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18-03-14 03:50:41 7605字 ( 0/204)

新闻直播:PGC网络直播新浪潮——以“人民直播”平台为例

摘要:随着移动端网络直播在近两年蓬勃发展,网络直播成为现象级的媒介应用形式,新闻媒体试水网络直播,使得资讯类直播和PGC(Professionally-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生产内容)生产方式成为新的直播形态;“人民直播”作为PGC网络直播平台,自成立以来推出了一系列直播节目,拓展了新闻直播、资讯类直播的广度和深度;将“人民直播”的发展经验、国内外相关媒体的直播实践相结合,能够为探究PGC网络直播的发展方向和进阶前景提供依据。
关键词:网络直播 PGC 人民直播 新闻直播
移动端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新闻报道方式,而且这种方式简单到只靠一部手机就能完成。2016年7月14日,法国尼斯国庆日恐怖袭击中,正在度假的德国国家电视台、德国国营广播电台工作联合会(ARD)记者Richard Gutjahr用手机进行连线报道,最终用Skype持续不断地直播了24小时。因为装有移动新闻报道装备的工具包并不在身边,他所有的设备只有一台iPhone手机和一个外接电源设备 。
这场直播报道可以说是移动直播的一个范例。不同于普罗大众随手拍的UGC (User-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产内容)直播,记者在直播中更加兼顾新闻点的抓取,同时对于此类伤亡事件也必须顾忌新闻伦理的要求,这体现了PGC (Professionally-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生产内容)网络直播在新闻等资讯报道中的优势。与此同时,面对突发事件能够做到实时的、“单兵”轻量级的出色报道,其背后是整个网络直播生态的日渐生成。
一、 网络直播的兴起历程、产业和市场分析
2016年被称为中国“移动直播元年”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而在供给方面,截至2016年5月直播上线平台一共有116家(百度MOTA数据),预计2016全年上线平台将增至400家(腾讯云数据),市场规模达至500亿元 。
网络直播为什么如此火爆?以PEST分析法 ,从政治、经济、社会和技术这四大要素来分析网络直播行业的宏观背景可以发现:“互联网+”上升为国家行动计划,互联网经济的蓬勃发展,社会文化的开放化和多元化,4G网络和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使得中国的网络直播在近两年集中爆发(钟绪君,2016)。
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和网络的覆盖率提高,是网络直播火爆的基础因素,而以国家网信办2016年11月出台《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为标志,各种有关网络直播的公约和管理规定在2016年密集出台,也从侧面反映了近年“全民直播”的狂欢现象。从概念上来讲,“网络直播”较“移动直播”更为广泛,它包括了PC端在内的互联网直播形式,事实上“移动直播”作为一个分水岭,代表了网络直播的新阶段。
相关研究将直播的发展历程分为四个阶段 :

由此可见,网络直播目前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正在以“直播+”的形式与社会各行业需求相结合,拓展应用的广度。从网络直播的内容来划分,当前的直播平台可以分为专门类、泛生活类、资讯类三个大类(陈洁,2016)。

相较于2008年六间房开始做PC端的“秀场直播”,2015年年中花椒、映客等泛娱乐移动直播的兴起,资讯类直播起步较晚,一些新闻直播产品主要在2016年之后才出现,但很快成为一个新的热点。根据CNNIC发布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新闻市场研究报告》,截至2016年6月,互联网新闻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79亿,互联网新闻已成为网民高频使用的基础类网络应用。可见,资讯类直播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应用空间。
二、 “网络直播热”的学理性分析
网络直播为什么会成为当前流行的媒介现象,其背后折射出的媒介生态又是什么?理解网络直播涉及到的传播和媒介相关理论,对于更好地应用这一技术手段和报道形式具有重要意义。
