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18-02-06 08:45:51 10501字 ( 0/18)

佳士得2017全球市场报告 亚洲市场有哪些新动向?

29.57亿元的达·芬奇《救世主》吸引全世界的目光;31件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的中国艺术精品斩获18.117亿元;全世界成交前十大艺术品中有7件来自佳士得;世界范围内佳士得在亚洲艺术、印象派、战后及当代、古典艺术板块占据业内第一......佳士得2017年的战绩斐然。

达·芬奇 《救世主》 4.503亿美元 佳士得纽约 由阿布扎比卢浮宫竞得
在最新出炉的《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公布:佳士得2017年成交总额高达51亿英镑(66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同比增长26%,是为佳士得2011年以来的最好成绩。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
“这是我加入佳士得以来,年报发布最感轻松的一次。”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也第一时间接受雅昌艺术网的独家采访,其中特别提到亚洲藏家的购物单,在佳士得全球范围内亚洲艺术交易表现最为强劲的一年,亚洲藏家的购物单中48%是亚洲艺术,52%是非亚洲艺术品,亚洲藏家对于西方艺术的购买力和意愿不断加速,这种趋势在2018年度会进一步放大。

文森·梵高 《田野里犁地的农夫》 8131.25万美元 佳士得纽约 由亚洲藏家竞拍
佳士得在2017年度共举行了15 场亚洲艺术网上拍卖,包括“中国艺术”系列,以拍品计算的平均成交比率达92%。亚洲客户的购买力更是不可小觑,在《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表示,来自亚洲的客户持续扩大,带动区内成交额上升了39%,更是占据了佳士得全球成交总额的31%,其中在超过100万英镑成交的高价位拍品区间内,亚洲客户带来的成交额增加了63%。
在佳士得纽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中,来自文森·梵高的作品《田野里犁地的农夫》,就被亚洲藏家以5.14亿元的价格竞得。
除此之外,在网上拍卖中,亚洲买家人数较之上年也增加了23%,其购买方向集中在亚洲艺术季奢侈品,网上拍卖中亚洲艺术板块的成交总额也上升了32%。

佳士得香港2017年秋拍现场
而在亚洲范围内,佳士得香港更是在春秋两季连续刷新艺术大师赵无极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同样是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傅抱石凭借2.05亿港币成交的《琵琶行》,一举创下傅抱石人物画的最高价纪录;
同时,佳士得香港亦积极引进西方当代艺术,2017年春拍引入西方战后当代艺术,秋拍则在亚洲范围内首次设置了“亲爱的莫奈”专场,此外还以私洽的形式进一步引入西方当代艺术,这无一不说明佳士得对于亚洲市场以及亚洲藏家的重视与布局策略。
以下来自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独家对话,后附《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
雅昌艺术网:2017年佳士得全球的市场表现如何,其中亚洲市场有哪些特性?
魏蔚:2017年佳士得全球成交额同比增长26%,达芬奇的《救世主》和藤田美术馆专题等都表现出众,诸多因素推动了2017年的成交额增长,也是我们从2011年以来成绩最好的一次。不仅总成交额,亚洲艺术、印象派、战后当代、古典艺术等板块都取得了业内第一的成绩,全球成交前十大艺术品有7件来自佳士得。而且,亚洲市场占到全球的31%,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9%,新增客人中22%来自亚洲,都说明了亚洲市场的卓越表现。

宗器宝绘 —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现场
雅昌艺术网:在收藏偏好和趋势上,亚洲藏家在这一年有哪些特点?
魏蔚:亚洲藏家在这一年表现抢眼,买了不少“大货”。诸如藤田美术馆的专场,伦敦和纽约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几大晚拍,还有在香港的赵无极、鱼藻罐、中国书画等,亚洲藏家在王牌拍品有很强的购买力。
其中有个数字让我意外,“主要购买亚洲艺术”,一直是对亚洲藏家的刻板印象,而从2017年的成交数据来看,亚洲藏家的购物单里,48%是亚洲艺术品(包括现当代艺术、古董、书画等品类),特别是藤田美术馆的重器,单场就超过3亿美金。在亚洲艺术表现强劲的一年,亚洲藏家的购物单里居然有52%的非亚洲艺术品,说明亚洲藏家对于西方艺术的购买力和购买意愿上不断加速,我估计这种趋势会在今年进一步放大。
购买西方艺术时,亚洲藏家目前首选还是一线作品。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起步晚,而且首先进入西方艺术领域的客人一般都是大藏家,起点很高,有实力进入高价区。第二,亚洲藏家对西方艺术的认知和研究还没有那么深入,出手晚拍甚至封面会更保险,所以亚洲藏家流行买“尖儿货”,相信亚洲客人在2017年的这个特点会在2018年延续。

