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12-06 14:51:04 3644字 ( 0/96)

河南商丘:压路机班“四金花” 为谁辛苦为谁甜

压路机班的“四朵金花”,从右至左依次为宁素芳、何香、王珂、韩丽。

人民网商丘12月6日电(张毅力、徐驰、霍亚平)凌晨三点,河南商丘进入“沉睡”。凯旋路南延工程的工地上,却仍有机器轰鸣。新修的柏油路面水汽升腾。压路机从远处缓缓驶来,夜色中仿佛巨兽爬行。

待到近前,“巨兽”缓缓驻足。一道黑影翻身而下。定睛观瞧,竟是一名女子。“没想到女人也能开大车吧?我们班上全是女司机!”女子说完哈哈大笑。

她叫宁素芳,是商丘市城管局女子压路机班班长。压路机司机以苦、累闻名,“女司机班”无疑是其中一朵“奇葩”。她们日夜奔走于工地,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

“不带红装爱武装”

身为女人,何苦要做又脏又累的压路机司机呢?说起来,各有各的故事。

班长宁素芳缘自“家传”。她的母亲陈爱莲是29年驾龄的老压路机手。宁素芳自小看着母亲开压路机长大,慢慢有了感情。1995年,宁素芳从卫校毕业,却出人意料选择开压路机。消息一出,亲戚邻居“炸了锅”。

陈爱莲也很意外,但她没有反对,还主动当起了师傅。白天教实践,晚上教理论。宁素芳很快掌握了压路机的操作要领。如今,“羊角把”“胶轮”“双钢轮”等各种机型她都得心应手。

46岁的韩丽在班里年龄最大。十年前调来时,从没接触过机械的她心里发怵,想打“退堂鼓”。宁素芳多次找她谈心,从最简单的教起。先走直线、再边角、最后压圆弧。韩丽慢慢有了自信,现在已是一名优秀的压路机手。

24岁的王珂最年轻。王珂家与单位一墙之隔,从小看着压路机进进出出,觉得“很帅气”。2015年,王珂大学毕业,正赶上招压路机手,她脑袋一热报了名,从此“入坑”。

虽然结缘方式各不相同,但她们用女人特有的细腻将修路变成了“绣花活”。

压路机施工,最难的要数“油活”,碾压沥青。遇到改性沥青混凝土,强度高,降温快,要求摊铺机速度很快,压路机紧跟其后。先静压、再震压,但行车速度每分钟又不能大于4米,否则路面就会留下“印记”,造成质量问题。经过耐心研究,她们总结出了“紧跟、慢压、高频、低幅”的作业方式,编成口诀,在全局推广。

女子压路机班,人人都有“职业病”。不管外出走到哪里,她们第一件事就是看路。特别是接缝、边角、圆弧看得更为仔细。发现问题就用手机拍照,回来后一起研究,再运用到实践中。

有一次,路桥公司借调两名技术好的压路机手帮忙赶工期。公司派副班长何香与一名男同志前去支援。见到1.59米的何香,大家惊奇中带着疑虑。

领导悄悄把何香叫到一旁,问:“这儿可是24小时工作,你一个女同志,吃得消吗?怎么照顾你呀?”

听到这话,何香索性爬上压路机,笑着说:“俺来是干活的,不需要照顾,男同志能干的,我也能干!”话毕,发动引擎,就开始干活。工程干到一半,何香的技术、效率和敬业都得到一致点赞。路桥公司特意为何香发了500元的奖金,称赞她比男同志干得都出色。

“也曾落下辛酸泪”

常年奔走于工地,女子压路机班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工作20年来,宁素芳从没穿过裙子。“腿、脚晒得黑白分明,穿裙子让人笑掉大牙。”她自嘲,自己的工作是夏热冬凉,四季分明。

夏天是道路施工的最佳季节,特别是面层碾压,越热效果越好。姐妹们只能“迎热而上”。压路机多数是“敞篷车”,顶着毒辣的太阳,身下110℃左右的沥青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加上机器散发的热量,几乎是个移动的“蒸笼”。她们只好穿长衫、戴墨镜、戴口罩,“全副武装”。身上的汗从来没干过,痱子一茬接一茬。初春和深秋,四处漏风,穿上厚厚的大衣,也会被冻得瑟瑟发抖,手脚僵硬。

有一年夏天,为了抢工期,要求24小时工作,人歇机不停。在烈日下,何香连续工作近两个月。回到家里,天真的儿子看到妈妈说:“妈妈,都到家了,你咋不脱手套呀?”何香看看自己的双手,哭笑不得。这哪里是手套呀,分明是衣服袖子以下被晒黑的啊!

