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4-16 08:32:55 1627字 ( 0/74)

用脚丈量山城 写下《古城重庆》的老人走了

用脚丈量山城每条街巷 写下《古城重庆》的百岁老人走了

彭伯通的书桌

家里到处都是书

彭伯通和老伴

彭伯通长子彭光忠怀抱父亲遗像

彭伯通的一件毛衣已经千疮百孔

彭伯通,跨世纪的百岁老人,也是地道的“重庆通”。他用脚丈量每条街巷,挖掘它们的历史文化内涵。如果你读过彭老的《古城重庆》,那么你就了解了重庆的历史及各街名的来龙去脉。前日上午10时7分,彭老离开了这座他炽爱的城,享年100岁。

文革时期《古城重庆》就已写好

“彭爷爷是个很爱惜书的人。”6年前,保姆江银珍来照顾彭老。在她印象里,最不能碰的就是彭老的书。“别人借书可以,但借了他会催着还书。有时候半夜他还要起来,问起那些书的借还情况。”江银珍说,老人惜书如命。

据了解,彭老出版有《巴渝故实录》、《陪都星云录》、《古城重庆》、《重庆题咏录》、《跌宕风云诗纪》、《沧白先生论诗绝句百首笺》、《学诗绝句二种》、《重庆地名趣谈》等。其中,《跌宕风云诗纪》这本书是彭老92岁高龄时出版,彭光忠回忆,书稿都是父亲亲自校对。

“在彭老98岁以前,还能读书看报,每天他都会到书房坐一坐。这两年才没怎么看了。”江银珍说。

后事早有交代,一切从简

彭老去世的消息,少有人知道。

今年75岁的彭光忠是家里的长子,15年前,自打退休后,彭光忠便一直全职照顾父母。保姆负责父母的伙食,而他则买菜、买药、换药……更像是“全科家庭医生”。

关于后事,父亲早有交代——一切从简。“他认为没必要兴师动众,他也不放心母亲,担心大家忙着丧事,而疏忽了对母亲的照顾。”彭光忠说。

在彭光忠印象里,从小家里就是一个温馨之家,父母感情很好。父母从来没有吵过架,也从不说粗话。母亲出自书香门第,本来是学师范教书的,但为了照顾父亲和儿女,一直没有参加工作。

彭老家中,40年代同妻子结婚时的老式家具依旧保存完好。保姆回忆,有次彭光忠将一把破旧的藤椅扔了,彭老愣是让他捡回来。“他对生活无要求,10年前最奢侈的一次,买了件皮衣1000元,是他的当家衣服。”

永远听不到“大概、可能”

重庆地方文史专家肖能铸与彭老算是忘年交。1981年,彭老的《古城重庆》出版,肖能铸买了本回家,着迷地读了起来。“那时候母亲看我在读这本书,就告诉我作者是熟人。”肖能铸回忆,原来,彭老的妻子跟母亲是同学,两家人也是邻居。于是,自那时起,肖能铸便常常去彭老家串门摆龙门阵,常常向彭老请教。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肖能铸这样评价彭老,“在他的嘴里,你永远听不到‘没听说过、大概、可能’这些字眼。”

彭光忠回忆,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重庆旧城改造之前,父亲就已对重庆地名做调查研究,积累资料。书上查不到,就亲自实地去查看,向老居民反复打听。

彭光忠告诉记者,重庆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长达三千年之久。在父亲看来,地名的演变史如历史车轮的轨迹,更是充满雅趣。不管来自官方的政令,还是来自群众的约定俗成,地名经历时间越长,内容越加丰富。如果仔细咀嚼重庆的地名,不仅能充实知识,更是一种享受。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周小平/文 毕克勤/图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阅读全文:http://cq.people.com.cn/GB/n2/2018/0416/c365402-3146424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