赵无极 《29.01.64》 2.026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刷新画家世界拍卖纪录
雅昌艺术网:在亚洲市场,今年的现当代艺术版块中,连续两次打破赵无极的个人纪录,同时西方现当代艺术也逐渐进入亚洲拍场,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
魏蔚:2017年的亚洲现当代艺术中,赵无极等几位老先生的作品表现抢眼。重点还在征集上,佳士得比较幸运,拿到赵无极的两张生货,对市场产生很强的刺激作用,也让赵无极的作品在亿元级别上站稳了,将来如何建构20世纪现代艺术的市场格局,对拍卖行来说仍然是重要课题。在当代版块来说,日本当代艺术表现强劲,东南亚表现稳定,同时我们尝试引进西方当代艺术,和全球市场的战后当代版块结合。国际大拍卖行都在做类似的努力,对于藏家来说,东西方当代艺术的区隔正在逐渐淡化。
引入西方现当代艺术方面,2017年春拍我们引进了西方战后当代艺术,秋拍则引进了莫奈的专场,没有把西方当代艺术放进拍场,而是选择了私人洽购,方式相对隐蔽一些,单价和成交额都更高。在现当代艺术方面,顶级画廊和博览会的变化更值得注意,他们对西方艺术品的吞吐会有更大的影响,对藏家的教育力度也更大。同时,还应该注意到,中国内地美术馆的西方艺术展览也在增加。这是了解、熟悉、研究再到收藏的绝佳路径。因此,西方艺术在亚洲市场中的表现,是因为美术馆、画廊、艺博会、拍卖行等各方面因素,共同推动这个潮流。

乐从堂珍藏 明嘉靖 五彩鱼藻纹盖罐 2.1385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雅昌艺术网:2017年佳士得在瓷器杂项方面似乎有独特的全球布局,在纽约、伦敦和香港都有出色的成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
魏蔚:我们在纽约、伦敦、巴黎和香港四个拍场中都有瓷杂版块,比如1.3亿元的粉彩花蝶纹如意耳葫芦尊就在伦敦成交,藤田美术馆的藏品在纽约拍出,曹先生的乐从堂藏品在香港成交,几个拍场的买家大多来自亚洲。我们的策略是,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去找什么。市场表现是跟我们的营销能力息息相关,生货如何研究、熟货如何进行营销,很考验拍卖行的能力。

傅抱石 《琵琶行》 2.05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创下画家人物画最高价纪录

雅昌艺术网:提到营销能力和市场表现,过去年佳士得在各个板块都有优异表现,是什么因素推动这种全面开花的成绩?
魏蔚:公司管理的因素发挥很大作用。2017年佳士得在全球做出很大调整,把伦敦南肯中心关掉,从“量”往“质”走;第二,对业务部门做了一次全面梳理,原来有88个门类,现在分成10个业务部,这种集中管理对于征集和出货都有非常好的疏导作用;第三,佳士得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后台数据系统,两年前上线,今年仍然在继续迭代,后台形成数据分析的清单,从众多的藏家库中精准找到需求,提取、分析数据,然后进一步推动展览、路演、专家讲解;第四,就是管理方式和团队写作的结果。以傅抱石的《琵琶行》为例,根据以往的经验,似乎估价不低,但同时有五六个新藏家关注,就有赖于团队的协作。当市场中有明星拍品出现的时候,至少有十个人要围着它转三个月,达芬奇《救世主》这样的拍品则要转半年,欧洲、美洲、亚洲区都要互相配合。

