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舆情频道 发表于  2017-09-12 09:36:04 12342字 ( 0/26)

舆论浪尖上的暴风集团 CEO冯鑫如何化解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若羽臣是一家以天猫品牌官方旗舰店为核心运营渠道,并通过京东、唯品会等为品牌方提供电子商务综合服务的公司,经营模式主要包括线上代运营、渠道分销、品牌策划。不过,线上代运营和渠道分销是若羽臣销售收入的主要来源,2014年至2017年1-3月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00%、100.00%、98.15%和 91.92%。据招股书披露,若羽臣本次A股IPO拟登陆创业板,发行数量不超过2777.8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4.04亿元,其中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36亿元用于代理品牌营销服务一体化建设项目,0.88亿元用于电商运营配套服务中心建设等项目。
不过,若羽臣IPO步伐似乎有些“着急”。公开资料显示,若羽臣成立于2011年5月,2014年以前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3年的亏损金额为283.38万元。2014-2016年及2017年1-3月的净利润分别为345.20万元、521.31万元、3503.43万元和902.91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若羽臣上述报告期内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2亿元、1.87亿元、3.78亿元和1.12亿元。
不过,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2014-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若羽臣获得品牌商返利金额分别为1172.25万元、2596.90万元、4929.87万元、978.39万元,超过同期净利润。也就是说,若扣除返利,若羽臣报告期内净利润仍为负数。
经营性现金流三年为负 近三年资金缺口1.9亿元
尽管业绩一路高歌猛进,但若羽臣在招股书中坦承“仍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据若羽臣测算,2017-2019年公司经营发展所需的运营资金缺口为19003.34万元,流动资金需求金额主要来源于经营过程中产生的经营性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
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若羽臣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936.68万元、-4978.79万元、-2810.28万元,主要原因为存在采购环节的业务收入规模不断扩大。
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若羽臣除了计划将本次IPO募资中的8000万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该公司在年初还在新三板市场进行过一次定增,实际募资净额为8000万元。
此外, 2016年6月,若羽臣控股股东王玉及其配偶王文慧向银行申请综合授信,授信额度不超过5000 万元,用于流动资金周转等;同年9月,王玉又以同一理由向银行申请借款,额度不超过3000万元,两次均已自身财物做担保。
四改年报: 业绩连降 一供应商采购额缩水逾8千万
中国网财经记者还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网发现,若羽臣在挂牌新三板期间四次更正年度报告,其中三次修改2015年度报告,一次修改2016年度报告,最新版年报均于2017年8月发布。
具体来看,若羽臣将2015年营收由1.90亿元修改为1.87亿元,净利润由1311.55万元先后修改为785.05万元、521.31万元,前后差额790.24万元;2016年净利润由3557.14万元修改为3503.43万元。
除了业绩,若羽臣还将部分供应商采购金额进行修改。其中,2015年向供应商湖北比度克的采购额前后相差逾8000万,即由首次披露的1.04亿元先后下调为5842.83万元、2178.08万元。
招股书显示, 2015年,湖北比度克为若羽臣第三大供应商,向其采购金额为2178.08万元,占比15.06%。若羽臣在股转披露的公告显示,其将对湖北比度克采购金额由1.04亿先后修改为5842.83万、2178.08万,前后“减少”8233.61万元;占比由26%先后修改为27%、29.41%、15.06%,前后 “下降”10.94%。

