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2-02 08:56:21 2005字 ( 4/74)

鹤城走笔(组诗)

路过钢厂门前

此刻 路过钢厂门前

就像路过

胸口挂满奖章的老父亲

脚踝处的贯穿伤还疼么

灼烧过的眼角

遇到风丝儿还流泪么

你是欢庆建国的鼓点上

迸溅的一束浪花么

听懂了有些孱弱的湘音

抚摸到打着补丁的心跳

高纬度 高寒度

高硬度的地方

开凿韧性的河流

火凤凰抖开蓬勃的羽毛

灵蛇伴舞

站起来的语言

长出质感的牙齿

节令及温度变幻

风雨在撕打

彩虹的手脚越来越生动

擦拭宝石的感觉

从新一轮包围里脱逃

不妨让名字

及碳水化合物一同抵达

放牧一片蓝天

随手摘下一朵白云

搭建一场豪饮

鹤们居国画的高处

有松竹的背景

或闲庭信步或长袖善舞

或自弄清影

扎龙湖映衬 鱼翔浅底

芦苇如祖母绿

缀满领口

嫩江的裙裾

溅起的鱼类和作物

是自然本色的子孙

亲近宝石

舔舐静若处子的爱人

绸缎的唇轻轻划过

抚摸水做的孩子

清澈的眸子 清新的眉宇

捧出可期可待的花盘

擦拭宝石

就是呵护透明的呼吸

关心纯粹的棺椁

打磨最后的良心

寻找丢失的鞋子

一直以来

感觉悬浮在白与黑里

好像丢失了什么

扯着星期天的领口寻觅

线装典籍盘坐的市图书馆

门前台阶很高

衣袖牵引下的孩子

跌跌撞撞攀爬

星期日的兴奋点

关乎童阅区里翻飞的彩蝶

角落里的少女

端坐成一支带露的花儿

身边的少年

是被濡染的马匹

老者的银发

在侧身进来的霞光里

升腾起圣哲的手指

百万图书的氤氲里

体味热爱深夜反刍的牛儿

如坐拥粮草的王

一场报告会在上一层楼打开

主题关乎人类的成长

提醒我们

文字是无所不达的鞋子

鹤的另一种姿势

鹤城有

鹤乡 望鹤楼 鹤泉园

白鹤宾馆 鹤之汤 琪鹤源

鹤文化研究会

景致和事物

或清新亮丽高雅飘逸

或挺拔精致内涵深隧

眼前 你坐化成另一种姿势

呈现别样温存

修炼为一座

中国最北的高铁站

一架乳色的手风琴

唯美的艺术宫殿

一场全新的风刮卜奎正在上演

你放弃了临湖傲立

仙风道骨

放弃了引吭高歌

脚生竹叶

或许你太累了

或许你动了尘心

或许在接续

那位养鹤姑娘的夙愿

在孵化么

或是在捂热寒地冻土

为游子搭建满目的温馨

雄踞北方 母仪天下

长龙一趟一趟前来膜拜

连同你配饰的黑土

头顶上点燃的灵魂

作家简介 许长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富拉尔基区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另一种浇灌》,《滨洲线上的铁道帮》(长篇小说,合著)。在《诗林》《诗潮》《北方文学》《青年文学家》《芒种》等杂志发表诗歌作品若干。(许长林)

阅读全文:http://hlj.people.com.cn/GB/n2/2018/0202/c368716-31211625.html

塞北村夫 发表于  2019-02-08 09:52:49 100字 ( 0/15)

