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观点频道 发表于  2018-02-07 04:55:47 1110字 ( 0/141)

浩荡光风静相候(新语)

不知从何时起,学术界就用饶公来称呼饶宗颐先生。这些年,越来越多像饶公这样高山仰止的学者飘零而去,哲人已萎,大厦将倾乎?似乎也没有。看着铺天盖地的文章把他们人生的枝蔓细细梳理,虽然关注不同,取舍有异,但相同的是,我们多么庆幸曾经有他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他们是纯净的学者,更是真正的智者、无畏的仁者。所谓见贤思齐以德为邻,他们汪洋无涯的学问足够我们慢慢汲取,他们这种把学问做到极致、把人生越活越简单的本事也可以让我们懂得怎样从生命中获得快乐。 你当然可以说,如陈寅恪、钱锺书、季羡林、王国维一样,这样的人都是五十年一百年才一遇,完全不可复制。试问谁能如饶宗颐先生一样在满世界留下脚印?要考证甲骨文,就出现在日本;想要研究敦煌学,便去了法国;要研究梵文,可以去印度。他这个号称“无家可归的游子”,自由地从一个领域跨到另一个领域,还能做出各种开创性的成绩,仿佛不费吹灰之力,如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平常。 但其实并不仅仅如此。 我的朋友邓聪在香港中文大学做史前考古,他说每一次有比较重要的考古发现或者文物出土,饶公都会立刻关注到。他对国内考古和文物刊物之熟悉,是国内许多考古人所不及的。还有几个朋友是研究简帛的,他们说,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对于上博简、清华简等重要的简帛文献,饶宗颐一直十分关注,还写文章进行阐释。 之前听过美国汉学家、敦煌学家梅维恒的几次讲座,他也是研究敦煌通俗叙事文学作品的大家,他说他就是受了饶宗颐研究曲子词的启发。他觉得不管是甲骨文、梵文,还是敦煌学研究,饶宗颐都非常注意找到最原始的材料和证据,穷追到底,坚持去学习不同的语言文字,找到原典,追根溯源。 正如陈寅恪所说,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潮流。如果你能敏感地意识到这种情境,投身于其中,一定会创获甚巨。这一百年成就了这一批伟大的学者,下一百年又会成就怎样的学者呢? 饶宗颐在为人修学中也归纳了自己的“三境界”:“漫芳菲独赏,觅欢何极”“看夕阳西斜,林隙照人更绿”“红蔫尚伫,有浩荡光风相候”。他说,“越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没有人涉足的地方,我越是想探秘。” 此一去,想来应是“有浩荡光风相候”。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7日 12 版)

阅读全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8/0207/c1003-2980954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