南宋陈容《六龙图》4896.75万美元 佳士得纽约
雅昌艺术网:近年来宏观经济的波动是否会影响佳士得的业绩,又如何进行调适?
魏蔚:宏观市场或许有波动,可既然已经在亚洲市场进行多年积累,就不能归咎于外部因素。因此拍卖公司也要做文化上的调整,区域之间、业务之间、前后台之间协作打组合拳,譬如有藏家叫了小一口,这笔预算是很有可能购买其他藏品的。拍完《救世主》之后,我们就敏感地捕捉到钱在哪儿,这个钱回到亚洲又会形成购买力,所以需要抱团作战。所以我会参加纽约、伦敦的拍卖,就是寻找机遇。极少有藏家一门心思在某一品类上,所以要注重藏家口味的改变和资金流的迁移,交叉销售等方式就非常重要。喜欢齐白石的藏家,也可能喜欢西方某个大师;喜欢赵无极的作品,也很容易喜欢西方的抽象作品,这时就可以做一些对比,后台会有专门队伍来做这样的嫁接。这样的纽带部门,有助于大家抱成团。藏家往往是跨界的,也要求拍卖公司进行横向的联结,这促使佳士得在组织结构和考核机制有更多的变化。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评价佳士得在中国内地的市场表现?未来会如何经营在内地的市场?
魏蔚:佳士得在中国内地的运营已经很稳定,地方政府、文物部门、拍卖协会也都非常支持。短期内在上海的拍卖规模可能不会有太大突破,毕竟经营范围有限。目前来说每年一拍,成交总额在1亿人民币左右。但未来对中国内地的投资力度也不会减缓,中国市场的经营还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作用。同时,我们在北京和上海有两个展示空间,可以开展预展、讲座、私洽等系列活动,有机会跟藏家进行深入的交流,形成平台。因此不能仅从上海拍卖的成交额来评价中国内地的业绩,我也很看好对内地的投资,有如此庞大的市场空间,对于亚洲市场也有决定性的意义。

“佳禧”私洽展览现场 佳士得北京艺术空间
雅昌艺术网:刚刚在北京开幕的“佳禧”私洽,似乎是佳士得的一次试水,连续两年,“倾彩”都在亚洲市场被重点推介,您如何看待未来佳士得在私人洽购方面的发展?
魏蔚:北京的“佳禧”私洽展览是我们一次新的尝试,直接从内地征集、销售,人民币结算,这也是内地团队寻求造血功能的重要举措。我们在北京和上海有自己的业务团队,无论成功与否都意味着跨出了有意义的一步。

倾彩——西方大师艺术展 佳士得香港
在香港,“倾彩——西方大师艺术展”已经形成品牌,2016年首次引入亚洲市场,当时主要的藏家都来自于西方,2017年的成交额与2016年差不多,但藏家主要来自于亚洲,这是比较大的变化,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未来私洽的力度一定会加大。巴塞尔艺博会和知名画廊活跃度都在提高,可以看出以展览的形式还有很多空间,藏家也有需求,同时私洽这种形式也更加轻巧和私密,另外,亚洲的客人似乎更喜欢在价格谈判中掌握主动权,因而私洽这种形式很受藏家的欢迎。
“倾彩”有很多过千万美元的作品,一场的威力不亚于夜拍。佳士得作为一个全球公司,不是单纯进行区域核算,那样只会“各人自扫门前雪”,而是将亚洲作为成本中心,拓展全球业务。“倾彩”就由全球总裁牵头,得益于全球市场古典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三大部门的支持,也会在亚洲会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雅昌艺术网:在2018年佳士得还会有哪些重点的举措?
魏蔚:在纽约亚洲艺术周,会有临宇山人的珍藏,在此之前,伦敦还有一场很适合亚洲藏家品味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更值得期待的是,纽约即将上拍“洛克菲勒家族”珍藏,有洛克菲勒非常喜欢的莫奈作品,还有一张作品可能打破马蒂斯个人纪录。相信全球都会关注这个传奇家族,不仅有艺术品,还有洛克菲勒家族的日常用品,借此机会窥见美国第一家族的收藏和生活,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附: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
· 2017年成交总额高达51亿英镑(66亿美元)
· 全球成交总额增长26%,拍卖成交额上升38%
· 所有主要拍卖类别的市场占有率均占领导地位
· 于全球十大最高成交价艺术品中,有七件均由佳士得拍出,包括创下世界艺术品拍卖纪录的达文西巨作《救世主》,以及刷新单一藏家拍卖纪录的藤田美术馆珍藏
· 网络成交(网上拍卖、Christie’s LIVETM实时竞投、网上书面竞投)总额达1.656亿英镑
· 31%买家为新客户
佳士得宣布2017年全球成交总额增长26%至51亿英镑(66亿美元,上升21%),当中最瞩目的拍卖当数纽约于十一月拍出的达文西画作《救世主》,成交额高达4.503亿美元(3.422亿英镑),刷新纪录。大师级作品的供应增加,加上需求持续殷切,推动全球拍卖成交额增长38%至46亿英镑(59亿美元,上升33%)。美洲拍卖成交额上升68%至25亿英镑(32亿美元,上升62%),亚洲拍卖成交总额亦增长11%至5.829亿英镑(7.549亿美元,上升7%),欧洲及中东地区拍卖成交总额则上升16%至15亿(20亿美元,上升11%)。

