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12-15 21:44:40 4646字 ( 0/78)

深圳盐田:创新社会治理 温暖百姓心田

从公司大老板,到道路交通巡查员,卓胜恒在白天和夜里的两种身份,反差有点大。

白天,卓胜桓是深圳市兴龙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的掌舵人,要把成百上千吨货物,运抵和送出港口。晚上,他却要戴着红袖章协助交警,对违停乱停、鸣笛扰民的集装箱拖车进行处罚。

和卓胜恒一样,由深圳市集装箱拖车运输协会(以下简称“拖车协会”)组织上街的“义务巡查队员”,每天都有200多人。“大家都是拖车公司老板,巡查没有任何报酬,连饭都不管,顶多每人发瓶水。”卓胜恒说。

老板们自发上街查自家的车,这样的“新鲜事”,在深圳市盐田区已经持续近两年。

近年来,面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系列难题,盐田区运用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理念,引导社会组织积极有序参与社会治理,多元共治打造和谐城区,逐步探索出一条具有盐田特色的治理之路。

解决社会难题:让自己人管自己人

深圳市集装箱拖车协会对违停货柜车司机进行劝导。

盐田港是我国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门户,也是我国吞吐量最大的单一港区。

对于这个港口,当地人的心情其实很复杂。位于盐田港后方陆域的盐田街道片区,是盐田居住人口最密集的产业重镇,目前实有人口超过10万人,产业和人口规模均占盐田区半壁江山。

盐田港的兴起,既为片区带来繁华,也给当地制造“无尽的麻烦”。货柜车长期以来的违停占道等交通乱象,曾是盐田街道片区居民们心里,最大的一根刺。

“如果没有乱停的货柜车,这里真的非常宜居。”家住盐田的李女士说,满眼绿水青山的盐田,在深圳可称得上难得的宝地。“现在可好,一睁眼到处是拖车,连小区周边马路都变成货柜车停车场,真的让人很窝心。”

“你就告诉我可以停在哪?”对于居民的不满,货柜车司机同样也很无奈。司机老江抱怨,他曾为了找个停车位,围着盐田港来回兜了一个小时圈,最后无奈只好停在路边。“出一趟车只能赚200元。一张罚单500元,几天就白干了。”

“面对居民的指责和交警的重罚,司机有些抵触情绪也在所难免。”深圳市集装箱拖车运输协会党总支书记罗江晓介绍,盐田港每天进出的货柜车辆约13000辆,其中约有8000辆需要在后方陆域停放,但停车位只有5000个。“缺口这么大,司机也是没办法。”

对于货柜车违停,不查,居民不满;查狠了,司机们也要集体抗议。加上面对规划缺陷,政府在执法时的理亏,最终形成了一个“司机违停,居民投诉,交警处理,司机堵路,不了了之”的死循环。

近年来,为了满足居民诉求,同时兼顾“停车难”的实际情况,盐田区转变思路,在加大停车位供给的同时,把拖车协会作为重要的一份子,加入港口后方陆域整治工作。这种“自己人管自己人”的模式,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成效。

“协会出面,矛盾由外部转移到内部,事情就好办多了。”卓胜桓说,过去,对于违停司机只能收罚单、认罚款。如今,协会会第一时间联系司机挪车并进行教育。对于多次违停或者严重违停的车辆,才交给交警处理。

“相比一味的扣分罚款,这样柔性管理效果更好,司机们也愿意接受。”拖车协会秘书长唐力说,自从协会加入以来,整个行业的违停率,每个月都在下降。“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工作得到居民的满意和认可。”

据统计,自2015年11月参与盐田港后方陆域整治以来,拖车协会动员内部党支部15个、理事单位100余家,运输企业会员2200余家、疏港运输车司机3.3万余人,协助政府对盐田街道片区的24条道路进行24小时不间断巡逻值守。截至目前,共清理“僵尸”货柜车、货柜箱1000多个,配合执法部门开具处罚通知书5000多份,协助交警处罚拖车违停上万宗。

平息社区纠纷:人民的事情人民调

在盐田,22.65万常住人口中,户籍人口仅有6.66万人。天南地北的人们凑在一起,难免会因为生活习惯和地域文化差异,产生摩擦和误会。

近年来,由于矛盾牵涉层面变广、纠纷复杂程度提高、人民调解数量增多,仅靠街道和社区单薄的调解员队伍,很难实现居民矛盾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6年12月,盐田区扶持成立盐田街道人民调解员协会(以下简称“调解员协会”),探索用“本土”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的新方式。

“你们楼上漏水,就应该由你们解决。”“管道漏水去找开发商,和我有什么关系?”……几年前,盐田街道南方明珠花园两户姓徐的业主,因为房屋厕所漏水起了冲突。物业来调解,双方各不让步。想打官司,不菲的律师费和鉴定费,又让他们觉得不值。为这事,两家人足足扯了三年皮,搞得整栋楼的邻里关系都很紧张。

调解员协会的兼职调解员徐晓华知道了两家人的情况后,开始一趟一趟往他们小区跑。

“我们都姓徐,五百年前是一家,有啥矛盾不能摊开说?”一开始,双方对徐晓华并不友好,她就想尽办法套近乎,通过反复谈心取得两家人的信任。短短一个多月,楼上的老徐便主动掏钱修了水管。两家人的关系也恢复正常。

