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8-03-29 11:06:03 6790字 ( 0/147)

《极限挑战》:不一样的综艺节目

摘 要:《极限挑战》无疑是当今中国综艺界的成功典范。本文从叙事结构、人物定位及关系、平民化大众性、文化底蕴、精神内涵、原创性六个方面探究了《极限挑战》成为赢家的原因,正是这些优势造就了这一档不同寻常的真人秀综艺节目。
关键词:真人秀;综艺节目;极限挑战;节目分析;优势分析
中图分类号: 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8)02-0108-03
《极限挑战》是一档自2015年6月起登陆东方卫视播出的大型励志体验真人秀节目,截止2017年已播出三季,该综艺一经播出便获得极高收视率与网站点击率,好评如潮,屡屡成为微博热门话题。在观众“自主性的丧失”和电视“通俗化的力量”影响下,当前中国综艺市场呈现一种中等的审美,节目趋于类似、通俗、随大流。《极限挑战》在这样的市场大环境下成为赢家,必有其深层次优势,必然有其和其他综艺节目“不一样”的地方。
一、独特的叙事结构,剧情感故事性强
广播与电视都是叙事媒体。故事是按时间先后,以一定的逻辑顺序排列起来、受因果关系推动的一系列人物、事件和背景。电视节目都带有一定的叙事结构,叙事结构让故事减少过多的随意性。《极限挑战》抓住了独特的叙事结构,大大提升了节目的剧情感和故事性。
(一)叙事情境多样
节目作为叙述者有权利去选择叙述什么,这个选择要尽可能多样化。作为一档户外体验型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可谓是一直“在路上”。拿第一季举例,短短十二期节目,节目组共去了六个省份进行拍摄。不但地点取景丰富,故事情境设置也非常多元。比如说第一季第二期《继承者们》设置了富家公子哥抢夺遗产金条的“韩剧狗血式”叙事情境;第三期《上海滩》是男人帮在上海一天求职经历的平民化叙事情境;第五期《疯狂的石头2之血战到底》延续了黑色幽默电影《疯狂的石头》故事叙事情境;第十一期《异次元特工》,设定民国时期大背景,采用“内奸”“叛徒”叙事情境。这些例证充分说明了节目在叙事情境设置上的用心,力争做到每一期节目都充满新意,讲述不同故事。在不同时代、不同场合、不同人物关系背景下叙述男人帮的“爱恨情仇”,增强了节目剧情内容的丰富性和可选择性,为观众即叙述接受者提供不同体验,保持接受者的新鲜感与期待感。
(二)真实性大于虚拟性
真人秀节目,肯定会存在按照剧本叙事表演的成分,在《异次元特工》这一期节目里面,“内奸”张艺兴因为经验不足而暴露得十分明显,但是为了节目继续,大家还是装作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频繁淘汰错误的内奸人选。节目最后,孙红雷和张艺兴“相爱相杀”的戏码也是剧本演绎,这就是真人秀叙事中虚拟元素的体现。
但《极限挑战》难能可贵区别于其他真人秀节目的一点就是,它在叙事方面的真实性方面远超虚拟性。男人帮的不按套路出牌为节目增添了很多的搞笑元素和真实色彩。比如说《与你同行》中,孙红雷的脚被束缚,他需要取出面前冰块里面的钥匙才能打开束缚,他的道具有放大镜,按照剧本设定应该是运用放大镜融化冰块取出钥匙,可孙红雷的做法就简单粗暴多了,他直接拿放大镜磨断了脚上的绳子,成功逃脱,颇为搞笑。《继承者们2》,黄磊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金条箱后,得知打开还需要密码,机智的他没有费力去找密码,竟然选择直接把箱子砸开,让人哭笑不得。这些真实的表现让观众看到了性格鲜明,脱下明星包袱、充满着生活气息的六个大男人。如此真实性的叙事使观众轻易就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完全带入到一种亦真亦幻的情境设置之中,进而也会对节目投入更大的兴趣和更真实的感情。
(三)连续、互动的叙事