秀场直播和泛娱乐类直播产生了“网络女主播”“网红”等群体,对于网络平民文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是在PC端的“秀场”还是移动端跟随主播的足迹所在的场景,本质上都是一种“舞台”,而在摄像头前的主播就像戈夫曼的“戏剧理论”描述的那样,在进行日常生活中的表演,并且这种表演呈现了“前台”“后台”模糊的趋势(李雪,2017)。
在直播的受众这一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卡茨的受众“使用和满足”理论依然是分析用户心态的有力工具,直播过程中的及时交流和实时互动(赵梦媛,2016),对好奇心的满足都是直播的受众心理基础。
传播者、受众和媒介是构成传播模式的基本要素,从直播这一媒介本身来看,直播具有真实性、实时性和未知性等特点,直播相较于录播,更具有冲击力和吸引力。信息是减少不确定性的东西,美国传播学者香农和维弗将“熵值”这一概念引入到传播当中。不确定性越大,信息量越大,熵值越高。直播,尤其是新闻直播在给受众带来“一手资料”、原始画面的同时,也有悬疑性存在(鞠斐,2003),而悬疑性和过程、参与一起构成了直播的三要素(熊文平,2000)。
电视直播的理论能够为现在网络直播中的新闻直播等提供借鉴,但是还应该看到网络直播在目前的用户接近性上和用户的选择权利上是电视直播无法比拟的。正如麦克卢汉为代表的媒介生态学派预言的,媒介的进化在于突破时空限制,实现时空同步性,媒介重归口语传播和部落化时代(梅洛维茨,2003)。网络直播的独特之处恐怕不在于直播的独特性,而在连接的自由和便捷。喻国明认为“直播技术也使得空间坍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无限接近”,网络直播“更重要的是其形式价值”,“网络直播增加了人的连接性” 。
真实性、互动性和便捷性是网络直播的重要特点,也将是移动新闻直播发挥作用的着力点所在。
三、 “人民直播”平台的发展特点
2017年2月19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移动创新传播论坛在京举行,在论坛上“人民直播”作为全国移动直播平台正式上线。该平台由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发起,与新浪微博、一直播合作建设,吸引了百余家媒体机构、政府机构、知名自媒体、名人明星等加入 。“人民直播”平台的成员将共享优质原创直播内容、全流程技术解决方案、免费的云存储和带宽支持。
目前,“人民直播”的产品主要通过人民日报客户端和人民日报微博推送观看,在人民日报客户端一级页面上,第二个选项就是“直播”,可以看出人民日报对于直播的重视。点开选项之后会发现由一个个精美海报组成的节目列表,风格简洁大方。与“人民直播”同天上线的还有包含着移动直播功能的新华社“现场云”、央视新闻移动网等。三大中央媒体进军直播领域的举动,体现了主流媒体做好新闻舆论工作的责任担当,以及顺应媒介融合趋势的变革决心,毕竟“直播总有一天会成为媒体报道标配,没有任何一个有雄心的媒体会主动让出这块市场” 。
以“人民直播”平台2017年3月至2017年8月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在综合统计数据和对直播节目的观察可以得出,目前“人民直播”平台的发展特点为:

(一) 汇合多家媒体资源,平台化明显
在3月至8月六个月,“人民直播”平台月均直播数为102场,其中合作媒体的共享资源大约占到了三分之一。直播数比较靠前的媒体由成都商报、浙视频、今直播、成都晚报、济南时报、珠海广播电视台、湘直播等。这些媒体都是各地方媒体成立的新媒体部门或者产品,通过和人民直播合作,借助人民日报客户端平台,地方新闻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播给全国观众。
平台化战略应该说是“人民直播”的重要特点。通过将自身定位为“全国移动直播平台”,“人民直播”能够汇聚各地优质新闻,发挥信息的长尾理论,吸引更多受众,增加用户粘度。
(二) 宏大叙事与百姓生活相结合
人民日报具有许多独家优势,在国内外重大事件的报道中能够实现较为全面的覆盖。尤其是涉及到国内重大会议、重大赛事、国际峰会等方面,人民日报能够准确及时地到达新闻一线、发回直播信息。直播的真实性、接近性得以充分发挥。
通过对客户端的观察可以发现,在2017年上半年发生的“两会”召开、“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建军90周年阅兵、四川九寨沟地震等重大新闻事件,人民直播都有重磅乃至系列直播推出,这些直播也都是参与人数在百万以上乃至上千万。在重大新闻事件报道的同时,各种民生新闻、高新科技新闻和社会新闻直播也丰富多彩。
除此之外,自制栏目也别有特色。比如《大咖有话》邀请国内外各界知名人士进行访谈,直播使得这种访谈的风格平易朴实,成为吸引流量的重头戏。
(三) 借助渠道力量,发展潜力巨大
