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社会频道 发表于  2018-04-25 14:12:10 2956字 ( 0/110)

用爱守护希望——一位母亲的陪伴日记

三月二十三日晚,安顿女儿华楠入睡后,母亲胡燕均记录着当天的护理日记。(记者 马黎 摄)
母爱是最真挚的情感,母爱是最无私的付出。
24岁的少女华楠对此应该有着最为深切的体会。然而,车祸后沉沉睡去的她可能还不知道母亲对她的巨大付出,她也不知道,自己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深深地镌刻在母亲胡燕均的心里。
对于53岁的胡燕均来说,她不需要女儿知道自己的辛劳。每天,守在女儿床边,看着她平静地入睡,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她就感受到淡淡的幸福。她最大的期待,就是有一天女儿能从床上坐起来,叫她一声妈妈。
这个期待,已经持续了近5年。厚厚的16本日记,记录着胡燕均1700多个日日夜夜为爱守护和期待的点点滴滴。 4月11日,阳光灿烂,春意盎然,在西安市北郊一个绿意葱茏、清幽静谧的小院,在一间稍显狭小、干净整洁的屋子里,在植物人华楠的床边,记者翻开一摞沉甸甸的日记。这16本日记是母亲胡燕均对女儿华楠出车祸5年来生活的记录。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日记上,记者从字里行间感受着母爱的明亮与温暖。
10月21日,晴。
今天出太阳了,天气很好。你出事整整3个月,直到现在,妈妈还是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妈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每到一个地方,妈妈的眼前总会浮现出以前和你一起相处的情景。谁说让我放弃,妈妈都会和他翻脸。你还那么年轻,一定能战胜一切,别人能行你一定更能行,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2013年7月21日晚上,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改变了胡燕均一家人的生活。当天晚上,女儿华楠去参加同学聚会,很晚了还没回家。胡燕均一直在家等着。女儿乖巧听话,已经上大学了,胡燕均对女儿做事非常放心。
窗外,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燥热。胡燕均蓦然间产生了一丝不安。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胡燕均一看号码,是在外地出差的丈夫打来的。“你快点去医院,孩子出车祸了!”丈夫的声音异常急促。胡燕均顿时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不会吧?白天还好好的!确定是咱女儿吗?”
原来,当晚,华楠乘同学的车回家途中,因避让车辆撞到了路边的围挡上。“当时女儿被就近送到了北环医院,医院的人告诉我,我女儿已经不行了,让我们家属过去准备后事。”胡燕均一听当时就急了,“不行,我的女儿我见都没有见到,怎么就不行了?你们赶紧把她往西京医院送,我要救我的女儿!”
胡燕均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赶到医院的,她只记得,自己见到女儿时,女儿正躺在西京医院急诊科的病床上,深度昏迷,头上有一大块骨头凹陷了下去。胡燕均瞬间蒙了。
经过检查,医生告诉胡燕均,根据脑部CT检查结果,华楠不能进行开颅手术,一开颅脑浆很可能就直接迸出来,应该放弃治疗,让华楠有尊严地走。一些闻讯前来的亲朋好友劝胡燕均放弃,说即使人抢救过来了,也会成为植物人,一家人都得受罪。
6月4日,晴。
每天照顾你真是有做不完的事儿,搞得妈妈手忙脚乱。今天,妈妈给你按摩腿上的肌肉,活动了关节,妈妈怕你肌肉萎缩,怕你哪天醒来后关节扭曲不漂亮了。妈妈还给你换上了新买的青色上衣,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开始,希望你快点儿好。
“我女儿只有19岁,我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在医院里,胡燕均坚持道。
“那是我的女儿啊,我如果选择了放弃就太自私了!我真的很庆幸自己坚持要给女儿做开颅手术。”胡燕均说,“医生打开华楠的颅骨后发现,实际情况和CT结果并不完全一致,手术非常顺利。”
手术保住了华楠的性命,但她属于特重型颅脑损伤,术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没有任何意识,成了植物人。“刚抢救过来的那几天,很多人告诉我能不能唤醒女儿就看这几天的努力,要想尽办法跟女儿交流,所以那几天,我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女儿身边,不断和她说话。”胡燕均说。
从华楠做完手术到被医生认定脱离深度昏迷,一共经历了18天。这18天是胡燕均永生难忘的18天,这18天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来说至今仍历历在目。
“女儿和我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出事前,她总喜欢搂着我的脖子说‘我妈对我好,对我真好’。她作文写得很好,有一篇就是写妈妈的,还获奖了。”胡燕均说,“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就是想女儿醒过来。我就怕自己没有努力到位,把她唤不醒。我怕失去她。”
48岁的胡燕均选择了提前退休,专心在家照顾女儿。5年来,她每天都会守候在女儿的床边,期待她从沉睡中苏醒。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有人劝她再生个孩子。“再生一个,我女儿怎么办呢?我肯定会没有精力照顾她。女儿需要我,我要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她身上!”胡燕均说。
华楠的生命在胡燕均的坚持下挽救回来了,可是看着原本活泼开朗的女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胡燕均知道,他们要面临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6月10日,阴。
今天早上,爸爸把你抱到你的房间,你一脸难过的样子;把你抱到妈妈跟前后,你情绪明显好多了。妈妈对你讲,我是妈妈、你是楠楠时,妈妈看到你的眼球在眼眶里不停地转动!妈妈给你做雾化的时候,你的双眼都睁开了。看到你的眼睛一大一小,妈妈心里很是难过。但转念一想,你又有进步了,也许很快就好了,又觉得很开心。
2014年6月,华楠出院回家,回家后的华楠面临的是漫长的康复期。这段日子对胡燕均来说,实在难熬。
“我们平时除了西医,还用中医的方法来给她调理,每天给她针灸啊,按摩啊,喝中药啊……”胡燕均说。
2015年6月10日,沉睡近两年后,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华楠出现了一些自主动作,会睁眼了。后来,手指也能动了。
“有一天,我正在给她擦洗,发现她的手指头居然能动了,我真的太惊喜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自2017年开始,胡燕均和丈夫明显感觉到跟女儿的交流越来越顺畅。女儿能通过手指的比划表达出很多意思,例如同意一件事情时,她便会伸出食指,不同意时,会伸出小拇指。
这,让胡燕均看到了希望,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在陪伴女儿的漫长时光里,胡燕均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到现在已经写了16本。“刚开始写日记,是配合医生治疗需要,记录女儿每天的身体状况。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把每天跟女儿说的话都记录下来呢?等到她康复了,我就把这些日记给她看,把她丢了的日子给补回来。”
在采访中,胡燕均说,自己一路走来得到了很多帮助,现在女儿恢复得还不错。她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未来能把自己的日记出版成书,希望日记里详细记录的护理方法可以帮助到其他有需要的人。“亲人的守护对于植物人来说胜过一切,希望我的日记能鼓励更多的人不要放弃。”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有一种人的伟大,就是他受的苦,别人不必再受。所以,我想把自己的经验贡献出来。”胡燕均说。(记者 马黎 见习记者 孟珂)

阅读全文:http://society.people.com.cn/GB/n1/2018/0425/c1008-2994984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