电视真人秀通常是将一条叙事线索进行分割,在每期节目中实现叙事线索的某个环节,来实现叙事的连续性,到下一期节目中又实现新的叙事环节或阶段,从而达到叙事高潮,实现节目的系列性。节目的前后互动呼应也是形成整体感系列感的重要因素。《极限挑战》将这个叙事手法运用得很娴熟。例如《悠长假期之猫鼠大战》和《悠长假期之冰封王座》就属于连续性叙事,是男人帮发生在云南的一系列故事,包括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剧情。再比如第一季最后一期是男人帮被绑架到“开普勒星球”的情节,第二季第一期就是他们在“开普勒星球”被赋予“营救狗王子”的任务的叙事发展,在两季之间也做到了连续叙事。节目的互动也很常见,比如《继承者们》和《继承者们2》。这样的叙事让叙事接受者产生连续的情感和反映,提升了他们对叙事情节的记忆程度。
(四)悬念、反转叙事
因为有在电视节目中间插播商业广告、预告的需要,电视节目制作人在中断前后需要通过节目安排来适应这一情况。这就要求电视故事必须有更多的悬念和转折点,可以拆分成几个部分,使得故事的节奏更加紧凑。《极限挑战》善于设置反转情节,给节目增添了许多悬念,加强了节目吸引力。比如《笑容保卫战》中,男人帮化身六位特工,在每轮游戏后推测卧底,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无间道”。随着剧情的推进,观众心里预想的结果一次又一次被推翻,为了知道最后的真相,自然不会离开电视机前,这就是诱导了叙事接受者的收看欲望。这样密集的反转,给予了观众强烈的游戏亲身体验感,在保证观看的娱乐性同时。也让观众产生“烧脑”的快感,猜测正确的观众还会产生一种成就感。

二、角色定位鲜明,人物关系复杂多样
真人秀节目的核心是“人”,“人”在节目中起灵魂作用,是构成一个节目完整度至关重要的部分。花样百出的游戏规则也许并不能长时间吸引受众,但丰富且特色鲜明的人物设置和形象塑造定会促使一个节目持久的成功。
(一)以“男人”为主角
一直以来,在中国的综艺圈,户外真人秀节目的主角一般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人们越来越希望能看到一种立意不一样的综艺节目,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产生了需求,导致人们对大众传播产生期待。《极限挑战》突破了传统,回应了期待,是一档完完全全的以男人为主角的综艺节目。
据节目总导演严敏介绍,节目是想通过反映男人们的压力和现状让电视机前的男人们找到自己的影子,让女人们也能看到自己老公、男朋友或者梦中情人的影子。所以在人物嘉宾的选择上,节目组紧紧围绕反映男人现状这个主题,尽可能地让观众产生共鸣,“我们找的是有更多社会经验、社会阅历的男人。最好是从底层拼搏上来的、靠实力说话的。要能反映出中国男人的特色。”黄渤是最符合这个设定的,“黄潮就是靠才华取胜的,他的小智慧、小聪明,特别符合中国男人的映射。他也特别理解我们节目组希望呈现的中国男人的形象。”类似的,孙红雷和黄磊也是这样的典型代表。王迅一直努力拼搏的身影,抠门却有义气的性格也像极了现在社会上顶天立地的中国男人。罗志祥作为不老偶像,在演艺这条路上打拼了许久。张艺兴则是作为刚刚走出校园,初入社会的小男生形象。
从成员设置上我们可以看到,《极限挑战》关注的受众群体不只限于年轻人,这支“腊肉”“鲜肉”组合的“男人帮”中,既有中年人喜欢的影帝级别演员,又有年轻人喜欢的老牌偶像、流量小生,对各年龄段的观众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
(二)人物定位典型鲜明
《极限挑战》的人设是极为出色的,六位固定成员年龄跨越大,外形差距大,性格各异,这样特色化的嘉宾邀请可谓别出心裁。
节目的三位“大哥级”核心人物是孙红雷、黄磊和黄渤。孙红雷是人设突破最大的一个,他一直以“硬汉”“冷酷”“凶狠”的人物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但其在节目中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总是一副游手好闲,不守规矩的形象,搞怪自恋,粗暴简单。他自称自己是“颜王”、“帅雷雷”、“极限三傻之大傻”,为节目制造了最多的笑点,形成了一种“反差萌”。但是这样的他同时又能做到沉着冷静应对困难,对成员默默关心,对弟弟无限疼爱,情商极高,展现了独立人物设定的多面化。他是我国典型的表面粗枝大叶,内心细腻的靠谱大男人形象。
