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8-01-03 14:13:56 3478字 ( 0/53)

“黄金时代”里的中俄交往与广州

亚历山大二世国家大印章

到访广州的尼古拉二世画像

大公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的茶具、咖啡具

站在船上的彼得一世塑像

对华茶商是俄罗斯最富有的企业家

正在广东省博物馆展出的“黄金时代——18世纪至20世纪俄罗斯帝国珍品展”展出了302件/套来自于俄罗斯国立历史博物馆的珍贵馆藏。展品中既有历代帝王的肖像、雕塑、服饰,也有皇家的御用瓷器、玻璃制品、金银器皿,还有世界为之痴迷的顶级奢侈品“法贝热”珠宝,更有体现中俄两国贸易盛况的御赐证书、带铭银勺和帝国金币等。当中,部分展品还与广州有着密切的关系。

俄罗斯帝国是1721年至1917年间俄罗斯的全称。今天中国人相对比较熟悉的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都是属于这一时期的君主。其间它通过不断的对外扩张,使版图和人口达至高峰。

从展览说明中我们可以得知,在俄罗斯帝国,商人的社会地位仅次于贵族和神职人员。彼得大帝改革促使商人成为商业贸易的核心力量,19世纪末,商人成为俄罗斯帝国最富有的社会阶层。而中俄两国贸易往来可追溯到17世纪。从1689年开始,大批商队在西伯利亚商人的护送下往返于中俄之间进行商品交易活动。18世纪中叶,俄罗斯与亚洲各国的商业贸易,有67%来自中国。

展览中展出了不少俄罗斯茶具,许多做工和装饰非常精美。当时从中国流入俄罗斯的商品有95%都是茶叶,19世纪末茶叶的进口关税占俄国所有关税收入的四分之一。进行茶叶贸易的商人尤其是莫斯科的茶叶商,被认为是最富有的企业家。

学者们指出,俄罗斯与中国的黑龙江流域等地区早有往来,但地处海疆的广州也一直是俄罗斯同中国展开贸易的梦想之地。由于地理的阻隔,1840年以前作为中国“一口通商”重镇的广州,与俄国相距甚远,交往并不容易。俄国对于广州口岸的认识和利用历经300年:17世纪末开始对广州有明确的记载,18世纪末的时候对这个口岸城市充满了向往,1858年获得在广州的贸易权。

中亚各国商人在10世纪前后就把中国的丝绸传到了俄罗斯。15世纪中亚的国际性贸易中心为中俄两国商人提供了直接接触的机会。16世纪,俄罗斯更多地接触到中国商品,1557年伊凡四世出征的战服——无领袍就是用中国黄缎缝制的。16世纪末,俄罗斯已成批地输入“中国布匹”。1675年,在俄罗斯供职的罗马尼亚籍外交官米列斯库受命出使中国,这是俄罗斯派往中国的第一个规模庞大的外交使团。米列斯库随后写成《中国漫记》一书,在第四十九章,《中国第十二省——广东省及其大小城市》中介绍了广东。指出广东位于海边,所以到处是海港和无数的海船。这个省的居民十分灵巧,模仿能力很强,手工艺技术精湛。本省省会、本省第一大城市广州府,因其规模之大、居民之多、建筑之精美而闻名遐迩。由于河网密布,大船一直可以驶入城市,城里商人众多,云集了大量货物和财富。这些信息更强化了俄罗斯人来广州贸易的想法。

1725年的萨瓦·拉古津斯基使团肩负的命令更加明确,包括查明广州城市情况,来往于北京和广州的水路运费等。至此,广州已经成为俄国人心目中理想的贸易目的地。

不在广州开展贸易 俄美公司难以繁荣

1803年7月26日,克鲁森什坦恩率“希望号”和“涅瓦号”驶出喀琅施塔得港,开始了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次环球旅行。这是1803年至1848年沙俄38次环球航行的开端。两艘俄船被沙皇政府委以重任。商务大臣鲁缅采夫声称,此行“将有裨于国家详察在北美的成就,打开广州市场并展望对日本及其他亚洲地区的贸易。”一批天文学、水文学、绘图学和植物学家奉命参加环球航行。两艘船到檀香山后分航,各自执行任务,之后在中国海域汇合,企图一举“打开广州市场”。“希望号”抵粤后,因船上只有少量皮货,克鲁森什坦恩以“巡船”名义报关以免费停靠。“涅瓦号”到澳门后两船一同报关验船,1805年12月8日,两船一同进入广州。由于当时中俄之间的贸易规定只能通过陆路边境的恰克图进行,所以俄船在广州的出现,引起了清朝从地方到中央政府的不安。经过一系列艰苦的斡旋,两艘俄船在广州的贸易被批准,但也被重申,下不为例,且当事的地方官员事后都遭到惩处。

