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58.68.145 发表于  2017-11-14 09:20:59 2931字 ( 0/19)

情有独钟的粉画家杭鸣时

在苏州古城的西南角,北依古城,南邻石湖,有一座以“杭鸣时”名字命名的国立粉画艺术馆,记者在这里见到了杭鸣时先生。初见这位耄耋老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及肩散落的稀疏长发和炯炯有神的双眸。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以及走起路来利落的步伐,看起来明显要比同龄老人更为硬朗。谈话中,眉宇间流露着为人、为艺的率真与直爽,在一杯下午茶的悠闲时光中,记者领略的除了咖啡的香醇,还有人称“粉画巨子”杭鸣时先生漫漫的艺术人生。
穉英画室的家学滋养
开启人生艺术历程
时光如梭,一张80年前的老照片勾起了杭鸣时对童年的记忆。照片中旧式中式楼房的二层,几扇雕花的窗户依次打开着,一位长者和三位年轻人站在窗前,凝视窗外。站在中间这扇窗前的两位大人中间,有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趴在窗台上,正神情专注地望向外面的世界。这里曾是位于上海闸北山西北路与海宁路交汇处的一所由三进中式房和西式花园洋房组成的公馆大院。在两进中式楼房的二楼阳台对面,曾以商业美术月份牌广告名噪于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的“穉英画室”就在这里。杭鸣时的父亲杭穉英与金雪尘、姨夫李慕白和画室其他成员曾在这里创作了数以千计的月份牌广告、著名商标与包装。而年幼的杭鸣时也正是在这里,接受祖父杭卓英耳提面命的《朱子治家格言》的谆谆告诫。
杭鸣时从小就喜欢画画。他对记者说,“在我的艺术经历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小时候在父亲的画室里看金雪尘和李慕白画擦笔水彩。”说起来,正是在穉英画室学的擦笔揉彩的技法,后来这也成为杭鸣时在年画、粉画等创作中十分有特点的一种表现技法。
说到父亲杭穉英,杭鸣时回忆起父亲一生正气、善德为人的高尚品质。他说,日本人占领上海时以200两黄金诱逼父亲画写有“大东亚共荣圈”的画,他装病拒画,休业避难,直至抗战胜利。他长期接济困难同行、同事,甚至把孤寡亲戚接到家中供养,最多时全家共有40来人吃饭,被称为“小孟尝君”。父亲的品格被烙印在了杭鸣时的心中。
当时的月份牌,大多以传统的古典人物入画,而穉英画室的月份牌却以时尚女性为创作题材。杭鸣时说,“当时的中国画比较淡雅,父亲很善于吸收。他受到美国迪士尼公司卡通片的影响,将动画片中艳丽的色彩移植到了月份牌创作中。”他说当时国外的一些生活杂志、地理杂志都有订阅,当时家里像是一个小图书馆一样。因此父亲的作品中西合璧,新颖时尚,风靡海内外,曾在上海有半壁江山之称。
上海是西风东渐领风气之先的交集地,包括穉英画室在内的月份牌创作正是在这样孕育着新兴事物的土壤中应运而生,而杭鸣时也从穉英画室跨出了艺术人生的第一步。
深耕鲁美三十三年
扎根苏州另起炉灶
当问及是什么勇气和想法使他选择报考美术学院时,杭鸣时说,“上海开埠早,当时从事月份牌等商业美术特别吃香,听李慕白讲穉英画室一个月的收入就能买一辆汽车,不少人想挤进创作月份牌广告的队伍。尽管如此,社会上也有一种看法,认为商业美术是俗气的,真正的艺术是从学院出来的。”杭鸣时先是偷着考,考上了当时的浙江美院,由于祖父阻拦,考上了也没敢去,因为在他父亲去世后,祖父杭卓英希望杭鸣时能守着画室,而浙江美院院长莫朴先生还给他保留了两年学籍。1952年,在杭鸣时高中毕业守了穉英画室两年后,终于还是如愿考到了鲁迅美术学院绘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在沈阳一呆就是33年。