若羽臣2015年报中湖北比度克采购金额前后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若羽臣曾因拖欠货款遭湖北比度克起诉,若羽臣一审败诉,在判决正式生效前,双方达成了和解,内容包括若羽臣确认应支付给比度克货款2099.82万元等。

乐视硅谷办公室被爆出“人去楼空”之后,日前,又有消息称,乐视生态的美国官网将下线一周,原因是“系统升级”。乐视美国业务的发展状态受到业界关注。
有业界人士猜测,乐视或有意逐步关停其在美国的业务,甚至退出美国市场。
对此,9月10日,一位乐视控股内部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乐视在美国的业务并未停滞,仅是在收缩和调整阶段。”
一周前,有消息称,乐视位于圣何塞的美国办公室已空无一人。而去年初,这家办公室才刚刚成立。
而乐视生态美国网站也被传出已下线。根据相关消息,当用户访问其网址http://www.leeco.com/us/时,网页显示的只是下面一则通告。该通告显示,“LeEco.com 暂时无法访问。我们对造成的不便感到抱歉,我们正积极升级系统,来提供更好的服务,并将于太平洋时间9月15日重新上线。”这意味着乐视生态的美国官网将下线一周,原因是“系统升级”。
对此,有业界人士猜测,乐视或有意逐步关闭其在美国市场的运作。
就该说法,乐视控股内部人士进行了否认:“乐视在美国的业务不会停滞,一直在调整。”
此前,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回国之后,带领着乐视高调扩张至智能手机、电动汽车、自行车等诸多领域,去年其开始全球市场的高速扩张,为乐视制订了“北京-硅谷-洛杉矶”的全球布局战略。而作为全球创新与创业的圣地,硅谷成为其中重要一站。
据悉,彼时乐视硅谷新总部占据着一整座办公楼,门前是巨大的LeECO标识,旁边则紧邻着思科与三星美国总部。此后乐视更是加速招兵买马。从去年1月份到5月份,在短短4个月内,乐视美国硅谷的员工人数从30多人快速扩充到200多人,员工总数增加了近6倍。无论是总部面积还是员工数量,彼时乐视美国的扩张速度都极为惊人。当时乐视内部人士透露,“估计乐视硅谷员工总数会达到600人。”
而在不到一年半后,乐视美国方面就被传出大量裁员。有消息称,乐视美国进行了比例约为四分之三的裁员,数个办公室关闭,多位高管也先后离去。彼时,乐视非上市体系在国内也陷入资金危机之中。
此后,乐视美国发布声明回应称,经过调整后的乐视北美各项业务均正常运转,公司经营状况良好。
面对外界各种质疑,乐视美国副总裁叶青也对外表示,迫于融资环境艰难未及时获得资金,乐视美国确实按照美国和加州法律程序进行了裁员,乐视美国正在进行业务重组,之后将开源节流,形成自我造血能力,凭经营养活自己。
当时,叶青透露,电视仍是乐视美国的核心产品。
不过,在孙宏斌入驻乐视后,目前乐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已经进行了切割,而电视大屏是乐视上市体系发力的重心。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电视体系主要在乐视上市体系中,由孙宏斌把控,而乐视美国隶属乐视控股,为非上市体系资产,由贾跃亭主导。如若乐视美国要继续经营电视产业,势必需要获得孙宏斌的支持。”

车险市场愈演愈烈的渠道价格战对财险企业的伤害日渐凸显。今年上半年,财险“老三家”整体上的车险保费收入增速明显低于成本增速。为了摆脱对车险的依赖,各家企业似乎在非车险领域展开了另一场暗战
曾几何时,中小财险企业为了争夺车险这块最大的蛋糕,在激烈的渠道价格战中伤痕累累。而随着渠道价格战的蔓延,战争的创伤已经侵蚀到了财险“老三家”的头上。
最新披露的上市财险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这三大元老的车险保费收入虽然出现上涨,但竞争加大使车险成本明显上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涨幅整体超过车险保费收入的涨幅,折射出渠道价格战对企业发展的负能量。
渠道价格战伤及“老三家”
数据显示,平安财险、人保财险、太保财险的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803亿元、1179亿元及398亿元,同比分别上涨14%、9%及6%。
但需要看到的是,车险市场由于产品同质化严重等原因,竞争一直比较激烈。在2015年一次商车费改后,电销渠道15%的价格优惠不复存在,业务量压缩的局面促使险企花大价钱向车商、4S店等代理渠道购买客户,各财险公司由此展开了更为激烈的渠道价格战,就连“老三家”也未能幸免。
数据显示,上半年财险“老三家”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涨幅整体超过上述车险保费收入的涨幅,展露出渠道价格战对企业发展的负面影响。分别来看,平安财险的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为137亿元,同比上涨49%;太保财险的车险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上涨30%达69亿元;而人保财险并未单独披露车险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数据,但从其总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来看,同比也上涨了22%。
