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地方频道 发表于  2017-07-03 09:00:58 5227字 ( 0/12)

【砥砺奋进的5年】高铁在怎样深刻地改变着中国?

春运中的广州南站 记者 周巍 摄

百年沧桑,百年梦圆。

1909年,詹天佑主持和建造了中国人自行设计建设的第一条铁路。

一百年后的2009年,全世界第一条时速超350公里的无砟轨道客运专线——武广高铁正式建成通车。

普通铁路到高速铁路,从引进技术到输出技术,从1997年火车第一次大提速,到2017年,高铁动车组旅客发送量预计将突破70亿人次,相当于把全地球的人都运载了一遍。

20年,中国披荆斩棘闯过了前一百年想都不敢想的路。

路在脚下,路在远方。

今天,我们聚焦高铁上的中国,看看速度与激情带来的变革:

1 出行方式与产业格局

出行改变:不仅仅是速度

很多年前,广东番禺人韩少华是一名自驾游爱好者。

驾车“揾食”是他业余最爱做的一件事。既因为爱好,更因为职业——他是养殖鲟龙鱼和虹鳟(俗称淡水三文鱼)的行家,全国各地寻找适合这些鱼类生长的水源。最后,他把养殖基地定在了湖南郴州东江湖。

自从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后,他再也没有开过车去湖南。“一次都没有!”他在自己开设的餐厅里,一边喝着茶,一边对羊城晚报记者扳着指头算时间:从番禺家中去广州南站半个小时,搭高铁到郴州西下车,一个半小时,从车站回到郴州的家中,不到3个小时,既快速又安全,如果不是运货,“谁还开车呢”?

被高铁彻底改变了出行选择的除了湖广人,还有海南人。

一条环岛高铁,让无数往返于三亚与海口的海南人、大陆人舍弃了耗时三个多小时的大巴与自驾,踏上了1个多小时高效而舒适的旅程;而作为国内第一条连接高铁站与机场的轨道,更使无数冬季前往海南过冬的北方人,方便快捷地往返于市区和机场之间。机场大巴、的士再也不是首选。来自广铁集团的数据显示:海南环岛高铁在今年一季度增长达到17.8%。

不断延伸的高铁,正在悄然地遍及中国的各个城市。高铁的舒适性、便捷性都超过了传统的汽运,安全性也不亚于空运,所以200-1000公里范围内,高铁出行成了很多人的首选。

学界分析,中国高铁非但会改变中国人的出行方式,同时也会改变中国的基础产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丁宁宁就是这一论断的支持者。他认为汽车以后将主要用于休闲出行,而不是上班代步工具。

他指出,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研究就得出结论,中国是一个最适合发展轨道交通长距离运输的国家,而不应该学习美国等国家发展以小汽车为主导的交通发展模式。但是实际发展偏离了这个方向。以东京为例,700万辆机动车保有量,约为北京的2倍,但是四通八达的轨道交通是东京人上班通勤的首选。

理论界这样的观点并不新鲜:中国的几个一线大城市,应该以便捷、高效、环保的城轨交通作为解决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的好办法,同时也并不妨碍汽车业的发展。

实际上,珠三角城轨的“公交化”正在点滴将学者的研判变为现实。以前,汽车和大巴是珠三角城市客运的主流,如今周一至周五,越来越多人用城轨往返于珠三角东西两岸,而到周末,一家老少出游才用汽车。也许,在10年左右的将来,这会是中国大中城市人群的一个生活常态。

而高铁给其他交通业态的冲击波只是一方面,更深远的影响则是对沿线居民生活方式、产业和城市规划的重新布局上。

2 生活方式与区域融合

时空改变:不仅仅是距离

摊开中国地图,可以看到,纵向的京广、京沪高铁把环渤海经济圈、长三角城市群、中原经济区、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珠三角经济圈六大经济区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沿线星罗棋布30多个城市进入8小时经济圈。

而横向的高铁,更凸显出城乡融合、经济协调发展的态势:贵广、南广、云桂、厦深线等线路穿山越岭, 4个小时串起七个省。“4个小时是一个时间点,这会促使更多的人改坐火车而不是飞机。”一位铁路内部分析人士说。“羊城”与“春城”、“鹏城”与“鹭岛”之间的距离感,就这样被高铁消解在半天之内……