七言绝句 赏冰雪大世界 琼楼玉宇际无边, 鬼斧神工展妖艳。 彩色冰灯如梦幻, 疑似天街落人间。

路过钢厂门前

此刻 路过钢厂门前

就像路过

胸口挂满奖章的老父亲

脚踝处的贯穿伤还疼么

灼烧过的眼角

遇到风丝儿还流泪么

你是欢庆建国的鼓点上

迸溅的一束浪花么

听懂了有些孱弱的湘音

抚摸到打着补丁的心跳

高纬度 高寒度

高硬度的地方

开凿韧性的河流

火凤凰抖开蓬勃的羽毛

灵蛇伴舞

站起来的语言

长出质感的牙齿

节令及温度变幻

风雨在撕打

彩虹的手脚越来越生动

擦拭宝石的感觉

从新一轮包围里脱逃

不妨让名字

及碳水化合物一同抵达

放牧一片蓝天

随手摘下一朵白云

搭建一场豪饮

鹤们居国画的高处

有松竹的背景

或闲庭信步或长袖善舞

或自弄清影

扎龙湖映衬 鱼翔浅底

芦苇如祖母绿

缀满领口

嫩江的裙裾

溅起的鱼类和作物

是自然本色的子孙

亲近宝石

舔舐静若处子的爱人

绸缎的唇轻轻划过

抚摸水做的孩子

清澈的眸子 清新的眉宇

捧出可期可待的花盘

擦拭宝石

就是呵护透明的呼吸

关心纯粹的棺椁

打磨最后的良心

寻找丢失的鞋子

一直以来

感觉悬浮在白与黑里

好像丢失了什么

扯着星期天的领口寻觅

线装典籍盘坐的市图书馆

门前台阶很高

衣袖牵引下的孩子

跌跌撞撞攀爬

星期日的兴奋点

关乎童阅区里翻飞的彩蝶

角落里的少女

端坐成一支带露的花儿

身边的少年

是被濡染的马匹

老者的银发

在侧身进来的霞光里

升腾起圣哲的手指

百万图书的氤氲里

体味热爱深夜反刍的牛儿

如坐拥粮草的王

一场报告会在上一层楼打开

主题关乎人类的成长

提醒我们

文字是无所不达的鞋子

鹤的另一种姿势

鹤城有

鹤乡 望鹤楼 鹤泉园

白鹤宾馆 鹤之汤 琪鹤源

鹤文化研究会

景致和事物

或清新亮丽高雅飘逸

或挺拔精致内涵深隧

眼前 你坐化成另一种姿势

呈现别样温存

修炼为一座

中国最北的高铁站

一架乳色的手风琴

唯美的艺术宫殿

一场全新的风刮卜奎正在上演

你放弃了临湖傲立

仙风道骨

放弃了引吭高歌

脚生竹叶

或许你太累了

或许你动了尘心

或许在接续

那位养鹤姑娘的夙愿

在孵化么

或是在捂热寒地冻土

为游子搭建满目的温馨

雄踞北方 母仪天下

长龙一趟一趟前来膜拜

连同你配饰的黑土

头顶上点燃的灵魂

作家简介 许长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富拉尔基区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另一种浇灌》,《滨洲线上的铁道帮》(长篇小说,合著)。在《诗林》《诗潮》《北方文学》《青年文学家》《芒种》等杂志发表诗歌作品若干。(许长林)

阅读全文:http://hlj.people.com.cn/GB/n2/2018/0202/c368716-31211625.html

塞北村夫 发表于  2019-02-07 10:18:02 228字 ( 0/4)