“小矛盾如果不化解,只会越积越深。”徐晓华说,邻里之间的纠纷,事都不大,政府插不上手,打官司成本又高。“这时候,就需要我们这些社区调解员当好‘润滑剂’。邻里和和美美,大家都高兴。”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在盐田街道人民调解员协会常务副会长吴宗华看来,社区里的矛盾,诉求非常多元化,“如果没有两把刷子,还真干不来。”

今年10月,盐田明珠社区一对年轻夫妻因为感情不和打算离婚。为了女方提出的“分手费”,夫妻俩从社区一直闹到区妇联,谁调解都没用。最后,妇联将夫妻二人转到了调解员协会。

“当时女方怀着孕,万一闹出点事怎么办?”调解员徐民介绍,其实闹离婚的小两口,丈夫自己没什么钱,倒是他父母在村里有地、有房、有股份。“但这些上了年纪的本地人,工作不好做啊。”

为了尽快化解这桩“家庭官司”。协会一方面调集律师资源,通过普法教育降低女方对“分手费”的期望值。另一方面,则发动同村的兼职协调员,给男方父母做工作。

“同村人开口,可比我们调解员管用多了。”徐民说,有了村民的加入,调解工作一下子变简单起来。最终双方顺利达成协议,在调解员的见证下和平办理离婚手续。

“借助协会这个平台,我们能发动更多社会力量参与调解工作。”吴宗华介绍,目前,调解员协会共有152名成员,其中既有专业律师,也有专职调解员,还从社区吸纳一批老干部、老专家、老党员,形成了“法律人士、专业人士、社会人士三方联调”的机制。

数据显示,协会自成立以来,已成功调处各类矛盾纠纷356宗,引导走正常司法程序的案件18宗,“真正实现‘人民的事情人民调,人民调解为人民’。”吴宗华说。

和谐劳动关系: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企业为盐田和谐劳动关系协会调解中心送上锦旗。

“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回头我会组织你和公司一起协商解决。”11月24日下午五点半,盐田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协会的专职协调员蔡文聪,送走当天接待的最后一位市民,结束一天的工作。

蔡文聪日常的工作既简单也复杂。说简单,是因为他只处理同一类事项;说复杂,是因为他面对的,是区里大大小小的各种劳资纠纷。

盐田区港口物流业发达,发生在运输行业的劳资纠纷也特别多。“从今年1月成立到现在,我已经处理152宗劳资纠纷,大多都发生在运输行业。”蔡文聪说。

刚接到的案子,起因是司机运货前疏于检查,结果车辆在高速上抛了锚。公司不仅要花钱拖车,还要临时找车运货,造成一万多元的损失。“公司居然让我承担5000元,凭什么?”对于公司的决定,司机小陈满腹牢骚。

“你们办企业,就应该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处罚员工也得有依据。”“作为员工,事先检查车辆是你的义务,造成损失你肯定要承担责任。”……蔡文聪2008年开始就在盐田区仲裁院工作,也算是一位“老江湖”了。通过他的一系列调解,双方很快各让一步,小陈也接受2500元的赔偿额。

“做仲裁工作更看重结果,调解不了也要强制仲裁。现在我们更强调沟通和矛盾化解。”蔡文聪所在的盐田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协会(以下简称“促进协会”),是全国首家专门开展和谐劳动关系创建工作的社会组织,主要职能是为企业和职工参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搭建平台并提供专业服务。

“过去,关于建立和谐劳动关系,总是‘政府一头热、企业不积极、社会看热闹’。”盐田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协会秘书长曽虹文认为,和谐劳动关系的建设,必须广泛动员社会力量有序参与。“专业化、社会化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今年5月,位于盐田的德邦物流,因为生产需要,对员工的绩效考核进行全面调整。

过去,该公司采取简单的按件计费,干多少活,拿多少钱。改革后,企业将考核指标细化,在计件的基础上,根据货物的大小轻重,进一步精细计价。

“这么多年的规矩说改就改,是不是变着法子坑我们啊?”新方案一出台,员工们立即“炸了锅”。许多人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其中有230多名员工的情绪尤为激动。

是规则有问题?还是员工们反应过度?促进协会介入此事后,第一时间对德邦员工的薪资水平进行调查,并通过专业人士,对绩效新规进行仔细核算。

“根据调查,德邦的员工薪酬比行业平均水平要高出近50%。这证明德邦并不是一家克扣员工工资的企业。”蔡文聪作为协会的专职调解员,全程参与此次调解。他说,计算结果也表明,绩效调整对员工收入并没有太大影响。

当协会摆出数据,把道理讲明白后,很快消除员工们心头的疑虑。

“调查和算账,都是为了公正调解。”曽虹文说,相比行业协会的“老板俱乐部”性质和工人协会的“员工俱乐部”立场,在调解劳资纠纷的过程中,促进协会这样的中立第三方机构,无疑更容易得到双方的信任,也能更好地兼顾双方的利益需求。

据统计,在第三方专业力量的帮助下,近年来盐田的劳资纠纷逐年减少。2016年,该区的劳资纠纷案件数已降至1998年建区以来的最低,群体性劳资隐患提前化解率达80%以上,30人以上群体性劳资纠纷就地化解率达100%,90%以上劳动争议通过调解方式得到化解。

“所以说,专业的事还是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办。”盐田区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刘定权认为,劳动关系涉及到企业管理的方方面面,政府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专业的第三方组织,恰好可以弥补政府的弱点,能为企业和员工,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

阅读全文:http://sz.people.com.cn/GB/n2/2017/1215/c202846-3103685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