“希望号”船长克鲁逊什特恩和“涅瓦号”船长里相斯基都留下了关于广州的记录。克鲁逊什特恩在回忆录中说广州是个巨大的贸易城市,几乎可以看到全世界的人。他提到,同广州建立起贸易联系对俄罗斯很有好处:可以为俄罗斯普通的居民提供廉价的茶叶,这些居民如果饮用茶叶这种健康的饮料,就会减少饮用烈性酒;上中下等的茶叶进口到俄罗斯都能有利可图,南京布、丝绸在俄罗斯也是好卖又赚钱的商品。克鲁逊什特恩认为,俄罗斯应该跟其他国家一样在广州开展贸易,否则经营俄属美洲的俄美公司就不可能繁荣。“涅瓦号”船长的回忆录详细记录了广州的综合信息。这次历险记般的经历,使广州对于俄罗斯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了。

学者指出,早期俄罗斯人向往在广州开展对华贸易,主要是想出售俄美公司在俄属美洲获得的大量毛皮和海产品。1799年俄罗斯政府所创立的“俄罗斯—美洲公司”是俄属美洲在俄国活动的主要主体,俄美公司商务代表曾在1804~1805年间随俄国首次环球旅行中的“涅瓦号”航行,也留下了关于广州的记录。但到了19世纪40年代,由于毛皮资源的枯竭、中国对毛皮需求的下降,俄美公司已陷入了经济困境。在克里米亚战争中的塞瓦斯托波尔战役之后,俄英关系尖锐化,俄罗斯政府担心英国会抢走他们在北美的殖民地阿拉斯加,便接受了美国的建议,于1867年签署条约,将阿拉斯加和北美太平洋诸岛出售给美国。在俄属阿拉斯加出卖后不久,俄美公司关闭,试图与广州展开贸易的主体不复存在。

充满诱惑力的富足的千年商都

接下来的19世纪中叶,普提雅廷率领俄赴日外交使团舰队停靠香港,顺访广州。1891年4月5~8日,俄国皇太子尼古拉到访广州。这些都是俄罗斯与广州之间直接交往的重要事件。

1880年,俄罗斯志愿船队轮船公司建立。数年后,开始定期前往广州和上海,往来运输茶叶和其他货物。上海是重要的转运点。广州的货物量比上海、福州则相差很远。后随着俄罗斯在远东势力的加强、轮船技术的发展等因素,俄罗斯的海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天津、烟台、上海等口岸都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广州则相对不那么引人关注了。

1806年初,首航广州俄船“涅瓦号”船长里相斯基趁船只停靠黄埔卸货买卖之际,随保商派遣的陪同前往广州著名的庙宇海幢寺参观游览。这是俄罗斯人首次出现在广州这家唯一接待外国人的佛寺,也留下了俄罗斯人对这座岭南名刹的最早记录。海幢寺再次迎来俄罗斯人则是80多年以后的俄罗斯皇储。1891年4月5日临近傍晚,俄储一行化名前往海幢寺游览。俄储一行参观了佛堂、大雄宝殿等,他们对这座宏伟的佛寺建筑惊叹之余,赞不绝口。他们并惊叹于行商潘有度家花园的富丽堂皇,将之称为“一座长满了各种植物的大暖房”。

一些研究者指出,俄罗斯人认为广州出产人类生存所需的所有必需品。有各种各样的动物,禽鸟和蔬菜都特别好。人们的普通食物是大量种植的稻米,这里也有酒精饮料叫做香烧,用稻米酿造。这里最普通的饮品是茶叶,所有人喝茶都毫无例外地不加糖,用带盖的杯子泡。他们还认为富有的中国人天生是世界上最讲究的美食家和最殷勤的主人。以烹饪技术论,中国的美食与欧洲相比毫不逊色。官员和殷实的商人的餐桌上很是奢侈,尤其是他们公开宴请的时候,餐桌上往往摆出四五十道菜,其中一些非常昂贵。

19世纪,来粤俄罗斯人眼中的广州无疑是一座商业城市。它曾经是世界上毛皮贸易的中心,是帝国与西方交往的据点。这个千年商都,对俄罗斯人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和诱惑力。(记者 卜松竹)

(部分资料据《19 世纪俄罗斯人视角下的广州风情和商贸》《历史上俄罗斯通过广州开展对华贸易问题探究》)

阅读全文:http://gd.people.com.cn/GB/n2/2018/0103/c123932-3109980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