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18-01-05 08:49:55 5339字 ( 0/22)

天价之后,还有多少稀缺可以期待

刚刚过去的2017年,对于艺术品市场而言是载入史册的一年。这一年,世界艺术品拍卖纪录以及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双双被打破。前一个纪录的缔造者,是达·芬奇油画 《救世主》,飙出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后一个纪录的问鼎者,是齐白石国画 《山水十二屏》,以9.3亿元人民币成交。
弹眼落睛的,总是天价,值得深味的,却是拨开成交金额那一长串数不清的“零”之后,所呈现的艺术本身———有多难能可贵,就有多万众瞩目。这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文明的财富,任时光冲刷而愈加光彩动人。
因为几个传说中的名字重出江湖,西方艺术品卷起的市场风云格外汹涌
达·芬奇、文森特·梵高、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他们的名字,在艺术史上熠熠生辉,亮相艺术市场,却是那样可遇而不可求。艺术市场上的价格从来扑朔迷离,与艺术价值不完全成正比。它只与人们的欲望有关———眼前的这件作品,你究竟有多想要?
附着在拍品上的“唯一”两个字,于买家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附着在拍品上的“唯一”两个字,于买家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2017年的艺术市场上,不乏“唯一”创造的奇迹。
五百年后,达·芬奇竟然还有遗落在民间的画作。去年11月于纽约拍场“出山”的达·芬奇油画《救世主》,当真充当了一回全球艺术市场的“救世主”———以约合人民币30亿元的成交价飙出全球艺术品拍卖纪录。据拍卖行称,这是近百年来唯一发现的达·芬奇真迹,也是市场上唯一流通的达·芬奇作品。而此前已知的十几件达·芬奇作品,无一例外地深藏于博物馆。
此番头顶众多光环的这幅 《救世主》,高约66厘米,宽约47厘米,达·芬奇绘于约1500年。这是几与《蒙娜丽莎》同时期的作品,身穿青金色与深红色长袍的耶稣半身正面示人,左手手托水晶球,右手则轻举象征祝福的手势。事实上,作品不是没有争议的。比如,《救世主》的身世实在太过传奇,它曾是法国、英国王室的旧藏,又历经数度易主,尤其是———它曾在历史中销声匿迹百余年。谁知道这百余年发生了什么?也有人指出,画中人手托的水晶球并没有使光线发生扭曲,达·芬奇花了一辈子研究光,难道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尽管不乏疑点,人们依旧为《救世主》而疯狂———只因,太多的专家声称,今天,人们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达·芬奇作品了。
另一个“唯一”创造的奇迹,来自一张“小品”———欧仁·德拉克罗瓦名作 《自由引导人民》的唯一已知油画草图。对于一张“草图”而言,去年它在拍场上创出的约合2700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已是“天价”。珍藏于卢浮宫的《自由引导人民》可以说是在全球范围内家喻户晓的名画。这是德拉克罗瓦为纪念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而创作的,画中象征着自由的女神形象高擎三色旗,领导着人们穿过硝烟、奋勇前进,具有激动人心的力量。此次出现在拍场上的《自由引导人民》油画草图尽管寥寥数笔,手迹中自然而然溢出的动感却依然令人沉醉,画面的流畅风格以及锐利的对角线条也尽显艺术大师的风范。至于为传世杰作留下演变过程的重要纪录,让人从中深入了解画家作画的思路,则为作品附加上艺术价值以外的史料价值。
天文数字的成交金额背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缺
西方艺术品市场少有意外之喜,多的是情理之中。成熟的艺术市场遵循着经济学领域的“二八法则”———80%的总成交额出自20%的艺术品。天文数字的成交金额大多不是偶然,背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缺,牵引着买家举起手中的竞价牌。