而这种不利局面去年就已显露。例如人保财险去年总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增速达47.7%,但车险保费收入增速仅有10.6%。中国太保去年车险业务收入增速为1.6%,车险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增速则高达33.5%。
如今二次商车费改在即,渠道价格战能否得到缓解?而大型财险公司又将如何规避这种情况呢?人保财险相关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二次费改的指标管理由原来的单一综合成本率变成综合成本率、综合费用率等多项指标联动的体系,这将对市场整体费用水平起到更理性的引导作用。
“人保财险一向不支持单纯依赖价格、费用的竞争,提倡在提供质优价廉的保险产品前提下,通过强化渠道建设、提升费用使用效率、优化客户体验等手段获取客户。具体措施包括通过差异化营销抢占市场、在标准化的基础上推进差异化服务、在部分地区向优质客户赠送直升机救援服务,打造‘人保领飞、极速救援’的独特优势等。”上述人保财险相关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
价格战之后的下一把利器
不能持续的车险价格战让大型财险公司意识到了危机,开始筹划如何打响服务战。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上半年汽车销量达到1335万辆,同比增长3.81%,增速有所减缓。那么对标到大型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来看,一方面是新车销售的增速下滑,另一方面是渠道费用的节节上涨,两因素提高了新车车险业务获得的难度。而车险续期业务则不同,首先,通过连年累计,续期车险潜在客户基数已经很大。此外,良好的服务体验可以留住这些客户,费用相对较低,总体来看,服务战应该是下阶段财险“老三家”争夺车险业务的一把利器。
行动已经开始,人保财险、平安财险等均在理赔上有所创新,以期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近期,平安财险开放了“智能闪赔”服务。这款产品主要针对车险理赔,车主如果发生了交通事故需要理赔,只需要拍摄几张受损部位照片及相关视频,上传至系统,系统可在几十秒内进行核保及计算损失。车主如果认同核赔金额,点确认即可完成理赔。据了解,2017年上半年,平安车险使用上述服务处理了499万件理赔案件,效率大幅提高。
人保财险则推出了“全程托付”等理赔服务。用户发生事故之后,将有专业人员前来发生地,为客户处理事故责任、车险定损、上门接送机专业维修等服务,客户可以正常进行工作和交际应酬而无需被小事故烦恼。记者了解到,目前该业务已经在北京、上海等地为部分客户进行服务。
非车险业务发展迅速
虽然竞争激烈的车险是各家的必争之地,但《投资者报》记者也注意到,“老三家”上半年也都不约而同地在非车险业务(保证保险、企财险、家财险等)下工夫。
仅从保费收入增速来看,非车险业务的发展显然要优于车险业务。数据显示,平安财险上半年非车险业务保费收入202亿元,同比上涨90%。其中,保证险、特殊风险保险、责任险及家庭财产保险等原保费收入均同比有所上涨,其中,保证险原保费收入同比上涨6倍至9亿元,主要源于线上保证保险业务模式快速推进。
人保财险上半年责任险增速较快,达21%。公司方面表示,增长主要源于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出口产品责任险、网络购物运费损失保险等带来新的增长点。此外,意外伤害及健康险同比也上涨29%,农险也有10%的增速。
太保财险上半年实现非车险业务收入 126.42 亿元,同比增长 9.3%。其中,农险及健康险发展迅速,农险业务收入达16亿元,同比增长73%,健康险收入为13亿元,同比增长26%。
记者注意到,非车险业务的发展也降低了车险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例如平安财险,由去年的84.3%下降6.7个百分点至77.6%,人保、太保车险收入占比也有微降。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教授郝演苏告诉《投资者报》记者,非车险业务技术含量比较高,一般大财险公司依托雄厚的经济实力,才能够发展这些业务。从趋势上看,非车险业务增速较快与发达国家财险的发展步调相似。此外,我国车险业务未来有可能会由于政策等原因,出现保费收入下降的趋势,所以发展非车险业务也是财险公司降低车险依赖度的一种表现。

两大乳业巨头半年报一出,外界总免不了拿来比较。除了液态奶和奶粉业务以外,影响蒙牛乳业上半年业绩的还有现代牧业和雅士利的亏损
半年报收官之际,乳业两大巨头——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下称“蒙牛乳业”,02319.HK)和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伊利股份”,600887.SH)各自公布了2017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对蒙牛乳业而言,这是其新任董事长卢敏放上任至今近一年时间后,交出的第一份半年报成绩单。