刚上班的王珂,暴晒加上沥青的熏蒸,面部和眼睛红肿、发痒,脖子里起了白斑。对于年轻爱美的女孩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医生诊断结果为皮肤晒伤、过敏,建议远离暴晒环境。妈妈更是疼在心里,劝她换换工作。思前想后,王珂还是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顶着钻心的疼痛,拿了药又继续工作。

最尴尬的事情是上厕所。道路施工都是流动作业,沿线厕所很难找。上厕所的时间,摊铺机已经把她们甩出好远了。为了赶工,她们只要上机,尽量一天不下来。天气再干燥,也不敢多喝水,避免上厕所。长期以往,她们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膀胱炎。

工作的辛苦,她们都能扛得住。对家人的亏欠,却时常让她们落泪。

压路机班司机,经常是工地去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群人。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

2013年,睢阳大道升级改造。丈夫出差,干了一天的韩丽晚上又被安排临时加班,把接孩子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晚上11点多,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一开门,发现孩子趴在桌子上哭。泪水瞬间溢满了韩丽的眼眶,“自己欠孩子的太多太多”。她什么话也没说,去厨房给孩子煮了碗方便面。看着热腾腾的面,母女俩相拥而泣,谁也吃不下。

宁素芳忙起工作不要命,连给孩子喂奶都耽误了。那时,老父亲时常骑着自行车,把孩子送到工地吃奶。更让宁素芳心痛的是,她没能和父亲说上最后一句话。

2004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夕,宁素芳在工地上忙了一天一夜。她不知,老父亲在家突发脑溢血,已生命垂危。待到舅舅到工地上找到她,父亲已被宣布脑死亡。下午五点宁素芳赶到医院,不到半小时,父亲就咽下最后一口气。

“每次想到都哭。我对不起我爹,如果有下辈子,我说啥也要好好报答他。”十多年过去了,宁素芳始终无法原谅自己。

因为早出晚归,宁素芳曾和丈夫躺在一张床上一星期没说上一句话;因为忙,她曾一个多月没听孩子叫一声妈妈;因为累,她皮肤黝黑,满脸憔悴,30多岁却有了50多岁的面容,去接孩子别人都把她当成“姥姥”……

风雨过后见彩虹

“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风风雨雨都接受,我会一直在你的左右……”繁忙的工地上,清澈的女声似一股清泉,滋润着每个人疲惫的心灵。唱歌的女子站在庞大的压路机下,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反射出温暖的光芒。

施工间隙,姐妹们会席地而坐,谈笑风生、谈天说地。爱唱歌的何香常会吼上两嗓子。独唱慢慢变成合唱,也不管跑不跑调,唱一阵,笑一阵,这是她们的“幸福时光”。

虽然年龄有差距,但四姐妹感情十分要好。谁家有事,彼此都相互体谅帮忙。王珂今年刚结婚,得知何香家孩子生病,班里缺人,结婚第二天就跑到工地帮忙赶工。

工地上噪音很大,常常听不清说话。长时间的配合磨合,她们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简单实用的手语。在复杂的施工中,互相一打手势,大家都能明白其中意思,极大地方便了工作。

市区所有的道路几乎都留下过她们工作时美丽的倩影。女子压路机班也连续多年都被单位评为“先进集体”。2014年,宁素芳被市妇联表彰为“三八红旗手”。

家人的支持永远是她们前进最大的动力。宁素芳19岁开始修路,商丘老城区的路她修了个遍。然而这么多年,她进自家的厨房的日子却屈指可数。

“我们的工作早出晚归,加班是家常便饭,家人的支持就是我的‘红牛’。”宁素芳说。

女司机开压路机,常常引得路人回头。一开始,韩丽接受不了这种“抛头露面”,特别怕遇到熟人。后来一次,听到女儿跟同学夸耀,“看,这是我妈妈修的路,多漂亮!”韩丽工作时常想起这句话。坐在驾驶室里,身子挺得越来越直。

不忙的时候,宁素芳有时会在城区转一转。也无目的地,走到哪儿算哪儿。看看每一条路,就想起一段忙碌的时光,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一条条路,连出了她整个的青春。

“想想挺自豪的,这每一条路都有我们的汗水在里边,走起来特别踏实。”宁素芳说。

初冬的寒夜,机械轰鸣。她们坐在四处透风的驾驶室里,像一朵朵盛开的腊梅,迎风傲雪,馨香四溢。



阅读全文:http://henan.people.com.cn/GB/n2/2017/1206/c351638-3100206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