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3-01 10:19:04 2637字 ( 0/80)

最大幸福:做一件“从无到有”的事 访C919总设计师

原标题:最大幸福:做一件“从无到有”的事

“起飞那一瞬,我才觉得有点累了。”去年5月5日,C919在上海浦东成功首飞。现场一片欢腾庆祝中,吴光辉等一批C919项目的研制负责人自然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后来面对新闻媒体,吴光辉吐露了这样一句心声。

短短一句话,令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感慨——看似轻描淡写的“有点累”,背后有多少艰辛和付出。

去年11月27日,吴光辉正式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在院士上台发言环节中,吴光辉还是用一如既往的平和语气,称自己为大飞机项目科研工作者中“普通的一员”。

从“有点累”,到“普通的一员”,吴光辉的平实表达,是这位新院士的真实写照。国产大飞机近十年磨剑的漫长岁月中,吴光辉领衔设计研发,做出卓越贡献,但他总是那样地淡定从容,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为大飞机事业的奋斗中为整个团队树立起生动的榜样。

他在场,大家就像吃了定心丸

从无到有创造一个举世瞩目的“超级工程”,真的只是“有点累”吗?尤其是近几年来顶着时间上巨大的压力,首飞前艰苦卓绝的最后冲刺,即便是外人也能想象到的苦与累,总设计师感受不到吗?

一些全力投入研发项目的科技工作者常有类似感受:一旦钻进去、忙起来,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到了忘我的境界,反而不觉得累了。当选院士后,面对白岩松“睡几个小时”的提问,吴光辉憨直地回答,睡眠时间有保证,睡眠质量也很好。但熟悉吴光辉的同事们却反映,其实他经常“缺觉”,特别是首飞前夕,和大家一起通宵试验是家常便饭。旁人看在眼里,但全身心扑在飞机上的吴光辉,自己可能感受不到有多累。

这就是吴光辉的性格特点,在许多人眼中,吴光辉天性如此,他总是很淡定,压力再大,也习惯于把“镇定自若”的一面展现给大家。

去年4月,C919飞机在阎良飞机强度研究所经历了一场极为关键的静力破坏试验。成,这将是自运十项目后,中国第二次成功的静力破坏实验;败,则意味着大量返工,甚至很多设计要推倒重来。四月的北方仍旧寒气逼人,试验现场每个人却是手心冒汗。作为阵前指挥的“主将”,吴光辉气定神闲,注视着面前装好各种电子传感和液压作动设备的试验件,眼中无他物。看到他的表情,大家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试验开始后几分钟,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左侧机翼折断,数据显示正好在预期挠度范围内,试验成功!回放现场视频时,一个有趣的细节被人发现:巨响出现时,所有人都条件反射地眨了一下眼睛,唯独吴光辉连眼皮也没动,似乎眼前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他总是把淡定的一面展现给大家,有时我们对他开玩笑说也要把压力往下‘传传’。”中国商飞上飞院项目管理部高级主管李海涛认为,每每关键时候吴光辉表现的淡定与自信,其实都来自他平时的一丝不苟,“他对飞机研制的每个专业抓得很细,极为严谨,经常和一线年轻技术人员面对面交流、听取汇报,一直到心里完全有底为止”。

“即便是一个小铆钉的使用,对于飞机运行来说,都是致命的大事。总设计师,就是要承担责任,要抓大事、定方向;总设计师要专业知识过硬,把关技术;总设计师要统筹协调……”吴光辉说。

循着好奇心,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国内飞机研制界,近年来吴光辉除了因C919总设计闻名,另一个有名的特征是他以56岁的年龄考取了商用飞机驾照,成为国内飞机总设计师中唯一一名真正的飞行员。

2013年起,在千头万绪的工作之余,吴光辉挤出时间,去湖北襄阳学习飞行。每个周末和节假日,吴光辉早上7时就背个包,和年轻人一起站队训练。当地航校不少见过吴光辉的人,也是在C919首飞之后,才知道那个“开着一辆有些年头的车,来学开飞机的普通‘老头’,竟然是C919总设计师”。

“学开飞机,就是为了真正能从飞行员的角度体验飞机的细节。”吴光辉说。年龄大了,加上用于学习的时间有限,吴光辉特地用手机下了个APP,同事们看到他搭乘飞机等候时,一个劲地在旁边“刷题”,认真劲就像“准备高考的学生”一样。

考飞机驾照也是吴光辉另一个天性的直观体现。上飞院年轻一代的研发设计人员们觉得,上了年纪的吴光辉,内心住着一位“年轻小伙”,对于科技领域的新鲜事物,他永远充满着好奇心。

“记得那会儿‘比亚迪·秦’刚出来,吴总师是上飞院第一个开上新能源车的‘吃螃蟹者’。”他的同事回忆,当时上海都还很少看到新能源车,吴光辉买这车,一方面有绿色环保的考虑,更多的则是出于对新能源车技术的兴趣,想通过亲身实践进行了解。

好奇心一直伴随着吴光辉的求学和工作岁月。小时候他拆过无线电收音机,又将它装了回去。因为爱好电子,一看飞机设计专业涉及方方面面的“奥妙”技术,在好奇心的驱动下,坚定地报考了南航飞机设计专业。

国产大飞机总设计师,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个“烫手”的岗位,需要冒极大的风险、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但对吴光辉而言,做一件“从无到有”的事,本身就是最大的动力,循着自己的“好奇心”,沉浸在创新之中,是科技工作者最大的幸福。

“研制C919周期很长,同时世界巨头们也在持续进步。我们如果没有其他机型先进,等交付时它就没有优势和市场,所以我们是在完全没有前人经验可参考的情况下进行这项工程。”吴光辉介绍,C919有大量开创性的创新成果。第一次按照世界先进标准研制现代干线飞机;第一次自主设计超临界机翼就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首次成功应用3D打印钛合金零件,建立了钛合金3D打印专用原材料及产品规范;经过了10年的探索,大规模使用铝锂合金材料……面对记者,如数家珍般盘点这一切时,吴光辉总会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希望,也期待着,C919能够受到市场的追捧,希望它能够成为一款明星飞机。这是一个起点,绝不是终点,我们永远在路上。”吴光辉说。

阅读全文:http://sh.people.com.cn/GB/n2/2018/0301/c134768-3129803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