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11-20 10:28:58 3799字 ( 0/169)

听成都“熊猫妈妈”聊大熊猫保护的崭新局面

“十九大报告提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这就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指明了方向。”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在收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后感慨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多年来,侯蓉一直在为大熊猫国家公园的建设和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建言献策。令她感到振奋的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国家公园定位和作用进一步明确,标志着国家公园体制的顶层设计初步完成,国家公园建设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也已在推进当中。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左一)正在对熊猫进行检查。(图片由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提供)

11月5日,记者走进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称“熊猫基地”),这位被媒体亲切称为“熊猫妈妈”的大熊猫专家正在为新课题做着准备。

“习总书记跟我握手时,问我,基地现在有多少只大熊猫?现在在做野化放归吗?”回忆起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的场景,侯蓉说,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相关工作已经有了新成果,“熊猫基地现有圈养大熊猫184只,是全球最大的大熊猫人工繁育迁地种群。野化放归工作取得了一些阶段性进展。”

圈养184只 建立全球最大的大熊猫人工繁育迁地种群

20世纪80年代左右,为拯救大熊猫这一濒危物种,给6只无法回到故土的大熊猫一个家,成都决定建立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熊猫基地的科研人员通过30年的努力,极大提高了大熊猫饲养繁育水平,建立了现存184只的全球最大的大熊猫人工繁育迁地种群。最近十年,成都大熊猫种群的增长率更达到206%,曾让人们担忧的配种难、怀孕难、育幼难已成为过去。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饲养员梅燕正在照料产后的大熊猫。(朱虹 摄)

“如果不把‘最关键的这一天’(排卵期)抓出来,大熊猫的繁殖率就上不去。”侯蓉说,大熊猫一年只排卵一次,一年只有一次的受精机会,错过这一天,相当于错过了一年。

大熊猫的排卵期极难把握,在成为大熊猫专业医生的十多年里,侯蓉经过成百上千次的试验,终于能够准确确认大熊猫的排卵期,并完成了“大熊猫体外授精研究”。她主创的大熊猫人工繁殖技术居于世界领先水平,使得大熊猫种群一直繁衍生息下去成为可能。

大熊猫的新生幼崽。(图片由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提供)

“关键的一天解决后,很多问题迎刃而解,包括自然交配比例的提高、人工授精产仔几率提高。具有自然交配能力的雄性大熊猫培育技术也越来越成熟。”侯蓉表示,大熊猫繁殖率还与动物的营养状况、健康状况有很大关系。掌握正确、科学的饲养技术后,曾患有营养不良综合症的大熊猫恢复健康并成功繁殖后代,便再无新增病例出现。

“大熊猫母子体型差异大,导致幼崽死亡率高。1990年之前,只有三分之一的幼崽能成活,现在育幼技术已经突破,连续几年成活率达到100%。”侯蓉说,新的育幼方法,即将母熊猫扶养的幼崽和人工抚养的幼崽进行交换喂养,这个听上去似乎很简单的交换行为让熊猫幼崽的成活率翻了一倍。

“把多余的母乳保留下来,喂养更多人工抚养的幼崽,再次提高了幼崽成活率。”侯蓉告诉记者,最近熊猫幼崽的成活率再次提高,还依赖于人工驯化技术的提升。当大熊猫喂养幼崽时,已能接受饲养员挤奶。

目前,我国大熊猫圈养种群已初步达到可自我维持种群目标。据了解,2017年,熊猫基地成功繁育并存活大熊猫幼仔8胎11仔,其中包括3对双胞胎以及海外出生的1仔大熊猫,成绩喜人。

大熊猫野化放归取得阶段性进展 未来任重道远

今年4月,大熊猫“和盛”的非正常死亡(受到不明动物攻击而发生感染死亡)在网上受到关注。一时间,公众对野化放归到底是什么样的,充满好奇。

在侯蓉看来,众多网友、大熊猫的粉丝以及科研人员关注野化放归,是对科研工作的鞭策。

侯蓉给记者播放了一段从四川石棉县栗子坪野生训练基地传回的大熊猫野化放归视频。她说,经对比野化放归组的熊猫和纯圈养组大熊猫各自的行为数据,结果显示野化放归的大熊猫不仅拥有更加健硕的“好身材”,且野外适应能力更强,对危险的警惕性更高。

