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4-17 10:13:14 5440字 ( 0/190)

北京西城区:离党中央最近 做红墙边上的好“街坊”

面积50.7平方公里的北京市西城区,历史文脉厚重,红色基因鲜明。于志强摄

在中南海周边,环绕着一道长约5公里的红墙,这道金色琉璃、苍松翠柏掩映之下的红墙,一侧连接着中央党政机关,一侧连接着地区干部群众。“红墙内是中南海,红墙外是小胡同,总书记啊,和我们是街坊!”“西城大妈”一句玩笑话背后,透着自豪感更透着责任感,是西城区党员干部群众维护和谐稳定政治责任的体现。西城区是北京的核心区之一,也是党中央和中央国家机关办公所在地,特殊的区位让这里的党员干部群众有了一份特殊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把这种责任和使命称之为“红墙意识”。

在“红墙意识”的引领下,背街小巷变靓了,“动批”疏解了,百姓生活更方便了……西城区以“绝对忠诚、责任担当、首善标准”做好地区各项工作,激活新思路新举措,催生新气象新作为,在首都核心区形成了无数生动实践。

绝对忠诚:做总书记的好“街坊”

“前门西河沿街长1150米,共有123个居民院落,992户居民,187家商户,经过2012年的翻修改造,整体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但仍存在停车乱象、堆物堆料、店外经营、无证无照等问题……”对于前门西河沿街的情况,街巷长王俊礼了如指掌。他说,这份“熟悉”得益于每天至少四次的“转街”和居民各种各样的求助电话。

前门西河沿街街巷长王俊礼的日常“转街”。毛红星摄

环境治理最怕“反复治,治反复”。街巷长应该做些什么?王俊礼决定挑战最棘手的“胡同交通”问题。他先后3次召开居民、商户代表座谈会,与大家商讨解决对策。经过不断磨合,终于与居民和商户达成一致意见,在大栅栏街道的统筹下,协调北京坊地下停车公司,解决了街巷78辆机动车的停车难问题,还原了一条“清爽利落”的前门西河沿街。

背街小巷对外是城市的“里子”,对百姓则是自家的“面子”,其面貌如何既反映着城市文明水平、和谐宜居程度,又是检验基层政府履职是否到位、精细化管理是否到家的标尺。

在西城,像王俊礼这样的街巷长有1402名,走在西城区的每条街巷胡同,都能看到统一规范设置的“街巷环境整治提升公示牌”,街巷长的姓名、职责、联系方式等信息一目了然,居民只需拨通一个电话,就能找到自己的街巷“管家”。他们用脚步丈量街巷,用行动践行“红墙意识”,努力让街巷胡同成为有绿茵处、有鸟鸣声、有老北京味儿的清净、舒适的公共空间。正如展览路街道北营房北街街巷长王立平感言“其实街巷治理就像绣花一样。街巷就是一幅画布,我们街巷长就如同一根根绣花针,任务就是和百姓一起美化身边环境,共同描画出一幅动人的美丽画卷。”

说起做“好街坊”,在西城不得不提红墙的忠实守护者——“西城大妈”。他们大多年龄在58岁到65岁之间,身穿红马甲、臂挽红袖标、头戴小红帽,因为其中女性人员占到了70%的比例,所以他们也被赋予了“西城大妈”这个充满亲切感、北京味儿十足的代号。

虽然这支队伍被称为“西城大妈”,其实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三成是社区的年轻人。大妈团队不仅包含了热心参与平安志愿服务的个体志愿者,更是一个囊括了西城区各类平安志愿服务团队的联盟——她们是铁路护路巡防员、矛盾调解员、邻里消防员,她们是胡同侠、举报线人、打假人、爱心守护神,她们是网络监督志愿者、环境志愿者、禁毒志愿者、平安志愿者、打击犯罪协助者……讲政治、爱红墙、热心肠,大妈们不仅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守护西城治安也是她们的强项。

“我们离党中央最近”,这是西城百姓最爱说的一句话,所以不仅仅“西城大妈”爱红墙,“红墙意识”作为深深根植于中央政治中心、首都功能核心区的红色基因,已经成为全体西城人的集体意识和共同荣光。

