地画圆。

父亲朱红宝曾是开州区上马村五组的村支书,朱时平是江边长大的“水娃娃”,上一侧的汉丰湖,下一侧的澎溪河,是他幼年最爱的“玩伴”,可真正了解这片水域,还得从5年前成为巡护工说起。

朱时平守护这片水域已经有5个年头了。黄亚辉摄

治理有思路 管护有奇巧

2013年,朱时平正式成为一名巡护工,他是这一片水域的“守护神”,非法捕鱼、非法捕鸟、保护树种等活计都属于他的巡管范畴。

由于汉丰湖蓄水期和非蓄水期的水位落差较大,形成的消落带滋生出了一系列问题,如污染、水体恶臭等,让许多专家挠头。经过十几年的摸索,汉丰湖湿地公园用梯级种植养护的方法攻克了消落带的困扰,然而缓冲区域的植被看护却纷扰颇多,重担压在了朱时平的肩上。

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沿岸农民的不理解。

“这里的水草好,我的牛羊就喜欢在这里吃,我就靠着牛羊过活,你说不让我放牛,我靠什么生活?”村民陈长松的一个问题,问倒了刚刚入职的朱时平。

“老陈呀,是个老实的好人,就是太犟。不让他放牛,他就跪下,抱着我们的腿不放,死活不合作。”朱时平回忆起刚参加工作时的窘境,无奈地摊摊手。

“因为我爱人姓陈,我以这个为切入口,和他套关系,交朋友,每天向他讲述湿地保护的作用,当然,这个过程我也在学习。”朱时平讲述着他破解难题的法门,“现在老陈支持的很,早就不放牛羊了,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安保的工作,日子过得不错。”

父亲朱红宝和他一起巡护水域。黄亚辉摄

也曾动摇放弃 也曾黯然神伤

因为这份工作,犟脾气老陈和朱时平成了好朋友,也正是因为这身职责,朱时平和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胡工军,红了脸,吵了架。

在朱时平刚入职的时候,就对胡工军说:“哥啊,我现在的工作,你要多支持。”自家兄弟发话,哥哥自然满口应承,可是就在一次巡护中,朱时平发现胡工军竟然在禁捕期下网捕鱼,朱时平急忙找胡工军理论,劝他收网、停止捕鱼,胡工军不依不饶地说道:“傻弟弟,我一天打鱼少说能赚400块,你呢,一个月2000块,挣一点钱,操那么多心,值吗?还不如辞职了,跟我干。”

好兄弟的一番话深深刺痛了朱时平的内心,但他依然红着脸、低着头,要求胡工军按照国家规定捕鱼,最终两人不欢而散。

除了好兄弟的不理解,更有家中爱人的抱怨。家里开销大,微薄的工资让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紧绷绷的,且常年工作,陪伴两个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这些问题让朱时平妥协了,向领导提出了辞职申请。

得知儿子要辞职,朱红宝坐不住了,连忙拉起开州区汉丰湖国家湿地管理局局长熊森,和其一起劝说朱时平坚持,“这片水域离不得人,而人更离不开这片静幽幽的湖水。”

苦闷中的朱时平一个人来到湖边,“望着这片水,心也静了,脚下的一草一木我比谁都熟悉,蝉鸣鸟叫,我比谁都爱听,我就要守在这里。”朱时平打定主意守护湿地,心也不再彷徨。

利益让人眼盲 劝君莫动过冬鸟

一次巡护中,朱时平同往常一样开着巡护艇,一同作业的熊森发现了三个形迹可疑的人影,仔细一看,他们竟用装有钢珠的弹弓打鸟,这气坏了熊森,赶忙和朱时平加足马力,将三人的快艇驱逐出候鸟栖息的范围。

“你不要以为这很少见,每年我都能遇到,为什么?钱啊,一只野生鸟类,最少卖300元,利益让人昏头。”朱时平说到偷捕、猎杀鸟类的人,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愤怒,“这些鸟从西伯利亚飞过来,且不说珍稀与否,就身上携带的病菌,都有很多,我实在是搞不懂为啥有人要吃这么可爱的动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朱时平和同事们发过传单,在赶场会上做过科普知识宣讲,但都收效甚微,这个纵游江面的汉子第一次真正地难倒了。

“办法总会比问题多,大不了就用笨办法。”于是,朱时平和他的4名同事,紧紧地盯着20多公里的管护流域,碰到候鸟过冬,更是一点不得空闲。

尽管劳累如此,朱时平依然笑到:“我可不觉得苦,我爱这片水域,因为我知道,我的根就在这片水里,我扎进去了,就能开花,就能结果。”

采访中,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袭来,朱时平和朱红宝连忙跑进屋檐躲雨。天象奇异,这一边大雨如注,另一边却夕阳晚照,朱时平面朝晚霞,背依乌云,朱红宝为儿子拍一拍身上的雨水,两人相视一笑,旁边的雨声、鸟叫依旧。

阅读全文:http://cq.people.com.cn/GB/n2/2018/0515/c365401-3158048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