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24小时滚动新闻 发表于  2018-04-12 15:33:25 2018字 ( 0/97)

扎克伯格对数据遭窃事件道歉 “数据收割”难止

美国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10日开始就这家互联网企业用户数据遭“窃用”一事接受国会议员连续两天盘问。
英国剑桥分析公司前员工3月向媒体揭发这家企业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大量脸书用户数据,图谋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引导选民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扎克伯格一再道歉并承诺保护用户数据,但信息专家说,用户个人数据被各种机构“收割”、贩卖乃至滥用已是普遍现象。
【扎克伯格:“我的错”】
身为全球最知名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硅谷”创业者之一,扎克伯格33岁人生中第一次在国会议员面前为脸书犯的错致歉。
按照安排,他10日参加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商务委员会联合听证会;11日参加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听证会。两场听证会,他都是“主角”,接受议员“盘问”。
9日,扎克伯格前往国会,与一些参议员闭门会晤,为听证会做准备。当天,扎克伯格打破以一身T恤应对几乎所有公共场合活动的习惯,穿西装、打领带,不复休闲装扮。
在众议院9日提前发布的书面证词中,扎克伯格就脸书未能及时防范“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散播、“用户隐私数据”遭窃用、外国势力利用平台“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致歉。他说,脸书对错误“反应迟钝”,是出于“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只看到那些让人们彼此连接所带来的好处”。
他个人揽下所有责任:“我们没能从更宽广的角度认识自身责任,是大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脸书由我创立,由我运营。它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负有责任。”
美联社9日报道,书面证词没有就用户数据遭“窃用”过程提供新信息。扎克伯格介绍了先前发布的应对措施,如开始审查脸书2014年开始技术上限制第三方程序接触大量用户信息之前、有渠道获取大量用户数据的每个应用程序。剑桥分析公司正是在脸书封住这道“后门”前得以获取大量用户数据。
扎克伯格说,他已要求脸书投入更多资金保障数据安全。这固然会“严重影响企业未来利润率”,但“我想明确我们的优先目标,即保护我们的(用户)群体比利润最大化更重要”。
【谁在“收割”用户数据?】
脸书事件再次暴露网络用户个人信息安全保障缺失的现实。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估算,安客诚、益百利集团、Quantium、eBureau之类大型“数据中介商”掌握的消费者个人信息可高达人均3000个数据点。
游说团体“隐私国际”的数据项目领队弗雷德丽克·卡尔特霍伊纳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成千上万家企业做着收割用户个人数据、追踪用户线上行为轨迹这门生意。这是一项全球性产业。不仅存在于线上,线下也有,如利用各种优惠卡追踪消费或借无线上网服务追踪手机。你几乎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个人数据究竟被拿去做什么。”
卡尔特霍伊纳以她自己为例:过去6年,累计600个左右应用软件或授权获取她的苹果手机数据。她想查清到底这些软件掌握多少个人信息,“可能需要花一年时间”,因为软件生产商绝不会轻易公开这类信息。
“数据贩”收集的用户信息不一定准确。按照美国福里斯特研究公司高级分析师苏珊·比代尔的说法,业内普遍估算,仅有五成数据准确。那么,消费者需要这么担心吗?
专家说,“个人数据收割”的害处不仅是消费者会接到数不清的“精准营销”广告,还可能决定消费者人生中的机会和选择。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约翰·戴顿说,个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赞”行为、购买习惯、收入水平、兴趣爱好等信息,会计入社会对个人的“信用评分”。假如信息“有利”,个人办信用卡或抵押贷款时会得到更多优惠,应聘时更容易过“背景审查”那一关。
游说团体“世界隐私论坛”执行总监帕梅拉·迪克逊说,这个“评分”体系可能隐藏从种族、婚姻状态等个人信息衍生形成的偏见和歧视。这个团体在一份报告中总结:“一个人可能永远意识不到他或她没能通过面试、找到工作,没能拿到折扣、奖金、优惠或某种机会,是因为‘评分’低。”
RSA网络安全公司的拉什米·诺尔斯提醒,垂涎个人数据的不光是广告商和数据中介商。“黑客往往能猜中你为电脑设置的安全问题答案,如你的生日、母亲闺名,因为你曾在公共空间分享这些信息……靠一些零碎信息就可以拼凑出一份相当准确的个人档案,别人可借此盗用你的身份。”
诺尔斯建议,网络用户限制向第三方分享个人信息有不少办法,如更改浏览器设置,以防本地终端记录访问信息;使用广告拦截软件,不用真名登陆网站,或使用虚拟专用网络。(沈敏)

阅读全文:http://usa.people.com.cn/GB/n1/2018/0412/c241376-2992267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