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经济频道 发表于  2017-07-26 14:39:21 1424字 ( 1/104)

报告称:外商直接投资价值被低估 可贡献33%中国GDP

人民网北京7月26日电(贾兴鹏 实习生张佳莹)“加上通过供应链所产生的涟漪效应,近年来外资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约为33%,外商直接投资在中国的价值被低估。”25日,《助力中国发展: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的影响》(以下简称“《影响》”)一书的作者米高-恩莱特表示。
《影响》由竞争力、区域经济发展和国际商业策略领域资深专家、香港大学商学院教授米高-恩莱特撰写。据悉,此次研究以1995-2013年数据为基础,首次采用经济影响分析方法,跳出传统数据,通过直接影响、供应链产生的间接影响和员工消费支出产生的诱发影响,综合评估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的价值。
基于1995-2013年数据,《影响》指出:外资和外资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约为16%-34%,对中国就业的贡献率约为11%-29%,其中2013年数值分别为33%和27%。
这表示,虽然外商投资在资本形成总额占比不足3%、固定资产投资占比不足1%,与上世纪90年代的历史最高值相比,均下降约10个百分点,但其影响力并未减弱。
据介绍,中国是外商直接投资主要目的地,在过去35年中,中国因外商投资获得的收益比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多。米高-恩莱特表示:“在全球化价值遭到质疑的今天,外资企业在中国贸易总额中仍保有近一半份额,低估外资价值会导致利益损失。”
外商投资企业已成为中国某些产业的主要参与者。2013年,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中,外资企业占到总资产的59%,在汽车制造业中达到40%。而该年度外资工业企业整体占中国工业总资产的比例为22%。
投资行业的不平衡使局部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并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奇渊分析,高端制造业、服务业将成为新的外资关注焦点。
《影响》指出,外资企业不止于创造产值和就业,还为中国带来了广泛的催化影响和溢出效应。如促进中国产业现代化、培育本土供应商和分销商、完善研发与技术开发、促进管理培训和教育的现代化、完善金融体系、引入区域和全球化管理方式等。
“外资企业的价值中最重要的部分,却恰恰是难以量化的。” 米高-恩莱特认为,借助其存在、影响和运营,改善中国整体经济及其配套结构,是开放经济更大的目标。
米高-恩莱特坦诚,外商直接投资也有负面影响,存在挤压国内产业、影响技术进步、对金融市场造成结构性影响,并放大GDP缺口的可能性。
针对近年来外资增速放缓的现状,米高-恩莱特分析,这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投资产业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本土企业发展迅速使竞争环境艰难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周期性因素看,徐奇渊也认为,汇率贬值压力、金融市场风险高发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等也打击了外资企业的信心。
徐奇渊表示,未来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这需要将对外资开放与对民营企业开放相匹配,抛弃奖出限入与奖入限出的不对称开放,制定逻辑一致、具有前瞻性的政策,并与有助于国家发展的能力建设标准相匹配。

阅读全文:http://finance.people.com.cn/GB/n1/2017/0726/c1004-29430187.html

panzs 发表于  2017-08-01 19:15:03 21字 ( 0/0)

是不是说我国经济有三分之一控制在外企手中?

人民网北京7月26日电(贾兴鹏 实习生张佳莹)“加上通过供应链所产生的涟漪效应,近年来外资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约为33%,外商直接投资在中国的价值被低估。”25日,《助力中国发展: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的影响》(以下简称“《影响》”)一书的作者米高-恩莱特表示。
《影响》由竞争力、区域经济发展和国际商业策略领域资深专家、香港大学商学院教授米高-恩莱特撰写。据悉,此次研究以1995-2013年数据为基础,首次采用经济影响分析方法,跳出传统数据,通过直接影响、供应链产生的间接影响和员工消费支出产生的诱发影响,综合评估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的价值。
基于1995-2013年数据,《影响》指出:外资和外资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约为16%-34%,对中国就业的贡献率约为11%-29%,其中2013年数值分别为33%和27%。
这表示,虽然外商投资在资本形成总额占比不足3%、固定资产投资占比不足1%,与上世纪90年代的历史最高值相比,均下降约10个百分点,但其影响力并未减弱。
据介绍,中国是外商直接投资主要目的地,在过去35年中,中国因外商投资获得的收益比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多。米高-恩莱特表示:“在全球化价值遭到质疑的今天,外资企业在中国贸易总额中仍保有近一半份额,低估外资价值会导致利益损失。”
外商投资企业已成为中国某些产业的主要参与者。2013年,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中,外资企业占到总资产的59%,在汽车制造业中达到40%。而该年度外资工业企业整体占中国工业总资产的比例为22%。
投资行业的不平衡使局部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并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奇渊分析,高端制造业、服务业将成为新的外资关注焦点。
《影响》指出,外资企业不止于创造产值和就业,还为中国带来了广泛的催化影响和溢出效应。如促进中国产业现代化、培育本土供应商和分销商、完善研发与技术开发、促进管理培训和教育的现代化、完善金融体系、引入区域和全球化管理方式等。
“外资企业的价值中最重要的部分,却恰恰是难以量化的。” 米高-恩莱特认为,借助其存在、影响和运营,改善中国整体经济及其配套结构,是开放经济更大的目标。
米高-恩莱特坦诚,外商直接投资也有负面影响,存在挤压国内产业、影响技术进步、对金融市场造成结构性影响,并放大GDP缺口的可能性。
针对近年来外资增速放缓的现状,米高-恩莱特分析,这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投资产业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本土企业发展迅速使竞争环境艰难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周期性因素看,徐奇渊也认为,汇率贬值压力、金融市场风险高发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等也打击了外资企业的信心。
徐奇渊表示,未来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这需要将对外资开放与对民营企业开放相匹配,抛弃奖出限入与奖入限出的不对称开放,制定逻辑一致、具有前瞻性的政策,并与有助于国家发展的能力建设标准相匹配。

阅读全文:http://finance.people.com.cn/GB/n1/2017/0726/c1004-29430187.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