留校后,杭鸣时也曾想争取留学苏联,但是想考的那年只有德国和捷克招生,一个专业是首饰设计,另一个是玻璃艺术,凭着对绘画的执着,杭鸣时先是留在学校附中教毕业班,后又在本科工艺系、国画系、版画系,教素描、水彩基础课,课余之外他又搞连环画、电影海报、宣传画、封面设计、插画等各种创作。所以他一直称自己是一个杂家。
在鲁美,杭鸣时结识了夫人丁薇。两人伉俪情深,琴瑟和鸣。夫人丁薇本来在鲁美图案系学的是染织设计,受杭鸣时的影响,70岁也拿起了粉笔,开始粉画创作。
令人扼腕痛惜的是他们才华横溢的儿子杭大播,由于医疗事故的后遗症,英年早逝。中年丧子的他们为了易地重振,阔别了33年深耕的土壤,来到苏州城建环保学院(苏州科技大学的前身),重新扎根,再起炉灶,到如今又是30多年。
我是一个艺术杂家
但对粉画情有独钟
在油画、水彩、粉画、版画领域,杭鸣时都有作品问世,在美国游学时还画过国画。他对记者说,“我是一个杂家,直到后来才集中精力画粉画。我觉得粉画的魅力很强,其他西洋画种,我都能用粉画表现出来。”为什么对粉画情有独钟?杭鸣时说,“我家里墙上至今挂着姨夫李慕白在我母亲30岁时画的肖像,这成为我粉画的启蒙。粉画的魅力让我爱不释手,传承和推动粉画在中国的发展又成为我一种历史使命,这就是独钟的原由吧。”
色粉画在中国的源流要追溯到上世纪初,留学欧洲的李超士、颜文梁、徐悲鸿、潘玉良都画过粉画。1912年刘海粟与同道一起创办图画美术院,后改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所开设的西洋画课程就包括粉画。上世纪20至30年代,粉画训练在美术课程中已经相当普遍,并且国产粉笔与画纸均有出售。但在日本入侵后,由于战乱致使工具材料短缺,中国的粉画逐渐衰落。作为粉画事业积极的推动者之一,当时浙江美术学院的丁正献老师成为使得粉画重获生机、也是将接力棒传给杭鸣时的一个关键人物。
杭鸣时说,“丁正献老师,为了发展粉画事业,亲自发动作者,征集稿件,深入工厂、农村,自己出资在全国各地组织过70多次粉画展,展后又刻蜡版、出简报、开座谈会。他为粉画事业作出的贡献令我感动,后来他有需要我就配合。”直到2003年,杭鸣时促成中国美术家协会在苏州举办中国首届粉画展,至此小画种有了大舞台。谈及当时筹备的艰辛,他说,“我为了让别人了解粉画、支持粉画发展,免费送出去50多张粉画作品。我还请画油画、国画的朋友来画粉画,只要上了这条船他们就下不来了,这就是粉画的魅力。”
色粉画兼有油画与水彩的艺术效果,在塑造与晕染方面又有独到之处,色彩变化十分丰富、绚丽而典雅。色粉画在欧洲有悠久的历史,在中国还属于小画种。近年来由于中国美协两年一届的水彩、粉画展,以及各地一系列粉画展的举办,粉画高研班、沙龙的开展,一些高等院校开设了粉画必修课,选修课,许多地方自发的成立了粉画工作委员会等组织,甚至建立了国立的粉画艺术馆,开辟了粉画教学基地。一批粉画爱好者都在齐心协力,为发展、提高中国粉画贡献力量。尽管如此,杭鸣时还是有些担忧,他说,“我觉得在粉画发展过程中缺少两样东西,一是缺少真正下功夫关心生活、题材深刻有主题性的创作,另一个是缺少理论研究。”他笑着说,“我就是到处点‘火’,现在好在有很多帮手帮我点。我深信,粉画的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阅读全文:http://art.people.com.cn/GB/n1/2017/1114/c226026-29644882.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