蒙牛乳业的半年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295亿元,同比增长8%;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5%。而其十来年的“老对手”伊利股份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335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为34亿元,同比增长5%。
从上半年的业绩情况来看,尽管两大乳业巨头的业绩都呈现增长趋势,但蒙牛乳业和伊利股份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渐拉大。就营业收入而言,两家企业相差40亿元。而净利润的差距更大,蒙牛乳业的净利润仅为伊利股份的1/3。
乳业两大巨头之间的差距在哪?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业绩差距?同时蒙牛乳业接下来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改善这一现象?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投资者报》记者采访到蒙牛乳业相关人士,并得到相应的解答。
差距在哪儿
蒙牛乳业新任总裁卢敏放于2016年9月15日上任,据了解,自其上任之后,便开始新一轮的组织架构变革,将原核心业务板块分成常温、低温、冰品和奶粉等独立事业部。从出台政策到落地执行,今年的半年报才是卢敏放交出的真正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蒙牛乳业的营业收入为295亿元,同比增长8%,经营利润为18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为11亿元,同比增长5%;毛利率为36%。由此看出,卢敏放对事业部的改革初见成效。
不过成绩单一出来,市场的关注焦点还是不可避免地聚集在蒙牛与竞争对手伊利股份之间的差距上。
对比前两年蒙牛乳业和伊利股份的半年报业绩情况发现,两者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扩大。2016上半年,伊利营收299亿元,净利润32亿元;蒙牛营收273亿元,净利润11亿元,二者营收相差26亿元,净利润相差21亿元。2015年上半年,伊利营收302亿元,净利润27亿元;蒙牛营收256亿元,净利润13亿元,二者营收相差46亿元,净利润相差14亿元。
而就今年上半年净利润来看,蒙牛乳业的净利润仅为伊利股份的1/3,那么他们的差距到底在哪儿?
答案是液态奶和奶粉业务,蒙牛乳业在这两块业务方面的发展都慢于伊利股份。
根据中金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蒙牛核心业务板块,液态奶上半年收入254亿元,同比增长7%,占蒙牛上半年总收入的86%。而伊利液态奶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13%,二季度液态奶增速预计接近20%。
在奶粉方面,蒙牛业绩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奶粉业务营收为18亿元,同比增长8%,占总收入的6%;冰淇淋业务同比增长16%,占蒙牛总收入的6.7%。上半年伊利奶粉收入同比增长20%,冷饮业务收入增长为11%。
面对差距,蒙牛乳业的相关人士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原材料价格不断攀升、乳品行业成本压力显著加大,以及联营公司亏损等原因。我们净利润出现差距,但差距也是机遇,蒙牛将围绕集中管理整个供应链系统,加强推进创新产品。善用大数据,了解消费者的需求。”
业绩受拖累
其实,除了液态奶和奶粉业务以外,影响蒙牛乳业上半年业绩的还有现代牧业和雅士利的亏损,这两家公司的业绩成为拖累蒙牛乳业的“罪魁祸首”。
根据蒙牛乳业公告显示,其分别于今年3月和2013年7月收购现代牧业和雅士利。数据显示,蒙牛乳业联营公司上半年的亏损额为3.5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5亿元亏损额大幅提升。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现代牧业营业收入为23亿元,亏损6.9亿元,同比增长16%,亏损面持续扩大。对于亏损,现代牧业表示,一方面由于原奶销售价格大幅下滑,导致牛群公允值变动减出售成本产生的亏损;另一方面应收账款减值拨备亏损所致,同时因蒙牛提出强制性现金要约收购而注销所有尚未行使的购股权而产生的非现金亏损。
而雅士利的营业收入为9.7亿元,同比下降15.7%;净利润亏损1.22亿元,同比下滑907%。雅士利称,收入下降原因主要是由于现代和传统渠道的加速萎缩削弱了雅士利原本在该渠道的竞争优势,公司撤出了部分低效的现代和传统渠道的经营。
那么,针对这两个亏损的子公司现状,蒙牛乳业未来如何改善?