黄磊是节目中智慧的化身,被称为“神算子”“老狐狸”。他睿智多谋,极谙人情世故,任何困难到他这里都可以迎刃而解。他还烧得一手好菜,对老婆孩子疼爱有加,他是我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好男人的代表。
黄渤一直被冠以“高情商男神”称号,他的小机灵总能让问题变得简单,他的“坏心眼儿”给节目提供了很多笑点,网友们亲切地喊他“坏叔叔”。
王迅因为两颗巨大的门牙得名“大松鼠”,他是六位嘉宾中名气最小的,节目组对他的设定便是一个普通人。他抠门、胆儿小、斤斤计较,但是他又是最能吃苦受累的最有义气的一个,他是默默拼搏永不言败的男人形象。
罗志祥是节目的搞笑担当,像他的外号“小猪”一样,他的综艺风格也十分搞怪,为节目注入了很大的活力。
张艺兴是“成长式”的人物设定,这是《极限挑战》人设一大亮点。起初他是个“较真的”“有点倔”的“小绵羊”,口头禅是“我们彼此之间能不能有一点信任”。这样青涩单纯的他让哥哥们十分喜爱,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刚入社会的自己,于是他们乐于给他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随着节目的录制,“小绵羊”逐渐开了窍,不但能轻松躲过陷阱,还学会了反将一军,成为了现在的“小狐狸”。他代表了刚进入社会勇敢闯出自己一片天地的懵懂少年。
拉扎斯菲尔德的功能主义主张,媒体具有价值与规范的模式化作用,这些价值与规范成为一种符号系统,向人们不断提供“话语”,使人们的社会体验具有意义,包括人们在宏观文化中如何发现、认识自己。“男人帮”就仿佛是中国男人社会的一个小小缩影,每个人都代表了一类典型,是一种规范的模式,让男性观众产生了共鸣,在这个社会中发现了认识了自己。
(三)人物关系复杂多样
个性鲜明的人物,自然会形成复杂多样的关系。《极限挑战》如此强大的剧情感和故事性也和花样百出的人物关系和互动有关。故事的推进、游戏的互动形成人物关系,人物关系又推动情节的发展,引发观众的好奇和窥探。泼拉斯说过:“突出性格的唯一方法是把人物投入到一定的关系中去。”六位嘉宾在节目中显示得淋漓尽致的性格也和人物关系有关。
节目有两大帮派“极限三傻”和“极限三精”,他们之间的“互怼”常常让人捧腹大笑。同时,还形成了多对“CP”:“红兴”“萝卜”“双黄”“师徒”“猪羊”“红猪”“渤迅”“迅雷”等等。这些“CP”都吸引了自己一定规模的稳定粉丝群体。男人帮之间在游戏中或团结或背叛,为节目增添了许多悬念,其复杂的人物关系使得节目无比精彩。

三、平民大众性,“接地气儿”的综艺节目
(一)大众参与度高,路人成为“高能”
纵观传统的综艺节目,观众和路人参与度都极少。《极限挑战》则不同,节目的进行完全设置在闹市、居民区或办公楼,六位嘉宾又都极热爱与路人互动,导致节目经常出现“高能”的路人甲路人乙,增添了许多亮点。
有一期节目里黄磊变身为出租车司机,一位毫不知情的女乘客上车后认出黄磊,激动不已,夸张的动作、表情及一路上的喋喋不休,下车自拍发朋友圈的可爱生活化的表现都让人忍俊不禁,这个片段当天也上了微博热搜,大大增加了节目的话题度。再比如“3000步到海南”的游戏中,孙红雷为了稳定步数,搭收破烂的三轮“顺风车”,让骑车的大爷“一脸懵逼”;张艺兴则是看到了一群玩滑板的年轻人找他们借了滑板以减少步数。除此之外,找路人唠家常,派路人当“眼线”或“保镖”藏箱子,和路人一起吃饭、被路人嫌弃都是节目中常见的场景。
观众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转换,不再仅仅作为看客,而是参与其中,这一身份转变加强了明星与受众的互动,提高了观众的参与度和关注度。
(二)去明星化,接地气儿
《极限挑战》真正是一档去明星化,接地气儿的节目。节目的定位就是关心和反映普通大众的生活,让明星脱下华丽的外衣去体验真实的普通百姓的生活。因此节目的主题内容也与观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让观众产生很强的亲切感与感同身受感。《上海滩2015》中,男人帮在上海求职,孙红雷变身幼儿园老师忍受了一天“熊孩子”的“折磨”;罗志祥成为了一名自己“跑业务”的家政工,被批评做得不干净扣工资;黄渤化身快递员遭到客户恶语相向和投诉。节目充分展现了求职的不易,挣钱的艰辛,传达了职业平等,所有努力的人都值得被尊重的深层次理念。在《漫步人生路》中,男人帮则体验了普通中国男人的一生,黄磊为了赶着去上班在地铁里被挤得站不稳脚,90后张艺兴当起“奶爸”,体会普通工薪家庭中男人的责任与担当。引发观众共鸣,是《极限挑战》做得最出色的一点。