人民日报社旗下的多媒体矩阵在近两年发展势头良好。根据新榜(newrank.cn)微信公众号月榜总排名的数据,2017年6月至8月,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均排名第一,此外人民网、环球时报公众号也都在前十名。人民直播的主要发布平台,人民日报法人微博有5000多万粉丝,人民日报客户端至2016年6月累计下载量超过1.3亿 ,可以说人民日报社的多媒体渠道在中国新媒体阵营中首屈一指,为“人民直播”平台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坚实基础。
四、 国内外相关PGC网络直播特点分析
在移动视频新势能爆发的大趋势下,国内外的一些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机构在视频直播方面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以下对国内新京报“我们视频”、梨视频和国外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直播板块进行分析,对其特点进行总结。
(一)“我们视频”:平台合作+专业素养
《新京报》与腾讯新闻合作推出的视频新闻项目“我们视频”自2016年9月11日上线以来,着力于短视频和直播两大领域。在一年内完成超过600场新闻直播,累计观看流量过亿,目前平均每天直播两至三场。其在直播方面的栏目设置也日趋完善和丰富,目前有第一时间连线报道国内热点事件的《连线》和与国内志愿者组织合作,直播亲人团聚的感人故事的《回家》两档栏目。
纵观其发展过程,“我们视频”在视频直播方面收获大量关注和好评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新京报》作为全媒体原创内容生产平台与腾讯新闻合作,“借船出海”,充分发挥各自在平台、技术和内容等方面的优势,形成了内容生产与和传播平台之间的良好生态关系。一方面,新京报以优质新闻内容生产能力、资源,与腾讯覆盖全平台的强大传播渠道、互联网技术融合,产生“1+1>2”的生产力、创造力;另一方面,新京报内部也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动画”的融合式报道和“报纸+网站+客户端+公号+微博+内容版权分发”的全媒体传播,实现生产流程再造和采编团队的转型。
其次,“我们视频”从创立至今,一直围绕着“新闻”“专业”“人性”等几个关键词开展视频直播业务。《新京报》记者始终秉持新闻专业主义,立足新京报强大的原创新闻内容基因,在新闻现场的一线为公众全方位直播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在新闻的时效、深度、人情味等方面,都展示了主流大报的专业规范和职业素养,得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二)梨视频:拍客体系+智能剪辑
除了“我们视频”,由原澎湃新闻CEO邱兵创始的梨视频也在视频直播领域表现不俗。2016年11月3日,梨视频桌面及移动端平台正式上线。
在视频直播方面,梨视频建立了以UGC作为核心生产力的拍客体系。梨视频现有拍客4000人,并通过严格的审核制度以确保假新闻不会被发表。梨视频的内容制作模式更像是PUGC,即专业型的、或者专门的用户生产者生产内容。通过拍客体系,既能保证直播内容的多样性、丰富性,又可以提升直播的质量,便于把关和审查。这一模式也是直播平台化战略的一种体现。
邱兵希望梨视频成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内容提供者,最重要把用户聚拢到自己的平台上来。此外,技术先行的梨视频除了机器算法、智能推荐等技术外,还同美国视频制作平台Wochit达成合作协议 ,引入该公司一项在线视频智能生成技术,加速剪辑的自动化与智能化,从而提高内容生产的效率。
梨视频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直播报道使其一战成名。这一系列报道的全网总点击量超过8.5亿,成为美国大选报道中的一匹“黑马”。大选当天,梨视频在“ING现场”推出了直击竞选总部的视频直播,由特约拍客手持手机在希拉里和特朗普总部和不同人物交谈,报道专家、路人、助选者等不同者对美国大选的实时看法。直播视频下方,设有用户留言空间和点赞等多种按钮,在增强实时互动性的同时也丰富了用户体验。
(三)国外媒体:“直播交互式新闻”的探索
作为当前移动端内容发展的一大趋势,视频化是全球传统媒体在进行数字化转型时纷纷采取的战略。越来越多的西方主流选择采用Facebook Live流媒体进行视频直播。《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便是其中的代表。
2016年4月,《纽约时报》开始与Facebook Live直播平台合作,进行视频直播。在视频直播业务上,Facebook向《纽约时报》出资,而《纽约时报》则负责每年为Facebook制作一定数量的高质量视频,并将Facebook作为平台发布。