去年春天,西方艺术品市场上令人振奋的拍品之中,定有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花草农园》———最终这幅作品在伦敦的拍卖会上以约合4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成为这一季全球拍卖会上闪耀的一颗星。克里姆特可谓艺术国度奥地利最负盛名的视觉艺术大师,也是一个名为“分离派”的艺术派别的开山鼻祖。这“分离派”,指的是与古典学院派艺术分离,追求表现的“实用性”“合理性”,尽管不如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为人们所耳熟能详,它将油画引向装饰风格的先见却暗合了当代人的审美趣味,近年来尤其受到藏家的追捧。此番惊艳拍场的这幅《花草农园》,尽管不属于克里姆特最具眼球效应的“金衣女人”系列,画中风景富于灿烂装饰美的特质,流淌出的依然是这位艺术家的典型风格。并且,相较于他笔下张扬的女人题材,克里姆特的风景画被认为揭示了内心的另外一面。
克里姆特的作品不算多,且大多藏于博物馆、美术馆,公开现身拍场屈指可数,攥在私人藏家手中本就不多的作品往往还未等到上拍,就先被人以私人洽购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买走了,比如曾以约合人民币10亿元成交的《阿黛尔2号》、以约合人民币11亿元成交的《水蛇II》走的都是这条路。《花草农园》 作为近年来难得现身拍场的克里姆特作品,它所激起的竞买水花其实在情理之中。
艺术市场的狂浪,也被难得一见的文森特·梵高作品所掀起。去年11月在纽约举办的一场拍卖会上,梵高油画《田野里犁地的农夫》的重现市场令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吸引藏家豪掷约5.4亿元人民币。这可以说是一幅不那么典型的梵高作品,画中没有如 《星空》般充满想象力与力量的笔触,也看不见如《卧室》 般饱和度高且对比强烈的色彩表现。这也可以说是一幅很有些内心独白意味的梵高作品。《田野里犁地的农夫》是梵高1889年8月住在圣雷米疗养院时的创作,画的是他透过病房的窗户就能看到的景色,画面将时间定格在傍晚,草地与夕阳的颜色开始有了“灰”。当时,梵高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逐渐走到生命的尽头———不到一年之后,他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只见这幅画中流淌出越来越多的寂寥与失望。
上一次梵高重出江湖,是在2014年,当时他的《雏菊与罂粟花》以约合人民币3.7亿元被一位中国买家收入囊中。再往前追溯,似乎是1990年代的事了。梵高的作品无论什么时候抛向市场,总能引来白热化的竞投。
这一年,马克·夏加尔的个人拍卖纪录同样被刷新了———夏加尔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恋人》重出江湖,拍出约合人民币1.9亿元。爱情是夏加尔创作中重要的主题,这件《恋人》就描绘了他与妻子缪斯贝拉的美好爱情。画中,两人天马行空地漂浮在夜空中,相拥依偎,与花神交融,流淌出这位艺术家特有的梦幻气质。
中国传统艺术正以深厚的内蕴,成为全球艺术市场活力强劲的引擎
“传统派”近现代艺术大家之作、古代书画、汝窑瓷器、明清家具、商周青铜器……中国传统艺术的价值在去年的艺术市场上得到了价格的莫大肯定。艺术市场的价格或许说明不了太多,但只有保护住了价格,才能引起社会对于这些艺术品的关注。
“传统派”近现代艺术大家领跑艺术“大盘”
去年拍场上最耀眼的中国艺术家,得数几位“传统派”近现代艺术大家,如齐白石、黄宾虹、吴昌硕、潘天寿。近现代中国画坛上,与向外取经的“融合派”相对的“传统派”,曾经一度被视为保守甚至落后的代名词。事实上,这一批自内求变的画家,恰恰用杰出的艺术实践证明了中国画与时俱进的强大创造力,表明自己的文化自信心。
因为前不久一套飙出9.3亿元人民币的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中国艺术品全球拍卖的纪录被改写,中国艺术品也首次跻身“一亿美元俱乐部”。齐白石是个全能画家,但他一生画花鸟草虫、水族虾蟹最多,山水画最少。此次上拍的《山水十二屏》绘于1925年,被认为是齐白石转型时期的代表作,博物馆级别的藏品。画面构图新奇,笔墨老辣,用色大胆,真正达到了齐白石自己所倡导的“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并且12幅画有11幅画有题画诗。虽说竞价是感性的,估价却是理性的———早在拍前,这套作品就被专家团队给出5亿元人民币的估价,这其实也是中国艺术品的最高估价。
去年春拍最抢眼的中国艺术品,来自黄宾虹拍出3.45亿元人民币的《黄山汤口》。此前黄宾虹作品的市场表现并不起眼。这或许与其画作看上去总是“黑漆漆”、并不雅俗共赏有关。黄宾虹最为擅长的,正是以金石趣味表现山水“浑厚华滋”的氛围。他执著追求于山水的“内美”,这样的美古奥深邃甚至有些艰涩难懂,而在业内看来代表着一种艺术的高度。此次《黄山汤口》的天价成交,倒是释放出了一个信号: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走向成熟,买家们的鉴赏力正在逐步提高。
还有一位艺术价值为市场重估的艺术大家是吴昌硕,他的《花卉十二屏》去年秋拍以2.1亿元人民币在北京成交。吴昌硕的画,非常讲究笔墨的书法韵味,流露出古拙凝重、大气豪迈的味道,尤以画花卉闻名。这套画共绘牡丹、水仙、石榴、荷、松、梅、竹、菊、兰、紫藤、玉兰、白菜,属吴昌硕存世最巨型的绘画作品。
