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07-14 14:56:15 3221字 ( 0/65)

产房里的摄影师

这个全身被手术服包裹严实、手持相机的人叫杜韩雪,她正在产房里拍摄一个刚刚降生的新生儿。在待产室里用相机记录产妇宫缩阵痛的全过程,在产房里用镜头迎接小生命降临,是她最近半年工作的全部,这样的等待和拍摄她已经经历了40多次。(刘珺、周颂雪)

脱下厚重的手术服,我们才发现杜韩雪原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1995年出生,今年22岁的她被人们称呼为“分娩纪实摄影师”。

“分娩纪实摄影师”,顾名思义,就是拍摄分娩过程的摄影师。看着眼前这个只有22岁的年轻姑娘,我惊讶于她的勇气,一个还没结婚的小姑娘,看着忍耐剧痛等待生产的产妇,还要拍摄孩子分娩出的那一瞬间,难道就不害怕吗?杜韩雪说:“我们都是经过了严格的培训,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还真没有害怕过,更多的反而是感动,感动于生命降临的不容易。不过有一次看着一个产妇在大声惨叫,我还真有点担心,怕她不能顺利平安地生出孩子,后来我发现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杜韩雪说自从自己做了这个工作就更加理解自己的妈妈,觉得当妈妈真不容易。

正围坐在一起开会的这六个人组成了杜韩雪所在的团队——沈阳安联妇婴医院分娩纪实摄影工作室。这个团队很年轻,去年六月组建,七月迎来第一位拍摄顾客。短短一年间,由这支拍摄团队服务过的客户已达1000人次,分娩纪实拍摄600多人。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见证了600多个家庭迎来生命降临那一刻的幸福和喜悦。

墙上挂着的那面锦旗是一个拍摄了分娩纪实照片的家庭送给这支团队的,杜韩雪说:“自己从没想过会因为给人家拍照而得到锦旗。”团队的其他人也都觉得,一个摄影工作室能得到锦旗实属不易。送出锦旗的是医院里的一个产妇,她的生产时间长达48小时,在这48小时里,陪伴她的除了丈夫和医护人员还有分娩纪实拍摄团队的摄影师,他们用相机记录了产妇阵痛、分娩的整个过程,把每一个珍贵的画面都用心记录了下来,成为了这个家庭的珍贵回忆。

他叫王忠胜,分娩纪实团队摄影师,1979年出生的他从事摄影行业已经快20年了,去年8月他加入到这个团队中,成为了一名分娩纪实摄影师。开始他还有些担心自己的性别会不会让想拍摄的客人排斥,后来他发现,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但凡希望记录自己生产过程的客人都很少会计较摄影师的性别,他们在乎的是专业成度,看重的是是否安全。

曾在影楼工作过的王忠胜说:“能来这里工作就是因为被全新的拍摄所吸引,影楼里大多是摆拍,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姿势就告诉顾客,我们需要笑容就让顾客笑一笑。来到这里,当我用镜头开始记录,我才发现原来这才是服务顾客。”

他叫万里,团队里的摄影师,这个1988年出生的年轻小伙子现在已经是一个一岁孩子的爸爸,他刚刚加入到这个团队4个月,但是对拍摄分娩纪实却不陌生,因为他的妻子和儿子就是他的第一个服务对象,一年前,他用镜头记录了儿子的降生。他说:“正是因为一年前我给自己的家人拍摄了生产过程,现在我在给客人拍摄的过程中才会不断提醒自己,要多拍一些,因为我发现当时拍摄得太少了,这都是一去不复返的瞬间。”

也许正是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原因,才会让这个小团队在过去一年的拍摄中没有接到任何一位客人的投诉,拍摄中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环节。

她叫杨威,摄影师,一个四岁宝贝的妈妈。工作室成立的那一天,杨威就加入到了这个团队中,一年多来她已经为50多个家庭拍摄了生产纪实照片。问起她作为女人和妈妈,在拍摄中有什么感受,她说:“我很后悔自己生孩子时没有拍摄这样的照片,记录整个过程作为纪念。当我看到很多丈夫温柔地陪伴着妻子,与她一起经历阵痛的煎熬和分娩的痛苦时,我特别羡慕。”