责任担当:创造性解决“动批”疏解难题

2017年9月15日18时30分,有着25年历史、被称为“北京小义乌”的天意小商品批发市场正式闭市。于志强摄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凌晨时分,听到这熟悉的歌声,你一定想不到的是,这歌声不是唱响在春晚的舞台,而是一直回荡在动批天意市场闭市的最后一夜。负责“动批”疏解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李云伟动情的回忆:“虽说晚上6点就该关门了,可大伙都不愿走,《难忘今宵》一直唱到夜里1点半……”

虽然心中不舍,但打包离开的老商户们依然充满希望,通过京津冀政府搭台,“动批”商户主要集中疏解到了天津卓尔电商城、沧州明珠商贸城、石家庄乐成国际贸易城等地,商户们知道,过不了多久,这帮“老伙计们”就又可以聚到一起了。

只有疏解非首都功能,才能更好发挥首都优势。动批,全称是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2000年前后,在动物园周围陆续凝聚了东鼎、聚龙、天皓城、金开利德、世纪天乐等12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一度被视为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作为市民和游客心中著名的“淘衣胜地”,连外国人都说,没逛过动批等于没来北京城……买卖风生水起,周边环境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多、车多、货多,加上无照经营、假冒伪劣商品、黑物流、黑车抢生意,治安案件常有发生,各种现实的负面问题层出不穷,每年这一地区的投诉量都在大幅上升,除此之外消防隐患等潜在的危机时时压迫着管理部门的神经。

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是“动批”市场的常态。于志强摄

“咱们动物园近百公顷的面积每天接待客流最多是10万人,园里人头攒动,而动批35万平方米的空间鼎盛时每天接待的顾客也在10万人左右,火灾及踩踏的危险让人细思恐极”李云伟经常为动批的消防、治安等感到担忧。

数据显示,“动批”给西城带来年均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为此支付的年均管理费用却超过1亿元。人口增多、资源有限,“大城市病”的问题凸显,显然,动批的存在与首都功能定位越来越不相符了。2014年总书记视察北京,要求北京坚持和强化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不久后中央出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中央对北京的功能定位既是力量,还是旗帜,也是规矩,地处北京核心区的西城区,是首都四个核心功能的重要载体,疏解“动批”,对于西城区而言势在必行。

负责“动批”疏解的“总指挥”孙硕与万通市场商户交流。于志强摄

硬骨头向来自带“难啃”体质,在谈到“动批”疏解过程中都经历了哪些时,作为负责“动批”疏解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的孙硕感慨地回答道,“难,真难!”

疏解难,首先就难在利益关系复杂,动批一共有12个市场,产权方各不相同,涉及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等8个产权单位。孙硕说,要想成功完成疏解,首先就要理清疏解背后的复杂的关系。他解释,拆迁是指政府或企业单位用钱购买所有权,本质上是买卖所有权交换的关系,但疏解不是。“动批”的房子是由产权方把房子租给市场方,市场方租给一手商户,商户之间还能转租,“最多我们见过五手转租,这就需要政府出面,紧紧抓住各方的手,协调各方关系,平衡各方利益。”孙硕强调,“但保障商户的基本合法利益不被侵犯,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

既然动批的产权方、市场方不同,房子的性质也各不相同,动批疏解指挥部最后采取“一楼一策”、创新实践,用创造性的模式打开疏解局面:金开利德、万通、万容、世纪天乐等市场创新了使用产权换疏解模式;金开利德市场创新推动税收政策;众合市场与天和白马市场创新“减量平移”模式;万容天地市场创新运用政府引导基金政策;世纪天乐创新应用股权收购模式;天皓成市场创新“腾笼”与“换鸟”同步施策等等。

2017年7月1日凌晨,“万通商城”四个蓝色大字被摘掉,意味着在京城驰名18年之久的小商品零售批发市场将退出历史舞台。于志强摄

找出了症结,找对了路子,困扰动批疏解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2017年,动批疏解进入收官之年,捷报频传:6月份万容天地市场、7月份众合市场、8月份万通市场、9月份天意市场、10月份世纪天乐市场、11月份天和白马市场接连圆满闭市,在推动动批疏解的同时也推动了西城区区域性批发市场的疏解。 11月30日,随着最后一家东鼎市场闭市,具有30余年历史的“动批”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历时四年多,北京市西城区终于啃下这块“硬骨头”。