蒙牛乳业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雅士利集团对旗下各个公司进行资源优势互补整合,形成了符合市场消费规律的品牌矩阵及销售渠道。下一步,蒙牛乳业将进一步助其优化布局,做好资产减负,给它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同时,蒙牛乳业也将结合现代牧业的奶源优势,加强整合资源投入,改善现代牧业品牌运营。并利用产业链协同作用,携手拓展现代牧业鲜语纯牛奶等高端产品的市场,以此拉动现代牧业的经营业绩。
将与阿里合作
针对蒙牛乳业接下来的发展,卢敏放在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下半年,蒙牛与现代牧业合作的鲜语系列、特仑苏系列高端乳制品、纯甄旗下的高端酸奶等新品均会集中推出。
更引人注意的是,卢敏放称,蒙牛乳业还将与阿里巴巴在很多项目上进行全面合作,包括生鲜电商和饿了么等方面的合作。
蒙牛乳业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蒙牛将持续加强电商销售渠道,透过互联网与消费者互动,借助消费者大数据研究共享、供应链整合及平台资源置换等。这种合作还将包括结合阿里巴巴的数据工厂,针对人群标签进行模型化,实现精准营销。”
值得注意的是,虽说蒙牛牵手阿里有助于弥补其在互联网营销上的短板,但它的老对手伊利也有类似动作,今年7月,阿里与伊利达成了战略合作。据称,伊利将在营销赋能、渠道建设、供应链升级等方面与天猫深度共建。如此看来,蒙牛与伊利未来的竞争,还将在互联网营销上延伸。

最近一两个月,暴风集团遭遇了不少的质疑。其中最大的是,公司的发展不够稳健与冯鑫频频质押股权
随着乐视的陨落,乐视危机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中不断蔓延。这也使得和乐视有着类似发展路径的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集团”,300431.SZ)备受关注。
尤其是在8月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CEO冯鑫将所持的暴风集团532.7万股用于质押融资。截至当日,冯鑫已经累计将手中的4921.37万股进行了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69%。一时间,市场上关于暴风集团的风暴刮得越来越猛烈。甚至有人担心,冯鑫会不会是下一个贾跃亭?
近日,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半年报。报告期内数据显示,暴风集团上半年的净利润亏损7884万元,同比下降17%。值得注意的是,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是盈利为1572万元。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两个数据差距如此大?