《纽约时报》视频团队负责人露易丝斯托里认为,《纽约时报》的视频直播不再是传统的、一维的视频,而是一种全新的“直播交互式新闻”(“live interactive journalism”):记者与Facebook用户形成良性的双向互动,在直播过程中记者可以即时回答用户的提问,还可进行实时评论。用户在与记者互动中得到满足,激发了他们继续参与的热情,这正是视频直播广受欢迎的原因所在。
此外,斯托里还认为判断一个视频成功与否不能以点击量为主。点击量是直观也是浅显的反映,媒体想在数字化领域大展拳脚,必须要对用户进行更深刻的分析。《纽约时报》的视频团队非常看重用户对于视频的评论和他们所表达的观点和情绪。他们会对用户进行定性分析,来观察他们是如何看待并理解时报现在所做的的一切。对于用户的分析,有助于媒体在制定数字化战略和布局数字化内容时更加具有针对性,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吸引更多的关注,实现更大的收益 。
《华盛顿邮报》则通过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报道在视频直播领域站稳脚跟。邮报认为一部分的受众希望知道有关大选的每一个细节。为了满足这一部分用户的需求,邮报选择在Facebook上对大选进行网络直播,并提供了第二屏幕体验(second-screen experience),包括对幕后新闻的实时报道,辩论主持人在辩论之前以及辩论结束后的实时分析,以及邮报记者的实时相关观察 。
在视频直播硬件方面,《华盛顿邮报》推出了全新的视频播放器,可以让浏览者在浏览网页时不间断地观看视频。例如,最新的Flex播放器能为客户在桌面、垂直视频和全景视频中提供定制化的广告服务 。
五、 对“人民直播”平台的发展建议
正如人民网研究院近期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所指出的,在众多直播领域中,后发制人的媒体直播具有不可取代性。新京报总编辑王跃春也曾判断:视频化是移动端内容发展的一个大势,是传统媒体转型最后的机会。媒体直播的PGC内容,成为整个直播生态中的重要一环,是资讯类直播的主体力量。以“人民直播”为代表的PGC网络直播,在不断地自我完善中将会迎来广阔的前景。
结合“人民直播”的发展现状以及国内外媒体的直播经验,未来“人民直播”平台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突破:
(一) 渠道
充分发挥自身渠道优势,吸引用户参与。人民日报在“两微一端”均有强大的用户基础,可以为直播提供流量引入。具体而言,在目前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微信公号的推送,通过海报吸引受众预约或者参与直播。新京报“我们视频”利用腾讯相关平台,采用这种方式,收到了良好效果。
拓展媒体合作伙伴,进一步完善直播生态。目前人民直播的合作媒体贡献了三分之一的直播内容,对深度吸引全国用户作用巨大。合作媒体和人民直播是合作共赢的关系,吸纳更多省份的地方媒体、市场上的新媒体机构加入进来,能够使全国移动直播平台生态更富多样性。
(二) 内容
国内外重大事件、突发性事件和民生社会新闻是直播的“富矿”。根据人民直播、我们视频及梨视频等多方经验显示,对于像中国“两会”、阅兵、美国大选的重大事件,地震火灾等突发性事件,关系饮食等消费安全和百姓切身利益的社会新闻,在直播流量上优势明显。对于此类热点事件,应该在报道前有日常的训练和准备。
直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主播。培养有能力、有魅力的新闻直播主播,对于提高流量和用户体验会有积极作用。除了培养和发掘优秀的主播之外,建立一支出色的直播团队也是提高内容水准的重要举措。直播能力将会成为移动通信时代“全能记者”的一个必备素养。正如前述中出色地完成法国尼斯恐袭直播的德国记者Richard Gutjahr,他随身携带装有三脚架、自拍杆、镜头、蓝牙耳机等移动新闻报道装备工具包,正是这种日常的训练和意识使得在突发时刻能够迅速展开报道。
移动直播相较于电视直播有很多不同之处,对于现场记者的要求也更高。组建和训练直播团队,积累不同类型的直播经验,将会是“千播大战”激烈竞争中突出重围的制胜武器。
(三) 技术
移动直播技术还有亟待完善的地方。当前直播的画质、信号传输、镜头抖动等问题都需要解决方案。未来随着直播竞争的加剧,对于直播品质的要求将会增加,直播的新鲜感对用户的吸引力必将让位于专业程度。
要重视直播交互技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经验表明重视对用户的评论、观点和情绪的收集,加强定性分析和与之互动,对提高直播表达技巧的意义。对于全景直播、VR直播等新技术形式,也不能因为其在今年处于冷却期而放弃,成为不断尝试者,积累经验,才可以成为创新者和引领者。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18/0126/c416773-2978922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