从聚集资源求增长到疏解功能谋发展,“动批”的疏解过程也是各方转变思路,促进城市深刻转型的过程,成功疏解的背后体现了北京发展理念的全面升级、发展方式的深刻变革。可以说“动批”疏解几乎汇集了北京“瘦身”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各种普遍性问题,本身就是一场探索“疏解功能谋发展”的生动实践,也是西城区敢于担当、勇于创新的大局意识、责任意识的深刻体现,是践行“红墙意识”的生动案例。

首善标准:百姓家门口的事情百姓说了算

“群众家门口的事儿,让大家商量着办”,西城区德胜街道正是本着这个原则解决了辖区内腾退空间的利用问题。

“咱们这儿两个问题比较突出,一是老人多,二是买菜难。”社区居民王阿姨感慨到,“社区附近没有菜市场,买菜需要到一公里外的超市,挺不方便的。”2016年底,德胜街道的工作人员主动走进社区收集居民的意见和建议。在走访中发现,居民要求建菜站和养老设施的呼声很高。为了让居民在家门口就能买上新鲜蔬果、享受养老服务,德胜街道承租了新街口外大街甲8号院16号楼疏解腾退出的386平方米空间,将位于南侧的80平方米打造成便民菜站,而另外300余平方米则建为养老驿站。

“建什么”的问题确定了,那么谁来为居民服务、提供的服务好不好这些问题又是谁说了算呢?德胜街道通过定期举行居民议事会,让居民投票选服务商并对服务质量和经营状况进行监督、评价。如果多数居民对现有服务商不满意,那么将重新确定经营权。

2018年4月4日上午,居民议事会如期在新北社区居委会举行,来自新北、新明两个相邻社区的40名居民代表畅所欲言,对便民菜站和养老驿站的服务商进行了评价,并进行了现场投票。“我腿脚不利落,以往买菜对我来说真是个‘老大难’,现在下楼走不了几步就有菜站,菜也都是当天的,新鲜,真好!”居民苏大妈看到议事会现场有记者来采访,高兴得拉着记者念叨了好几遍。

2018年4月4日上午,居民议事会在新北社区居委会举行,40名居民代表对便民菜站和养老驿站的服务商进行评价,并进行现场投票。董兆瑞摄

民生工作不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要聚民心、接地气、顺民意。德胜街道的这些民生工作之所以能够精准地帮居民解决实际困难,受到大家的欢迎,原因是西城区建立的覆盖全区的“民生工作民意立项制度”。新北社区的便民菜站,正是因为征求了居民意见才得以建起来的。新北社区疏解整治出来的空间,原本立项时只打算建设养老驿站,办老年餐桌。征求意见时居民们表示很满意,但也有不少居民反映买菜有难度,希望可以一并解决,于是,便民菜站才应运而生。

今年,在距离便民菜站和养老驿站不远的地方,原先的一座茶楼变身婴幼儿早教平台,为新北社区的居民提供免费的婴幼儿早教服务。这也是通过居民议事会等形式,在认真听取民意、积极对接民需的基础上建设而成的。据了解,在德胜街道辖区单位工作的职工和居住在德胜街道6个月以上的居民家中有7-48个月的宝宝都可以在工作或所住的社区居委会登记报名,享受婴幼儿早教服务。目前,德胜街道已经先后建成了4个婴幼儿早教平台,解决辖区内居民育儿难的问题。

德胜街道只是西城区在民生工作上的一个缩影。西城区社工委书记、社会办主任李薇介绍道,在推进民生工作民意立项的过程中,西城区委、区政府出台了《关于全面推行民生工作民意立项工作的意见》。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西城区共完成了132个民生项目,涉及住房条件改善、公共设施、社区管理、社会服务等领域,形成了西长安街灵境胡同老楼加挂电梯项目、大栅栏前门西河沿街乱停车治理项目、广内老墙根百姓生活服务中心项目等一系列品牌项目。

“让离红墙最近的地方,成为跟百姓最亲的地方”。西城区委、区政府一直以首善标准,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以“红墙意识”为引领,访民情、听民意、解民难,最大限度为民意参与民生工作搭台,为群众需求立项、用群众眼光选择、以群众标准衡量,激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热情。

如今,“红墙意识”已然植根西城干部群众心中,融入西城建设发展的方方面面。在“红墙意识”的引领下,西城区将立足新坐标,开启新航程。

阅读全文:http://bj.people.com.cn/GB/n2/2018/0417/c82840-3147073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