英国人卡洛琳·艾登2014年5月在《金融时报》上发文惊叹:“高铁让中国变小了!” 她从北京坐高铁10小时就抵达桂林,同等距离的火车旅程,以前至少需要24小时;而从北京到西安也只需要4.5小时。“新建高铁线路在不断改变中国的旅游版图,昔日背包客需费时几个月完成的旅游目的地,如今变得异常快捷方便。”因为停留时间过短,“连站台的小贩都消失了”。

从前的时间,过得很慢,一条广州通往武汉的粤汉铁路,从1896年开始修,修了整整40年才通车;如今的时间,过得很快,人们上午在珠江畔饮早茶,中午可到桂林赏甲天下之山水,晚上在贵阳花溪十里河滩漫步;也可以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晚上已在国家大剧院看京剧。

其实,中国并不是变小了,而是高铁让人们生活圈扩大了。除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双城记”的生活模式,也时时上演,异地工作、异地消费、异地置业、异地婚恋、异地求学,都成了寻常生活的组成部分。

从北京中心向外蔓延的铁轨穿过三环、四环、五环,向外延伸。北京南到河北廊坊,高铁耗时仅21分钟,北京西到涿州东,也仅26分钟,这样的通勤时间造就了大批每日“跨省上班”的工薪阶层。高铁像一条纽带,将难以数计的工作岗位和家庭生活连接起来。

3年多往返于北京与涿州家的李荀,发布了200多条关于高铁上下班状态的微博。苦中有乐,他甚至在高铁上认识了不少每日同行的朋友,大家还建立了微信群谈天说地、约饭约茶。媒体也曾报道:夫妻往返北京与廊坊,每月成本2600元,低于租房价。他们秀出的一摞摞的车票,既见证着生活的不易,也见证着科技的发展。

在湖南郴州,羊城晚报记者也采访到不少“跨省家庭”——既有把妻儿安置在广深,自己跟随珠三角产业转移去郴州的公司高管;更不乏一方留守在湖南带孩子侍奉老人,另一方在东莞、深圳打工赚钱的“周末夫妻”。

某箱包生产厂的副总经理胡良伍就是这样的例子。他的厂原来在以皮具著称的花都狮岭,几年前搬迁到了郴州的高新园区。妻子虽是湖南人,却还是更喜欢岭南的温暖,他于是把家安在了广州花都。他说,有时朋友约好时间聚会,他从郴州算好时间出发,1小时19分回到广州北站,比广州市区出来的朋友还要准时。

毫不夸张地说,高铁正在重构中国人的人居版图。南开大学教授、中国旅游智库秘书长石培华认为,中国正在向高铁社会迈进,高铁已经给社会带来了深刻变革,影响到社会管理方式和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高铁对社会的改变将会进一步扩大。

生活改变:融合不仅仅是口味

热火朝天的电商6·18购物节刚过,来自京东、天猫和携程美食林的大数据显示,6月18日零点过后五分钟内,京东卖出45万只小龙虾,而广州,成了今年吃小龙虾需求最旺的城市。

25年前从四川某大学毕业来到广州工作的老张,嗜辣。可是当年想吃点辣菜开开胃,“你想象不到吧,得跑到天河才找得到!”

如今,一到饭点,广州的空气中,也开始闻得到辣椒的味道了,大街小巷湘菜、川菜随处可见。一些原来根本吃不了辣的新一代广州仔广州妹,也开始无辣不欢了,小龙虾、口水鸡、麻田鸡等,成了老广消夜中的常客。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4月间,广州估计有超过200家小龙虾店新开张。

粤人食辣,粤菜变革,原因是复杂多样的。但不可否定的是,由高铁大动脉带来的大融合、大市场、大发展的格局,影响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前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是如今交通大发展使得区域感不再明显。

高铁,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它构建的快速通道促进了区域融合,推动了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京津冀扩容,珠三角北移,长三角延伸,实现了人流、物流、信息流与资金流的快速流动,使城市群间的商贸往来、文化交流、生活交融更为频繁。正因为有了出行的便捷,“不辞长作岭南人”成为越来越多贵、鄂、湘、赣人的选择,他们把来自故乡的风味、习俗也都带来了。见微知著,粤人食辣这一饮食口味的渐变,仅仅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