她叫宋越,在团队里负责后期制作,1990年出生的她从事后期平面设计工作已经五六年了。宋越说:“因为团队中只有我一个人负责后期制作,所以每一个顾客的照片都是经过我的手制作处理的,每一张照片我都看过。过去在其他地方工作时我看着照片很麻木,但是现在我经常边修照片边落泪,我会被照片中记录的瞬间感动,感觉照片是活的,每天和里面的主人公一起哭一起笑。”

这个正在组织大家开会的人叫陈绍博,是这个摄影团队的创始人,在来到安联妇婴医院前,陈绍博就有要创建一个分娩纪实摄影团队的想法。去年6月,经过一个半月的筹备,他的想法在这里实现了。

一个半月的时间,陈绍博负责招聘人员组建摄影团队、负责与医护人员沟通、负责对摄影师进行医疗知识培训……他说:“很多人以为分娩纪实拍摄就是让摄影师在产房里照相,其实要是能把每一环节拍摄好,又不影响生产过程,这背后要做的太多了。”

为了不影响生产过程,不漏掉拍摄每一细节,摄影师需要了解自然分娩和剖宫产的每一个过程,才能更好的与医护人员默契配合,在不影响生产进程、不打扰医生工作、保证产妇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拍摄。让陈绍博骄傲的是,由他组建的这个团队经过共同努力,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没有接到任何投诉、没有漏掉一个拍摄细节。陈绍博还有一个梦想,他希望不久的将来,他能带着这个团队加入到世界著名的“美国分娩纪实摄影协会”,拍出国际水准的照片。

这是去年团队刚刚组建不久时,工作室迎来的第一批客人,这位母亲叫王婉君,去年末剖宫产生下了宝贝女儿,摄影师为她用镜头记录了她与女儿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画面。王婉君说:“我会等到女儿成年的时候把这些照片送给她,相信这会是最珍贵的礼物。”

刚刚出生的宝贝被放在称上测量体重,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称重。

助产士正在为新生儿测量头尾,这样宝贵的瞬间被摄影师记录下来。

杜韩雪正在清理相机,和她预约拍摄分娩纪实的一位准妈妈已经有临产表现,正在医院等待生产,杜韩雪时刻准备着和那位准妈妈进入待产室。

大家正在探讨照片制作效果。

杨威正在接待预约顾客,为顾客讲解拍摄方式。

看着自己设计出的成品相册,宋越脸上露出了笑容。

杜韩雪接到通知,和她预约拍摄的准妈妈已经进入了待产室,她也带着设备来到待产室,穿上厚厚的手术服、带上帽子和口罩、进行严格的手消毒,一系列程序过后才可以进入到分娩室。

杜韩雪说:“这身手术服特备不透气,最长时间她穿过48小时,当时觉得自己都快虚脱了。”我们注意到杜韩雪进入待产室前没来得及吃晚饭,她说没有关系,她们的工作节奏就是这样,经常会在回家的路上或是熟睡的深夜被叫回来,因为谁也不知道孩子到底会在什么时间出生,产妇有了临产反应,她们的工作时间也就开始了。

经过了七个小时的阵痛,胎儿顺利娩出,杜韩雪用相机记录了孩子离开母体的那一刻,而这一刻,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倦容。

经过两小时观察的婴儿即将被送出观察室与爸爸妈妈团聚。

三口之家的第一张合影就这样诞生了,而此时的杜韩雪已经连续工作十个小时了,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于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产妇和新生儿被推出分娩室,回到病房与家人团聚,助产士们在杜韩雪即将离开分娩室时提出,希望我们能为她们拍一张合影。有一位医护人员说:“在一起工作这么久我们都没有一起拍过照,其实在我们心中她们早已不只是摄影师,她们和我们就像是搭档。”



阅读全文:http://ln.people.com.cn/GB/n2/2017/0714/c378332-30474023.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