拍卖史上最大尺幅的安迪 沃霍尔《六十幅最后的晚餐》以6087.5万美元
拍卖成交总额高达46亿英镑,上升38%(59亿美元,上升33%),带动整体业绩增长,而网上拍卖成交总额亦达5,590万英镑,增长12%(7,240万美元,上升8%),反映2017年客户对网上平台的兴趣日增。购买逾100万英镑作品的新买家人数上升40%,成交价逾1,000万英镑的拍品数目亦由2016年的26件升至2017年的65件。私人洽购成交额为4.724亿英镑,下跌32%(6.118亿美元,下跌35%)。佳士得恪守对质量及合理估价的坚持,令成交比率由2016年的78%提升至81%。新买家占所有买家的31%,来自新买家的成交额亦增加26%。网上拍卖仍然是吸纳新买家(37%)的主要管道。在传统拍卖中,新买家对奢侈品(28%)及装饰艺术(18%)拍卖最感兴趣。
佳士得行政总裁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表示:“2017 年对佳士得而言是难忘的一年,除录得破纪录的26%业务增长,我们亦经历了不少重大时刻,包括于纽约举行的达文西《救世主》拍卖;同时我们也采取了果断的行动,为未来作好准备。于2018 年,我们将会继续致力扩大全球客户基础,并全面提升服务,特别是网上平台。预料2018 年春季拍卖将会再创佳绩,尤其是佳士得获委托拍卖洛克菲勒夫妇珍藏。因此,我们对未来一年充满信心。”
亚洲:持续增长
亚洲的客户基础持续扩大,带动区内的成交额上升(增加39%),占全球成交总额的31%。亚洲客户就高价拍品(逾100 万英镑)的成交额增加63%。不论在网上及传统拍卖,52%的亚洲客户成交额皆源自亚洲艺术以外的拍卖类别。参与网上拍卖的亚洲买家人数增加23%,门类集中在亚洲艺术及奢侈品。去年共举行15 场亚洲艺术网上拍卖,包括“中国艺术”系列,以拍品计算的平均成交比率达92%,而于网上售出的亚洲艺术成交额则上升32%。
美洲:纽约表现持续理想,并扩展业务至洛杉矶

康斯坦丁 布朗库西 《沉睡的缪斯》 3.95亿元 佳士得纽约 艺术家最高价纪录
于2017 年春季,佳士得于洛杉矶开设全新旗舰艺术空间,并于年内举办多场展览。纽约方面,拍卖成交额跃升68%(以美元计上升62%),反映达文西《救世主》破纪录的成交价。其他拍卖佳绩包括三月拍卖的藤田美术馆珍藏,总成交额达2.628 亿美元(2.153 亿英镑),创下全年单一藏家珍藏的最高拍卖纪录。其他瞩目拍卖包括康斯坦丁 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沉睡的缪思(La muse endormie)》(以57,367,500 美元成交,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文森 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田野里犁地的农夫(Laboureur dans un champ)》(以81,312,500 美元成交)、费尔南 雷杰(Fernand Lger)的《形式的对比(Contraste de formes)》(以70,062,500 美元成交,创下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以及赛 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丽达与天鹅(Leda and the Swan)》(以52,887,500 美元成交)。美国买家占全球买家成交总额的32%,成交额较2016 年增加22%。