鹧鸪天 闯年货大集 老叟拄棍闯市场, 眼花缭乱喜洋洋。 对联福子满摊是, 高挂红灯帖在旁。 年旺旺,

路过钢厂门前

此刻 路过钢厂门前

就像路过

胸口挂满奖章的老父亲

脚踝处的贯穿伤还疼么

灼烧过的眼角

遇到风丝儿还流泪么

你是欢庆建国的鼓点上

迸溅的一束浪花么

听懂了有些孱弱的湘音

抚摸到打着补丁的心跳

高纬度 高寒度

高硬度的地方

开凿韧性的河流

火凤凰抖开蓬勃的羽毛

灵蛇伴舞

站起来的语言

长出质感的牙齿

节令及温度变幻

风雨在撕打

彩虹的手脚越来越生动

擦拭宝石的感觉

从新一轮包围里脱逃

不妨让名字

及碳水化合物一同抵达

放牧一片蓝天

随手摘下一朵白云

搭建一场豪饮

鹤们居国画的高处

有松竹的背景

或闲庭信步或长袖善舞

或自弄清影

扎龙湖映衬 鱼翔浅底

芦苇如祖母绿

缀满领口

嫩江的裙裾

溅起的鱼类和作物

是自然本色的子孙

亲近宝石

舔舐静若处子的爱人

绸缎的唇轻轻划过

抚摸水做的孩子

清澈的眸子 清新的眉宇

捧出可期可待的花盘

擦拭宝石

就是呵护透明的呼吸

关心纯粹的棺椁

打磨最后的良心

寻找丢失的鞋子

一直以来

感觉悬浮在白与黑里

好像丢失了什么

扯着星期天的领口寻觅

线装典籍盘坐的市图书馆

门前台阶很高

衣袖牵引下的孩子

跌跌撞撞攀爬

星期日的兴奋点

关乎童阅区里翻飞的彩蝶

角落里的少女

端坐成一支带露的花儿

身边的少年

是被濡染的马匹

老者的银发

在侧身进来的霞光里

升腾起圣哲的手指

百万图书的氤氲里

体味热爱深夜反刍的牛儿

如坐拥粮草的王

一场报告会在上一层楼打开

主题关乎人类的成长

提醒我们

文字是无所不达的鞋子

鹤的另一种姿势

鹤城有

鹤乡 望鹤楼 鹤泉园

白鹤宾馆 鹤之汤 琪鹤源

鹤文化研究会

景致和事物

或清新亮丽高雅飘逸

或挺拔精致内涵深隧

眼前 你坐化成另一种姿势

呈现别样温存

修炼为一座

中国最北的高铁站

一架乳色的手风琴

唯美的艺术宫殿

一场全新的风刮卜奎正在上演

你放弃了临湖傲立

仙风道骨

放弃了引吭高歌

脚生竹叶

或许你太累了

或许你动了尘心

或许在接续

那位养鹤姑娘的夙愿

在孵化么

或是在捂热寒地冻土

为游子搭建满目的温馨

雄踞北方 母仪天下

长龙一趟一趟前来膜拜

连同你配饰的黑土

头顶上点燃的灵魂

作家简介 许长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富拉尔基区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另一种浇灌》,《滨洲线上的铁道帮》(长篇小说,合著)。在《诗林》《诗潮》《北方文学》《青年文学家》《芒种》等杂志发表诗歌作品若干。(许长林)

阅读全文:http://hlj.people.com.cn/GB/n2/2018/0202/c368716-31211625.html

塞北村夫 发表于  2019-02-06 19:52:46 208字 ( 0/10)

