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11-08 15:12:41 2556字 ( 0/64)

广州从化监狱警察将两名逃犯抓获

“在家里见到警察,我突然释怀,感觉堵在心里很久的那堵墙没了。”逃亡28年的宋某主动递上双手等待手铐。

“我原本有家,但是被我弄没了,我终于要回来还债了”。脱逃32年的杨某说。

10月11日凌晨,经过16个小时通宵达旦、跨越千里的连续奋战,广州从化监狱警察成功抓捕脱逃32年已洗白身份的逃犯杨某、脱逃28年的逃犯宋某。记者日前走进从化监狱,了解两人的逃亡生活和追捕过程。

越狱

深山中挨饿3天2夜

“转扒”两趟火车逃脱

杨某,1983年因贪污、投机倒把、行贿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2年。“我在坪石监狱时,因为天天要劳动,手都起了老茧,想想还有这么多年,我在这里熬顶不住啊!”服刑两年后,杨某在监狱组织罪犯上山砍树时趁机逃跑。

有同样想法的不只杨某。宋某,犯抢劫罪被判10年徒刑,时年19岁,1988年被送到坪石监狱服刑。服刑不到一年,宋某在上山砍树时脱逃。他用两三个小时,翻越了几个山头,躲进半山腰的密林中,挨饿受冻三天两夜。第4天,他扒上北上的火车,当晚又转扒火车南下广州,在广州江村一带跳车,消失在暮色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坪石监狱,地处韶关市坪石镇十几公里外的群山中。监狱为满足劳动改造的需要,常组织罪犯到野外种茶树、种菜,这给了罪犯可逃之机。

2014年9月,随着广东监狱关押布局调整,原广东省坪石监狱整体搬迁至从化,更名为广东省从化监狱,保持着21年零脱逃的记录。

逃亡

一人担心被捕 落下一身病

一人害怕暴露 28年未出省

杨某:“如果没有逃,40岁出来还能干一番事业”

“你还记得你是哪天脱逃的吗?”

“1985年3月26日。”

时隔32年,65岁的杨某仍然能准确说出逃跑的时间,甚至当天的天气。“人生如果能重来,我决不会脱逃,一步错,步步错,毁了一生幸福。”

脱逃后,尽管母亲和姐姐一再规劝杨某回监狱自首,但彼时杨某已丧失理智,根本听不进去。踏上逃亡路的杨某由于害怕暴露身份,辗转广西、江西、湖南、湖北、河北各地,1993年后化名定居在湖南耒阳某镇。

“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我都路过,挺想去看看的,但是都没敢去,别人以为我节约,其实我是怕在旅游区被认出来。”

由于害怕身份曝光,杨某一直没有正式工作。50岁后他还到矿山打零工,因为“自己有逃犯身份,不敢抬起头做人”,有时吃亏了也不敢说。多年身心的煎熬,让他落下一身病痛。

“如果没有脱逃,40岁左右就出来了,还能干一番事业。”杨某认为,逃犯的身份是他始终做生意失败的原因,逃亡这么多年,杨某最想回河源老家看望103岁高龄的母亲。

宋某:常被警车到来的噩梦惊醒 对不起家庭

宋某,经过七年的东躲西藏,偷偷回乡定居。他先后取得了大货车和摩托车驾驶证,买了辆摩托车载客,偶尔去龙洞原雇主家帮忙卖鱼。2004年,经人介绍宋某与妻子结婚,同年生下儿子。

“其实我在2010年之后已经感觉会被抓了,新闻经常说谁又被抓了,网上也有通缉令。”宋某说,他一边心存侥幸,想着十几年过去了都没事,以为风声已过不会再来抓了;一边又担惊受怕,经常被警车到来的噩梦惊醒,因怕实名购票暴露身份,从来没有坐过火车,28年从未出过省。

因为焦虑,宋某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时常因琐事跟老婆吵架。“现在感觉很难面对老婆,对不住她,毁了她一辈子。自己也不是一个好父亲,13年来没好好教过儿子。”

“要是没有逃,不到29岁就出来了,如今逃亡了一辈子,一辈子完了。”宋某说。

追捕

首捕:发现线索次日捕获嫌犯

宋某脱逃的这28年间,监狱每年都会梳理旧案,主动向有关部门联系征询信息并发函排查,不放过任何一次可能的机会。终于,今年10月9日,监狱发现了宋某的踪迹。

10月10日9时,在锁定宋某的藏匿地点后,监狱追捕小组顺利将宋某抓捕回监狱。

面对从化监狱警察的再次提审,宋某说,“(被抓后的)这几天里,感觉人轻松了,睡得特别香。希望监狱能转告家人,我会面对现实努力改造,争取早日回归。”

再捕:及时避免一场恶意伤害

就在全力追捕宋某的同时,从化监狱又获得了逃犯杨某的线索。趁热打铁、乘胜追击。10日15时,追捕小组又马不停蹄地奔赴500多公里外的湖南耒阳。

国庆期间,杨某与妻子吵了架,像往常一样,杨某离家出走。因丈夫动了手,妻子一怒之下到派出所报案,并举报了杨某从监狱脱逃的经历。多年的逃亡让杨某变得特别敏感,他发现这次离家与以往不同,妻子这次变得异常殷勤,他的姐夫也三番五次打电话表示愿意借钱给他,叫他回来拿钱。杨某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可能败露了。他又气又急,故意向家人提供了假消息,而自己则向相反方向逃跑。

如果让杨某再次逃掉,抓捕难度会更加艰巨,绝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抓捕小组立即采取措施。10月11日1时多,杨某在湖南永兴县的山区中一个无名旅舍被抓。

“如果再过几个小时,我就逃到更偏僻的地方了,回来一定会报复举报人。没想到你们动作这么快。”杨某说,“我逃了这么多年,身份已经漂白,没想到你们还会抓到我。”原来,杨某利用表弟的姓名在当地重新上了户籍,改了姓名,30多年的时间外貌变化也很大,杨某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心存侥幸。(文中罪犯均为化名)(文、图/记者魏丽娜 通讯员尹华飞、阚淼)

阅读全文:http://gd.people.com.cn/GB/n2/2017/1108/c123932-3090132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