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18-03-09 09:37:18 1732字 ( 0/32)

一簪一珥,可相伴一生:簪子中的过往云烟

簪子贴近于身体发肤,经常作为定情的信物。又以其形制,像是决绝的利器。如此浓情缱绻,又冷艳痴绝,于我心有戚戚焉。
李渔说,“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在我收藏的诸多明清老银饰物中,簪子是很大一个品种。早已剪去了长发,簪子于我,没有功能上的意义。但是,每每见到合眼缘的,忍不住收了来,或錾刻或镂空或烧蓝或点翠,各有其美。
挽簪的女子,带着夏日的干净和清凉,令人心生欢喜。无论是《虢国夫人游春图》中,那滚滚红尘过后,贵妇人遗落路途的簪钗,还是挽簪女子“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的回眸浅笑,都令人神往心驰。簪子本身就是实用与美的结合。乾隆为母亲办六十大寿时,在恭进的寿礼中,仅簪子一项,就有日永琴书簪、梅英采胜簪、瑶池清供边花、卿云拥福簪、绿雪含芳簪等等风雅的名称。感觉配簪的女子,芳华长在,永不老去。与世间灵秀女子气息最相近的饰物,大概就是簪子了吧。
我个人偏爱厚实精巧的素簪,素银自有一种含蕴的气度,干净文雅、书卷气十足。可以带一点錾工或烧蓝。手头有一个素银带烧蓝团寿的双尖,是最早收得的,仅八公分长,厚实小巧,却舒展大方,背后款字“长顺”。后来陆续拥有了各种华美的簪钗,对这枚小簪的喜爱还是一如既往,常常随身携带、时时把玩。而大多数女子更偏爱艳丽的头簪吧。比如慈禧,爱美成癖,喜欢华服,偏爱红宝石、珊瑚、翡翠质地的牡丹簪、蝴蝶簪。她27岁便成了寡妇,需释服27个月,头上的簪子也要换成素朴的样式。慈禧勉强令造办处赶制了一批素银、灰白玉、沉香木等的头簪。释服期满,这批首饰迅速被打入冷宫,从此到老一直佩戴浓艳华美的头簪。
还有一个簪子的故事与慈禧有关,那么清冷决绝。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将光绪囚禁于瀛台。一日隆裕皇后去看光绪。光绪并不喜欢她,他们虽是名义上的夫妻,却没有夫妻的情分。光绪甚至没有回头,连说两次“跪安吧”。隆裕进退难安,光绪便回身推她出门,用力过大,碰下了隆裕头上的玉簪,掉地摔成两半。这支头簪是乾隆的遗物,由慈禧传给隆裕。隆裕向慈禧哭诉,慈禧大怒,从此更是严加看管光绪,送馊饭、喂凉汤,一支玉簪成为二人彻底决裂的导火索。
曾在“三多九如”看到一枚明簪,也是断成两截,又有土蚀,像我这般完美主义的藏者,本不会留意,但是簪头上的几个乌银字样令我一见倾心,便收入囊中。这种乌银工艺比较复杂,所呈现的黑色是银、铜、锑、铅与硫磺的混合物,以粉末状填充在簪身凹槽刻痕处,再经过加热、修磨而成就黑色纹饰。而且这八个字是“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字体古拙疏朗,却烈烈生风,让我想到金庸的武侠,还有从来也丢不却的英雄情结、江湖梦想。
朋友云开在老银网站交易区看到一个凤簪,觉得样子好看便和卖家谈了谈,确定95元包邮买下。到手那一刻,并不喜欢,觉得黑古漆像是过了头,有点黑塑料的感觉,想退。卖家是广东人,说他经常守在海边等渔民归航,渔民在捕鱼同时会带出些沉落在深海的东西,他就买下来,赚些差价。还特地拿了个出水的银钱币,以示包浆颜色一样。云开把簪子丢在盒子里,不多记挂。有天无意间和一位专业藏友说了下凤簪的样子,藏友忙让她拍个实物照片,看毕惊呼,这是个罕见的完美的宋簪啊,安徽博物馆也有类似的东西,且还是残的。
有幸看到了那支凤簪,簪头是凤穿牡丹的图案,构图凝练而飞扬,似乎穿越了无尽时空。细看团凤,从容优雅之中又有一种野性的狞厉之美,不似一般的气象。想当年,厓山一战,云压楼船,海浪如山, 陆秀夫背负小皇帝纵身跳海,冷却了赵宋的风烟。宋室将士及宫人10万余人纷纷赴海殉难。那支宋簪,会不会是那次动乱遗留的呢?风雅的大宋,终结于平静的大海,这支凤簪,就此沉睡千年,谁也记不得它前生的故事,谁又会是它下一位主人呢?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切终如云烟过眼,拥有的一刻足当珍爱。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18/0309/c226026-2985807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