针对一系列的财务问题和公司发展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分别于9月1日来到泰富酒店参加暴风集团的半年报业绩说明会和9月7日来到奥雅会展对暴风集团CFO姜浩进行专访。
饱受质疑
9月1日,冯鑫一如往年地身穿白色衬衣和浅蓝色牛仔裤出现在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但和往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冯鑫多了些白头发,同时还多了一个新高管——CFO(首席财务官)姜浩,据介绍,姜浩于8月加入暴风集团。
冯鑫在业绩说明会上坦言道:“过去一个多月是暴风集团最难熬的时期,而今天最重要的中心思想是‘透明’,如果不透明就会有很多误会,所以我觉得要尽量去透明。”
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间里,暴风集团遭遇了不少的质疑。其中最大的质疑是暴风公司的发展不够稳健,因此质疑冯鑫说:“不管环境好坏,只要发展就是冒险,但作为企业家而言,任何时间都有义务和权利发展。”
另一个质疑是,暴风集团不仅业务与于乐视相似,而且冯鑫此前进行了多次股权质押,这一举措由于也和贾跃亭在乐视危机集中暴发前大量质押所持股权极为相似,冯鑫此举也备受质疑。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冯鑫个人股权质押已达12次,其中在4月份,平均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质押。截至8月5日,冯鑫被质押的股份为4921.3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69.98%,占总股本的14.82%。就股权质押问题,冯鑫表示,暴风上市发展需要基础资金支持,但暴风按照平台规则,基本上还是用他个人的质押做战略布局的输血。“但这个质押,我们自己还是有底线的,我们现在质押不到70%,还是有安全点的。”
财务风暴
如果说过去的一两个月里,暴风集团一直都是在舆论风暴中的话,那么其半年报的公布,则将其推至“风暴眼”当中。
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8.3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为1572万元,同比下降17%;资产负债比已达71%,负债总额17亿元。
近日,记者参加了暴风集团的半年报沟通会议,在会上姜浩对暴风集团的财务进行了分析:“最近负面消息比较多。我在想,无论看一个公司还是看一个人,财务上是否有风险,主要看三个事情:第一是他究竟拿了多少钱,是什么结构拿到这个钱;第二看他的还款能力和还款结构,看他是否有能力按照规程去偿还任何的欠款;第三是最核心的,就是说他拿这个钱干什么?是吃喝玩乐还是做了投资。如果做了投资,所投的这些标的发展状况是什么样,是否是一个好的标的。”
姜浩结合这三个维度,详细解读了暴风集团包括负债在内的各项财务指标。
姜浩表示,目前暴风集团所有的负债加起来,减掉库存、营收之后,整个负债是2.6亿元。暴风集团是否有能力偿还这近3亿元的负债?“我们一年的流水大概30多亿元,一个季度大概8~10亿元,这样的流水完全有能力覆盖负债的压力。再看总资产,目前暴风集团的资产规模已大于30亿,其中大部分都是可以迅速变现的流动资产,因为我们是轻资产公司。从这些就能看出,我们是否有被人追债,被供应商堵门这样的一个风险?”
记者统计暴风集团几年来的财务数据发现,少数股东损益这项财务指标,在2014年-2016年期间,其亏损额分别为8.6万元、1552万元、2.9亿元,到了2017年上半年的少数股东损益亏损9456万元。同时,暴风集团近5年多的时间里,销售毛利率逐年减少。从2012年的75%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20%;销售净利润也从2012年22%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9.5%。
9月7日,姜浩在奥雅会展接受《投资者报》记者专访时,对这两项数据做出的解释是:“这两个数据的变化,最本质的原因是我们增加了暴风TV的业务。因为电视业务到现在依然是亏损的,其毛利率亏损7.55%,这一数据就把整个毛利率都拉低了。不过,和去年的数据相比还是下降的,上一年度的毛利率是15.3%。由于去年面板涨价,影响持续到今年一季度,所以这两个数据比较差。但今年二季度我们开始调价,面板价格也在逐渐回落,所以暴风TV业务会逐渐好转的。”
不再输血
提及暴风TV,冯鑫表示:“电视业务还需要5亿元以上的外部资金投入,2020年将成战略拐点期。暴风现在没有资源向电视与VR业务不断地输血,只能传递第一棒,现在已经完成,未来的暴风TV、暴风VR就只能自己造血。”
截至目前,暴风集团仍处在停牌中,停牌原因是公司旗下的暴风TV正在进行私募融资。
对于暴风TV融资成功后,是否继续与暴风集团合并报表,姜浩对记者称不便透露。不过,其同时也表示,暴风集团此前在二级市场上的融资,仅仅是“中止”。“我们去年申请了定增,大概是18亿元。现在我们是处在一个中止状态。请各位注意,是中间的中,不是终点的终。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做重大资产重组,得把这个(暴风TV)完成之后才能够重启。”
那接下来暴风TV如何提升自己的造血能力?如何提升硬件毛利率?
