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文化频道 发表于  2017-11-27 09:00:56 2767字 ( 0/13)

这家当年被京城买书人挤爆的小书店,如今要关门了

被美甲店、足疗店、房屋中介店面团团围住的盛世情书店。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位于北师大东门对面的盛世情书店即将腾退的消息,似乎一夜间勾起了不少人的记忆。最近来这家书店买书的人少不了问上一句“书店真要搬走了吗”。但对于书店老板范玉福来说,每天都只是正常的工作日。
据媒体报道,盛世书店租赁的房屋属于北京电影洗印录像技术厂。至今,老板租赁该店已达20年。11月2日,范老板收到来自厂方的函:“贵司与我厂于2016年12月20日签订的《房屋续租合同》将于2017年12月31日到期。”函中称,合同到期后,将不再续租,租赁合同解除后七日内,书店须按时腾出全部物品,如若不腾退,将由厂方处理所有物品。
日前,记者来到这家“传说中”的书店。之所以要加上“传说中”三个字,一方面是因为这家店在读书人的圈子中颇有口碑,另一方面是因为这家书店着实难找。虽然店面就位于北师大东门斜对面,但“盛世情书店”的牌子已经被美甲店、足疗店、房屋中介店面团团围住。
即便是书店的大门,也是“盛世情”和一家美甲店共用的——两扇玻璃门中的一扇贴着美甲的广告,另一扇是留给书店的,上面打着某文具的广告和“清仓甩卖”四个大字。要进入书店需要穿过美甲店,再顺着仅容一人通过的楼梯下到地下室。
不过很显然,美甲店的生意并不好,倒是位于地下的这间小书屋,整个下午不断有买书的人进进出出。老板范玉福就坐在地下室的入口处,或盯着电脑,或与前来买书的人交谈,或整理图书。

美甲店的尽头才是盛世情书店的入口,由此下楼可进入书店。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约60平米大小的店内,一排一排的书架上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各种书籍,书架旁地面上堆着的也是书,大部分区域只容一人通过。“盛世情”一直主打文史哲类书籍,因此书店也并没有明确给书分类。不过,如果你要找某一种书,老范一准儿会很精确地告诉你,你要的书在哪个书架的第几排。
这20年间,老范一直经营着这家书店,往来的客户多是附近高校的师生。
记者注意到,老范和不少前来买书的人都是朋友。有人买了几百块钱的书,他会劝人家“可别把钱都花在书上,回头家里人该说你了”;有附近学校的老师找他订购书籍,来了也都要找老范聊聊。每当有老范熟识的朋友前来,这间位于地下室的书店就变得热闹起来。

书店入口。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青年作家“斑马”大约十年前曾在北师大求学,那时她也常光临这家书店。她觉得,老范对书有一种“叶公好龙式的喜欢和执念”。“他是不看书的,但挑书确实有眼光。什么书的年代、版本,他都门儿清。”
虽然多年来老范的变化不大,但在“斑马”记忆里,这家书店原本并不是这样的。用她的话说,2005、2006年左右正是这家书店的辉煌时刻,如果把书店比做一个人,“当时还有年轻的感觉”。记者注意到,2004年发表在《新京报》上的一篇文章记述了盛世情书店当年的“辉煌”——“盛世情不能算是大书店,原来只有地面一层六十来平米,书堆得挤,看书的人也挤在一起,要赶上开学之类的旺季,买书要排好久的队”。
“当时大家也还不知道当当、京东这些网站,所以老师、学生基本都会去书店挑书。”“斑马”告诉记者,当时盛世情火得不得了,书店的环境也好,干干净净,井然有序。

书店内景。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几年后,网购兴起,书店渐有了颓势。这期间,北师大周边的不少书店都纷纷倒下。在她记忆中,就连学校内一家卖考研教辅的书店都倒闭了,而盛世情一直在。她将这归因于老范选书的眼光。“很多挺难找的学术书都能在这找到。”
即便如此,老范的书店也在一天天萎缩。“那个时候的范老板怨念很重,脸上挂着霜,眼里飞着刀,对谁也没有好气,好像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盛世情今天的落魄负责,每个人都是谋杀实体书店的刽子手。”斑马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回忆2012年自己看到的老范。
也正是这时候,网上对老范的负面评价变得多了起来。说话声音大、总是和人争辩、服务态度不好、图书摆放杂乱……这些都成了吐槽他的关键词。
在“斑马”看来,此后的几年间,这家书店一直“有一种要垮掉的样子”。她甚至认为,虽然北京城并不缺少书店,但实体书店已是“夕阳产业”了。“说实话,我感觉纸质书都快成夕阳产业了,用电子书的越来越多,别说去书店买书的人,就是去网站买纸质书的人可能都越来越少了。”
在北京,一方面不断有实体书店或倒下或搬迁,另一方面也不断有新店开张,书店的“新玩法”也变得越来越多。几年内,京城开张了几家24小时书店,不少书店里开始卖咖啡、展示文创产品、举办讲座,还有机构搞起了“共享图书”。
这期间,盛世情书店也做出了一些改变,但老范固执依旧。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开了家网店,但同一本书在网店和实体店的价格有时并不一样。有来买书的人因此和他争执,老范的回应是,价格就是不一样,“你要不买我就不卖了,我就这么个心态”。书店结账的地方也挂上了用于微信/支付宝付款的二维码。不过他跟别人说,“我这人手机很少用,也不使微信”。如果要电话,老范就给对方留他爱人的手机号码。

图为盛世情书店内景,老范就坐在“书山”之间。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今年上半年,斑马又一次来到了盛世情书店,她觉得老板已经从一个“上了岁数的中年人”彻底变成了“一个老年人”。“精气神就不太一样了。”她告诉记者。
老范的精气神确实不太一样。几年前,还曾有网友在网上吐槽,书店老板会大声训斥店员。如今,书店只有老范和他爱人两人经营,不见了店员。当他爱人记错一本书的版本时,老范还是会提高一个声调批评,就好像毁坏了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样。但他马上又降低声音说“算了,不跟你讨论业务的事”,然后继续对着电脑打字。
不过,在经历了多年的不振后,这家书店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只是连“斑马”也没有想到,这微弱的希望很快又将要破灭。“今年我去的时候听老板说,国家现在给实体书店补贴了。当时感觉他又有了希望的样子。没想到现在要被腾退……”
那天下午,老范回答最多的问题就是那句“书店真要搬走了吗”。他不断向前来询问的人解释着,“搬不搬、搬到哪,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现在还在协调,我们也在等待”。(宋宇晟)

阅读全文:http://culture.people.com.cn/GB/n1/2017/1127/c1013-29669271.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