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朱虹 摄)

“通过充分借鉴国内外野化放归研究成果,我们选择了风险相对较低的方法开展圈养大熊猫的野化放归工作。特别是借鉴了国外黑熊人工辅助软放归方法的成功经验后,意识到人工辅助软放归方法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和较低的风险,不仅容易解决野外监测面临的难以更换项圈电池等问题,一旦动物发生疾病等意外情况,也相对容易实施救助措施等。加上黑熊属于大熊猫的近源种,借鉴其成功的野放经验是必要的。”针对大熊猫野放到底该不该有人的辅助这一问题,侯蓉如是说。

据侯蓉介绍,目前熊猫基地选择的人工辅助软放归,不是人去教熊猫如何吃竹子、爬树、采食,而是给幼仔提供更多野外生存学习的机会,让其培养出圈养条件下难以展露出的、天性使然的野外生存能力。同时,熊猫在野化训练场学习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必要时会为其提供紧急救助,以减少野外放归的风险。

侯蓉坦言,根据目前野放研究进程来看,对大熊猫的辅助或许是一时,也可能是一生。但根据黑熊人工辅助软放归的成功经验,一旦第一代成功,实现野外繁殖的第二代就不再需要人工辅助了。

“现在,栗子坪野生训练基地的‘倩倩’表现很棒。我们正在建设第二野化训练场,希望给大熊猫一个更大的空间。”侯蓉认为,我国大熊猫的野化放归工作目前还处于起步和探索阶段,放归野外的圈养个体数量少且尚未产仔,现放归个体更未在种群、物种和生态系统水平上产生可衡量的保护效果,因此“野化放归工作,任重道远”。

“国家公园”写进十九大报告 大熊猫保护迎来新局面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这让多年来一直在为大熊猫国家公园的建设和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建言献策的侯蓉感到十分振奋。

侯蓉告诉记者,大熊猫的保护包括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两种主要手段。对于野生大熊猫来讲,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在于栖息地破碎化。

据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显示,因人类活动加剧、特大自然灾害、气候变化等因素,大熊猫种群已退缩至秦岭、岷山、邛崃山、大相岭、小相岭和凉山六大山系,被分割为33个局域种群,其中22个种群个体数量低于30只,具有灭绝风险。特别是18个种群个体量低于10只,具有高度灭绝风险。基于此,今年初国家正式批复了《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

大熊猫国家公园将承担强化以大熊猫为核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创新生态保护管理体制、探索可持续的社区发展机制、构建生态保护运行机制、开展生态体验和科普宣教等五个方面重点任务,创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局面。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游客络绎不绝。(朱虹 摄)

作为闻名天下的熊猫故乡,四川境内大熊猫国家公园划入面积为2.01万平方公里,分布野生大熊猫1200余只。目前,四川正迈着稳健的步伐,全面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

据了解,今年8月,四川编制完成《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2017—2020年)》,明确了体制试点期间的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人。今年9月,四川启动国家公园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工作,为下一步科学评估自然资源资产价值、实现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奠定基础。目前,四川已全面停止公园范围内新设采矿权、商业性探矿权、新建水电站等建设项目审批,暂停公园核心保护区及生态修复区内征占用林地、林木采伐等行政许可审批,明确禁止在公园核心保护区和生态修复区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和修筑设施。

“大熊猫有作为旗舰物种的独特地位,保护大熊猫就如同撑起了无形的保护伞,庇护了其他众多的濒危野生动物和珍稀物种。这也是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的重要意义之一。”侯蓉说,她希望能将大熊猫的成功保护模式和经验进一步扩展到更多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上。

据《四川日报》报道,截至今年5月,四川已累计建立46个大熊猫保护区,让近8000种野生动植物得以延续种群。

全世界的大熊猫粉丝究竟有多少?据专家们分析,至少有1亿多!

“用当下时髦的概念说,大熊猫已经是全球最具活力、最富内涵、最具潜力的野生保护动物的文化品牌大IP,更是各国人民友好情谊的使者。”侯蓉说,希望更多的人带着对大熊猫的喜爱,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我们这代人的努力!

阅读全文:http://sc.people.com.cn/GB/n2/2017/1120/c345510-3094111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