姜浩对记者说:“我们主要还是分两个办法,一部分是价格溢价能力,除了提价以外,就是发布新产品;另一个部分就是供应链的溢议价能力肯定是很明确的。”

自郁亮接手万科董事会主席两个多月以来,万科已悄然发生巨变。
一方面,万科的生意可谓一路红火,销售额、净利润均实现大涨。
而另一方面,《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发现,万科的资产负债率已创历史新高,举债发展的步伐明显加快;同时,它的流动比率创下1993年以来新低,偿还负债能力变弱。
万科的负债为何攀升,它的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
2017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万科实现销售金额2771.8亿元,同比增长45.8%;实现净利润100.5亿元,同比增长41.7%。
9月4日晚间,万科又公布了8月份简报:2017年1-8月,万科累计实现销售金额3497.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375.2亿元同比增长47%,已与去年全年销售金额3647.7亿元相差无几。
负债率高达82.66%
然而,万科迅猛增长的销售金额背后,正酝酿着诸多债务上的隐患。
查阅万科2017年半年报不难发现,郁亮和董事会秘书朱旭在公司中期报告推介会上全程闭口未谈的,是万科攀升至上市以来最高位的资产负债率。
截至6月30日,万科资产负债率高达82.66%,已经超过2016年全年资产负债率2.12个百分点。
对此,万科有关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更有参考价值的是净负债率。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盘点发现,万科的净负债率也在连年攀升。
2017年上半年,万科的净负债率为19.61%,同比上升5.43个百分点。有息负债合计有1391.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5.0%。长期负债为主。有息负债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合计501.4亿元,占比为36%。
朱旭在万科中期推介会上透露,公司净负债率保持行业内非常低的水平,且目前持有货币现金1076亿元。
对此,深圳市聚冠因尚科技有限公司高级顾问对记者表示,虽然万科目前持有1076亿元的货币现金,但从半年报统计的数据来看,已披露的一年内需还的借款就达501亿元,500多亿的资金余量,相对于目前万科3000多亿的盘子,不能说宽裕。
资金都去哪了?
记者观察到,今年上半年,万科的投资动作愈加频繁。
上半年中,万科共获取新项目79个,总规划建筑面积1559.8万平方米,权益规划建筑面积983.8万平方米,权益地价总额约537.9亿元,新增项目均价为5467.8元/平方米。
万科有关方面表示,鉴于房地产融资渠道收紧、核心城市土地资源日益稀缺,资源的获取方式主要是通过与存量资源所有者合作以及资产包收购。
2017年7月,万科以551亿元巨资接盘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下属公司投资权益及相关债权(以下简称“广信资产包”)。
而万科需在明年2月28日前,分四期现金支付全部款项。
此外,万科上半年的物流地产业务也新获取14个项目,合计规划建筑面积为108万平方米。
算上广信资产包,万科上半年拿地金额约1463亿元,占签约销售金额54%左右,在行业内投入最多。
对此,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在市场低谷期,企业拿地、并购等阶段性的投入均会导致公司负债增高。但等到未来三到五年,市场上行时,这些投入将会有较好的价值变现。
偿债能力变弱
融资规模不断扩大、净负债率连年攀升、投资支出越来越高,万科未来能还上债吗?
两个因素的存在,使得万科的未来偿债能力令人担忧,分别是较低的流动比率和上升的利息支出。
截至6月30日,万科的流动比率已降至1.2,为1993年以来最低水平;速动比率为0.47,自2011年以来持续低于0.5。
金融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流动比率是用来衡量企业流动资产在短期债务到期以前,可以变为现金用于偿还负债的能力。万科上半年流动负债增幅较高,与其预收款项大幅上升有关。这应该与万科项目的结转周期有关。
此外,由于融资规模扩大,万科应付利息较2016年末大增八成至6.83亿元,这或许也会影响到偿债能力。
7月以来,万科先后发行了两期公司债,均为5年期品种,发行规模分别为30亿元和10亿元,最终发行的票面利率分别为4.5%和4.54%。
根据万科公告,万科发行这两期公司债,原本是打算将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改善债务结构。但是,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万科的利息支出将继续上升。

阅读全文:http://yuqing.people.com.cn/GB/n1/2017/0912/c209043-29529756.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