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4-16 07:30:56 2088字 ( 0/87)

一台清唱,九个人物,给你十分张冉

人民网上海4月16日电 四月申城,正是春花烂漫时节,一场“梦酣花醉”张冉昆曲清音演唱会于上周末在苏州河畔M50创意园的半度雨棚上演。被著名作曲家谭盾誉为“合作过的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张冉,为听众带来选自《牡丹亭》《长生殿》等经典剧目的唱段。

一如清唱会充满诗意的名字:梦酣花醉。这一晚,满场的听众跟随张冉一起走进的不仅仅是优美的昆曲唱段,还有她身上透出的那份坚持与决绝——梦的是昆曲,醉的是传统。

从2010年大学毕业加盟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到如今“自立门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昆曲艺术工作室,时间的指针走过了八年。这八年对于张冉来说,意味着很多东西,是各种版本共计300多场《牡丹亭》,是《春江花月夜》中辛夷与曹娥各自不同的故事,是第25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新人主角奖的奖杯,当然,更是三千个与昆曲朝夕相伴的日子——“幸运”“感恩”,她用这样两个词来总结自己的这八年。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恩师张洵澎老师,和师哥张军的提携,感谢中心给予的舞台,让我可以在学习前辈们表演艺术的同时不断提升自己,”张冉说,也正是在他们的激励与鼓舞下,她开始思索一个问题,自己到底能为昆曲做点什么。

“现在的我最想做的,大概就是认认真真地,像个画匠一样,把老师教的东西一笔一划、原原本本地画下来,努力还原昆曲的本真。”

这也是她毅然选择在2017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的目的:复排传统昆曲残本、保护传承经典剧目、走进校园将昆曲传播推广给年轻观众,为传承、挖掘和传播传统昆曲艺术文化尽一份心力。

从这个意义上看,这场题为“梦酣花醉”的清唱会仿佛是某种决意。

台上演的过瘾,台下听得同样过瘾,尤其是对艺术细节格外“挑剔”的大师谭盾来说,整场清唱会细细听下来,收获的是“非常非常过瘾又感动”。在他看来,赏昆曲,和欣赏室内乐一样,要非常近距离的去听、去感觉,“可以感觉到,张冉的那个神、韵、气,都相当到位,她的眼神与动作之间有一座桥梁,就是声音,非常流畅,而又非常雅致。”

除了过瘾,谭盾同样感动于张冉对昆曲艺术的痴迷与执着,“现在的中国,就非常需要像张冉这样的匠人,有着远大的抱负。传承国粹需要一种精神,我在这么年轻辈的演员身上,能看到如此博大而深邃的精神,非常感动,也更加期待接下来跟张冉的合作。”

一个小时的清唱会分做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临川四梦”,集齐汤显祖“鬼、侠、仙、佛”四色故事,既是情多情至,又有情幻情生。下半场 “闺门四韵”,《红梨记》《玉簪记》《蝴蝶梦》《长生殿》,六个经典折子,全方位展示昆剧闺门旦的艺术魅力。细数下来,八出剧目,九个人物,过瘾是真的过瘾,挑战也是真的挑战。

“没办法,自己给自己挖的大坑,含着眼泪也要填完。”话说得俏皮,但张冉心里并没有话里奖得那般轻松。剧目是老师张洵澎和张冉一起定下的。《牡丹亭》是她熟稔的,不过这次除了杜丽娘的戏份,又在前面加了一段《春香闹学》,唱花旦。《紫钗记》的《折柳阳关》则是她为了这次的清唱会专门去老师那里新学的。

王岳阳、张洵澎、谭盾、张冉(左起)

“所有的人物里,我现阶段最喜欢的可能就是霍小玉,我觉得自己和她在精神上有很多相像的,她的那种‘痴’,让我很有共鸣。”

张冉也确实是一个“痴人”,她说自己只要想着一件事,就会不自觉地沉迷进去。

“每次演出,我都会一个人呆着拼命地去想: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的角色又是什么样的人;我会怎样想,她会怎样想;是我按照她的想法来,还是她按照我的想法来……脑子里一直在打架,直到她彻底成为我,或者我彻底成为她。”张冉说。有时候坐在地铁上,脑子里忽然飘过一句戏,就不自觉就摆起手式唱了起来,“回过神才发现,忽然身边空了一圈,没人了”。

说起杜丽娘,张冉说,她已经累计演了300多场《牡丹亭》,“300场,每场一个半小时,所以我已经和杜丽娘相处了超过450个小时了。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不知不觉你就和一个人结缘了。”

没有什么时髦的兴趣爱好,也不太关心时下年轻人的话题,张冉的生活与“标准90后”之间的距离似乎十分遥远。没有演出的日子,早上看看书听听音乐,到了下午就坐车去老师家拍曲,晚上到家再回一下戏,一天就过去了。

“有时候恨不能活在戏里,”她笑,“昆曲的词儿多美、曲多美、身段多美、意境多美啊。我就想再多学一点,再多学一点,把这份美留住,传递出来。”

梦酣花醉,说的分明就是她自己。

阅读全文:http://sh.people.com.cn/GB/n2/2018/0416/c134768-3146342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