欧洲焦点
欧洲及中东客户的拍卖成交额较2016 年增加52%,占全球客户成交总额的37%。伦敦国王街拍卖成交额增长23%(以美元计上升18%),新买家的人数亦显著增长,较2016 年上升33%。年内拍卖焦点包括马克斯 贝克曼(Max Beckmann)的《鸟的地狱(Hlle der Vgel)》于六月以36,005,000 英镑成交,刷新纪录。在十月Frieze 艺术周举行的拍卖之中,以尚 米榭 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红色骷髅头(Red Skull)》(1982 年作)最为瞩目,作品以16,546,250 英镑成交。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成交额达134,076,500 英镑,打破欧洲该类别晚间拍卖的成交纪录。九月举行柯德莉 夏萍(Audrey Hepburn) 私人珍藏预展,吸引时尚一族慕名而至。而同月推出的全新“Christie’s Lates 之夜”,也于伦敦和纽约举办多场供公众参与的晚间活动。

马克斯 贝克曼 《鸟的地狱》3.14亿元 佳士得伦敦 艺术家最高价纪录

阿尔伯托 贾克梅蒂 《站立的女人II》 1.95亿元 佳士得巴黎
巴黎拍卖中心的拍卖成交额上升49%(以美元计上升44%),除了琳琅满目的拍卖类别,更举办一系列重要私人珍藏拍卖。首先举行的是三月于贝尔 德 纪梵希(Hubert Givenchy)珍藏的贾克梅蒂(Giacometti)珍品拍卖,拍品全数售出。于九月为期两日的阿尔伯特 平托(Alberto Pinto)珍藏拍卖,呈献近一千件珍藏,涵盖不同拍卖类别,成交总额比拍前估价高出三倍。于十月巴黎国际现代艺术博览会期间,阿尔伯托 贾克梅蒂的《站立的女人II(Grand Femme II)》于“Avant-Garde”拍卖中以24,907,500 欧元拍出,成为2017 年法国最高成交价的艺术品。于博览会压轴登场的普拉特伉俪(Prat)珍藏,带来尚 米榭 巴斯奇亚的画作《吉姆 克劳(Jim Crow)》,并以15,007,500 欧元成交。十一月日内瓦拍卖成交总额达144,007,100 瑞士法郎,吸引逾4,600 位访客欣赏精彩拍品,其中包括拍卖史上最大的D 色无瑕美钻“The Art of de GRISOGONO”,最终拍得33,500,000 瑞士法郎打破世界拍卖纪录。而第七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也悉数售出拍品,合共筹得10,776,500 瑞士法郎。
数码创新及客户参与
网上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达1.656 亿英镑(2.145 亿美元),超越2016 年的1.61 亿英镑(2.17 亿美元),当中的1.097 亿英镑(1.445 亿美元)来自Christie’s LIVETM 实时竞投(透过网上竞投参与现场拍卖)及网上书面竞投。由于佳士得致力策划更吸引的网上专拍,即使2017 年的拍卖数量减至85 场(2016 年为118 场),但成交额却上升12%至5,590 万英镑(7,250 万美元,上升8%)。
以拍品数量计算,网上拍卖的平均成交比率为82%,超越2016 年的77%。网上平台仍然是新晋买家参与佳士得拍卖的主要管道(37%),网上拍卖的拍品平均成交额为7,305 美元(2016 年为6,047 美元),而买家和竞投人士与网上拍品数量的比率,亦比现场拍卖高一倍。
去年网上拍卖成交价最高的拍品为十月以324,500 美元拍出的劳力士Submariner 型号6538 腕表,而经由Christie’s LIVETM 实时竞投(透过网上竞投参与现场拍卖)拍出的最高成交价拍品,则为十月于“Paris Avant-Garde”拍卖中拍出的亚历山大 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无题(Sans Titre)》,成交价高达1,568,972 美元。年内网上成交总额最高的拍卖,为七月于纽约举行的“First Open Picture”拍卖,创下3,833,375 美元的佳绩。
于2017 年,浏览佳士得网站Christies.com 的不重复访客为1,200 万人,网站访客及应用程序用户来自190 多个国家及城市。佳士得在年内推出多项数码创新功能,包括实境扩增功能,让访客能更仔细欣赏焦点拍品。编辑团队年内合共发布800 多篇文章,以丰富的网上内容及社交平台活动吸引更多访客浏览网站。佳士得亦持续投资于Instagram,令用户参与度增加200%,而于Facebook 直播“Christie’s Lates 之夜”、拍卖及拍卖中心专家导赏团,更令Facebook 的“赞好”数量增加29%。佳士得于十一月在纽约拍卖达文西《救世主》时,亦于网上直播拍卖实况,吸引逾47 万人观看。

