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军事频道 发表于  2017-07-14 08:23:42 1601字 ( 0/73)

【老兵来信】之三:半壶水,一生情

都说新疆伊犁是“塞外江南”,但第一次与它接触,就让我感觉像是抱着黄连敲门——苦到了家。
1998年12月,带着满腹问号,我踏进新疆的土地,平生第一次看到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在精河兵站短住一宿,我便进入了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世界,初出远门的我有些心生胆怯。经过三天三夜火车的颠簸,后又转坐汽车,总算到了被誉为“塞外江南”的伊犁,而眼前看到的却是处处被大雪覆盖的景象,嗅不出塞外江南的气息!
我的新兵班长雷涛脸庞黝黑,后来听老兵们说,他外号“一根筋”,平明最爱调侃他的同乡宋文亮戏称他为“雷二杆”。
迎接我们新兵入疆的大雪接连下了三天,扫雪、修雪墙成了每天的必修课。新兵训练正式开始,训练场周围雪墙已经高达一米半有余。
新兵下连后,跟随班长到了班里。为了迎接上级军事考核,连队负责连进攻考核场地的工事构筑,野外驻训期间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由于当地缺水,水便成了我们的最宝贵的物资。
工事构筑正在进行中,我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水壶里的水早就喝光了,但我还是忍不住举起水壶,希望从水壶里倒出最后一滴水。我张了张嘴,使劲咽了口唾沫,喉咙中像塞了个小火炉。我恨这块干涸的土地,我恨这火辣辣的太阳,也恨连水都供应不上的炊事班长。
“给!”后面递过来一个水壶。我想也没想,拧开盖子,“咕咚咚”几口喝了底朝天,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了许多。当我将水壶重新递给那只布满茧子的粗糙的手时,才发现那是班长。
施工仍在继续进行着,天依然很热,仿佛空气都被点燃了。“班长,班长,你怎么了?”我听到同班小马急切地呼喊,赶紧扔下铁锹跑了过去。“快!水,水,谁还有水……”卫生员小李大叫。把所有水壶都拿来凑了半水壶给班长喂下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班长,刚才我……”我惭愧至极,拳头捏得嘎嘎作响,真想给自己一拳。班长见状,轻轻摆摆手说:“小柳,没你事儿,儿子娃娃(新疆方言,意思是男人)哭啥,大家生活在一起就是兄弟,赶紧干活吧!”
不久以后,因为我写了一手好字,班长推荐我到连部当了文书,这为我考学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世纪之交,我带着对班长那“半壶水”的感动如愿考进了军校。无论学习中遇到拦路虎,还是训练辛苦,只要想起班长当年说的话,我便立刻感觉有了无尽的力量。
北京奥运会那年,我从新疆调回山东工作。
从西部边陲到齐鲁大地,相隔4800多公里;从入伍到如今,军旅生涯已画下19个年轮,但那“半壶水”我始终记忆犹新。
“跨越百年的爱恋,只为寻找一个结果,你留下的轮廓指引我黑暗中不寂寞,穿越万里的情谊是你在尽头等我,最美丽的感动会值得用一生去守候。”班长那“半壶水”跨越了千山万水,烙刻在我19年的军旅生涯中,并将延伸到今后的每一天。每当新兵入伍、老兵复员时,我总会想起班长那黝黑又憨厚的笑脸。
随着时空渐行渐远,如今与班长交流的书信越来越少,偶尔通话时也难免有客套和不知所言,但班长的那半壶水仿佛跨越了时空,始终萦绕在我脑海。它让我品出的不仅仅是一口水的甘甜,更是那浓浓的战友情谊和兄长关爱,还有那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应无私给予,顾及他人,懂得奉献包容与分享的朴实道理。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的老班长,谢谢你给我了坚强……”当熟悉的旋律不时响起,班长仿佛就站在我身后,用粗糙的大手给我递过水壶。我相信,这半壶水将让我幸福一辈子。(作者:柳凤春)

阅读全文:http://military.people.com.cn/GB/n1/2017/0714/c1011-29404108.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