鹧鸪天 闯年货大集 (原创复发) 老叟拄棍闯市场, 眼花缭乱喜洋洋。 对联福子满摊是, 高挂红灯帖在旁。 年旺旺,

路过钢厂门前

此刻 路过钢厂门前

就像路过

胸口挂满奖章的老父亲

脚踝处的贯穿伤还疼么

灼烧过的眼角

遇到风丝儿还流泪么

你是欢庆建国的鼓点上

迸溅的一束浪花么

听懂了有些孱弱的湘音

抚摸到打着补丁的心跳

高纬度 高寒度

高硬度的地方

开凿韧性的河流

火凤凰抖开蓬勃的羽毛

灵蛇伴舞

站起来的语言

长出质感的牙齿

节令及温度变幻

风雨在撕打

彩虹的手脚越来越生动

擦拭宝石的感觉

从新一轮包围里脱逃

不妨让名字

及碳水化合物一同抵达

放牧一片蓝天

随手摘下一朵白云

搭建一场豪饮

鹤们居国画的高处

有松竹的背景

或闲庭信步或长袖善舞

或自弄清影

扎龙湖映衬 鱼翔浅底

芦苇如祖母绿

缀满领口

嫩江的裙裾

溅起的鱼类和作物

是自然本色的子孙

亲近宝石

舔舐静若处子的爱人

绸缎的唇轻轻划过

抚摸水做的孩子

清澈的眸子 清新的眉宇

捧出可期可待的花盘

擦拭宝石

就是呵护透明的呼吸

关心纯粹的棺椁

打磨最后的良心

寻找丢失的鞋子

一直以来

感觉悬浮在白与黑里

好像丢失了什么

扯着星期天的领口寻觅

线装典籍盘坐的市图书馆

门前台阶很高

衣袖牵引下的孩子

跌跌撞撞攀爬

星期日的兴奋点

关乎童阅区里翻飞的彩蝶

角落里的少女

端坐成一支带露的花儿

身边的少年

是被濡染的马匹

老者的银发

在侧身进来的霞光里

升腾起圣哲的手指

百万图书的氤氲里

体味热爱深夜反刍的牛儿

如坐拥粮草的王

一场报告会在上一层楼打开

主题关乎人类的成长

提醒我们

文字是无所不达的鞋子

鹤的另一种姿势

鹤城有

鹤乡 望鹤楼 鹤泉园

白鹤宾馆 鹤之汤 琪鹤源

鹤文化研究会

景致和事物

或清新亮丽高雅飘逸

或挺拔精致内涵深隧

眼前 你坐化成另一种姿势

呈现别样温存

修炼为一座

中国最北的高铁站

一架乳色的手风琴

唯美的艺术宫殿

一场全新的风刮卜奎正在上演

你放弃了临湖傲立

仙风道骨

放弃了引吭高歌

脚生竹叶

或许你太累了

或许你动了尘心

或许在接续

那位养鹤姑娘的夙愿

在孵化么

或是在捂热寒地冻土

为游子搭建满目的温馨

雄踞北方 母仪天下

长龙一趟一趟前来膜拜

连同你配饰的黑土

头顶上点燃的灵魂

作家简介 许长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富拉尔基区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另一种浇灌》,《滨洲线上的铁道帮》(长篇小说,合著)。在《诗林》《诗潮》《北方文学》《青年文学家》《芒种》等杂志发表诗歌作品若干。(许长林)

阅读全文:http://hlj.people.com.cn/GB/n2/2018/0202/c368716-31211625.html

塞北村夫 发表于  2019-02-06 19:50:39 3字 ( 0/6)

新发现

路过钢厂门前

此刻 路过钢厂门前

就像路过

胸口挂满奖章的老父亲

脚踝处的贯穿伤还疼么

灼烧过的眼角

遇到风丝儿还流泪么

你是欢庆建国的鼓点上

迸溅的一束浪花么

听懂了有些孱弱的湘音

抚摸到打着补丁的心跳

高纬度 高寒度

高硬度的地方

开凿韧性的河流

火凤凰抖开蓬勃的羽毛

灵蛇伴舞

站起来的语言

长出质感的牙齿

节令及温度变幻

风雨在撕打

彩虹的手脚越来越生动

擦拭宝石的感觉

从新一轮包围里脱逃

不妨让名字

及碳水化合物一同抵达

放牧一片蓝天

随手摘下一朵白云

搭建一场豪饮

鹤们居国画的高处

有松竹的背景

或闲庭信步或长袖善舞

或自弄清影

扎龙湖映衬 鱼翔浅底

芦苇如祖母绿

缀满领口

嫩江的裙裾

溅起的鱼类和作物

是自然本色的子孙

亲近宝石

舔舐静若处子的爱人

绸缎的唇轻轻划过

抚摸水做的孩子

清澈的眸子 清新的眉宇

捧出可期可待的花盘

擦拭宝石

就是呵护透明的呼吸

关心纯粹的棺椁

打磨最后的良心

寻找丢失的鞋子

一直以来

感觉悬浮在白与黑里

好像丢失了什么

扯着星期天的领口寻觅

线装典籍盘坐的市图书馆

门前台阶很高

衣袖牵引下的孩子

跌跌撞撞攀爬

星期日的兴奋点

关乎童阅区里翻飞的彩蝶

角落里的少女

端坐成一支带露的花儿

身边的少年

是被濡染的马匹

老者的银发

在侧身进来的霞光里

升腾起圣哲的手指

百万图书的氤氲里

体味热爱深夜反刍的牛儿

如坐拥粮草的王

一场报告会在上一层楼打开

主题关乎人类的成长

提醒我们

文字是无所不达的鞋子

鹤的另一种姿势

鹤城有

鹤乡 望鹤楼 鹤泉园

白鹤宾馆 鹤之汤 琪鹤源

鹤文化研究会

景致和事物

或清新亮丽高雅飘逸

或挺拔精致内涵深隧

眼前 你坐化成另一种姿势

呈现别样温存

修炼为一座

中国最北的高铁站

一架乳色的手风琴

唯美的艺术宫殿

一场全新的风刮卜奎正在上演

你放弃了临湖傲立

仙风道骨

放弃了引吭高歌

脚生竹叶

或许你太累了

或许你动了尘心

或许在接续

那位养鹤姑娘的夙愿

在孵化么

或是在捂热寒地冻土

为游子搭建满目的温馨

雄踞北方 母仪天下

长龙一趟一趟前来膜拜

连同你配饰的黑土

头顶上点燃的灵魂

作家简介 许长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富拉尔基区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另一种浇灌》,《滨洲线上的铁道帮》(长篇小说,合著)。在《诗林》《诗潮》《北方文学》《青年文学家》《芒种》等杂志发表诗歌作品若干。(许长林)

阅读全文:http://hlj.people.com.cn/GB/n2/2018/0202/c368716-3121162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