“标准件”古代书画卖一张少一张,牵动无数藏家的心
一批堪称“标准件”的中国古代书画,在去年的艺术市场上逐一面世,牵动着无数藏家的心。中国古代书画距今数百甚至近千年,所谓“标准件”,指的又是最具艺术家风格代表性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可以说是卖出一张少一张。它们频频创出的过亿元人民币的成交天价,足以证明市场对于它们的认可度,倒也因此让人格外留意到它们的美。
去年春拍于纽约拍出约合人民币3.4亿元的陈容《六龙图》,就是陈容这位南宋重要画家的“标准件”。中国美术史上,最会画龙的人就是陈容。他笔下的龙活灵活现,成为后人画龙的典范。甚至在日本,几百年来凡有龙图案的画绝大部分仿效的就是陈容。此次上拍的《六龙图》描绘了六条矫健灵巧的威猛巨龙,在云雾和巨浪中游走。作品还附有南宋理宗皇帝和诸大臣的题跋以及陈容自题的古诗一首,也被《石渠宝笈续编》评为水平极高的重要作品。
出现在去年岁末北京拍场上以1.9亿元人民币成交的赵孟頫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不仅是赵孟頫的代表性书法作品,也是历朝历代众多《心经》写本中最珍贵的写本之一。赵孟頫是元代最为著名的书法家,集晋唐书法之大成,书风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此次接受藏家竞价的赵孟頫《心经》,经历代知名藏家递藏。仅明代藏家项元汴在这件作品上钤盖的鉴藏印就多达25枚,其中“神品”一印的钤盖绝非随意。同样引人瞩目的,还有去年岁末出现在北京拍场上的沈周 《送吴文定行图并题卷》,近1.5亿元人民币成交价成就了沈周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以“明四家”为代表的“吴门画派”,自沈周开创。他的这幅《送吴文定行图并题卷》是10多米的长卷,画了整整三年,被称为画家一生最为壮观的山水画作品。沈周以此卷为远赴京城的好友吴宽送行,画中寄寓着一路平安的祝福,山水迢迢皆为造化之美,只见一条山路在山岗、水涧、峭壁之间穿越,深山密林之间,有泉流乔柯,有山庄兰若,有茅亭可以憩息抚琴,有舟楫可以渡江涉水。
古代传统工艺的价值逐渐为人们所认识
书画以外,瓷器、家具、青铜器等好些凝结匠人匠心的中国古代传统工艺领域在去年的艺术市场上,迸发出一连串“爆点”。
一件距今约千年的北宋瓷器“汝窑天青釉洗”在香港以约合2.45亿元人民币成交,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天青釉”指的是颜色,“洗”指的是作为文房用具笔洗的功能,通体釉如凝脂,布满莹澈的冰裂片纹,这件瓷器极素,极简,却真正代表了中国陶瓷艺术的高度。北宋汝窑作为宫廷御用瓷器,只有20多年历史,有“名瓷之首,汝窑为魁”之说,其天青釉色至今无法仿制。这汝窑,传说来自宋徽宗的一个梦,梦到大雨过后,远处天空云破处,有一抹神秘的天青色,格外令人着迷。醒来后,他写下“雨过天青云破处”,让工匠烧制出这种颜色。最终,是汝州的工匠烧出了令宋徽宗满意的天青色。天青色釉因此成为汝窑瓷器的典型特征,也成就了中国陶瓷史上最美的颜色。目前全球已知汝窑瓷器仅存87件,其中私人收藏的只有四件,件件皆为稀世珍品。每回汝窑瓷器释入市场,总能引起竞价轰动。上一回汝窑接受藏家们的追逐,还是在2012年,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拍出约合1.7亿元人民币。
这一年,中国古典家具也有了新的世界拍卖纪录———岁尾,清康熙御制的一对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在北京拍出9890万元人民币。这对由黄花梨大料制成、体量硕大的箱柜,呈现出撼人的气势,可谓倾注了太多的匠心。仅柜体上即雕刻有12只鸾凤,衬以连云、湖石、牡丹、野菊、兰草,运用高浮雕手法,具有康熙时期皇家御制家具的典型特征。
借由拍卖市场,中国古代青铜器的价值正在为越来越多的藏家所认识到。去年夏天,一只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青铜兮甲盘以2.1亿元人民币在杭州成交,打破了国内青铜器拍卖成交纪录。商周青铜器在国际市场的地位,更是不容小觑。去年春天在纽约拍场上,四件来自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的商代青铜器均以超过亿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其中一只青铜饕餮纹方尊高达2.57亿元。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18/0105/c226026-2974708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