此外,也有学者分析,高铁虽然只是客运,但它的社会效益远远不仅客运。因为高铁投入运营,极大地释放了既有铁路的货运能力,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社会物流成本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君不见,一个个偏远小镇因高铁成为旅游胜地,一家家企业因高铁实现战略布局,一批批劳动力因高铁走出去、再回来……促进区域融合、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缩小东西部经济发展差距,加快沿线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进程,高铁都功不可没。

3 思维方式与习俗嬗变

习俗改变:回家不仅仅是过年

“有了高铁,就不只是过年才回家了!”暑假伊始,在广州南站,羊城晚报记者遇到了带着孩子回贵州的覃娇凤。没有大包小包,她一手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另一手牵着孩子,轻松排队进站。

她和丈夫在佛山打工,老家有亲友结婚,加上孩子也放假了,她于是向工厂请假,趁着周末回乡,既把孩子带回去过暑假,同时也帮忙张罗亲友的婚礼。

覃娇凤十几岁就随父母来到佛山打工,属于在粤的第二代农民工。在贵广高铁开通前,从贵阳到广州有两条通道:要么取道湖南,要跋涉1500多公里;要么经过广西,也有1440公里,无论怎么走,都要一天一夜,20多个小时。她记得当年一家老小每年春节回家,拖家带口“就像逃难”。

很多人记忆中的春运,是陈旧缓慢的绿皮车,是接踵摩肩的人群,是脏乱拥挤的车厢,甚至是那五味陈杂的空气。随着中国高铁的迅猛发展,动车组已成为春运的主力军,虽说只有铁路总里程的六分之一,却承担着全国一半以上的客流。“现在都坐高铁了,贵一点,但4个多小时就到了!”覃娇凤说她一年大概要回去几次,回乡之路的幸福感也大大增强了。

不说也许不知道,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佛山三水就有近万贵州铜仁人居住。即将开通的佛山西站,对他们是一个利好。“以前从贵阳到铜仁开车要6-7小时,还有很多的盘山路,如今高铁才1小时10分就到了。”回家,不再是春节、暑假专享的奢侈了。

高铁线路的开通,不仅使得“说走就走”的旅行成为可能,更使得一年一度回乡过年探亲的习俗,变成周末小长假“常回家看看”的习惯。返乡的摩托军团、自驾车队少了,奔走于各站点打“高的”的旅客多了。“高铁使得回乡的频次、节俗都发生了改变。以前是‘回家过年’,如今是‘回家过周末’,以前是‘回家过年’,如今也可以是接父母来过年,更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位受访者如是说。

高铁带来的习俗的嬗变,并不仅仅是感觉,从数据看也能找到实例。

海南环岛高铁三亚站党总支书记艾杰初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今年清明节小长假期间,三亚站发送旅客数量创下历史新高,最高的一天达到3.2万人次,因为没有像春节期间加开那么多班次,人流量这样一比对,反而超过了春运。

据介绍,清明节小长假客流主要以踏青、扫墓、短途旅行为主。4月初的三亚不冷不热,也正是出游的好时节,高铁如此便利,清明旺过春节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铁“走出去”、“连起来”的特质本身对于传统守旧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和商业社会,就是一种根本上的颠覆。伴随生活行为变化的,还可能是进一步的生活体验、感受乃至思维方式等精神观念层面的变化,如择业观念、家乡观念、婚恋观念等等,也包括服务意识、互联意识与沟通意识等。

“人类把最大的距离抛在后面,从而以最小的距离把一切都带到自己面前。”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的这句话,用来形容中国高铁也恰如其分。这10年来中国高铁发展将奠定中国未来百年的交通运输格局。

让我们留下一个百年之问作为此文的结尾——当距离被时间消灭,人类社会爆发出的创造力,将会是怎样?

文/记者 曾璇 李国辉 李妹妍 通讯员 廖志成刘毅

阅读全文:http://gd.people.com.cn/GB/n2/2017/0703/c123932-3041179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