佳士得领导各大拍卖类别

费尔南 雷杰 《形式的对比》 7006.25万美元
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类别(包括现代英国艺术、美国绘画及拉丁美洲绘画)的成交额跃升60%至12 亿英镑(16 亿美元,上升53%)。于十一月纽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共刷新六项世界拍卖纪录,其中文森· 梵高的《田野里犁地的农夫(Laboureur dans un champ)》以81,312,500 美元成交,而费尔南 雷杰(Fernand Lger)的《形式的对比(Contraste de forms)》则以70,062,500 美元收槌。拍卖成交总额达479,320,250 美元,较2016 年11 月的晚间拍卖成交总额高95%。

赛 托姆布雷 《丽达与天鹅》 5288.75万美元
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成交总额为12 亿英镑,上升25%(16 亿美元,上升20%),年内焦点拍品包括法兰西斯 培根(Francis Bacon)的《乔治 戴尔肖像三习作(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 of George Dyer)》(以51,767,500 美元成交)、赛 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丽达与天鹅(Leda and the Swan)》(以52,887,500 美元成交),以及安迪 沃荷(Andy Warhol) 的《六十幅最后的晚餐(Sixty Last Suppers)》(以60,875,000 美元成交)。

粉彩花蝶纹如意耳葫芦尊(一对) 1472.5万英镑
年内全球亚洲艺术拍卖成交总额亦增长50%至7.046 亿英镑(9.124 亿美元,上升44%),其中一对粉彩花蝶纹如意耳葫芦尊以14,725,000 英镑于五月的伦敦拍卖会上拍出,而于十一月香港拍卖季(成交总额34.3 亿港元)期间,赵无极的《29.01.64》以202,600,000 港元成交,创下亚洲艺术家的世界油画拍卖纪录。装饰艺术及设计拍卖的成交额增长20% 至1.914 亿英镑(2.478 亿美元,上升15%),其中三月在伦敦举行的Robert de Balkany 珍藏拍卖成交总额达15,441,313 英镑,而伦敦、纽约及巴黎拍卖中心举行的收藏家拍卖系列,亦录得13,249,836 英镑/ 17,504,746 美元/14,828,992 欧元的成交总额。古典大师绘画、十九世纪及俄罗斯艺术拍卖总额达5.476 亿英镑,大增137%(7.092 亿美元,上升127%),焦点拍品为七月在伦敦古典艺术周期间亮相的佛兰契斯科 瓜尔迪(Francesco Guardi)作品《里亚托桥与卡梅尔伦吉宫(The Rialto Bridge with the Palazzo Dei Camerlenghi)》,作品以26,205,000 英镑成交。

19.07 克拉的粉红钻石“Le Grand Mazarin” 1437.5万瑞士法郎
奢侈品(包括珠宝、名表、名酒及手袋)拍卖的成交总额为5.3 亿英镑,微跌5% (6.863 亿美元,下跌9%),焦点拍品之一包括重达19.07 克拉的粉红钻石“Le Grand Mazarin”,这颗举足轻重的戈尔康达名钻,于十一月在日内瓦以14,375,000 瑞士法郎成交。世界艺术及科学与书籍拍卖的成交总额为1.236 亿英镑,上升3%(1.601 亿美元,下跌1%),其中纽约于六月举行的书籍及手稿拍卖中,一位网上买家以547,500 美元投得一台恩尼格码密码机,刷新世界拍卖纪录,而十二月于纽约以432,500 美元拍出的爱因斯坦望远镜,则刷新爱因斯坦科学仪器的世界拍卖纪录。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18/0206/c226026-2980789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