节目通过反映普通人的生活,让观众对节目产生了更大的认同感,这也是阿多诺所说的“文化工业视角”,即电视权利就是通过标准化的重复的社会生活描述,充分地构造他所谓的收视者的心理动力反应,这就是动态的意识形态权力。产生很大的认同感自然就会造成节目的高收视率,隆·莱博在“收视过程”方面得出了结论可以证明这一点,当人们收看电视时,他们倾向于寻找合理的节目——那些与他们自己的体验相符合的节目,或是他们认为“真实”的节目。
四、文化底蕴深厚,展现地方特色
《极限挑战》可以说是跑遍了中国的大部分省份及城市,在对文化理解的方面真正做到了入乡随俗,每到一个地方就会通过各种方式充分展现其地方特色风土人情。比如在重庆录制的时候,巧妙地在游戏中融入了麻将文化和火锅的特色。在广州,猜题环节以广州早茶文化为内容。节目中既凸显了真人秀的娱乐性,又拥有深厚文化底蕴,培育了观众的品味,真正起到了教育作用。
五、精神内涵深度娱乐,传播正能量
在如今的全民娱乐时代,若是一味迎合受众口味,容易剑走偏锋无法长远发展。电视节目想要吸引受众、抢占市场,除了避免庸俗化和同质化,保证节目的内容之外,文化内涵和价值观念是确保节目质量和档次的重要方面。与当下大多综艺节目不同,《极限挑战》绝非是一档肤浅表面的、纯娱乐的真人秀综艺节目,它注重“寓教于乐”,在保证节目娱乐性的同时揭示深刻的精神内涵,向社会传播正能量。
比如《海岛求生记》男人帮患难与共,展现了团结的力量和兄弟的义气;《职场宫心计》描述了职场生涯的漂浮不易,向每一个为生活奔波的“小人物”致敬;《笑容保卫战》传递保持快乐与笑容的重要性;《漫步人生路》提醒观众时间宝贵需要珍惜,同时呼吁社会对老年人多一点关爱。
在节目里,我们能看到的,是善良战胜邪恶,团结战胜自私,大智若愚战胜不择手段,宽容和理解战胜刁狭与偏执。 这样的节目设定具有深远的社会影响,传播正能量,对社会公德的培养与提高具有很大作用,麦克斯维尔和唐纳德在《大众传播的议程设置功能》中指出,大众传播媒体报道量越大的话题越容易被公众关心和讨论。格伯纳和格罗斯在培养分析理论中提到,“电视巨大影响主要来自于它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故事不仅告诉我们世界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做……电视在塑造我们关于现实的共同观念上具有累积的影响。”《极限挑战》如此广泛的传播率对我们社会的共同价值观念产生了积极影响。这也是大众媒体的“社会控制的结构”产生作用的方式:强化主流社会规范。
六、节目原创,拒绝“符号暴力”
与《奔跑吧兄弟》《中国有嘻哈》等同样的热门综艺不同,《极限挑战》是根据我国社会现状原创定位的一档纯国产节目。这也是拒绝“符号暴力”的一种体现。现在充斥市场的“中国化改造”的节目,引入中国前已经吸引了很多固定式观众,变为一种符号,对观众产生了特殊的支配性影响,是“施行者与承受者的合谋和默契二施加一种暴力”,再度占用中国公众的时间。而《极限挑战》是真真正正地从中国的社会出发制作出的真正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节目。
参考文献:
张宇.电视真人秀节目的叙事模式研究[D].河南:河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刘玮 王佳慧.披露《极限桃战》选角内幕:黄磊孙红雷是“意外”[N].新京报,2015-07-28.
马琳.户外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热播原因解读[J].新闻世界,2016(02):39—41.
唐华军.《极限挑战》凭什么征服观众[N].光明日报,2015-07-20.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8/0329/c418772-2989659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